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05他没来

105他没来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54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105  殷绍辉和周梦琴在听到殷时修如此不假思索的说出这句话时……  两人的脸色已经是铁青铁青。  一旁的几个佣人,早以及吓的不敢喘气,只是低着头站在一边,动都不敢动一下。  先打破这已经跌破零度僵局的是周梦琴。  她下楼,身上穿着素色睡衣,即便屋内开着暖气,也显得很单薄。  她依旧优雅而高贵的下着台阶,而后停在倒数第三阶上,以略高于殷时修的海拔,冷着眼,却温声道,  “如果我不还呢?”  “……”  周梦琴此话一出,殷老爷子便知道事情大发了。  他这倔强的夫人柔弱温和外表下那股子比牛还要犟的脾气上来了。  而老四……他的末子,性格*成都遗传于这倔强的夫人。  两个骨子里都是头倔牛的人斗上了……  “老四,你跟我到书房来!”  他沉声道。  然而周梦琴一句话便驳了回去,  “我来和他谈。”  “……”  殷时修看着自己的母亲……  他知道这个优雅温润的女人,实则多坚韧狠绝。  “回答我,如果我不还呢?”  周梦琴看着他,殷时修的眼睛更像殷绍辉,偏凌厉,像鹰,面对敌人,看到猎物时,那股锐光总带着让人心颤的寒意。  但他的母亲,却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非常漂亮的眼睛,似黑玛瑙。  “那我只好掀了这宅子,一寸一寸的找!直到找到为止。”  殷时修一字一句道。  “好,那你就慢慢找吧,我看等你找到,那丫头说不定就咽气了。”  周梦琴说完便转身。  那瘦弱却比例良好的年迈身材,透着让殷时修感到无力和沮丧的冷漠。  一寸一寸找……  他纵然坚决,纵然可以……  可一想到那丫头现在不知道被关在什么地方挨饿受冻,他这一颗心就被揪成了团!  “我答应过她父母!”  殷时修看着那冷漠的背影,沉声道。  周梦琴的步子顿了一下。  “我答应了她父母,会好好待她,会照顾她,不会让她因为嫁给了我殷时修而变得不快乐。”  “你答应了她的父母?那你和她结婚的时候,想过你的父母么?”  “……想过。”  “你想过?你想过你会——”  “是我强bao了她。”  殷时修突地一句话,打断了周梦琴的话。  “……”  而这句话就像一颗重磅炸弹般直接落在了这客厅里!  炸的在场所有人都耳朵嗡嗡的。  周梦琴的背脊略僵,殷绍辉拧紧了眉……  “老四,你……说什么?”  “是我强bao了她,她才有的孩子。”  “老四,你为了维护那丫头,这种话你也说得出?”  周梦琴重新转过身看向殷时修……  “妈,自我成年以来,我做的决定,有错过么?”  “……你想说什么?”  “选她,就是我的决定!我很了解那丫头的秉性,她不是你们心里所想的那种女孩儿,您该多了解她。”  “那我做的决定,错过么?”  周梦琴声音彻底冷了下来,“不承认她,就是我的决定!”  “您一定要这样么?”  周梦琴深吸口气,她又重新走下了两阶楼梯,站在殷时修跟前,  “你刚才提到你三哥,好,我们就说说你三哥。”  “……”  “你从小就喜欢跟着时勋,他是个天才,是个无论做任何事情都相当出色的人,所以你崇拜他,喜欢他,把这个哥哥当成你的目标。”  周梦琴紧紧看着殷时修,  “你以为他只是你最喜欢的哥哥?他同样是我最爱的孩子!可即便如此,我也不后悔当初把那居心叵测的女人弄出国的决定!”  “……”  “哪怕为此,时勋做了傻事。”  “您不后悔?您真的不后悔?”  “难道说放任一个来路不明,还给你父亲下慢性毒药的女人留在我的家里?”  周梦琴说着这话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那张温和的面孔终于出现了不淡定和狰狞。  狰狞之下是一个母亲矛盾,受伤,痛苦的心。  只是这些……  殷时修没有感觉到。  他心里悬着苏小萌,只觉得现在的每一分钟都如年难熬。  其实他是知道的……  当初三哥殷时勋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有多恶毒和居心叵测。  可是他也总固执的认为,那个女人最终变得歹毒是因为母亲从头到尾的不接纳!  没有人会真的愿意天天面对长辈的冷脸和轻视。  如果当初母亲再宽容一些,起码三哥不会走到绝境。  “所以……如果我也做了和三哥一样的事情,哪怕和三哥落得一样的结局,您也不会后悔?”  “啪”!  周梦琴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殷时修的脸上。  “你威胁我?”  “不是我威胁您,而是您在逼我。”  殷时修冷着眼,那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认真和严肃,  “我喜欢那丫头,有多喜欢,喜欢她什么,我不知道!但您伤害她,就像在剜我的心头肉。如果您还是不肯把小萌还给我……”  周梦琴静静的等着他的下文。  “那我就只能真的掀了这宅子了。”  “……你有能耐,那就掀吧。”  周梦琴冷冷一声,而后头也不回便上了楼,主卧室的门“砰”一声关上。  “这……是怎么了?小叔……”  昨天晚上接到小叔的电话,她就有点担心,但奈何昨晚作业忙的太晚,没来得及再打电话给殷时修。  早上给苏小萌打电话,手机关机,给殷时修打电话,也没人接。  她有点不安,于是先去了小叔的公寓,见公寓没人,这才回了这宅子。  谁知刚到门口,就听门卫大叔说小叔回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  当时就隐约猜到,小萌可能真出了事……  刚进正苑的大门,便看到外婆和小叔针锋相对的情状。  事情的发展显然比她想象中要严重的多……  殷时修看了殷梦一眼,只说了一句话,“小萌被他们藏起来了,他们打算用对付您生母那招来对付丫头。”  他冷冷说完,便大步走出了正苑。  殷梦瞬间四肢冰凉,身体僵着,她抬头看向那个还拄着拐杖,用一双老眼看着他们的殷老爷子……  这一瞬,她突然想到了那时候……  “我们是你的外公外婆。”  “唔……我见过你们的照片,爸爸给我看过的,你们……明明是爷爷奶奶啊……”  ……  “我……爸爸和妈妈呢?”  “以后他们才是你的爸爸妈妈。”  ……  “外公……”  “梦梦,你上来。”  殷绍辉看着殷梦,淡淡道。  “……”  殷梦咽了下口水,慢慢上楼……  小萌……会成为第二个生母么?  不会吧……不可能吧?  小萌……不是她那恶毒的生母……  她那么善良,那么可爱……那么傻白甜……  殷绍辉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向来严肃的神情此刻露出一抹爱怜。  他带她进了书房。  儿子不孝顺归儿子不孝顺,但不管怎样,不能吓着他的宝贝孙女。  单明旭是午后回的本宅,昨晚从山里回到市里后便和几个朋友在外面玩了会儿,晚上也是在酒店睡的。  睡了个自然醒,在外头吃了午饭便回来了。  只是家里里里外外都是穿着黑西装的保镖……看的单明旭眉头微皱。  这是搞什么鬼?  “哥——!”  他走在院子里,正往正苑去,只听后边传来单明朗清亮的声音。  单明旭双手插在裤袋里,站在那儿,等了一下弟弟。  “诶哟!哥!这什么情况啊到底是?”  单明旭指着随处可见的保镖,一个个都冷着张脸,凶神恶煞的样子……  他们在宅院的树林,花丛,各个小幢以及墙根角落找着什么……  这场景看的人莫名紧张。  “我哪知道?”  单明旭耸了下肩,心里虽然也觉得奇怪,但还是不以为然。  单明朗的好奇心比较重,没等到正苑,便拉过一个保镖问道,  “你们在找什么啊?怎么都把这些绿化给踩坏了?”  那保镖身强体壮的,简单粗暴的吐了三个字:  “苏小萌。”  说完,保镖便拿着对讲机道,“A区暂时没有线索。”  “苏小萌?”  单明朗愣了一下,而后看向单明旭,“哥,他们找苏小萌干嘛?她不是已经回——”  说到这,他看到单明旭向来淡定的神情瞬间不淡定了!  也许是出于双胞胎之间的心灵感应,单明朗瞪大了眼睛……  “哥,你没有去把苏小萌接回来?!你真的打算——唔!”  单明旭忙把单明朗的嘴给捂住,警惕的看了眼四周处处可见保镖身影,把他扯到一边,  “你喊什么!”  “唔唔!唔唔唔!”  单明朗的眼睛都快瞪凸出来了!  单明旭松开他的嘴,而后道,  “你不知道我昨晚出去玩了么?”  “……知道啊。”  “我昨晚出去了,今天怎么可能一大早去接那女人?我以为你肯定会去啊!”  “……你没说,我怎么会去?”  “……”  “……”  两人面面相觑。  “哥……这下怎么办?”  “能怎么办?装不知道呗!”  “可……”  “没事的,待会儿吃完晚饭我们就去把她放出来。”  “……”  单明朗还想说什么,但心下也觉得……事已至此,还是听哥哥的比较好!  因此,两人便装作若无其事和茫然的样子进了正苑。  单明朗为了把戏做足,摇头晃脑的逮着佣人就问,“这是什么情况啊?”  谁知佣人还没来得及开口,只听客厅里传来一声可怕的瓷器碎裂声!  几个人循声望去,在看到一个黑衣保镖不小心碰碎了展示柜上,殷老爷子相当喜欢的古董花瓶时……  不自觉都吸了口气。  老爷子闻声就从书房里出来了,  “什么声音?”  双胞胎忙抬头看向外公……  一张老脸此刻神情难看且可怕!  此刻靠在沙发上,冷着一张脸,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气场的殷时修,悠悠道,  “不好意思,又碎了个清朝花瓶。”  那语气清淡的仿佛在说碎的是个玻璃鱼缸。  “老四!我说了我没有带走那丫头,你妈那样说只是和你赌气,你是不是真的要把这家掀了?”  “我已经在掀了。”  殷时修淡淡道。  “……”  双胞胎几乎是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小舅说,说啥?  掀,掀什么?  一旁弄碎了股东花瓶的保镖紧张的要命,怯生生的看向殷时修,只见殷时修向他摆了摆手,  “小事,我给你赔,你继续给我找。如果在这屋子里找到了可以藏人的密室之内的,我还可以送你一个古董花瓶。”  殷时修说着。  这话无意外在说,看什么不爽,随意砸,没关系。  殷绍辉尽管心疼那古董花瓶,但心里更为烦躁的是……  老四对那丫头的心意……未免太深重了些。  他不是个不孝顺的,这点殷绍辉心里跟明镜儿似的。  只是……  眼下的殷时修,他心里惦记的更多的是……那个小丫头。  “那个……小舅,这没有必要吧?”  单明朗走到殷时修跟前,小声道,“我听说您那丫头也就和我们差不多大……您怎么……”  “滚。”  “……”  单明朗一愣。  殷时修双手环胸,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一个定点。  “小舅……您不会真的是要掀了这房子吧?”  单明旭终是比单明朗胆大一点儿,又凑上来问了句。  殷时修又扫了双胞胎一眼,淡淡道,  “如果你们俩很闲的话,最好也帮个忙去找,找到了没什么,要是找不到……这一大家子,谁也别想安稳!”  “……”  殷时修此话一出,双胞胎就懵了。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而后默默的走了出去,  “哥……哥……”  单明朗拽着单明旭的衣服,声音有点抖……  “不,不至于吧?小舅不至于为了个女人这么打动干戈吧?”  “……”  单明旭没说话,心里隐隐觉得事情在往他们没法掌控的方向发展。  “这苏小萌也没有失踪超过二十四小时吧?那么大个人,就算是一个人在外面玩个一天一夜,不联系家里人,也不奇怪啊……”  单明朗想不明白,小舅怎么会这么大动干戈……  看这些保镖们的架势,似是真的要拆了这房子似得。  “明朗。”  “恩?”  “你留在这,我去把苏小萌带回来。”  单明旭利落道。  “啊?”  “就这样,不管怎样,不要说是我们把苏小萌带走的,知道么?”  单明旭叮嘱道。  单明朗这脸一垮,忙拽住单明旭,  “哥……我们能不能一起啊?我……我一个人在这,我怕……”  “都走了,一定会被小舅看出问题来!你留在这,我们还能电话联系。”  “……”  单明朗很是支吾……眼前闪过客厅里殷时修的那双眼,后背一阵恶寒。  “除非你真的不想活了。”  单明旭显然比单明朗要理智清醒的多。  他们也不是真的要害苏小萌什么……  在知道他们心里所崇拜的男神小舅突然就结婚了,先是被吓了一跳,后又得知和小舅结婚的女孩儿就比他们大一岁,还是奉子成婚……  不仅如此,第一次来家里,就让小舅和外公外婆关系破裂!  他们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还专门去苏小萌的学校打听过,正好碰上了和苏小萌关系还不错的学姐。  好像叫萧什么翎?  结果不打听还好,这一打听,两大男孩儿完全不好了!  让这样的女孩儿进门,这以后的日子还得了?  不给点教训,那臭丫头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  只是这样想着,觉得那丫头年纪还小,也许被吓吓,以后就会掂量着做事,不敢肆意嚣张。  他们只是孩子心性,家境优渥,学业有成,又一直被父母惯着,总觉得自己仿佛能做主似得,其实做事并没什么分寸。  眼下……  他们可能真闯祸了。  单明旭开着车飙在路上的时候,心一直悬着。  只希望那小丫头能没事。  ……  苏小萌磨了一晚上绳子,磨断手上绳子的同时,也磨掉了手腕上的一层皮……  疼的心脏都跟着抽搐。  她扯掉绑在眼睛上的布条……  狠狠抹了一把眼泪。  她看着这昏暗潮湿的仓库……眼睛红了又红。  扶着墙壁,她撑起已经虚弱到难以动弹的身体……  只喃喃自语了三个字,  “他没来……”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