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00钻戒,借你

100钻戒,借你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22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29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苏小萌是如坐针毡,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一时间,客厅的空气如冻结住一般。  苏小萌微微抬眼,瞄了殷时修一眼,见他神色依旧平静,即便面对殷爸爸冷冽如冰的视线。  其实这时,苏小萌真的很想和殷家二老说……  结婚只是当时为了帮她洗清名誉,让她在学校还能有立足之地的一个缓兵之计而已。  等孩子落地,她和殷时修就会离婚的。  所以……能不能不要用这么严厉的眼神看着叔……  仿佛他做错了一件比天塌了还可怕的事情。  明明很想老实说出详情,这样大家就不用这么继续僵持下去了。  可……  她没能开的了这个口,是不敢,也可能是……不想。  “小叔,小萌!你们终于回来啦!”  就在大家僵持不下的时候,殷梦一家来了。  殷时桦进来的第一眼便看到大着肚子坐在沙发上的苏小萌,年纪小小却露出惶恐的神情。  她有些不安的抠着自己的手指。  原来老四是真的有女朋友了。  再看看爸妈的表情,她大概也料到这女孩儿不是殷家二老所中意的。  殷梦并不是不识相,拎不清状况的,她当然看到了外公外婆两人略显僵硬的表情以及这太过明显的诡异氛围。  但她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就这么走到苏小萌身边,坐下便把她搂个满怀,  “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过来呢!”  殷时桦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殷梦这孩子也是让人操心。  明知道外公外婆不喜欢这女孩儿,她还凑上去搞那么亲密的样子……  “时修啊,不介绍一下?”  殷时桦说道,这女孩儿看起来肚子也不小了,长得是挺秀气可爱的。  但是不讨爸妈的喜欢,那就绝对进不了殷家这个家门。  她相信自己那聪明的弟弟,也绝不会为了个小丫头和自己的父母杠上。  现在的问题,不过是怎么解决这个孩子而已。  “三姐,这是我妻子,苏小萌。”  “……”  “……”  殷时桦和身边的丈夫当时就傻了眼。  “啊!小叔,你们已经领好结婚证了啊?”  殷梦兴奋的问道。  殷时修点了点头,“恩。”  殷梦忙拍了拍苏小萌的肩膀,“诶呀,小婶婶……嘿嘿!”  此刻苏小萌已经囧到了极致,只求殷梦少说两句吧!  现在就她一人在这瞎乐呢!  她没看到她外公外婆,爸爸妈妈的脸色都煞白发青么?  “领……过证了?”  殷时桦有些不确定的问了下。  “恩,今天领的证,如果等孩子出生再领,对小萌的声誉不好。”  殷时修说的理所当然。  殷时桦咽了下口水,和老公对视了一眼,都哑然。  这会儿终于明白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母亲为什么会露出那么难看的表情。  “老四,你跟我到书房来。”  终究是看重面子的老人,撂下重重一句话,便拄着拐杖上楼。  那拐杖落在地板上的声音,要比之前响多了……  每一次重重落地都像是砸在苏小萌的心头,搞得她是心惊肉跳!  殷梦见这小白兔被吓得魂不守舍的样子,忙安抚道,“没事的没事的。”  “……”苏小萌看向殷梦,夸张的用口形无声道,“这还叫没事?”  殷梦心知只要小叔和她领了证,不管怎样,外公外婆也不会再做什么了,除非他们愿意付出更沉重的代价,让他们离婚。  殷老夫人看了苏小萌一眼,而后冷着一张脸也上了楼。  “爸,妈,我和你们提过的,我室友,苏小萌!哈哈,现在也是我小婶婶啦!”  “呵呵……”  苏小萌此刻真是笑比哭都难看,她看向殷梦的父母,摆了摆小手,“叔叔阿姨好。”  “你,你好。”  殷时桦夫妇忙回道,知道这女孩儿竟然和殷时修领了证,看她的表情都变了。  莫名的有种……此乃某方神圣的感觉。  殷时修和二老在楼上书房也不知道是待了多久,苏小萌眼看着太阳都要下山了,可楼上还是没有动静传下来。  苏小萌很庆幸殷梦来了,不然她一个人坐在这,真能疯咯!  近一个月都没见面的闺蜜,自然是有说不完的话,苏小萌本来也没心思和她侃,但殷梦又真的很激动的样子!  以至于……  她紧张不安的情绪也慢慢缓和下来。  “你放心,外公外婆不会为难你的!”  殷梦笑道。  苏小萌深吸口气,又缓缓吐出去。  厨房里在热火朝天的做菜,两个佣人已经把冷盘和点心端到了长长的餐桌上。  没多久,殷家的二女儿,也就是殷时修的二姐也拖家带口的过来了。  殷时兰今年五十出头,丈夫庾宏光比她要小五岁,在殷氏集团担任副总。  他们有一儿一女,今天女儿没有过来,但儿子儿媳妇和孙子一起过来了。  “时桦,爸和妈呢?”  殷时兰脱了外套给佣人,而后看向殷时桦问道。  她没注意到和殷梦坐在一起的苏小萌,等她注意到的时候,二楼也终于传来了动静。  下来的人是殷时修。  苏小萌忙站起来,“叔……’  “小叔,外公外婆呢?他们怎么说?”  殷时兰和庾宏光没看懂这什么情况,一头雾水,  “怎么回事?”  然而此时并没有人有时间去解答他们的疑惑。  殷时修下楼,走到苏小萌跟前,淡淡道,“怎么办?我们好像不能留下来吃晚饭了。”  “……”  苏小萌神情微僵,听懂他的意思后,眉头就不自觉的拧了起来,那难过的表情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得。  殷时修揉了揉她的头发,拉过她的手,而后看向二姐三姐两家……  “我和小萌先走了,爸妈就麻烦你们多照顾了。”  殷时桦愣了一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四,你——”  殷时修没等殷时桦说完,便和苏小萌走出了家门,没有丝毫犹豫。  上了电瓶车,苏小萌便一直低着头……  殷时修打了个哈欠,撑着脑袋侧首看着她这一副苦恼的样子,轻笑道,“怎么了?”  “……殷爸爸和殷妈妈就那么讨厌我么?”  连亲生儿子在元宵节晚上一起吃团圆饭都不让……  “我说了,只是每个人的个人期待不同,你不符合他们对儿媳妇的标准,但是和你过日子的人不是他们,所以我觉得你好,你就是好。”  “……他们是怎么说的?”  苏小萌抬眼看他。  他们在书房里待了那么长时间,肯定不只是一句“不满意”而已。  “他们说,我自己娶的媳妇,我得自己负责。”  “……”苏小萌眉头微皱,“他们是这么说的?”  “不然呢?”  “……”  她有些不信,可殷时修的神情又太过信誓旦旦。  “我说过他们不会为难你,只是他们的观念很传统,可能一下子接受不了,我们要给他们一点时间,是不是?”  苏小萌深吸口气,想想也有道理。  但是……  她怎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等殷时修从车库里开出自己的车,苏小萌坐上去后,才发现是哪里不对劲……  “叔……”  “恩?”  “你还是别让他们接受了。”  殷时修扬眉。  “万一他们好不容易接受了,结果咱们又离婚了……哇,那伯父伯母不得气死啊?”  “……”  殷时修看了眼苏小萌,没看出她说这话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态。  又离婚……?  他轻扯嘴角,如果可以离婚,也许二老不会如此气急败坏。  “结婚是这么草率的事情吗?能不和家里人商量就去办掉?老四,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  “可是说了,你们会同意?”  “当然不会同意!就为了这么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儿,你拒绝了你段伯父的千金?”  “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怎么可能和别人在一起?”  “呵……我现在真的很怀疑那女孩儿……是不是真如表面看起来那么单纯。”  “单纯也好,不单纯也好,是我自己选的。”  “好,你自己选的!你自己选的,你就自己带着过吧!从今以后,你们不许再踏进这个宅子一步!”  “好。”  “……”  他的果决是二老完全没有料到的。  殷时修知道自己这做法是伤了二老的心,但……他们什么风雨都经历过了,这不是什么天塌下来的大事。  可这丫头不一样,如果伤了她,结果他无法想象,也无法掌控……  那就太不安了。  ……  没能留在老宅吃饭,殷时修便带着苏小萌去了商场吃了她最喜欢的火锅。  吃完火锅,殷时修又带着她到了商场一楼的珠宝专柜散起了步。  苏小萌只当这是散步,看着一颗颗几乎要闪瞎她眼的钻石,心里不停的叹着。  就这么一颗颗小石头,凭什么就要十几万二十万?  想不明白……  当殷时修指着橱窗里那标着天价的钻石戒指让店员拿下来时……  苏小萌就更不明白了。  “手伸出来,试一下。”  殷时修云淡风轻的对她道。  苏小萌一愣,只觉得他这话是狂风骤雨,吓得她忙把手缩到身后,警惕的看着他,“你干嘛啊?”  “没干嘛,看这戒指挺好看的,让你试戴一下。”  “干嘛让我试戴啊?”  苏小萌眉头皱的更紧,心脏“扑通扑通”乱跳着。  戒指……那是真的夫妻才会拥有的,是最心爱的人,才会想着去送的……  至少在苏小萌的认知里,一直也应该是这样。  叔不会做没意义的事情,他不会是真要——  “你瞎想什么呢?该不会以为我会花这么大价钱买这戒指给你吧?”  “……”  苏小萌眨了眨眼,有点犹疑了。  “不戴就算了,也许这是你这辈子唯一一次能戴上这么贵的戒指的机会。”  真的只是试戴?  苏小萌扬起眉,视线停在他手上那枚漂亮精致的钻戒上。  如果她刚才看那标牌没看错的话,上面有五个零呢……  女人,无论贫富,多少都会拥有一个钻石梦,更何况是个今天刚满二十的年轻准妈妈。  “那……那我试戴一下?”  殷时修瞥了她一眼,“算了,你手指那么粗,肯定也戴不进,店员,还是放回……”  “谁说我戴不进啊!有你这么瞧不起人的么?”  说着,苏小萌便从他手里一把抢过钻戒,往自己无名指上一套!  一旁的店员脸都黑了!  这男人看着长得人模人样,一身名牌,贵气十足,结果也是个只看不买的!  这女人……  知不知道那是价值百万的钻戒啊!能不能小心点爱惜点拿啊!  “看,正好!”  苏小萌乐开了花,来来回回的看着自己的手。  难怪女人都喜欢钻石,这钻戒一戴,连手都变好看了!  冲殷时修得意的炫耀完,她便脱下来还给店员,“谢谢啊!这戒指真好看!”  店员心里腹诽:废话!  苏小萌尝过了甜头,便准备拉着殷时修离开这店,谁知殷时修十分轻巧的对店员道,  “这枚戒指包起来。我要了。”  “……”  “……”  俩女人的下巴都差点掉在了地上。  “叔?”  “啊,先生,好的好的!”  店员接过殷时修递给她的卡。  一旁的苏小萌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  “这么看我干嘛?”  “我不要这个!”  苏小萌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一百多万的钻石戒指,不是她这种小丫头戴的起的。  “我没说送你。”  “……”  “那你……”  “只是借你。”  “……什么?”  “到我们离婚之前,这枚戒指借你戴,有老公的人怎么能没有戒指?”  “可……有必要这么贵么?”  “你是没关系,可这戴出去怎么也是代表着我殷时修的品位吧?”  “……”  “你寒碜点戴个路边摊上的小玩具也不要紧,但你不能让我跟着你跌身价吧?”  “……”  苏小萌想想好像有道理,但……  “还是不行!我不戴!”  “又怎么了?”  “这么贵的,我弄丢了怎么办?我不要,戴着一个房子在手指上,丢了赔都赔不起!”  “如果你弄丢了,我不要你赔,但如果没丢,到时候还我,这样行么?”  殷时修好说歹说,终于让苏小萌勉强的接受了这枚戒指。  “叔……你是不是还说要给我生日礼物的啊?”  “借你戴这枚戒指,不就是了么?拍个照片发到晚上,能把你那些同学羡慕死。”  殷时修打趣道。  苏小萌坐在副驾驶座上,撇了撇嘴,嘀咕道,“我才不炫耀呢!”  殷时修看着小家伙装作不在意,一路上不停地摸着那枚戒指,心里也跟着满足起来。  回到殷时修公寓的时候,已经近十点了。  苏小萌很困倦,偷了个懒洗了脸和脚便换了衣服往床上一躺。  殷时修也没说她什么,只是径自进了浴室。  苏小萌虽然困,可精神却还清醒着,想起今天在殷家老宅,殷家二老那严厉的表情,她就隐隐觉得不安。  他们在书房里谈了那么久……  只一句“自己娶的媳妇,自己负责”这么简单?  也许是和殷时修在一起久了,秉持着对殷时修的那一点点了解,她直觉……他一定瞒了自己什么。  诶……  叹了口气,她摸了摸自己圆圆的肚子,嘀咕了句,“你们真是来的不是时候啊……”  ……  殷时修进了浴室,走到镜子前慢慢脱下自己的衣服,露出坚实的胸膛。  “咝……”  在脱下最内层的单衣时,他眉头蹙了一下。  后背的疼痛让他倒吸了口气。  忍了一晚上,好在没让小丫头发现。  他透过镜子看到自己后背上那又粗又红,已经完全肿起来的五六道梗印。  从抽屉里拿出药酒,从肩头往下倒,疼痛感比他想象中要来的强烈。  咬着牙,额头的汗都冒了出来。  老爷子下手还真狠……  也是,一辈子铁血军人,到头来被自己儿子反抗,别的不说,就那身为将军的自尊心,就根本过不去。  殷时修一手撑着洗漱台,另一只手反手用手掌去揉被打出来的梗痕!  药酒沁入伤口,是真疼……  “叔,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突地,浴室门就被推开,苏小萌探了个脑袋进来。  她心想殷时修应该还没脱光,所以也就没敲门……  谁知……  她看着正对着自己的那坚实的后背……上面布着五六道让人触目惊心的红色伤痕……  一道道都快肿成小山丘了……  她傻了眼,当时眼圈就红了……  “叔……这是……怎么回事啊?”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