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06白爷爷

106白爷爷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46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其实从大年初一的晚上,同学聚会后,殷时修出现在酒店门口时,她就觉得……  和他发生的一切,就跟童话故事似的。  美的让她恍惚,美的让她时常忘了他虽是真正的白马王子,可自己却不是公主。  因为她不是童话里的公主,所以陷入困境的时候,王子不会来。  潮湿的仓库里,苏小萌扶着墙壁,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耳朵恨不得像兔子一样竖起来,却还是没能听到外头有任何动静。  九灵山是私人开发区,所以哪怕是这样的好天,也没有什么外人上山游玩。  殷家的度假山庄也只偶尔会有佣人过来打扫。  苏小萌被关了整整一夜外加一个上午,早已又饿又冷的浑身发颤,尤其是胃,都饿到发痛的地步。  从小到大……  她哪里受过这等折磨?  头晕……  她没有想到那两个年纪不大的男孩儿是真的打算把她饿死冻死在这……  不是吓她,是真的要置她于死地。  可……她才不要死在这呢!  苏小萌又抹了把眼泪,吸着通红的鼻子,酸胀的眼睛视线模糊,将就着把整个仓库打量完毕。  墙角靠着一个大锤子还有些务农工具。  她走过去扛起大锤子拖到门边,光是这样的动作,就让她原本发白的脸更加惨白。  很无助……  但更不甘心。  凭什么他们要她死,她就该乖乖等死?  她是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所以……  她不仅不会乖乖等死,还一定要逃出去!逃出去后一定让那俩坏小子付出代价!  然后再离殷时修远远的!  什么结婚,什么谈个恋爱……  她就没听说过谁结个婚,谈个恋爱要把命给搭上。  大锤子实在是重,苏小萌扛起来重重砸了两下门,就没力了。  靠在一边大喘着气,这时……肚子突地动了一下!  苏小萌神经一紧,当时吓得就不敢动弹……  整个内衣早就被汗水浸湿,后背一片冰凉。  肚子又不安的躁动了两下,有点……疼。  苏小萌看着挺着的大肚子,好不容易才忽视掉的委屈又疯了一般的涌上心口。  鼻子一酸,眼泪“啪嗒啪嗒”就往下掉……  她摸摸自己的肚子,哭着喃喃道,  “宝宝别怕……咱们会出去的……呜呜……出去以后,妈妈带你们……带你们去吃肉……呜呜……”  也不知道是肚子里的宝宝们听懂了小萌的话,还是也被饿的没了精神,不再乱踢了。  苏小萌其实都怕了一晚上了,怕肚子里的宝宝们会出问题。  她早饿的手脚发抖了,是真怕伤了宝宝们。  深吸口气,抹掉眼泪,继续扛起大锤子再一次猛地砸向门锁!  “乓当!”“乓当!”  苏小萌没停,也不敢停,深怕停下来后就再没力气了。  终于,随着一声“咔”……一声。  门锁被砸断了,门……开了。  苏小萌放下锤子,忙扶着墙,走出仓库。  顺着楼梯到了地面,然而这里是殷家山庄的后院,来回转了一圈,能进屋子的门,能出山庄的正门都上了锁。  进不了屋子,也出不去……  苏小萌两道眉呈“八”字搭着,满脸委屈。  还有完没完了……  正当她再次陷入绝望的时候,院子墙角的小狗洞入了余光……  她眼睛一亮,抽噎着走了过去,慢慢蹲下来,比了比自己的大肚子……  看着差不多。  苏小萌往地上一躺,肚子朝上,一点点顺着小狗洞往外蹭了出去。  后颈被块石头划了一下,不禁倒吸了口气,忍了忍,小心翼翼让自己的肚子也拱了出去。  从地上再爬起来,已经是一身的泥。  爬出来后,这才后知后觉的看着那洞看了好久……而后眼泪就又扑簌的往下掉了。  她竟然钻了狗洞。  实在是委屈……  下定决心,不和殷时修玩了,说什么也不玩了!  早知要遭这个罪,还不如就直接辍学回家不念了……  幸亏她秉着无论怎样都不能被饿死这个信念逃了出来!  可……她茫茫然的看着远处层层叠叠山峦,还有眼前不知通向何处的小径。  半里地不见一“活物”,这种森然的感觉让她又一次掉进地狱。  转头看向殷家的这度假山庄,这么大一屋子,就没个人么?是鬼宅么难道……  苏小萌吸着鼻子,茫然而无措的看看四周,不知道该怎么走。  但杵这等着被饿死,她也绝对不干!  于是提着颗心挑了条小路颤颤巍巍的往前走……  痛感都能忍,就忍不了饥饿感……  苏小萌捂着自己的胃,脚底虚浮着。  看着周围那些野草和干突突的树干……  如果不是肚子里还有两个小宝宝,她肯定拔了草就往嘴里塞了。  被毒死也比被饿死来的好。  虽然已是三月末,可北京的冬天向来长,气温一直没怎么回升,而山里又比城里要冷上几度。  苏小萌冷的直打哆嗦,真切的觉得眼皮子在往下垂……  头很晕,身体很难受。  如果下一秒她就倒下,然后就这样死在山里,什么时候才会被人发现呢?  就算被人发现了,能知道那俩坏小子是凶手么?  顺着不怎么平坦的阶梯,她一步一步往下走,每一步都是秉着那股子“非要找那俩坏小子报仇”的信念!  可……  走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苏小萌看着前方,吸了吸鼻子,抿紧了唇。  再走一步,说不定就有人了,再走一步,说不定能有吃的了,再走一步,就能到山底了……  她心里默默念着,近乎催眠一样的鼓励着自己。  约莫走了近四十分钟,苏小萌是真的到极限了,腿软到支撑不起这副骨架……  眼泪又掉了两滴下来。  这附近哪怕有个公用电话也好啊……  不行了,真的走不动了,不想走了……  胃都饿到痉。挛,一缩一缩的疼,疼的她额头直冒汗,就在她觉得自己实在挪不动的时候,模糊的视线里,突地看到了一个人。  她忙定睛,而后确信小溪边有一个白发老人正在垂钓。  苏小萌撑起身体,咬牙,也不知上哪儿来了力气,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  “爷爷……爷爷……”  苏小萌还在离那老人二十来步的时候就开始喊。  那老人闻声转过头来,见到苏小萌,脸上闪过一抹错愕,忙站了起来,  “小丫头,你这是……”  那白发老爷爷慈眉善目,长得超级帅!比殷时修帅!  听到了人的声音,苏小萌一下子就憋不住了,一边哭一边道,  “爷,爷爷……您,您知道这是……是哪儿么?哪,哪里可以下,下山啊?”  她一边抹着眼泪,小肩膀跟着一抽一抽的。  身上的衣服脏的不成样儿,那小手上的血渍隐约可见。  一张脏兮兮的小脸红着眼圈儿,惨白着一张脸,这模样儿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看的这陌生老人心跟着一紧,心疼的不得了。  “这是九灵山,小丫头,你这是迷路了?怎么弄成这样啊?这手又怎么弄的?破皮了都,疼吧?”  老人眉头拢着,神情担忧。  苏小萌一听老人这么关心她……当时情绪就崩溃了。  眼前的陌生老人就是她的救命稻草,她抹着眼泪断断续续的难过道,  “爷爷……呜呜……有人,有人要把我饿死在山里……呜呜!爷爷……”  老人一听这话,泛白的眉头又是一皱。  诶嘛,老心脏被这可怜的小丫头这么一哭,揪的更疼了。  “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来,先到爷爷家去,爷爷开车送你下山。”  “我饿……宝宝们也饿……”  苏小萌指着自己的肚子。  “宝宝……们?”  苏小萌吸了下鼻子,点头,“双,双胞胎。”  到了这地步,苏小萌似乎还不能忘记要炫耀一下自己怀了双胞胎的事情。  白发爷爷愣了一下,而后突地笑出声,爱怜的摸摸她的头发,转身收起自己的渔具和小板凳。  “走吧。”  “爷爷……我,我给你拿……”  “好了好了,不用。”  白发爷爷摇了摇头,看这丫头都虚弱成这样了,还要给他提东西……  真是自个儿这年纪和身板摆在这,若再年轻个十岁,他都必须背这丫头回去。  “爷爷……谢谢……我差点以为我要死在这了……”  “我姓白,你呢?”  “白爷爷,我叫苏小萌,小就,就是那个小,萌就是,是萌哒哒的萌……”  “小萌……”  白老先生喃喃念了一下这名字,露出慈祥的笑容,  “名字可爱。”  “……恩!我爸爸给取得。”  苏小萌跟在白爷爷身边,也许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精神又来了点儿。  白老先生住的便是这九灵山的另一个山庄。  园子很大,但房屋倒只有一幢三层楼高的别墅。  她跟着白老先生刚进门,一只大狗便蹿了出来,吓了苏小萌一跳,定睛一看,是一只米色的拉布拉多犬。  “阿布,这是爷爷刚认识的朋友,不要咬哦。”  白老先生摸了摸阿布的头,而后对小萌道,“你不用害怕,他就闻闻你,记住了,下次来就不会朝你叫。”  苏小萌杵那没动,看着这只叫阿布的狗闻着自己。  她不怕狗,但怕死的苏小萌还是秉持着小心为上的原则,确定这狗不会咬人,才伸手去摸了下它的头。  谁知她这一摸,阿布就激动了!  一双狗眼放光的看着她,蓦地就往她身上跳!  还好白老先生眼疾手快,忙喝了一声,阿布愣了一下,而后便不再往苏小萌身上爬。  苏小萌兜着自己的大肚子,真是吓了一跳。  但她还是冲阿布笑了笑,现在在苏小萌眼里,就连阿布长得都比殷时修帅了!  跟着白老先生进了客厅,看着茶几上放着的水果,肚子咕噜噜的就叫了起来……  “去盥洗室洗一下手和脸,中午剩下的粥我去热一下。”  白老先生说道。  苏小萌点了头,洗干净后出来,坐了没一会儿,白老先生便端了热腾腾的粥出来了。  “吃吧,小心烫,别急。”  “恩恩!”  苏小萌忙低头就开始吃!  “好好吃!”  苏小萌忙道!  白老先生叹了口气,就一碗白粥……而已。  看着小丫头,这样子真是遭了不少罪。  这九灵山除了他这住处,就只剩下殷家那山庄……  可如果说殷家人把一小丫头折磨成这样?不至于吧?  苏小萌几口暖粥下肚,眼睛又红了,眼泪掉进了粥里……  “小丫头,是谁要饿死你啊?”  苏小萌吸了吸鼻子,又抹了一下眼泪,“两个我不认识的坏小子……”  “……为什么要这么对你?”  “他们不喜欢我……”  “不喜欢你?”  “恩!”苏小萌扯了纸巾擦了一下嘴,而后看向白老先生,  “爷爷,您,您……能不能借我一下电话?我要给,给我妈妈打个电话。”  “哦,好。”  白老先生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她。  苏小萌划开手机,而后道,“我打的是长途,您介意么?”  “没关系,你是哪儿人?”  “成,成都。”  苏小萌抽过纸巾忙又擦了擦眼泪,擦了擦鼻涕。  她倒是没看到老先生在听到“成都”后,眼神微黯……而后带着些落寞的小声说了句,“成都……我女儿也在成都呢……”  轻叹口气,白老先生起身进了厨房,去给丫头拿点点心。  苏小萌努力平复一下心情。  “喂?”  “……”  “喂?”  “呜呜……妈妈……”  刚平复下来的情绪,随着母亲熟悉的声音,再次轰然崩塌。  本不想让他们担心,本想平平静静的编个理由,可,从小就被捧手心的小丫头,被关了近二十四小时,实在坚强不来……  “小萌……?”  “丫头,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爸爸,爸爸……!”  “丫头,你好好说,别哭了。”  “我想回家,我今天就要回家,爸爸,帮我订机票,我晚上就要回来,我想你们了……呜呜……”  “……”  电话那头,苏妈妈神情一凛,冷声问道,  “殷时修……人呢?”  ……  此刻的殷家早已被殷时修闹得鸡犬不宁。  他说到做到,找不到苏小萌,谁也别想安生。  说起来,他的行为也足足算的上大逆不道了,可周梦琴撂下早上的狠话后,便待在房间里再也没出来过。  而老爷子,虽然碎了几个古董,但也没和殷时修争执,只是让他尽兴的找。  二老的心思倒也简单。  原本苏小萌就不是他们带走的,此刻殷时修闹的越凶,这之后,等他发现错怪了他们……  届时,二老再对他提些条件,余地便大的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眼看着都快四点了……  殷时修心愈发下沉,他慢慢也意识到,也许……真的不是他父母带走的小萌。  殷梦打了一整天电话,联系着所有同学。  单明朗在一旁紧紧握着手机,等着单明旭的消息……  手机震动——  他忙划开:  她不见了。  四个字如炸弹般丢向了单明朗。  紧接着又是一条信息:  我们闯祸了,实话告诉小舅吧,派人来山上搜,别拖。  “咯噔”……  单明朗站在那,整个人都懵了。  哥……让他干什么?让他站在此刻如阎王附身一般的小舅跟前告诉他……  苏小萌是被他们掳走的,然后……人现在丢失在山里了?  单明朗站在殷时修身后,不自觉的手脚都有点颤……  如果说中午那会儿他们是意识到事情有点严重,那么在这待了一下午的单明朗,彻底意识到……  严重?不,是末日来临,他和老哥的末日。  “小,小小……小……”  单明朗在殷时修身后哆嗦着“小”了半天,殷时修正要回头,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心“咯噔”一下,而后忙正色接起——  “妈——”  “过年的时候,我是怎么和你说的?殷时修!”  苏妈妈冷若冰霜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殷时修立刻反应过来,“小萌她——”  “我把她交给你!不是为了有一天让她哭到接不上气,无助伤心的打电话和我说她想要立刻回家!”  “……”  殷时修心脏蓦地一抽。  哭到接不上气……捂住伤心……  丫头……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