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08出乎意料的平静(二更)

108出乎意料的平静(二更)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32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1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单明旭唇也抿的很紧,拍了拍单明朗的背。  两人站在一边,都不敢去看外公外婆。  “丰茂哥哥。”  殷绍辉上前和白丰茂握了握手,“这么久不见,结果这一见面就是让你看笑话。”  “这天下事都不如自家事来得难。我理解,周妹也来了,赶紧进屋坐。外头凉。”  殷绍辉和妻子进了屋。  单明旭和单明朗刚要跟着,就被殷梦给扯了出来。  “姐……”  “你们给我站着,进去干嘛?”  “外边冷……”  单明朗打了个哆嗦,忙道。  “冷?你还知道冷?你把你小舅妈扔仓库的时候,怎么不说冷?”  “……”  单明朗低头,不说话了。  单明旭抬眼,看了一下殷梦,小声问道,  “姐,小舅……会怎么惩罚我们啊?”  “真的要惩罚么?小舅妈不是……没事了么?”  单明朗是个乐观的性子,什么事儿都往好处想,但单明旭就没那么乐观了。  就看今天事情发展的这态势,小舅就断然不会轻易放过他俩。  “姐,你就说吧……”  “就算小叔不惩罚你们,回去之后,爸妈也不会放过你们!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姐,你凑什么热闹啊?”  单明朗立马扬眉道。  殷梦当时就想一巴掌扇上去!  “你差点把我闺蜜给弄死了!”  “……”  “……”  殷梦真是气从鼻子里出,指着这两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  “你们啊……是不是觉得过了成人礼,就真什么事情都能自己做主了?”  单明旭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我……大意了,我本来只打算关她一个晚上的。”  “你知道外头有多少人就一晚上,就被冻死了?”  “……”  “而且,你凭什么关人家?你这叫非法拘。禁!”  单明旭和单明朗都沉默了。  “这次小萌是找到了,人大体上没事,要是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哪怕外公外婆都不喜欢小萌,你们一样都得完蛋!外公外婆的性子你们不是不知道,大义灭亲,不是做不出!”  “姐,你别吓我们……”  “我在吓你们么?小萌如果真在仓库里丢了小命,人家父母不会找你们算账?攸关人命,你们两个担得起?”  单明朗不知道老哥有没有被姐的这话给吓着,反正他是被吓着了。  殷梦看两人脸色都很僵,心想应该是吓住了。  扬了扬眉,  “站外头,冻一会儿!”  “……哦。”  “……哦。”  两人点头,而后殷梦拢了拢大衣,缩了下肩,倒是进屋里了。  单明旭和单明朗,近一八零的大个子,两张小鲜肉脸面面相觑。  一旁的阿布站了起来,两人看向它,只见阿布从他们跟前走过,也进了屋子,似是觉得……外头太冷了。  “……”  “……”  ————  客厅里,三个老人坐在一块儿聊着这事儿。  殷绍辉解释这其实就一误会,两外孙儿也是不懂事。  白丰茂听得懂殷绍辉话里的意思,但是他似乎不能完全赞同。  “这苏小萌和时修已经结了婚,我就不明白,你这俩外孙儿怎么就敢呢?”  “这……”  殷绍辉一时噎住,因为他心里明白,这是他们做长辈的给出了不正确的态度。  “小萌那丫头和我说,是有两个坏小子不喜欢她,所以要把她饿死……”  周梦琴眉头一拧。  白丰茂见周梦琴这表情,立马就知道她想了什么,紧接着便道,  “然后我就问了呀,这坏小子是谁家的?又为什么不喜欢她?她的丈夫呢?”  周梦琴不用想都知道那小丫头应该全数都说了吧……  “结果那丫头又不说了,只是跟我借了电话给她母亲报了个平安,所以直到时修到我跟前,才知道原来这丫头是殷老弟,你儿媳妇。”  “……”  周梦琴愣了一下。  那边殷绍辉神情凛着。  白丰茂看向殷绍辉,  “殷老弟,说起来咱们虽然都是国家老干部,但你从武,我从文,交集一直不多。可你怎么说也是将军级别的人物。儿媳妇被这样欺负,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白先生,这是我们的家务事了。”  周梦琴微微笑着,说道。  白丰茂也笑了笑,点头,“是是,你们的家务事。”  殷绍辉看了周梦琴一眼,示意她别再说了。  “其实……不瞒丰茂哥哥,我说实话,这苏小萌人虽然好,性格也可爱,但是其他方面吧……配我们家老四,实在是差了点儿。”  “比如?”  “这丫头是A大的高材生,结果她和我说什么将来毕业要回去跟她老爸开花店!”  “……”  “不然的话就教教小盆友跳舞,这……实在是……将来这家要是给了老四,儿媳妇没担当,我和梦琴将来入了土,怎么能放心?”  殷绍辉见着白丰茂,便也实话实说。  白丰茂有点沉默。  “她家在成都,母亲是个小老师,父亲才高中毕业……”  “门不当,户不对……是吧?”  白丰茂淡淡问,那双承载着太多沧桑离合的眼里含着一抹苦涩。  “老四长这么大,从没和家里人吵过什么,为了这丫头,今天差点儿把家给掀了。”  “那几个古董,我会赔的。”  这时,殷时修从楼上下来了。  周梦琴和殷时修今天憋了一天的气了,见殷时修下来,脸立马就别开了。  可心里又急,有点担心那丫头的情况,便暗地里戳了戳丈夫。  殷绍辉心里对妻子感到无语,还是开口道,  “苏小萌那丫头怎么样了?”  “睡着了,受了点皮外伤。”  “那孩子呢?”  “恩,没事。等她醒了,明天我带她去医院做细致的检查。”  “这样也好。做个检查好放心。”  白丰茂沉默了片刻,而后突然道,“周妹,殷老弟,你们看这样好不好?”  殷绍辉和周梦琴都看向白丰茂,等着他的下文。  “我和小萌这丫头呢,也算有缘,我就认她做我孙女儿,这样的话,周妹,你看你能不能就不计较这门当户对的问题了?”  白丰茂说出这话倒是让殷家二老都没想到。  殷时修神色也略显惊讶。  “当然,我的意思也不是说我有多大的面子,随便认一个干孙女儿,就能配得上你家老四。可我就是觉得……咱们都到了这把年纪,有些事情,就让年轻人自己做主。”  “……”  周梦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殷绍辉也没想到白丰茂会这么维护苏小萌……  “再说,那丫头现在才二十岁,二十岁的年轻人,顶多是个半大孩子,你和他们谈志向理想?早了点吧?”  殷家二老的脸都沉着,似是在思考白丰茂的话。  “还是说……你们真的想失去自己的儿子?”  白丰茂这句话几乎是一下子就戳到了周梦琴的伤口上。  她突然站了起来,  “这儿子要是真要媳妇不要妈,我也没有办法。白老先生,我们的家务事,您还是不要插手了。”  “梦琴!”  周梦琴说完便转身往外走。  就因为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自己连儿子都保不住,说出去不可笑么?  殷绍辉忙起身,“丰茂哥哥,我们改天再聊吧!”  白丰茂点了点头。  他……是说的有点多了。  殷梦见外公外婆要走了,忙跟上。  门外,单明旭和单明朗还真站那儿不动弹了。  “走吧,回去了。”  “小舅和小舅妈呢?”  “你小舅妈还没醒,你小舅在这陪着。”  殷梦答道。  “那我们也在这陪着。”  单明旭淡淡道。  “这都几点了,你们要陪到什么时候啊?”  殷梦皱眉。  单明朗苦着脸看向殷梦,  “姐,你就别管我们了,我们这是在主动接受惩罚,认错呢。”  殷梦眉头一挑,  “我看着不是在认错,是在使苦肉计吧?”  “……”  “……”  啊哦……  ————  殷时修从屋里出来给苏妈妈打了电话,刚响一声就被掐断了。  他又连续打了几个,很有死缠的意思。  然而苏妈妈似乎比他坚决多了,最后手机直接关机。  转而打苏成济的,关机。  殷时修没辙,扶了扶额,大概只能等小萌醒后,让小萌打这个电话了。  要是苏妈妈真来这么一趟,他还真有点没法交代。  正转身,看到单明旭和单明朗都巴巴的望着自己。  殷时修抿着唇,而后抬手指了指,  “都进屋,站外面做什么?”  “……”  “……”  两家伙不动。  “我让你们进去听到没有!”  殷时修厉声一呵,两大男孩儿立刻蹿进了屋子。  双胞胎有些惴惴不安,但心想,小舅既然肯让他们进屋,也许后果不会那么糟糕。  白丰茂拿了两条毯子给两兄弟,让他们在沙发上将就了一下。  临睡前,殷时修陪着老人下了盘围棋,这才回了小萌的房间。  其实算起来,殷时修也有快三十六个小时没闭眼了。  怕惊动了苏小萌,殷时修只是靠在床边,紧绷的神经稍微松懈下来,困意就袭上来了。  第二天早上,他醒的时候,身边竟没了苏小萌的影子。  一惊,这简直是噩梦再临。  连忙下了床,出了卧室,“小萌?!”  “大早上的,喊什么?”  白丰茂抬眼,瞥了眼殷时修。  殷时修匆匆下楼,看到苏小萌正坐在餐桌前大口大口的吃着早餐,一颗心这才回了位。  “……丫头,你怎么不叫醒我?”  殷时修走过来,轻叹口气。  苏小萌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口道,  “看你睡的挺香的,就没叫了。”  说完便继续啃着馒头,那样子让人觉得那白馒头仿佛是什么人间美味似得。  “小舅,你也赶紧坐下来吃早餐吧,白爷爷做的馒头还蛮好吃的诶!”  坐在苏小萌对面的单明朗一脸开朗道。  苏小萌抬头瞄了他一眼,便继续啃馒头。  殷时修看着一张餐桌上,苏小萌和双胞胎同台而坐,这感觉……  怎么这么奇怪?  单明旭和单明朗一大早醒来,一睁眼便看到苏小萌无声的站在沙发边定睛望着他们兄弟俩!  当时吓得两人一个紧抱!  这人不能做亏心事,便是这个道理。  “小,小舅妈……”  单明朗开口喊了声,而后便见苏小萌小嘴微张,仿佛确认了什么……  “……还真是你们啊。”  这话说的比站在沙发边瞪着他们还要来的可怕。  “小舅妈……我们不懂事,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吧?”  单明朗忙站起来,单明旭也跟着站起来,头低着。  苏小萌打量着单明朗,他的声音比较清朗,那另一个……就是捏着她下巴,下定狠心要弄死她的那个咯!  两人还没等到苏小萌的回答,只见白丰茂端了一笼馒头出来,  “小萌丫头,来吃早饭。”  “恩!谢谢爷爷!”  苏小萌冲白丰茂龇牙,笑的无比开心。  单明朗和单明旭见苏小萌心情不错,两颗心也稍微松了点儿。  之后苏小萌就大快朵颐的吃起了早餐,双胞胎本来有点怕的,但白丰茂催促了一下,便坐到了苏小萌对面。  一边吃一边看苏小萌的脸色。  而后见苏小萌似乎没打算和他们计较什么,吃的特别香,双胞胎心想,这要是记恨他们的话,肯定不可能吃这么香。  这样想着,还觉得苏小萌心胸挺开阔的。  于是乎两人也不主动提那茬,反而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苏小萌聊天。  苏小萌就顾吃早饭,只“恩”“啊”“哦”的简单附和。  殷时修见苏小萌没事,便去漱了口洗了脸,回来坐到她身边。  “这手腕还疼么?”  苏小萌摇头,“还好,不怎么疼了。”  殷时修轻叹口气,“丫头……你真是把我吓死了。”  苏小萌听着,心口一紧,眼眶有点热,她忙埋头拼命喝粥。  “吃完早饭,我们回家吧,爸和妈都来了,不过住在我们家的别墅里。”  “就是关我的那个别墅?”  苏小萌只是随口问,并没有刻意要提醒什么,  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对面的双胞胎如惊弓之鸟,几乎是同时吃呛住了!  见他们这样,苏小萌低下头,继续吃早餐,也不再问了。  殷时修揉了揉苏小萌的肩膀,  “爸妈都很担心你,昨天连夜赶过来的。”  “……哦。”  苏小萌只淡淡应了声,又咬了两口热腾腾的包子,咽了一半,又低声道,  “叔,我的手机给我带了么?”  “恩,带了。”  殷时修从怀里把手机递给她。  苏小萌拿过自己的手机塞口袋里。  “晚点给咱妈打个电话吧,昨天……她不知道情况,情绪比较激动,说是要来接你。”  “恩,我过会儿给她打。”  苏小萌淡淡道。  殷时修原以为苏小萌见着自己,会委屈的扑过来,或者让他帮着讨公道,再或者最起码也要哭一场。  原以为她见着这双胞胎,会愤恨大骂,气的跺脚……  结果,这个早晨无比的平静。  苏小萌和白丰茂道别的时候,倒是抹了下眼泪,  “爷爷,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以后一定会孝顺你的!”  白丰茂被她逗乐了。  看着苏小萌穿着女儿年轻时穿过的衣服,目送着她离开,心情蓦然有些低落。  算算……  他今年已经七十八了……  还有多少年,能等?  等那傻丫头回家。  ————  两辆车开回市区已经是上午十点。  苏小萌看着这行车方向,问,“这是去哪儿啊?”  “先回本宅,那双胞胎不能就这么算了,他父母都在家里。我们过去先讨个说法。”  “……”  “然后我约了医生,去做个全身检查,以防还有什么地方伤着,你不知道。”  苏小萌应了声。  “检查完,我们就回家,回我们自己家。”  “……”  苏小萌没说话。  这时,她紧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  看了眼来电,而后接起,  “妈……”  旁边的殷时修忙提了个神。  “恩……下山了,恩……去殷家……”  苏小萌突然看向殷时修,问道,“本宅的地址是……?”  殷时修眉头微动……  苏小萌见他不解,便道,  “我爸妈已经下飞机了,唔……如果你不想让我爸妈和你爸妈见面的话,那就换个地方,我——”  苏小萌没说完,手机已经被殷时修拿走。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