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097恼怒的苏爸爸(明日一万)

097恼怒的苏爸爸(明日一万)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33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29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建义……”  站起来的人是苏家三爷爷。  “爸,新年好,我和文秀回来看您了!”  “……哦,哦哦!快,快过来坐吧,来,那个成济啊,给你哥哥嫂嫂加两副碗筷。”  三爷爷说着,言语不是很利索,似是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  殷时修淡淡的看了眼那个穿着得体,抹着发蜡的中年男人,他身边的女人应该年过四十,但看起来年纪偏小,打扮十足贵气。  “大伯好。”  苏小萌忙喊了声。  而后其他人才跟着都打了招呼,显然苏建义夫妇的到来让大家都非常意外。  “大伯,大娘,这些保健品是给你们的,要注意身体。爸,剩下这些你都收着,可别再送人了。”  苏建义走过来,把带来的营养保健品都放在了一边。  “爸,最近身体还好吗?”  周文秀走到三爷爷身边,问道。  “如果真关心三叔,就应该常回来看看他,平时过节不回来也就算了,去年过年也没有回来,平时电话都懒得打一个,现在问这种话,有意思么?”  说话的是苏爸爸的亲大哥。  平时苏建义不回来,基本上照顾三爷爷的便是苏大哥。  “建义公事那么忙,你让他上哪儿抽空往这乡下跑呀?”  周文秀听苏大哥这样一说,便咽不下气,据理相驳。  “自己父亲都没空看,忙的到底是什么狗屁公事?”  苏大哥是个直性子的粗人,平时就很看不惯苏建义,更别提这个打扮花俏,交际花一样的周文秀。  “好了,大过年的,不争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本来嘛,过年就是团圆的日子!快坐吧,菜都要凉了!”  苏奶奶忙做着和事老。  三爷爷拉了拉苏大哥,示意他不要说了。  而后自己起身拉了两个凳子放在自己身边,“建义,文秀,坐在这吧?”  “爸,其实我们吃过了来的。”  周文秀忙道,“回来主要就是给您送点营养品,拜个年,下午就要走的。”  “啊?晚上不留下啊?”  周文秀笑了笑,“恩,我们要回城里。”  苏妈妈只瞥了那周文秀一眼,便看到那女人眼底对这里的嫌弃。  从以前就是,什么没空回来,什么在外面吃过了,不过就是想要远离这儿的一个借口罢了。  “嫂子,吃过了也坐下来吃一点吧,一年也就这么一顿饭,对你和大哥而言,更是两年才这么一顿饭,吃点不会撑死吧?”  苏妈妈微笑着看向周文秀。  周文秀看了眼桌上这一盘一盘杂烩一般的菜,面露难色,刚想开口继续推辞。  苏建义却已经坐下了,  “是该吃点的!这是大娘的手艺吧?”  见苏建义坐了下来,周文秀也只好坐下来。  苏妈妈拍了拍苏成济,道,“换个位置,我坐大嫂边上。”  苏成济扬了下眉,但还是和老婆换了个位置。  周文秀一直都不怎么喜欢苏妈妈,总觉得这女人城府深的很。  “三叔说,儿媳妇最爱吃板栗烧肉,多吃点。”  苏妈妈一边说着,一边夹了菜放到周文秀碗里,  “够了够了,谢谢。”  周文秀忙道,拿起筷子,不是很情愿的放进嘴里。  “嫂子这衣服真漂亮。”  苏妈妈随口说着,便又借机给她夹菜。  “哦,呵呵!这是小姐妹去国外给我带的,今年比较流行的款。”  “建义哥对你真好。”  苏妈妈说着又夹了根鸡腿放到周文秀碗里。  “那个……我够了……”  “你不喜欢鸡腿?”  苏妈妈一脸惊讶的问道,而后没等周文秀回答,便道,“奇怪,三叔整天念叨着你刚嫁进苏家时,每次吃鸡,都要吃鸡腿的……”  周文秀耳朵一红,抿紧着唇,脸上的笑有点维持不住。  刚进苏家?那过的是什么日子?  明显感觉到苏妈妈对她有意的讽刺后。  她微微皱眉看了眼苏妈妈,也算是警告了。  而苏妈妈却全然无视,目的达到了,便不再去撩她。  那边苏建义倒很是客气的在和几个长辈嘘寒问暖。  周文秀打量了下围着桌子的老老小小,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视线落在殷时修身上时,微扬了下眉,  “这年轻人是……”  苏妈妈原以为周文秀不会关心这里多了谁,或者少了谁。  所以她压根没想介绍殷时修。  结果周文秀却主动问了,苏妈妈抿了下唇,淡淡道,“小萌的男朋友。”  周文秀愣了一下,“小萌……这么小就已经有男朋友啦?小伙子长得挺俊,哪个村子里的?”  殷时修身上穿着土里土气的老年羽绒服,又加上她从来就看不起苏成济。  纵使殷时修一张脸长得再帅气,她也压根没觉得他是个多体面的人。  她这么一问,苏小萌愣住了……  哪个村子的?!  噗……!  苏小萌没敢笑出声,只是看了眼异常平静的殷时修,正准备开口,只见殷时修淡淡道,  “灵水村。”  “什么村?”  惊讶问出口的不是周文秀,而是苏小萌,她惊愕的看着淡然蹦出“灵水村”这个名字的殷时修。  殷时修看着苏小萌,又平静重复了遍,  “灵水村。”  “……”  那是什么村啊?叔在搞笑么?  苏小萌还没反应过来,周文秀倒是继续道,  “灵水村倒是没听过。是做什么工作的?”  “做点小生意。”  殷时修淡淡道。  “哦……倒是和成济弟一样呢。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句话倒是说对了。”  周文秀兀自道。  苏小萌愣了一下,大娘这话……为什么她听着觉得是讽刺呢?  先别说殷时修做的生意肯定不小,就算真的和爸爸一样开个小店做做小本生意,又怎样呢?  苏妈妈自然也是听出周文秀话里的讽刺,但她没去计较。  若是真在这些亲戚面前拿殷时修的身份背景来说事,只怕将来殷时修和小萌会被平添很多麻烦。  更重要的是,她也是怕吓着这几个农民出身的老人家。  做生意的大老板这点倒没什么,再怎么厉害,在老人家眼里也就是“有钱人”三字。  不过殷时修家里的红色背景,对于经历过新中国浩劫的老人而言,则是有点瘆人了。  可苏妈妈没想到的是,她不计较,这周文秀却越来越过分……  才刚吃几口饭菜,好似就绷不住骨子里的那挑剔劲儿!  “腌肉之类的,还是少吃点的好,做法不卫生,盐对身体也没好处,现在城里人过年,都吃新鲜菜,腌货很少上桌了,年轻人也不爱吃……”  “这桌布都已经这么脏了,以后可以铺个一次性桌布,之后清理起来也方便的多……”  “杜晴和杜谦都上小学了吧?念农村的小学可不行,这老一辈都是农村人,不能到了下一辈还是土里土气的农村人吧?”  “孩子一定要从小就好好教育……将来都像我家浩浩一样,出国留学!”  “哦,对了,小萌好像前年考到北京去了是吧?”  “……北京是个好地方,小萌毕业后要想办法留在北京工作,你爸爸没什么志向,你可不能学他。”  “……”  苏小萌眉头皱了一下,她看向面前这个喋喋不休的女人!  如果之前还有所怀疑她是不是在讽刺老爸,现在就可以肯定,她看不起老爸!  “我爸爸很好啊!为什么不能学他?我将来的志向就是继承我爸爸的花店!”  “……”  苏小萌这话一出,她以为是在维护老爸,可听到周文秀耳里,只觉得可笑的紧。  “真的假的啊?”  “当然是真的!”  苏小萌一脸认真!  殷时修看了她一眼,夹了块肉放到她碗里,倒是没太把她的信誓旦旦放心上。  周文秀更觉可笑了,所以不自觉笑出了声。  这一笑……  苏小萌脸都绿了!  偏偏对方又是长辈,她这被长辈无端鄙视,心里有气,发作不得只能埋头吃肉!  谁知——  “女孩子少吃点肉,保持身材,把自己打扮的像样点儿。这两年不见,小萌好像又胖了不少,不会又回到小时候那样儿了吧?”  周文秀打着玩笑,苏小萌却听得刺耳极了!  “大娘!我怀着双胞胎,当然胖了!你怀堂哥的时候难道不胖么?”  “……”  “……”  苏妈妈闭了闭眼,当初发现这丫头性格有一点像苏成济的时候,她就应该把她掐死!  “恩,我闺女不胖,怀的是双胞胎。”  苏爸爸忙补了一句。  苏妈妈深深的吸了口气,咬牙切齿的小声道,“苏成济,你搓衣板没跪够是吧……”  苏成济后背一凉,忙低头吃菜。  周文秀和并不是很多言的苏建义此刻都震惊的看向苏小萌,又打量了眼殷时修。  “怀,怀孕?”  “……”  苏小萌好像发现自己说错了什么……没敢接话。  “恩,双胞胎。我的。”  殷时修却毫无尴尬的坦言道。  周文秀立刻摆出一副不敢苟同的表情。  这时,苏建议身为同辈中最大的,不由得放下筷子,神情略凝重的对苏成济道,  “小萌才十九岁,这书都没念完,成济,你这到底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苏成济抓抓头发,也是有点不好意思,  “意外,意外,我们也没想到,不过早是早了点,但好在小殷——”  “你自己没出息,开个小店碌碌无为一辈子,现在好不容易有个高材生女儿,结果……”  苏建义说至此,叹息了一声,而后瞥了眼苏妈妈,言语更为严厉,  “你自己年纪轻轻未婚先孕,你怎么能让你的女儿和你一样?到底有没有家教?”  苏妈妈眸子眯起,表情一下子就冷了,纤细的手指摸上了装着饮料的杯子——  “你疯啦!苏成济!”  周文秀尖叫出声!  只见苏妈妈还没出手,苏成济已经寒着一张脸,把一杯白酒泼向了苏建义夫妇!  “这就是我的家教!我女儿没偷没抢,她凭自己本事考到北京!一个人在外地,就没让我和她妈操心过!女婿体面谦卑,有责任心有魄力,不知道比你那在澳洲留学,过年连给爷爷打个电话都不懂的儿子好上多少倍!”  “哦,对,还澳洲留学……我去你的,不就一整华人区?讲的都是中文,有啥了不起的啊?”  “你媳妇这衣服是小姐妹从外国带的是吧?这酒精一泼,我看和路边摊上几十块一件大甩卖的也没区别!”  “在我老婆跟前显摆?我老婆就是穿破烂都比你媳妇高贵一百倍!穿貂皮大衣跑农村,你把农村当奥斯卡颁奖典礼现场是吧?”  饭桌一片安静,多数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苏小萌看着此刻冷着脸,把苏建义夫妇鄙视到不成人样儿的老爸……  没……被什么附身吧?  苏小萌咽了下口水,只觉得脊背发寒。  整张饭桌,似乎就只有殷时修还有动静,他又夹了块红烧肉放到苏小萌碗里。  惹毛一个脾气好的人比惹毛一个向来脾气差的人要可怕的多。  这句话没说错。  “成济,坐下!”  苏爷爷见身旁的三弟脸都黑了,忙警告道。  然苏成济却没停,  “我知道三叔心里难受,但苏建义这次是两年回来一次,下次不知道是几年,想打想骂就趁早!在市政aa府工作就了不起?笑话!放着七旬老父在家不管不顾,你哪儿了不起?”  “出了这村子,你可以穿的光鲜亮丽,装的高贵至极,但人不能忘本!当上公务员之前,你也就是一在家靠老父亲种田养活的寄生虫!”  “苏成济!你说够了没?!”  苏建义桌子一拍,站了起来!  他不站还好,这一站,却不料又被泼了个满脸!  “刚才那一杯,是让你清醒一下,我都舍不得说我女儿女婿和我老婆一句不是,怎么就轮到你了?”  “至于这一杯,我为三叔不值!”  “苏成济……你就是个疯子!你们一家人不想好好过就说!我今天非弄死——”  吴文秀说着便要去扯苏妈妈的头发,然爪子刚伸出去,就被一股大力擒住了手腕!  殷时修长臂直接越过桌子阻止吴文秀,而后才绕过桌子,站到她跟前,  “女士,自重。”  “……”  吴文秀对上殷时修冰冷的眸光时,愣了一下,而后蓦地更恼了!  想也不想,抬起另一只手就甩过殷时修的脸!  “你算个什么东西!”  这一爪子……  直接在殷时修的右脸上抓出了五道血痕!  “叔!”  苏小萌心一紧,被吓到了!  亲戚们见这情状,赶忙上前把吴文秀给拉开!  “叔,叔……”  “没事,别慌。”  “你这帅脸都破相了!你还说没事!”苏小萌看着那渗着血丝的五道抓痕,一张小脸皱成了团。  殷时修揉了揉她的头发,看向身后的苏妈妈,  “您没事儿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本来就看不爽你,也就这张脸凑合凑合,现在好了,你说我还能把萌萌嫁你么?”  苏妈妈话刚说完,苏小萌就急了,忙凑上来,  “妈,叔就算破相了,我也要和他在一块儿的!”  “……”  苏妈妈叹了口气……这女儿,算是白养了。  殷时修看着苏小萌,怔了一下。  “我带时修去处理伤,这边交给你和小萌。老人都在,别争了,知道么?”  苏妈妈对苏成济道。  苏成济有些歉疚的看向殷时修,“小殷啊……你真是……”  “小伤。”  苏成济眉头难得拢着。  苏小萌想跟着一块儿,但此刻爷爷奶奶和三爷爷都需要安抚,看了眼叔,终是听话却心焦的留下。  ……  殷时修跟着苏妈妈上了二楼的房间。  苏妈妈拿了药箱。  “伯母,我自己来吧?”  苏妈妈瞥了他一眼,没说话,却径自拿起棉棒沾着药水给他脸上的伤口消毒……  “水灵村……殷家老祖宅所在地,是么?”  “……是。”  苏妈妈突地笑了一下,而后道,“是不是也被她爸爸吓到了?”  “稍微有一点,但尚在情理之中。”  “哦?”  殷时修坐在床边,苏妈妈站在他面前,很是轻柔的处理着伤口。  “再没心肺的人,也终有一条底线。我知道,苏爸爸的底线是……您和小萌。”  苏妈妈轻轻勾着唇,这还是她第一次在殷时修面前露出这样平易近人的表情……  “带你来这之前,我犹豫过。这里和你生活的环境天差地别,和二十年前我生活的环境天差地别……”  苏妈妈看了他一眼,笑问,  “想知道我和小萌爸爸是怎么认识的么?”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