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02三个条件

102三个条件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53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殷绍辉在军队待了一辈子,年过七十,可血性不改。  一杯凉水就这么直面泼来……  怒气“腾腾”的就往脑门上蹿,一双和殷时修有几分相似,却又相比之下更为凌厉的眸子紧盯着她。  “对,对不起,我不是要泼您的……”  苏小萌慌了,忙让殷绍辉进来,而后又赶紧拿了干毛巾给殷绍辉。  殷绍辉冷着脸扯过干毛巾,擦了擦脸和头发,熨烫的笔挺的衬衫领头也湿了一小块儿。  小萌站在一边,看着殷绍辉擦完,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在心里把容靖给从头到脚骂了个遍!  其次她想问问苍天,为什么要这样整她……  殷爸爸怎么会突然就来了呢?  昨天才刚刚不欢而散……  “傻站着干嘛?连杯水都不知道倒?”  殷绍辉声音低沉,可中气十足,忙吓得苏小萌钻进厨房,半分钟不到就泡了杯茶端了出来。  “伯父,请用茶。”  殷绍辉端起那茶,只淡淡的看了一眼,又放回了茶几上。  “连泡个茶都不会……”  “……”  啊?  苏小萌愣了一下,泡茶……茶叶加热水,这有什么会不会的?  殷爸爸……这是专门来找她茬儿的?  苏小萌心里刚这么腹诽了一下,便听殷绍辉冷声道,  “泡茶,不管茶叶好坏,第一道茶是不喝的。”  “……”  苏小萌眉头微微拢起,心里有点委屈了……  殷绍辉瞥了她一眼,把她脸上那点不满和不服收进眼底,双手拄着那根拐杖,不轻不重的往地上敲了一下……  “这只是最小的事情。”  苏小萌抬眼,不是很能理解殷绍辉突然冒出来的这句话。  “哪怕是这最小的事情,你和老四都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更何况是未来几十年的日子呢?”  “……”  殷绍辉眼睛有些悠远的正视前方,花白的头发并没有让他显得赢弱苍老。  直挺的脊背昭示着他老当益壮的顽强和坚毅。  叔和她说过……这是一个在战场上驰骋了一辈子的老将。  别看他精神满满,中气十足的样子,其实身体很不好……  他的两个膝盖都中过枪,子弹和肉长在了一块儿,取出来后,膝盖已经非常脆弱……  殷时修的话仿佛在她耳边盘旋着一般。  他们是对自己都十分严苛的人,也正因此……他们对自己的孩子,子孙会有更高的期待……  “老四说起来排行老四,其实排行老五,他有一个哥哥,排行老三,是个天才,可天才固执起来,难免比常人更加迂腐……他的一生便是毁在了一个谁都不看好的女人手上,最后落得个英年早逝。”  苏小萌心一惊。  英年早逝……这也太吓人了。  小萌再愣,也听得出来他说这事是意有所指。  她忙道,“伯父,你放心,我不会害死叔的!”  “……”  殷绍辉听了这话,眉间那个“川”字更加深刻,抬眼瞥了苏小萌一眼,有点无语。  苏小萌咽了下口水,搞不清殷绍辉这表情是什么意思,忙闭上嘴不说话。  “他三哥为了个女人和家里断绝了关系,而后被划出族谱,死了都进不了殷家的坟墓。”  “……”  苏小萌眼珠子打了个转,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  “谁能想到,二十年后,老四也要为了个女人,和家里断绝关系。”  “……”  苏小萌忙抬眼,错愕的看向殷绍辉,“伯父,您,您说什么?”  殷绍辉看向她,“怎么?他没告诉你?”  “……”  苏小萌心沉了下来……  那个被她否定掉的答案现在就在殷绍辉的嘴边……  “为了你,他不打算再踏进那个家半步了。”  “……”  叔,真的疯了么?  ……为什么啊?  苏小萌心里此刻就像飓风来袭一般,被刮的一团乱。  “老四还有个大哥,可那孩子是我从战场捡回来的,视如亲生,却并非亲生。”  “……”  殷绍辉轻叹口气,继续沉着声道,  “也就是说,虽然老四是我最小的孩子,但将来会继承殷家家主地位的人,只有他。”  殷家家主……  苏小萌并不是很能理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但见殷爸爸这样凝重的提出来……  想必,这个身份很重要,这个地位也是非一般的高。  为什么……殷爸爸要和她说这些?  “如何?”  “……什么?”  殷绍辉看向她,那双历经风霜的眼,依旧清亮,“你有这个本事担起殷家这个庞大家族,一家之母这个责任么?”  “……”  苏小萌的大眼直瞪瞪的看着他,良久都说不出一句话……  殷绍辉扯了下嘴角,那严肃的面孔露出一抹讽刺的笑。  他摇了摇头……  “老四是我老来子,我不瞒你,小丫头,我最宠他,也对他最严格,他母亲也是一样。”  “三十二年,他没忤逆过我们任何事情,然而就在昨天,他竟然瞒着我和他母亲,把终身大事给办了……”  “他……不是故意瞒你们的……”  苏小萌低声道。  她不知道殷时修究竟在打什么算盘,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五月,孩子落地,这桩婚姻就会划上句点。  他有这个必要,为这场必定会离的婚姻做出这样的牺牲?  “不是故意?”  “……”  殷绍辉哼了声,深吸口气,“你不用那么紧张,我来不是逼你和殷时修离婚。”  苏小萌一愣,眨了眨眼,神情困惑的看向他……  “你要和老四在一起,可以,但是必须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唔……”  苏小萌心里想着,这没多久就要离婚了,她好像没什么必要答应老爷子什么条件吧?  但考虑到这是叔的父亲……  人家专门跑这一趟,还被她泼了杯水。  那就……听着吧。  “……您说。”  “第一,孩子生下后要在本家长大。”  “本家是指……?”  “你昨天和老四去的地方,那是殷家在北京的宅子,也就是说,孩子要由我和他奶奶看着。”  苏小萌心想,将来孩子落地,就和她没关系了……在谁那长大,她也无权过问啊。  虽说……现在突然想到她会和孩子分离,心里……有点点不舍,发紧。  但这是拟定好了,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压住她心里的那股异样,她点头,“好,这没问题!”  “……”  殷绍辉眉头微皱,又瞥了眼苏小萌,那神情里是满满的不赞同。  苏小萌又搞不懂了,她这都如此爽快的答应了,殷爸爸看自己怎么还这个表情啊?  “第……二个呢?”  她小心问道。  “殷家的家产,不是你的,将来哪怕你和老四真的不得已走到离婚那一步,你也分不到半点。”  苏小萌忙摇头,认真道,  “伯父,我可没有惦记你们家的家产。”  “那最好。”  殷绍辉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不一定就相信苏小萌说的,尽管这个条件也纯粹是试探而已。  因为他实在没能想明白,这么一个看起来单纯无害的小姑娘,年纪这么轻,不好好念书,却怀了老四的孩子,还让老四为了她不惜和家里人翻脸。  要让他相信这小姑娘什么都不图?不可能。  “第三个条……”  “伯父,停,能打断一下么?”  殷绍辉扬眉,依旧很是不满意她的表情。  苏小萌虽然心里难受,但还是努力挤出了笑容,缓缓道,  “伯父……我刚才答应了您两个条件,在您说第三个条件之前,您能不能也答应我一个要求?”  “……”  殷绍辉眸子眯起,那深沉的眼如深海般幽邃。  终于坐不住了,他心里是这么想的。  “你说,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要求。”  苏小萌站直了身体,脸上的笑容褪去,一张可爱的小脸,竟一脸认真,她字字清晰道,  “无论发生什么,不可以打时修。”  “……”  苏小萌见殷爸爸看着自己,什么话也不说,不由又皱起了眉,“这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我希望伯父您能答应我。”  起码在她还是殷时修妻子的时候,不要再让叔受伤。  并不是她有多为殷时修考虑。  其实一大男人,受了伤,也没啥大事。  可她有点承受不住他受伤后,自己心口的那股疼劲儿……  那种让她整颗心都被揪紧了的疼劲儿……  “……好,我答应你。”  殷绍辉收回视线,有些冷硬道。  显然,他没有料到苏小萌所要换取的条件是这样的……无关紧要。  “唔……您不是还有第三个条件吧,您说吧,我听着。”  殷绍辉板着张脸,显然这第三个条件比前两个的分量要来的重要的多。  “第三个要求,如果你做到了,那么前两个……以后也有的商量。”  “……”  苏小萌眨了眨眼,实在是有点好奇这第三个要求……  “孩子生下后,去国外继续念书,最最低的要求,无论什么专业,必须拿到博士学位证,才能回来。”  “……”  苏小萌这圆圆的眼睛,一下子几乎就要瞪凸出来!  这老人家……刚才说的啥?  殷绍辉沉着声,继续道,  “就算家庭背景没有办法相匹配,但起码你要在某一个方面配的上老四。”  “……”  苏小萌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让她这个其实一点儿也不喜欢学习的人……去考博士?还去国外考?!  这个意思不就是把她流放到国外,然后一辈子不用回来了嘛!  “我还记得第一次在这里见你,你说的那些话。”  殷绍辉继续说着,完全没注意到苏小萌已经被他前面那句话给震的回不过神……  “什么当个小孩子舞蹈老师,什么继承你爸爸的小花店……要是将来你真的成了个整天和孩子混在一起的跳舞老师,或是一个花店小老板,这说出去,把老四的脸放哪儿?又把我们殷家的老脸放哪儿?”  “……”  苏小萌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七旬老人。  明明……答应就好了嘛!反正孩子生下后,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  答应呗……  答应了,叔和父母也不至于那么难看。  答应了,这殷爸爸和那殷妈妈也不会总拿那种瞧不起她的眼神看她……  可,张不了嘴啊,点不了头啊……  “凭什么?”  苏小萌,你别傻……  “凭什么啊?”  不要和殷爸爸较劲儿,不要再把事情弄大……  “凭什么要我配的上叔?凭什么我要为了您口中所谓的脸面,逼自己做不喜欢做的事情?”  明知道不该反驳,可一口气就憋在了胸口。  她不能理解,也不能服气!  殷绍辉眯眼,似是有些不相信……这女孩儿竟然在试图反驳他……  “你说什么?”  “我配不上叔?那我还嫌你们家宅院太大,规矩太多,配不上我家呢!那你们是不是应该把宅院换成一个普通两居室,辞掉所有佣人,以此来和我家相配啊?”  这小丫头说的什么鬼玩意儿?  正气一辈子的老军人,被苏小萌这不着调的脑回路绕的有点晕。  “还脸面呢……你知不知道过年的时候,叔去我家,我妈都没敢介绍他的身份!一个不小心,吓坏了我爷爷怎么办?为了不吓坏我爷爷,为了能让叔也像别人的丈夫一样,不遮不掩的,叔能不能不要做生意?别当什么殷氏集团总裁?能不能也开个小花店?”  “……”  啥?  “你们要门当户对,要匹配的上,好,行啊,但是我说清楚,让我考博士,这辈子都别想了,我就一笨蛋脑瓜,一看书就晕,不如让叔跟我回我爷爷家种田!”  “我往上爬难,叔往下跳还能难么?”  “你这小丫头,你在强词夺理!”  殷绍辉绕了好久,才总算明白这丫头说的是个什么意思。  然而弄明白后,怒气更甚。  “不是我强词夺理,而是伯父您强词夺理。”  苏小萌静静的看着他,不卑不亢,“我叫苏小萌,我爸爸和妈妈把我养这么大,从来都是希望我做自己想做的事,希望我过上快乐的人生。为什么到了您和伯母面前,我就得答应这个答应那个?”  “我爸妈把我当宝一样疼,为什么到您跟前,却好像低你们一等似得?”  殷绍辉眉头皱的更紧,很是无语。  “我啥时候说你低我们一等了?”  “您左一个配不上,又一个配不上,不就是这个意思嘛!”  “你这个丫头,怎么不知好歹?我一晚上没睡,心脏病都快犯了,好不容易接受你和老四结婚的事情,趁着老四不在,过来好好和你谈,你这什么态度?”  “您这是好好谈么?您这是地主剥削农民!典型一阶级社会残留下来的老古董!”  “你说谁老古董?!”  “就你啊!”  苏小萌下巴扬起,一脸笃定!  “我让你出国深造,让你多学点,这难道是逼你去死么?”  “您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就是逼我去死!”  苏小萌越想越气愤……  博士,竟然要考博士?!我滴个老天……当年高考就差点要了她半条命,伯父竟然要她去考博士……  还去国外考?  她绝对绝对不要和叔在一起!  要离!生了孩子就离!必须离!分分钟离!  龙头拐杖往地上狠狠一敲,“你就是个不知好歹的臭丫头!烂泥扶不上墙!”  “……哼!”  ……  殷时修回来的时候是一点多,他从电梯出来,便看到穿着“奇装异服”的某太子靠在他家门外。  他扬了下眉,走了过去。  容靖见殷时修回来,忙抬手打了个招呼,“哟!”  “你来干嘛?”  “找你谈合作案呀!”  “什么合作案?”  “你说什么合作案?不就是被你一口否掉的那个么。”  “既然被我一口否掉了,还有什么问题么?”  “时修哥,你不能因为你个人的感情因素而对这个案子有偏见啊,你不喜欢我没关系,可一个商人不能不顺应政策变化,不顺利经济发展趋势吧?”  殷时修扬眉,  “哦?什么狗屁发展趋势,说来听听。”  容靖微笑,那嘴拉开,就像狐狸一样。  “实体经济不发展,企业融资困难,社会经济不会稳定,所以哪怕现在互联网经济高速发展,国家也一定会不断出台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的政策。这个合作案,时修哥,你不会吃亏。”  “容——”  殷时修话还没来得及说,便听到门内传来自家老爷子的呵斥声!  他心一提,看向容靖……  容靖眨了下眼,手一摊,无辜得很,“哦哟!忘了告诉你诶……你爹来找小萌萌了。”  殷时修狠瞪了他一眼。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