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03苏小萌,不见了

103苏小萌,不见了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65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你瞪我干嘛?我这么大老远跑来找你谈合作,你都不理,我凭啥要……诶?时修哥!”  容靖还在这边抱怨着念叨,殷时修已经开了门,只是门一开,便见殷绍辉愤愤然的出来了!  “爸……”  “你别叫我爸!”  殷时修眉头微皱,沉声说了句,“您有事直接来找我,没必要欺负小丫头。”  殷绍辉本来是抬腿就走,听到殷时修这话,脚步不由顿住。  一双老眼瞪大了,“我?!欺负她?!”  “……”  殷时修抿着唇,“她胆子小,又怀着孕,不经吓。”  “呵……!”  殷绍辉一脸无语,听着殷时修这带着责怪的语气,铁骨铮铮了一辈子!还没受过这等冤枉气!  又不好直接开口反驳,搞得好像是他这个老家伙被那毛丫头给欺负了似得。  “她是不经吓!”  老爷子最后只是没好气的冷哼了声,狠狠瞪了眼殷时修,才拄着拐杖离开。  殷时修似是听出老爷子话里的那抹说不出的异样。  看着父亲年迈却挺的笔直的脊背,轻叹口气,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四少爷?”  “黄叔,是你送父亲过来的么?”  “是啊。”  “……那就好,他现在下来了。”  “好的。”  “……别和他说我打了电话给您。”  “你啊!”  殷时修挂了电话,走进屋子,刚要关门,容靖的脑袋卡了进来!  “你干嘛?”  殷时修没好气的看着不怎么着调的容靖。  “时修哥,这合作案,你真不考虑啊?”  殷时修看着他,“明天到殷氏来。”  容靖扬眉,“那就说定——砰!”  殷时修门一关,把容靖的声音隔断在了门外。  转身……  苏小萌睁着大眼看着他,说不出这脸上是什么情绪……总之,不祥。  “丫头……”  “有句话我得和你说清楚!”  “……”  “孩子生下,你就得让我走!不许再胡搅蛮缠!”  “……”  殷时修抿着唇,走到苏小萌跟前,看着她涨红的脸,“我爸和你说什么了?”  “说什么都不重要!反正我也没把他当我爸爸看!他说什么,我才不会放在心上!”  殷时修轻叹口气,搂着她圆滚滚的肚子,哄道,  “丫头,你真不适合生气,你看你生气起来多丑啊?”  “那你放开我!”  “这不行,丑丫头,那也是我的啊。”  “你别拿花言巧语这招对我,不管用!”  苏小萌哼哼道,推搡着他。  然殷时修却把她抱得很紧,低头抵着她的额头,“不管我爸说了什么,我都替他向你道歉,好么?”  这是你道歉就能解决的事情么?  苏小萌心下腹诽,那老人家可是要让她去考博士啊!  见她不说话,殷时修以为她软下来了,又宠溺的蹭了蹭她的鼻子,“午饭吃了么?”  “我劝你还是慰问一下伯父吧。”  苏小萌别开眼,心里因殷爸爸特意过来提的那三个条件而感到不痛快,也很不平,可正当叔这样抱着自己……  极尽宠溺的安慰,她的气好像又消了。  想起方才殷爸爸那难看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还是坦白道,  “其实……我还好,不过,伯父可能被我气着了。”  殷时修愣了一下。  “你气着他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气着了,反正他脸色就是很难看!”  殷时修显然觉得很惊讶,笑着问道,  “你说什么了?能把他气着?”  “诶呀,反正我已经和你说了,随你去不去安慰!”  苏小萌说完便径自回了卧室。  往床上一靠,拿过平板便开始看电影。  殷时修这会儿好像明白刚才老爷子会露出那种尴尬表情的原因了,不过……他实在想不出,她到底是说了什么,能把老爷子给气着。  打电话特意去安慰老爷子肯定是没必要。  就现在父子俩冷战的局面,这个电话过去无意就是在挑衅。  他脱了外套也靠到了床上。  苏小萌瞥了他一眼,“你干嘛?”  殷时修躺着,手搭在她的肚子上,“我小睡一会儿,三点叫我。”  说着,他已然闭上了眼睛。  苏小萌抿了抿唇,嘀咕了句,“还要去公司么……”  “恩,三点半还有个会……”  “……哦。”  她应了声,看着他搭在自己肚子上的大手……  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如果她真的出国考了博士,是不是就能和大叔永远在一起了……  啊呀!  苏小萌,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那是博士诶!比A大要不知道难考多少倍,还要去国外考!  她忙摇了摇头,被自己这脑中一闪而过的念头给吓到了。  要离婚的,要离婚的……  ————  隔天,殷时修下午开完会便带苏小萌去做了定期产检。  她的肚子已经完全显出来了,比同期的准妈妈,要大出不少。  苏小萌看着显示屏幕里动着的两小只,只觉得神奇。  原来不知不觉,这两个孩子已经在她肚子里待了这么长时间……  常常折腾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让她跳不了舞,蹦跶不起来……  可,她却好喜欢他们。  小丫头的眼睛突然红了,医生看到了,却并没有觉得多奇怪,而是露出理解的表情。  “好像每个准妈妈到了这个时候,都会变得感性。”  殷时修听了这话,才把注意力从屏幕上转移到那偷偷揉了下眼睛的苏小萌,心中一动。  丫头……  从医院出来还早,殷时修带着苏小萌去商场买了不少孕妇装,春装和外套居多。  出来的时候,殷时修两只手都提满了。  他看了眼时间,“现在还早,要回去么?”  苏小萌靠在副驾驶位上,眼皮子似是很重很重,一直搭着……  “困了?”  她点点头。  “那回家。”  殷时修发动车子,往回赶。  而此时,殷时修的公寓楼下,一辆军用专车低调的停在一旁。  后座坐着皱着一张老脸的殷绍辉。  驾驶位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随意的搭着方向盘,脸上带着轻笑。  “老司令,您到底是上去还是不上去啊?”  殷绍辉的神色显得很是纠结。  车子已经停在这停了有二十来分钟了。  “哈哈,老司令,您这表情,要是让其他部下见了,一定——”  黄叔的话还没有说完,殷绍辉便一个眼神瞪了过来。  黄叔闭了嘴,但没能屏住那声闷笑。  殷绍辉重重的叹了口气。  上去……还是不上去?  黄叔见他实在是犹疑不定,小声道,  “如果那小丫头真不想去念博士,那也没办法啊……”  “可那丫头浑身上下,我就没看到什么闪光点!这除了念书拿点文凭出来,你说说看,还有什么办法能让梦琴点头?”  “也许……夫人也只是需要点时间……”  “你不了解,她那性子,看起来温和,其实比谁都倔强。”  殷绍辉拧着眉。  “既然这样的话,那您就上去!好好和小丫头再说说!那小丫头不是很喜欢四少爷么?”  “……”  “您就劝一下,哪怕是为了四少爷做出点牺牲呗?”  “你不知道昨天那丫头那架子,摆的比我还大!”  “您……这是怕啦?”  殷绍辉眉头一扬,“你是不是找死?”  “老司令,我说您就该拿出这副气势,其实我看那小丫头也没什么,实在不行,把枪拿出来一恐吓,她也就乖乖答应了。”  殷绍辉身上倒是真带了把枪,虽然没装子弹。  来之前,他也是想到了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我就搞不懂!那丫头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能一点志向都没有?”  “现在的年轻人,随性的多,不像过去,大家都是把理想,志向放在嘴边。”  殷绍辉闭上眼,只觉得心累得很……  “老司令……那是四少爷的车吧?”  黄叔看着停在不远处停车位上的银色轿跑,问道。  殷绍辉睁开老眼,而后便看到殷时修和苏小萌从车上下来……  小丫头像是刚睡醒似的,站在那都有点晃晃悠悠的。  殷时修从后座拎了不少购物袋出来。  小丫头揉了揉眼睛,凑上去从殷时修手里拿过几个袋子……  “我拎就好。”  小丫头不干,非要拎过殷时修左手上的购物袋,提到自己的左手上,而后右手握着殷时修的左手。  她冲他龇牙笑笑。  殷时修愣了一下,下一秒便旁若无人的低头亲了下她的小嘴。  小丫头脸一红,瞪了他一眼,拉着他加快脚步进了单元楼,生怕被人看到似得。  “哦哟!”  这俩年轻人这么偷偷亲热一下没什么,却看的两个老军人老脸一红,相当不自然别开了眼。  “像什么话!”  殷绍辉还嘀咕了句。  黄叔偷偷的用余光看到苏小萌和殷时修进了楼,这才道,  “我还是第一次见四少爷这么喜欢一个人。”  这个……  难道殷绍辉就没发现么?  这正是他这老家伙不得不愁的原因啊!  “老四二十岁就开始在国外搞互联网经济,搞了八年回国,吞掉宏光和鑫业合成殷氏,我一直都以为他是个政才,他却给我从商……”  殷绍辉说起殷时修的一切时,眼里总是放着光,带些无奈,带些叹息,可更多的是……自豪和骄傲。  殷时修是他引以为傲的儿子。  “老大看着敦厚,其实也并不是对家主之位丝毫不曾觊觎……”  “这老二从政,手段向来利落,这庾宏光虽然坐着副总的位置,可这庾家其实就为被殷氏吞并这事一直耿耿于怀,不定什么时候会在背后捅老四一刀。”  “老三是个不争的性子,三婿是个文化人,倒也不参与这些利益之争……”  “可这本家依旧是龙潭虎穴,就更别提虎视眈眈的分家,还有那些个时刻见风使舵的远戚。”  “老四至今不曾有什么弱点……可如今这小丫头……”  殷绍辉扶了扶额,那丫头就是一普通孩子,他自然知道自己提出的条件既唐突也很苛刻……  可既然选择了老四,那就是得接受老四所生存的这个世界!  这样想着,殷绍辉定下了心,拉开车门——  那小丫头年纪小,不懂没关系,他教!  殷绍辉这不是很利落的脚才刚一只着地——  “哦哟,他们又下来了。”  殷绍辉闻言忙缩回脚,立刻把门关上。  黄叔看着殷绍辉这模样,突地笑了出来……  真正是第一次见他们的老司令,对于见一个人这样简单的事情都如此的……踌躇。  “哈哈……”  殷绍辉眉头皱紧,看着换了件厚衣服的苏小萌和殷时修手牵手的出来,两人没有上车,而是一起走出了小区……  模样亲昵自然。  “老司令……这,还要等么?”  “……”  “老司令,我是真没懂那小丫头就真那么可怕么?”  “不是可怕。”  殷绍辉抿着唇,他这都不知道上过多少次战场的老将,怎会觉得一个小丫头可怕。  只是昨晚他躺床上想了一整晚那小丫头说的话……竟找不出个漏洞来。  若是今天再被说服……  “回去吧,改天再来。”  殷绍辉沉声道。  他得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黄叔轻笑了一下,他好像隐约早就料到了这结果。  车子驶离小区,隐没在车流中,透过车窗,殷绍辉看到那两人进了一家餐馆……  ————  只要没什么人打扰,苏小萌这小日子过得还是很舒心的。  每天吃吃喝喝,吃完出门散个步,逗逗小区外那家宠物店的宠物,看看电影,或者翻翻家里书架上的那些书。  但舒心的日子好像总是持续不了太久。  这天傍晚,殷时修在公司里加班,据短信告知,是有个会议还在开。  苏小萌想了想,决定去马路对面买几个生煎吃。  突然很想吃……  把家里的垃圾都整理整理带下了楼。  马路对面的生煎店生意一直很火热,一般到了饭店,无论早饭中饭晚饭,都排着长队。  小萌排了约莫一刻钟才买到了八个。  捂在怀里,怕这么冷的天气让生煎也跟着变冷了,虽说挺着肚子不方便,但她还是加快了步伐。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还没来得及走到自家单元楼下,嘴巴就被一股大力以及一块湿布给捂住!  叫喊都还没来得及,人就晕了过去。  从被弄晕到被送上车再到车子离开停车位驶进马路上的车流中,前后也不过两分钟不到……  那空荡荡的停车位只留下了两道残酷的车轮印和掉在地上冒着热气的八个生煎。  ————  殷时修回来的很晚,但在此之前,他也给苏小萌发了讯息。  想关心了一下她的晚饭,却没得到回应。  打电话过去,也是关机状态。  当时殷时修也没多想,因为苏小萌这丫头神经比较大条,总是会用到手机电不够,才去充电。  回家后,见家里没人,他也没多想,心想这丫头可能出去买东西吃了。  毕竟……这也是她常做的事。  可半个小时过去,苏小萌还没有回来的迹象,殷时修就开始烦躁了。  买什么东西要买这么长时间?  即便这样,他也还是耐着性子等,手里翻着杂志,可眼睛总是不住的看向那扇门……  又是一刻钟过去,他起身拉开门,站在走廊上,盯着电梯盯了好一会儿。  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拿了外套出了单元楼。  他沿着平时他们经常去的餐馆一家家找了过去,依旧没有看到苏小萌的影子。  殷时修的心情愈加烦躁,打了电话给殷梦,心想也许是殷梦来带小萌出去了也不一定……  然殷梦却在学校的自习室,没来找苏小萌。  打完电话便又回了公寓,心想她也许已经回来了,可打开门……  客厅空荡的可怕,这不大的三居室会如此让人糟心的安静!  他拧紧了眉,隐隐料到了什么……  拿了车钥匙,飙车回了本宅!  然殷家二老那一副看似不知的表情让殷时修一颗心又是一沉。  不是……他们?  再次回去,却还是没有小萌的身影,手机……依旧关机。  这颗不安的心……瞬间彻底沉入海底。  这来来回回其实也不过三个多小时,可是这三个小时……却足以让殷时修想到无数种可怕的可能。  每一种都让他的心不安的颤抖着……  原来他也会这么慌张,这么害怕……  苏小萌……不见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