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098唯有感情,不由理性做主(一更)

098唯有感情,不由理性做主(一更)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24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29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如果您愿意说的话……”  “成济以前是我家的一个花匠,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才二十岁。五官端正,身姿挺拔却瘦削。他呵护花草的样子很温柔,会让人不自觉的羡慕经他之手照料的花草……”  苏妈妈淡淡的回忆着,然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上了药膏,又开始剪纱布。  “二十岁,本该和我一样,念着大学,或者用其他的方式进修自己的学业,而不是应该像他那样,在最该意气风发的时候背负着家庭的重担。”  “……”  “小萌奶奶当时得了很重的病,需要一大笔治疗费。家里存款用尽,又有小妹要养,高中毕业准备去念大学的他,于是做起了各种各样的兼职。”  “这世上总是有人背负苦难。”  殷时修淡淡道,语气显得有点冷漠。  也许在他眼里,苏成济当时所背负的苦难,并不是多稀奇,或是多需要被同情。  “对,总有人会背负苦难。”  这点苏妈妈同意,可是……  “我没见过他那样乐观的人,乐观到一种近乎没心没肺。让人看不到半点他被生活所压迫的那种窘态。很天真,很快乐……你不知道他的那份快乐是源于什么,但他就是很快乐,后来我想,也许……他的那份快乐只源于他看到自己种的花开的很艳丽。”  “……小萌像他。”  殷时修眉眼流露出一抹温柔。  “对,小萌的性子很像他,既容易把控,又容易失控。”  苏妈妈把剪好的纱布又撕成薄薄的一层。  “我当时只有十八岁,高考结束的那年夏天,我们认识了。”  她深吸口气,而后偷偷的笑了一下,“他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也许是我先对他一见钟情。”  “只是我不敢说,一个要背景没背景,要学历没学历的穷小子,凭什么能让我有勇气对这份感情抱有信心?喜欢其实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可彼此喜欢,却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  苏妈妈把薄薄的那层纱布贴在殷时修脸上,用小的医用胶带固定住。  “这样虽然难看了点,但过几天,应该不会留疤。”  “谢谢。”  苏妈妈坐在殷时修边上,双手交叉着,很是放松,  “爱情会让人冲昏头,这是实话,如果有谁说他从没被冲昏过头,那一定是没深爱过。你想啊,如果我不是被冲昏了头,怎么可能放弃自己的大好前程跟他来成都当个老师?”  “时修,你是个理性的人,我也是,但这世界上唯有感情,它不由理性做主。”  苏妈妈看向他,  “你和小萌在一起,就是最不理智的决定。”  “恩,不理智,但我很快乐。”  殷时修坦诚道。  苏妈妈笑了,显然殷时修的回答让她觉得放心。  “对,不理智,但是很快乐,小萌和他爸爸一样,能给人带来快乐,没什么大的本事,没有渊博的学识,没有伟大的志向,但是很让人安心。”  “我怀上小萌后,就和家里人断绝了往来,农村这边还好,那个时候就算很早生孩子也不是稀奇事。我最怕的是……苏成济会有自卑感。”  “但幸运的是,我想多了。”  苏妈妈摇了摇头,如今这般细想,可能依旧觉得当年和萌萌爸爸的相遇是件很神奇的事情。  一如萌萌爸爸这个人。  “在他的世界里,没有高低贵贱,他从不觉得他配不上我,也不能理解在别人眼里一个花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一个千金小姐。”  “我当然不想看到他自卑,但见他毫不自卑,又觉得很好奇,所以有一天试探性的和他聊了聊……”  苏妈妈回忆起那个场景……  当时她怀里抱着小萌正在哺ru,靠在厨房门边看他在做点心,每一道操作工序都很细心。  “老公,你说当初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追我的啊?”  “啥?”  他专注的把点心捏成花朵的形状,而后一个个放进烤盘里,看了她一眼,而后很是理所当然道,  “我喜欢你,如果不追你,以后你不就是别人的了么?这么一想,哪里还需要别人给我勇气?”  “话是这么说哦……但是,你看,我学历比你高,家境比你好,气质就不提了,你……就不会觉得有点点不自在?”  他哼着曲子把烤盘放进烤箱,摘下手套,竟是一脸得意的看着她,“那你咧?我长得比你高,比你壮,我会养花,开锁,做小生意,你除了念书什么都不会……老婆,你……就不会觉得有点点不自在?”  “……”  当时她真的是哑口无言。  怎么说呢?明明不是很赞成他的说法,明明心里觉得那么牵强,却又找不出可以反驳的点。  一时间竟是有点生气。  诸如“你怎么能拿你那些小技能和我的高学历相比”之类的话差点就夺口而出。  好在那嬉皮笑脸的某人也不是真的完全不懂她想问的是什么。  他逗着怀里的小萌萌。  “人各有所长,如果我父母不是生活在农村,而是像岳父岳母那样在建国时就已经拥有高学历,还出国深造,那我一样也有机会,成为你嘴里的高学历,好背景。”  “但是老婆……你教养这么好,总不能拿你的长板和我的短板比吧?”  “嘁……说的好像你有长板似得。”  “唔……好像岳父当时也是这么说我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别瞎想好么?”苏成济摸摸她的头,“那时候我追你,只是喜欢你,喜欢就去争取,这有什么要考虑的?又不是要去强bao你?怕什么?”  “强你妹!你这什么比喻?”  “没文化的人就只能这样比喻了……”  他耸耸肩,那脸皮真是……厚比城墙。  “追你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努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有什么错?天鹅不要给回应就好啦!”  “靠……”  “诶嘛!结果我估计岳父大人是死也没想到,那天鹅想吃癞蛤蟆肉可能比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更加迫切!这可怎么办哟?”  “苏成济,你再说一遍?”  “诶哟!我说你是天鹅诶!”  “谁特么想吃你肉?”  “老婆,高学历,高学历要有素质……”  “……”  殷时修听着苏妈妈的叙述,眼神愈发温柔。  “他从没觉得自己配不上我,却很明白我为他付出了很多,放弃了很多。”  “他也从没有问过我后不后悔这样的问题,他只会加倍对我好,以此不让我后悔。”  “当时为了伯父和家里断绝往来,很需要勇气吧?”  “恩,需要。但我觉得值得,我所成长的那个世界,所有的规则对苏成济都没有约束力,他让我的世界观,人生观,爱情观彻底颠覆……他是个很神奇的人,我真的觉得值得。”  苏妈妈看向殷时修,他俊俏的脸上贴着块纱布。  女婿被个疯女人抓伤,也是心疼的。  “你这伤要是回家被你家里人看到了,恐怕也得引起不少探询吧?”  “元宵前一天再走,到时候应该好的差不多了。”  殷时修说道。  苏妈妈笑了一下,而后道,  “小萌嫁给你,在外人看来也是门不当户不对,但这是你的选择,是小萌的选择,我不反对。我知道你们这条路很长,也很艰难……”  殷时修没有说话,只是抿着薄唇,视线有些黯然,但很平静。  “可无论如何,你不能要求小萌为你做任何改变,当然,如果她自己愿意为你做什么,那我无可厚非。”  “……我明白。”  殷时修应道。  “我本身是个还算成功的门不当户不对的例子,但这也不免将来有一天会因为我此时此刻所说的“不反对”害了我的心头宝……我没办法笃定什么,因为这之后小萌的快乐能不能一直在,小萌的幸福能不能守得住,全在于你。”  “您放心……决定娶她的那一刻,所有的艰难,我都心知肚明。”  “知道并没有用,要去解决。”  “……我懂。”  苏妈妈深吸口气,“好话我说尽,接下来就说句不好听的话……”  殷时修抬眼对上苏妈妈冷冽的视线……  “我唯一可以向你保证的是,如果将来小萌有一天跑到我跟前,说是你对不起她,我一定有办法让你们殷家变成阴宅,从此不得安宁。”  “……”  这句话并没有太把殷时修吓着,倒是把刚站在门外听墙角没多久的苏小萌给吓着了!  她瞪大了眼睛,而后扯了扯一旁苏成济的袖子,小声问,  “爸……老妈这句话是不是太狠了啊?这是要屠人满门?”  苏成济眨了眨眼,声音有点抖,“应,应该不,不是这个意思吧?”  “都说了从殷宅变阴宅啊!”  苏成济抓了抓头发,想了想老婆有时候那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子,也是不确定……  但见小萌惊呆了的样子,忙摸摸她的头,“只要小殷不做对不起你的事儿不就行了嘛?”  “……”  苏小萌吸了吸鼻子,不知怎么的,就是超级担心啊……  门从里面被打开。  苏小萌和苏成济立马站直了。  苏妈妈冷眼瞥着他们俩。  苏成济立马敬礼,“报告首长!已向苏建义大哥道过歉!已接受文秀嫂子的原谅!已安抚好三爷爷!”  苏小萌立马跟上,瞪圆了眼睛,敬了个礼,“报告首长!战火已平息,我方投降,不过剿灭对方一件貂皮大衣!据说折合人民币十二万!”  苏妈妈被爷俩逗乐了,也就没计较他们听墙角的事情。  看了眼殷时修,殷时修也会意的笑了一下。  “战果不错!明天加餐!”  苏妈妈道!  苏小萌和苏爸爸击了个掌,一脸兴奋。  “啊!对了,妈,叔这脸……会留疤么?”  “抹几天药,应该不会留疤。”  “可是我怕大娘那指甲盖里有毒诶……”  “……”  苏妈妈不想睬她,无语的从她身边走过,苏爸爸屁颠屁颠的跟到老婆身边。  殷时修揉了揉苏小萌的头发,微微弯腰,“心疼么?”  “……唔。”  苏小萌老老实实点头。  怎么办啊?殷时修……你也不是萝莉控啊……怎么就觉得她那么可爱呢?  “诶,不过叔……老妈和你在里面说了老半天,到底说了啥啊?”  “你不是听着么?”  “我就听到她说要杀你全家的事情,其他的没听到。”  “……”  杀他全家?!  “你一定要对我好知道么?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知道么?!”  “哈哈……”  “……”  “哈哈哈……”  “你笑什么!”  “没,没什么……走吧,去整理一下我们的房间。”  晚上,苏爸爸一家是留下来住的,至于苏建义下午两点左右就带着他老婆走了。  不管怎样三爷爷是开心了好久,再不孝,也是他自己的儿子。  只不过苏爷爷心情就没那么好了,尤其是听到下午苏建义在三爷爷跟前叮嘱的话……  什么如果有人来访,一定要记得说好话,不然会影响他的前途之类的……  这些话到了晚上,就已经传进来苏妈妈耳朵里。  一哼,“我说这么不情愿,还特地回来这一趟干嘛?看样子是要升职了啊……”  苏成济把床铺好,泡了杯柚子茶给老婆,而后道,  “谁让他官大呢!”  “官大就能瞧不起人?我这是没说时修的身份,要是说了,我就看他那一脸假正经的脸又会是什么表情!关公面前耍大刀,不自量力!”  “老婆……”  “干嘛?”  “你是不是也挺满意小殷了啊?”  “……”苏妈妈见他这一脸“早知如此”的表情,眉头一扬,“还在观察期。”  苏爸爸就没再不识相的去揭穿苏妈妈,把她往怀里一抱,“诶呀……你说小萌这嫁出去了,我这心里怎么空落落的啊?”  “能不矫情么?”  “老婆……要不我们再生一个?”  “……”  “啊——!”  苏奶奶切了水果,苏小萌正准备给爸爸妈妈送点水果,刚到门口就被这一声尖叫吓得后退三尺!  像只受惊了的兔子瞪着大眼,谨慎的盯了那门盯了许久,而后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安全,默默撤了。  第二天,他们回了成都市。  初八之后,殷时修每天都去殷氏旗下那个名叫锋锐的科技子公司。  公司正在研发一款可以和美国Uber相媲的打车App,目前希望在四月份上市,以成都作为试验点。  一直到十三号,他都没怎么休息过。  晚上,苏小萌早早的便开始打包行李。  殷时修回来的时候,只见父女俩抱在一块儿哭!  “爸……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么?别总说错话好么?放聪明点好么?”  “好,好好……都听宝贝的!呜呜……”  “爸……要记得常常给我寄点好吃的知道么?我最爱吃冷吃兔,记得要按公斤寄,不要按克寄……知道嘛?呜呜……”  “好,好好!爸爸买了兔子自己给你做,然后给你寄过去好嘛?”  “呜呜……不要啊,你做的没有买的好吃啊……呜呜……”  “可是买的贵啊……”  “贵也好吃啊……呜呜……”  “那,那你和你妈妈说……让她每个月多给我点零花钱……呜呜……”  “啊……哦,好……”苏小萌眨巴着泪汪汪的眼,可怜兮兮的转头,“妈妈……你要记得给爸爸多一点零花——唔……”  话还没说完,在对上老妈单眉上挑,双手环胸,一副“我就静静看你们装逼”的表情后,吓得她默默转回来,  “爸爸,你还是自己要吧……我也不敢啊……”  “啊……?”  苏小萌抹了抹眼泪,抱了抱老爸,在他耳边小声的同情道,“老爸,我尽力了啊,你自己想办法了啊……”  “啊……小萌啊,你不能就这么走啊……”  “再鬼哭狼嚎的,就都给我滚出去!”  苏妈妈厉声一呵!  苏小萌当时就消停了,见殷时修已经回来了,忙凑了上去,“叔,你回来啦!吃饭了么?我给你热菜去!”  苏爸爸瞥了苏妈妈一眼,“我不就是有点舍不得女儿么……”  殷时修揉了揉额头,这对活宝父女……  正月十四早晨,苏小萌和殷时修离开了成都。  飞机上小萌偷偷的抹了把眼泪,殷时修无意间看到,心里一酸。  默默地把她楼进自己怀里,  “傻丫头,只要你想回来,我会就常常带你回来。这里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地方。”  “……恩。”  苏小萌点点头。  下了飞机是北京时间十一点。  两人在市区吃了顿中饭,下午民政局开门后,便去领了结婚证。  苏小萌还没来得及感慨,殷时修牵着她的手便上了辆车。  “走吧,跟我回家。”  “……”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