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10负她还是不负,选择权在我

110负她还是不负,选择权在我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72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1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丫头!”  “……”  苏小萌的脚步顿住,心口仿佛被人用钩子勾住似得,随着这一声急促而慌张,熟悉而亲昵的喊叫扯开一道口子。  殷时修真怕啊……  真怕他这一声没能叫住她。  “……你不喜欢我了么?”  他问,不在意这场上全是长辈。  苏小萌咬着唇,红了眼睛,  “我配不上你,哪怕只有到孩子出生为止的这短暂时间。”  “……”  殷时修还想开口,然而苏妈妈已经一个眼神瞪了过来。  临走还扫了一眼在场的每一个人……  堂堂殷家豪门,殷绍辉和周梦琴这两个名字往外头一扔,那就是名门声望,那就是贵族标杆。  他们的子孙,谁不是个中翘楚?  可面对一个普通老师的严厉视线,却……都虚了。  苏家的人走了,没有犹豫,没有停留。  偌大一个客厅明明只是少了一个人,却一下子便空了。  除了单明朗的嚎啕大哭,以及单明旭的低声抽泣,陷入了沉默。  但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周梦琴还是先开了口,看向殷时修,  “他们就是苏小萌的父母?”  “……”  殷时修没有应,不知道是在默认,还是逆反的不想去接母亲的问话。  一时间没有得到儿子回话的周梦琴,心里不是滋味。  殷绍辉浅吸口气,  “殷家从发家以来,厚重的家族历史摆在眼前,一直秉持着一个传统,家和万事兴。夫妻和,家便兴,人才旺。”  “……”  老爷子拄着拐杖站了起来,走到殷时修跟前,又转过身看了眼在场的所有人,  “自我爷爷成为家主以来,夫妻不离便成为家规家训。也正因此,子孙结婚,要慎重再慎重。”  拐杖往地上敲了再敲。  说给殷时修听,也是说给儿孙们听。  “这时代在变,外头别人家怎么着,我们不管,就算有一天国家统计离婚率上了九十,我殷家子孙也不许占一个名额!”  “……”  众人咽了下口水。  殷绍辉看向殷时修,  “孩子大了,我这个老家伙可能管不着了。所以哪怕是你的终身大事!哪怕事关将来殷家大家族的传承!你也可以自己做主了……”  “你三哥血淋淋的例子摆在眼前,你看不到么?!”  “可苏小萌不是那样的女人。”  殷时修抬眼,他的眼睛一片漠然,掩盖住他心里的难受。  “她才十九岁,您对她都提出了什么要求?博士?她的人生由她自己做主,您凭什么提出这样的要求?”  “不提要求,难道真的让你们离婚?!”  殷绍辉拐杖抬起狠狠敲在了殷时修的背上。  殷时修闭了下眼。  众人倒吸口气。  “老四!事情到这地步,你还不承认你错了?!你给我跪下!”  “爸……有话好好说,这不是不能解决的事情啊!”  殷时桦见弟弟上来就挨了一棍子,忙劝道。  “你先把你自己这两个儿子管好!”  殷绍辉瞪向殷时桦!  殷时桦抿唇……  殷时修没吭声,跪了下来……  “苏小萌的父母会来,你连说都不说一声?”  周梦琴开口又问。  “也许让小萌妈妈听到也好……”  殷时修淡淡道。  纵使他也不想让小萌妈妈听到。  “事情到了这地步,你就说你打算怎么处理?”  殷绍辉问道。  “如果不是你们总看不上小萌,总说让她伤心的话,总提无理的要求,她不至于会提离婚。”  “我逼她走了么?我至今没有想明白,我提出的要求,过分在哪里?”  殷绍辉眉头拧着,  “我和你妈妈难道是为了盼你们离,才对那丫头提要求的?”  “我和她结婚,就从没想让她改变什么。”  “可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是两个家族的事!我们接受你随便找个女孩儿结婚,难道她就不能接受我们的要求?”  “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你觉得能长久?你和她不在一个世界,你知不知道?!”  “那丫头和我说的什么你知道么?她爬上去难,但你往下跳不难!呵……将来孩子生下来,她就这么教孩子?”  殷绍辉的这些话之前没有在周梦琴跟前提过,这会儿一时没收住,说了出来。  周梦琴果然神情一凛,再温和的外表也掩不住她心里的震惊和愤怒!  “那丫头说的什么?!”  “……”  周梦琴站了起来,  “绍辉,那丫头和你说了什么,你再说一遍。”  殷绍辉深吸口气。  周梦琴心里只觉得可笑,她闭了闭眼,只吐出一个字!  “离!”  “……”  “妈,这话可不能轻易说啊!老四好不容易才……”  殷时桦有些急了。  时修如果离了婚,这大家族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将来再想继承家主之位,可就难了!  “离!我早就说过,这样的女孩儿进不了殷家的门。”  周梦琴瞥向殷时修,  “我不是没有给那丫头机会,也不是没有给你机会,可就我和她接触以来,只看到这女孩儿的盲目骄傲,自以为是,胸无大志。”  “她受伤的事,纵然是明旭明朗的错,可她今天表现出的态度,却更让我失望!”  “小小年纪,气性比天还高。她年纪虽小,但于明旭明朗而言,却是长辈,长辈对小辈这样计较……气度在哪儿?”  “好,我即便容她气性大,才提出那样的要求,可是,她就为这个和你离婚?时修,这丫头真的对你有感情?”  “你们口口声声在我跟前说的彼此相爱,就这点分量?”  “时修,你的眼光就差到这种地步?”  “今天见着她父母,我好像恍然明白,她为什么是这个德行了……”  周梦琴温声说着。  可这么多话……  大概唯一能戳中殷时修心口的只有那一句——“那丫头真的对你有感情?”  有感情么……  “她不是要离么?那就离。但是要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再离。”  周梦琴冷声道。  殷绍辉看向周梦琴,眉头微拧,“这件事情不急着下定论。”  周梦琴知道殷绍辉担心的是什么。  “爷爷当年可以把“夫妻不离”加入家规,可今天你是家主,你就是这个家的规矩。你说能离,那就能离。”  “……”  周梦琴这话说的不无道理。  可……  殷绍辉闭了闭眼,  “祖训,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  周梦琴眉头拧起来。  “如果这婚离了,那将来家主之位就轮不不到你头上了。”  这话是殷绍辉说的,目的只在威慑殷时修。  “……”  周梦琴神色一僵。  殷绍辉再看向周梦琴,“当初老爷子把这传统放进家规,不是为了有一天让我去打破它。”  “……”  周梦琴抿着唇,脸色比任何时候都难看。  她最不想看到的便是这个结果。  “爸,没有必要吧?”  殷时桦还是站了出来,“时修这婚结的原本家里就不知道,就算离了也不能算数啊。”  “我不会离婚。”  殷时修冷静道。  “……”  周梦琴看向他。  “我不会和苏小萌离婚。”  他抬眼,一字一句道,“但家主的位子我也不要。”  “……”  “……”  这话一出,所有人便又是个面面相觑。  “您看不上苏小萌,不就是觉得如果将来我继承了家主之位,萌丫头担不起一家之母这个责任。现在不用你们不用为难了。”  “她就一普通女孩儿,我对她没有高要求。”  周梦琴眯眼,  “你放弃的是什么?你放弃的不是家主的位置,是我和你父亲对你所有的期待!”  “我是你们的儿子,你们打我,我挨,忤逆你们是我不孝,瞒着你们结婚是我不对。”  殷时修淡淡道,  “但我知道,如果事先告诉你们,我和小萌绝对结不了婚。”  “可偏偏又是我先招惹的那丫头,我说是我强bao她,也是事实,那丫头没多想和我在一起……”  “我没想过和她离婚,不只是因为家规摆在这。”  殷时修顿了顿,继续道,  “为了娶她,我是机关算尽,凭借的不过是以为她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的可能性。”  或许……这个可能性只是他的一种错觉,却是他仅有的筹码,赌的……  是她最终能爱上他。  如果赌输了……  “如果最后她没有爱上我,那我和她不过是成千上万众多怨偶中的一对。”  不过是回到没遇到她以前的那种平静而已。  “你们说她小狐狸精也好,说她没有资格也好……她已然是我的妻子,十九岁为我怀孕,二十岁会为我诞下双子的妻子。”  殷时修深吸口气,站了起来,  他看了眼依旧跪在一边,早已脸色苍白的两兄弟,最后落在殷时桦和单慕南身上,  “过会儿我走出这个门,也许短时间内就不会再踏进来。”  周梦琴闻声看向他。  “今天事情会发展到这地步,不全怪明旭明朗,主要责任在我自己,没能护好那丫头。”  殷时修这话一出,单明朗就懵了,还没来得及干的眼睛又湿透!  “小舅,是我们错了,我知道是我们错了……呜呜……”  “外婆,外公……是我们的错,不要怪小舅和小舅妈……”  殷时修深吸口气,  “男子汉大丈夫,哭有什么用!”  单明朗是想收回眼泪,但是怎么都止不住。  这好比他们只是拿火柴点着玩,怎么都没料到最后会把整个宅子都烧了……  “时修,是我没教好儿子,这事情……”  单慕南气质温雅,此刻满脸的内疚。  “明旭和明朗,我不追究,将来萌丫头也不会追究,我了解她。所以……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殷时修才看向殷绍辉和周梦琴,  “你们所有的问题,我已经替你们解决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啊?到头来还是为了那丫头不要我和你爸了是不是?”  周梦琴坚强了一辈子,在看到儿子如此决然的当头,终于忍不住红了眼圈……  自古至今,要妈还是要媳妇,其实答案不难。  “我孝顺还是不孝顺,决定权在你们。但我负她还是不负,选择权在我。”  殷时修说完,转身便大步离开。  周梦琴浅吸口气,只喃喃了一句,“难道我就愿意当恶婆婆么……?”  殷绍辉搂过周梦琴的肩,揉了揉,“没事没事,没事没事……”  可怎么会没事?  殷时修这话说的平静,说的合乎情理,毫无漏洞可寻,可字字句句都是在怪他们。  怪他们气走了他的媳妇儿。  那边双胞胎已经彻底傻了眼……  单慕南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开了口,“看到了?这就是你们惹的祸。”  殷时桦和单慕南都是性情中人,向来不强不争。  所以在知道殷时修和苏小萌结婚这事后,也多是加以理解和盼好的心态。  尤其是殷梦总在他们面前说了苏小萌的很多事。  起码就殷梦口中所描述的那样,他们还是比较看好的。  那样的性子……若不是两犬子来这么一出,真把那小丫头给吓坏了,今天不至于闹到这地步。  终究只是个二十岁的小女孩儿,在死亡面前晃了一圈,心理上就不可能平静。  “你小舅不追究,我不行。”  单慕南声音一冷,殷时桦忙看向他,“老公,你要干嘛?”  “爸,把他们送军队吧。”  “……”  单明朗和单明旭几乎同时瞪大了眼睛。  殷绍辉看了眼单慕南,竟没有开口反对,而是问两个外孙,  “把你们送军队,你们认么?”  单明朗现在心里都快内疚疯了,别说是送军队,就是把他打个半死,他都认!  可他刚想点头,单明旭却开了口,  “我认!但是明朗不行。”  单明旭攥紧拳,单明朗忙瞪大了眼不解的看向哥哥……  “这事情本身就是我的主意,明朗只是跟着我而已。”  “哥……”  “而且明朗性子散漫惯了,军队那种地方对他而言太过苛刻,我去军队,服几年役都行!”  单明朗一见哥哥如此为自己着想,心里一阵感动,忙拼命摇头,抱紧了哥哥,  “哥……我要跟你在一块儿!我不要和你分开!”  单明旭皱眉,狠狠白了他一眼,  “你能不像一个女孩儿似的么?我们都走了,谁照顾爸妈,谁照顾外公外婆啊?”  单明旭说是这么说,心里却腹诽着……  妈的,这全走了,谁能在外头想办法偷偷给他寄点好看好玩的啊?  军队那种地方,无聊的要死,到时候手机电脑ipad全收,他非得疯了不可!  殷时桦心里不舍得,可她没吭声。  一切都凭丈夫做主。  周梦琴还没从殷时修的话里缓过来,而殷绍辉则不反对。  去军队吃点苦,也好。  单明旭一周后便办了休学手续,又隔了一周,便背着行囊进了军队。  单明朗哭成了狗狗。  ————  苏爸爸和苏妈妈把苏小萌从殷家带出来后,也没有立刻去机场,而是去酒店。  苏小萌这一路都抱着苏成济,看的苏妈妈走在路上是真觉丢人。  就算这丫头受了点惊吓,可毕竟这么大一人了,不分场合的撒娇……  偏偏这会儿还不好骂她。  人家精神现在可脆弱着哩!  回了房间,苏小萌也没从苏成济身上粘开,搂着他的腰,就钻他怀里。  苏成济拍拍她的背。  看到她脖子上的伤口,还有这手腕上的伤疤……怎么能不心疼?  苏妈妈坐在他们对面。  脑中回想着之前苏小萌在殷家说的话。  想想就来气……  博士?什么玩意儿?  还把她关起来……  那殷时修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可回想到最后,跃入她耳朵的却是殷时修最后问的那句话——  丫头,你不喜欢我了么?  还有那句——  我配不上你,哪怕只有到孩子出生为止的这短暂时间。  什么叫只有到孩子出生为止的这短暂时间?  苏妈妈看向闷在苏成济怀里,一动不动的苏小萌……  见她不再抽泣,不由问道,  “你老实告诉我,你还喜不喜欢殷时修?”  “……”  “小萌?”  “……”  苏妈妈眉头微拧,而后蓦地像想到了什么……  苏成济了然,轻轻拉开苏小萌,  她平稳而有规律的呼吸声,夹着泪痕的脸蛋儿……透着她的疲惫和安心。  可和丈夫都闹离婚了,她还能睡得着?  苏妈妈一时间真是……  心累又心疼。  终是没再吵她。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