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12一念一天堂,一念一地狱

112一念一天堂,一念一地狱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16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1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那人……真的来了。  苏小萌眨了眨眼还不够,还用力揉了揉眼。  然而她发现,眼睛越揉,视线越花了。  殷时修见她穿着睡衣,棉拖鞋,但连袜子都没穿,就这么站到了自己跟前,眉头微皱,上前拉开大衣把她往怀里一裹。  那凸出来的大肚子顶着他……  由心而生的满足。  “不冷?”  成都的三月相较于北京的三月要暖和些,但免不了冬日的余寒。  “你……咋来了啊?”  她闷闷的话,声音都哑哑的……  “我被你公公婆婆赶出来了,唔……暂时得投靠一下老婆的娘家。”  苏小萌睁着眼,头抵在他的胸口,嘀咕了句,  “老婆娘家也不欢迎你……”  “我怎么这么喜欢听你说这些口不从心的话?”  “我哪有口不从心……”  “说离婚,其实不想离婚,说不喜欢我,其实喜欢我,说要我走,其实要我留,说——”  苏小萌抬眼,拧着眉,“殷时修,你——”  话没说话,唇珠被轻轻一含,带着殷时修身上仆仆风尘的味道。  “哦哟!借着这灯光一看……小萌啊,你这脸怎么哭的和花猫似的啊?”  殷时修弯腰低头凑在她脸上,鼻尖几乎凑着她的鼻尖,大手抚摸着她脸上半干的泪痕。  有点心疼,有些欢喜。  苏小萌忙别开脸,“你才花猫咧……”  “为什么哭……为我啊?因为我没跟你来成都?”  “你别自恋了!”  “萌萌,咱不生气了,好不好?”  “……”  “生气对宝宝不好。”  苏小萌嘟着小嘴,恨恨的冲殷时修翻了一个白眼接着一个白眼,  “现在才来哄我,晚了!”  “是啊,你看都晚了,咱们回屋吧?冷的慌……”  苏小萌扬着下巴,  “你知道冷啦?那你知不知道前晚我——”  殷时修没让她说完,把她扬起的脑袋往怀里一塞,“我知道。”  “……”  “我知道,我知道……不会再有下次,相信我,小萌……不会再有下次……”  唔……书上说,男人说的话不能信,因为多半到最后都会自动打脸。  可苏小萌……还是信了。  因为她觉得,信比不信要来的愉悦,至少于此刻而言。  “哼……”  苏小萌从他怀里抬起头来,“你别以为你和我花言巧语我就会上当……”  “那……我怎样你才会上当?”  “你起码要好吃好喝的把我伺候好,然后要听我的话还要……”  说着,苏小萌发现眼前的男人此刻正露出狐狸一样的笑容,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慢慢反应过来,  “殷时修,你跑这么大老远就是来让我上当的?”  殷时修搂着她的腰,用大衣把她裹紧,低头,声音轻却极其魅惑……  “我来是想道歉,弥补。是想继续和你谈恋爱,继续抱你,吻你……继续被你喜欢。”  “……不要脸,就知道你目的不纯,看吧,我不在,都没人给你暖床了吧?”  “唔……怎么没有?”  殷时修话音刚落,苏小萌抬脚就踩上他的皮鞋!  然而这棉拖鞋以及她柔软的脚掌能有什么攻击力么?  不过是在他的脚背上擦了一小簇火。  “你可以滚回去了!”  “飞机上抱着那只维尼熊睡着了……被机乘人员笑了好半天。”  他哑着嗓音道。  苏小萌努了努嘴,一脸我才不信的表情……  “进屋吧,别冻着。”  苏小萌从他怀里出来,瞥了他一眼,  “我告诉你哦,就算你大老远跑过来,我也没打算原谅你咧!”  说完便转身把单元楼的门拉到位,殷时修轻笑的看着她为自己开门的举动……  提着箱子跟上。  苏小萌听到身后的人还算机灵,跟了上来,便继续上楼,一边上楼一边嘀咕着,  “我是秉持着良好的契约精神,才勉强让你上来的,但我爸妈如果不让你进门,你还是得滚回老家的……”  她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殷时修并没有在意,他在意的是她说话的语气,是她见到他时的表情,是她……此刻不管说着什么,却是在领他进门的举动。  从遇见这女孩儿,对这女孩儿有兴趣到喜欢这女孩儿再到很喜欢……  他确信,如今已不是很喜欢便能表达的了。  他爱她,所谓爱,便是能够让人一念一天堂,一念一地狱的魔咒……  情绪如何转变,是忧是喜,全凭她做主。  而此时的苏小萌呢?  嘴里说着她自己都觉得虚伪做作的话,可偏偏停不下来。  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太好欺负,不想让他觉得这么容易被原谅,可背对着他的脸上,早已露出偷了腥般的馋猫表情。  很欣喜,很雀跃,很得意……  而在此之前,她的埋怨,她的气愤,她的不甘不服……  她想要和他一刀两断再不往来的坚决,像泡沫制成的城墙,如此轻易的被推倒了。  好没用。  但……她会比较快乐。  ……  当苏小萌领着殷时修站在门口的时候,苏妈妈刚洗完澡出来,顶着半湿的头发,挑着眉看着他们。  苏成济也是有一瞬的茫然。  “闺女啊,这是……啥情况诶?”  苏小萌龇牙咧嘴的笑,  “叔被殷家爸爸和殷家妈妈赶出来了!”  “……”  “……”  苏妈妈的眉头挑的更高,冷眼看着殷时修。  “北京那边……是我没能处理好,之前让小萌跟我回北京也是我考虑不周,所以,至少到小萌生下孩子,我都会留在成都陪她。”  苏小萌心里美美的。  苏妈妈看着自己闺女眼里流露出的那抹暗喜,恨不得一巴掌丢过去!  这殷时修也不晓得是给这丫头灌了什么*汤!  这才隔多久?啊?  仿佛前一秒还在哭喊着无比坚决的要离婚!后一秒就满脸幸福的手牵手!  搞得她这个当妈的……有点里外不是人!  “你留在成都?呵……殷家二老那边怎么交代?还有你的工作呢?”  “妈,这些您不用管,我说了留在这陪她,就会留在这。”  “我可担不起你这声妈。”  苏妈妈冷声哼道。  苏成济看向殷时修,“这个……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爸,您说,要我怎么做才能弥补?”  “这个嘛……”  苏成济突然沉默了下来,苏妈妈看向丈夫,倒是有些期待,看看丈夫会提出什么要求……  “哈哈!来陪我多下两盘棋嘛!你不来,那棋都没的用!哈哈!”  “……”  苏妈妈脸色一沉,  “苏成济。”  “诶哟,老婆,你看小殷都跑到成都追萌萌来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计较了嘛!况且机场那丫头不是说了,小殷也是受害者,很无辜的嘛……”  苏小萌忙跟着点头,  “妈……总不能让叔这么晚去睡大马路吧?咱们好心收留他一下呗……”  “你们父女两个!有没有一点骨气?”  苏妈妈简直是恨铁不成钢!  昨晚心疼的和什么似的的也不知道是哪个,今天中午哭成了傻瓜的也不知道是哪个!  好了伤疤忘了疼!  “妈,小萌之前说您喜欢字画,我带了一幅过来,就当是给您赔不是了。”  说着,殷时修便拉开行李箱。  苏妈妈皱眉,“你不会以为你拿出点什么好处,就能……”  话没说完,殷时修已经把那幅包装细致,保存完好的齐白石遗迹递到了苏妈妈手上。  原本苏妈妈是不屑的,可偏偏斜了那么一眼,看到了檀木盒上用小篆刻着的“齐白石”三个字。  接过手,看似动作粗鲁,实则小心谨慎,打开只看了一眼便又收好,放进木盒子里。  “从哪儿弄得?”  她冷冷的问。  “我有一个朋友,是那个圈子的,过年期间看到您的书房里,挂着不少字画,之后又听小萌提起您钟爱这些文墨,所以后来留了心,从友人那得来了这幅画。”  苏妈妈扬眉。  殷时修很会做人,相当圆滑,这点她是知道的。  当初送丈夫的那副白玉棋,以及今日送自己的这幅画……  也许对于殷家来说,其实也不算什么,但如果硬要说他没上心,又未免牵强。  “这画我收下了。”  苏妈妈如此干脆,连苏小萌都愣了一下……  她还以为妈妈会比自己坚决得多。  起码,她觉得不会轻易被这么一幅画给收买吧……  “妈……您原谅叔了?”  苏妈妈瞥了苏小萌一眼,“不是原谅,只是我觉得我养了这么个没骨气的丫头,还不如拿来换幅画。”  说完,苏妈妈便回了卧室,连带着收走了那幅画。  苏小萌站在原地,妈妈不和叔计较,是件好事,可苏小萌怎么觉得……不大舒服。  “萌萌,把小殷的行李拖进房间,来,小殷,和我下两盘棋。”  “爸,这个点已经不早了,是不是该休息了呀?”  “你是孕妇,他又不是孕妇,休息什么休息?”  苏成济很是理所当然道。  苏小萌看了眼殷时修,殷时修点了点头,  “先进去睡吧,我陪爸爸下两盘棋。”  “……哦。”  既然叔都这么说了,那她也不纠结了。  苏成济从自己的柜子里把很是宝贝的白玉象棋拿了出来,棋盘放置在茶几上。  殷时修坐到他对面。  ……  苏妈妈把画放在书房桌子上,并没有再去打开。  齐白石的画纵然对她有吸引力,可单凭一幅画想收买她,未免把她想的和苏成济似的。  只是……  殷时修会追来成都,是她没有想到的。  苏妈妈本就出生豪门世家,对于类似殷时修这样的豪门子弟,尚算得了解。  越是成功的,越是自负,越是自负的,越是目中无人。  可即便如此,年轻优秀的女孩儿还是会前赴后继的往上扑。  于殷时修而言,比小萌更好的选择有太多。  闹到那地步,一方面出自对女儿的心疼,一方面出自对殷家二老的愤怒。  她以为殷时修会放弃……  偏偏,自家闺女离开北京时那伤心的模样,一样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以至于……  她竟然也在心里替殷时修辩解,替他找借口,或许……萌丫头会遭这个罪,真的和他关系不大。  这幅画,是他想从她这寻求的一个台阶。  而她,想了想,得出一个结论……  把这个台阶给他,小萌……可能会比较快乐。  起码,殷时修的态度放在了这,她无可厚非。  为人父母的,要的不过也就是这么一个态度。  ……  “即便短时间内能留在成都陪萌丫头,那么以后呢?”  苏成济走了个车,随口问道。  “其实……小萌也是个不服输的性子。”  殷时修淡淡道,面对苏成济的质疑,他也不局促,  “她只是暂时还没有找到能让她不断付出的事业,但这样不服输性格的人,将来一定会有自己钟爱并愿意为之奋斗的事业。”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答应过你们,不会要求她改变什么,但无法控制的是,随着年龄增长,她会改变。”  殷时修跳出了个象。  “一如她过去喜欢跳舞,将来也许她也会爱上别的什么。只要她找到自己想做的事,并愿意为之奋斗,那我全力支持。”  “……”  苏成济的手稍顿了一下。  “到那时候,我会听她的,如果她要留在成都,那我就把家安在成都,如果她愿意跟我回北京,那就回北京,如果她不想待在北京,我也可以带她去伦敦。”  “你的事业应该更重要吧?”  “男人奋斗也许就两个目标,一是追求自己的野心,二……给老婆败家,给孩子挣奶粉钱。”  殷时修轻笑,看向苏成济,  “我说的对不对?”  苏成济点了点头,倒是有点赞成,“话是这个理……”  “于我而言,我的野心在殷氏成为国内第一互联网品牌的时候就已经实现了,现在就只剩第二个理由了。”  “可小萌才二十岁……很多事情都不懂。”  苏成济深吸口气,  “小殷啊,我很担心,你将来会做不到你现在说的这些。”  “……我也担心。”  “……”  “所以我才说出来,若是将来我没做到,您才有理可循的来找我算账,是不?”  殷时修唇角挂着浅笑。  苏成济扬了下眉,而后轻笑,  “啪”一下!  激动的跳了一个小卒!  那白玉砸在棋面上的响声让殷时修有些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  或许……提醒一下苏爸爸这棋……不是这样玩的,会不会比较好?  客厅的这对话,倒是全钻进了苏妈妈的耳朵里。  一时间心里有点杂乱。  两个人互相喜欢,自然是难得的好事……  可,一段感情,可不可以让两家人都皆大欢喜,而不是有人大喜,有人大悲……  ————  苏小萌在收拾殷时修的行李的时候,看到了他说的抱在怀里睡觉的维尼熊。  她盯着这维尼熊,发着呆……  竟有些不自主的想象着殷时修在飞机上抱着熊睡觉的样子。  也不知是想了多久,才晕晕乎乎的抱着维尼熊趴到了床上。  殷时修进来的时候,她一个人霸占了整张床。  他坐在床边,看着小丫头微微泛红的脸颊,身上那些受过伤的痕迹,依旧明显而刺目。  “唔……”  苏小萌只觉得脖子痒痒热热的,有些难耐的挪了挪身体。  然而蹭在自己脖子上的热源,却没有移开……  比起脖子上的热源,xiong口间又蓦然多出一只不该出现的狼爪。  “唔……”  殷时修贪恋的亲吻着她的后颈,沿着她小巧的耳垂,轻俏的玩着……  “叔……”  苏小萌终于清醒了过来,才刚转个身,小嘴就被堵住。  黑暗里,她对上殷时修漆黑的眸子……  “唔……”  小嘴被吻的有点喘不过气了,殷时修这才松开她……  刮了下她的鼻子,  “想我没?”  “……”  “想我没?”  他又问了一便。  苏小萌定定的看着他,看着他眼里熟悉的暧mei,熟悉的火re……  殷时修抚着她的脸颊,  “怎么不说话?害羞?”  “殷时修……我现在真的很怀疑,你来找我,存的到底是什么心思!”  “把你吃干抹净的心思!”  说着某人便又把她所有的声音吞进嘴里。  “……”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