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15苏家二三事(下)

115苏家二三事(下)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2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2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不是,没关。我在会议室开会,好吃好喝好玩的都给她备足了。公司里有秘书照看着点,我比较放心。”  苏小萌杨眉,倒是没意识到自己的措辞差点害死殷时修。  苏妈妈听了这话,才收回视线,随口道,  “她也不是小孩子,这离生产还有四个多月,你也不能每天都带在身边。”  殷时修看了眼苏小萌……  “她一个人在家,我总是有点不放心。”  挺着个大肚子,万一摔着哪儿,能把人给活活急死,而且这之后肚子会越来越大……  苏妈妈又看了眼殷时修,而后道,  “总之你量力而行。也别太耽误工作。”  女婿要保护女儿,她这当妈的,自然没反对的理由。  “怕耽误小殷工作,那小萌就跟我走嘛!”  苏成济忙看向苏小萌,笑道,“萌萌就跟我爸去店里面,养养花种种草,怎么样?”  苏小萌眉头一扬,觉得这主意不错,刚想点头,却见殷时修罕见的被饭给呛到了!  他咳了两下,急忙伸手摆道,“不耽误工作,不耽误!我带着我带着!”  “……”  苏小萌和苏成济互相看了眼,还打算商量一下,苏妈妈果断道,  “还是时修带着吧。”  “……”  “……”  苏成济眨了眨眼,苏小萌抓了抓头。  她比较想跟爸爸的啊……  殷时修和苏妈妈脑子里想的东西差不多。  这两个人凑一块儿,总感觉会出大事!  晚饭后,殷时修带着苏小萌出去散步。  苏成济和苏妈妈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商量着苏建义和周文秀提出的田亩问题。  “说白了,他们就是见大哥借着这田亩挣了钱,而大哥又和三叔亲近,怕将来三叔会把东西都留给大哥。”  苏妈妈说着。  “那老婆,你看现在怎么办?要是苏建义真要把这田亩收回去,大哥也没辙啊。”  “能怎么办?买呗。”  苏妈妈叹气,  “你说你三叔养这么个儿子顶什么用,一天到晚就搞些歪门邪道的!还说不贪污不*,鬼才信!”  “老婆,这话可说小声点儿啊……”  “怕什么?”  苏妈妈瞥了苏成济一眼,“那姓周的上个月才去英国玩了小半月,你看她在微博和朋友圈上炫的,就差没把整个英国都说成是她家的了!”  苏成济轻笑,搂了搂老婆,  “就是,有什么好炫的,我老婆年轻游学的时候,大半个欧洲都晃过了,也没这么骄傲,渍渍,你说苏建义这到底什么眼光?怎么差我差的这么这么远啊~”  苏妈妈用手肘戳了下他微微凸出来的小肚子,  “你是在夸我还是在夸你自己?”  “夸我夸你不是一样嘛!”  “我告诉你,你这肚子要是再敢凸一点儿,我就不给你饭吃了!”  苏成济忙把肚子一缩,“遵命!”  苏妈妈被他逗乐,而后定了定神,认真道,  “这地儿让大哥狠点心买下来,田亩产权移到大哥名下。免得苏建义以后再拿这茬儿说事。”  “可大哥手头上哪有这么多钱啊?儿子博文结婚也没几年,又有一孙子一孙女,他的积蓄也差不多都用在这一家人身上,小女儿今年高考,马上念大学,都要钱……”  “他这蔬菜基地这两年才刚有点起色,成本回来了,可也只是把外头欠的还了。”  苏妈妈听着,沉思着,  “不然你看这样,我们搭一把手,大哥这蔬菜基地收益不错,要是现在被苏建义给搅和了,那真是坑!”  “……”  苏成济看着妻子……  “我们先借他,等他有收益了再还我们,你看行不行?”  “思弦……”  他难得这么正儿八经的叫她的名字。  “干嘛?”  苏成济深吸口气,搂着妻子的腰,低头就亲了上去!  苏妈妈推搡了一下,“你干嘛呢?”  “你咋这么好捏?”  苏成济把苏妈妈往怀里一搂,心都要化了。  他其实一开始做的就是这打算,但没敢说……结果没料到……  “不管怎样,小萌现在和殷时修在一块儿,过日子不用担心,我们的钱存着也是存着,而且大哥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楚,比你还耿!”  “你这话儿……是夸我呢?”  “……你觉得是夸么?”  苏妈妈白了他一眼,见他眉眼弯着,笑的谄媚,立马道,  “你别黏糊哦!小心我一巴掌把你呼出去!这么大人儿了……”  苏成济现在心里乐的啊,哪管她怎么警告,拦腰扛起来就往卧室钻!  “苏成济!你想死就……”  “砰”  门被关上。  ————  隔了几天,苏小萌无意又想起来苏建义和周文秀提的这田亩事情的时候。  便问了下爸妈后来是怎么处理的。  “一万八一亩田,你大伯买了,这两天就要去做产权过户登记。”  这中间,苏建义和周文秀说出来的,做出来的恶心事,苏妈妈就没提了。  苏小萌继续问,  “那三爷爷没说啥啊?”  “你三爷爷倒是不同意,但你大伯哪舍得他一老人家跟着折腾啊。”  说到她三爷爷……  “他们打算把你三爷爷带市里一起过。”  “啊?”  “说是要尽孝,估计月末就会接过去了吧。”  “啊?那我以后岂不是回爷爷家也见不到三爷爷了啊?”  “你可以去他们家看。”  “我才不要去那个坏大伯家里呢!”  苏小萌撇撇嘴。  晚上,苏小萌躺床上睡不着,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折腾个不停。  殷时修拉开床头的灯,摸着她的肚子,  “好了好了,妈妈要睡觉了,不要再踢了哦……”  苏小萌见他这样儿,觉得好搞笑,“噗嗤”笑了出来。  殷时修一时间也没了睡意,撑着脑袋看着她,  苏小萌也看着他,嘻嘻笑,“叔,我觉得以后你会是个好爸爸。”  “那你呢?会是个好妈妈么?”  “……”苏小萌愣了一下。  殷时修忙转开话题,  “两个小家伙这么皮,你说这该像谁啊?”  “我很乖的,反正不像我。”  苏小萌立马道。  殷时修捏了捏她的鼻子,“乖?哪里乖?”  苏小萌嘟着嘴,把他的手扯下来,  “叔,你说我三爷爷可不可怜?早年丧妻,后又丧女,只剩这么一个儿子,结果临到老,还被算计着遗产……”  “……”  “大伯和大妈怎么就能这么过分呢?他们家条件那么好了,大伯的职位还在一天天的往上爬,还图什么呀……”  “人心不足蛇吞象。”  苏小萌鼓着腮帮子,表示不能理解。  “话说小萌,你就什么都不贪么?”  “唔……目前为止好像没什么想贪的……”  苏小萌想了想,喃喃着,而后看向殷时修,“那你咧?你肯定特别贪吧?”  “哦?那你说说看,我都贪什么了?”  她挤眉弄眼道,  “还要我一个一个说啊?呶……贪财,贪权,还贪美色!我说的对不对?”  “这么了解我?”  “那当然了!”  “那你再说说看,我贪什么美色了?怎么贪的?”  “……这还要我明说啊?”  苏小萌脸一红,瞥了他一眼,“当然是贪我……唔!”  殷时修低头咬住她的嘴,狠狠亲了口。  松开她,“是不是这样贪的?”  苏小萌这会儿脸更红了,捂着自个儿嘴瞪他。  殷时修头又一低,咬在她脖子上,“还是这样?”  “唔……”苏小萌忙腾手捂着自个儿脖子。  “这样这样?”  殷时修四处亲着,苏小萌手都不够挡了……最后自暴自弃的摊在那儿,随他折腾了。  当他的手在她xiong口亲re的时候,她的肚子传来不适时的叫声……  “叔……”  “恩?”  “我想吃火锅……”  “……”  床头灯照着,她的眼睛像星星似得,巴巴的望着他。  “我想吃火锅……”  见殷时修没动静,她又说了句。  “这会儿十点半,你在逗我?”  “想吃……”  殷时修真的很想关了灯就睡,装死也行。  可她肚子传来的“咕咕”声……又很挠心。  “叔……”  “吃其他的行么?”  苏小萌摇头,“想吃火锅……”  “……”  “唔……不然就饿着吧,饿着饿着也就睡着了……”  这语气……  即便殷时修知道有点折腾他的成分,也还是觉得心软。  大半夜开着车子到二十四小时超市去买火锅材料,这该多荒唐?  可殷时修就是做了,屋外的湿气很重,回来后他手脚冰凉。  蹑手蹑脚的把东西放厨房,进卧室准备叫小萌起来……  可苏小萌仰面躺着,已然睡熟。  “……”  隔天早晨,某人起来后见到厨房里的火锅材料,很是不好意思……  但一整天心情都超棒。  跟在殷时修后头,他说啥,她都觉得好!  ————  又过了一个礼拜。  这天,殷时修身体不是很舒服,有点小感冒。  苏小萌死活拖着他不让他去公司。  殷时修无奈,但还是挪了两个小时,远程开了个短会,处理了些公事。  苏小萌在一边儿看着可心疼了。  结果没料到老爸下午关店回来,拿了点东西,说是要去乡下一趟。  偏偏苏成济的老桑塔纳突然罢工,在楼下发动了好长时间都没反应。  殷时修隐约听到楼下传来苏爸爸的声音,站窗口看了一下,没犹豫,拿着外套和车钥匙便下了楼。  “叔,你下来干嘛啊?”  殷时修倒没回她,只是对苏成济道,“爸,我开车送你去吧。”  苏小萌皱眉……  “啊,不用了,我打的过去就行,小萌说你今儿个生病了,在家好好休息吧。”  “小感冒,没多大事儿,小萌有点咋呼的。”  “你才咋呼呢!”  殷时修揉了揉她的头发,“好了,赶紧上楼吧。”  苏小萌不肯……  “那我也跟着!”  “……”  “……”  两人僵持之下,苏小萌垂着脑袋,上了楼。  殷时修确实只有点小感冒,并不碍事。  苏成济看殷时修是怎么看怎么满意,而且是越看越满意!  诶哟喂!和他当年真像!  车子停在苏家村村口,殷时修刚想下车便被苏成济拦住了,  “你在车上休息吧,里面的路难走,你就别进去了。”  殷时修想起自己之前的窘状,也是头皮发麻,倒没坚持。  “那我在这等您。”  “好。”  苏成济进了村子,来乡下还是为了那苏建义的事儿,说是市政aa府的领导下来做调查了。  苏家这一大家子有文化的人少,苏建义打电话让他过来帮个忙,说点好话。  苏成济犹豫了很久,给老婆打了电话,寻求老婆的意见。  原以为老婆肯定反对他去,谁知苏妈妈很是理所当然道,“去啊。”  “去干嘛?砸场子啊?”  “砸你个大头鬼场子!编一编,说点好话,让他升职升上去,升上去,他们就不惦记这边儿了。”  “……”  “他们过得好,顶多是高傲点,气气我们,要是他们过的不好,那俩人以及她那娘家,兴许竟把我们往泥坑里带……想想我都头皮发麻。”  苏成济想想还真是,还是老婆智慧啊!  苏妈妈天不怕地不怕的,能怕这么个小官儿?  哪怕苏建义是去美国当总统,她都点头。  只要别来烦他们家就阿弥陀佛了,实在晦气。  苏成济于是火急火燎的赶过来帮帮苏建义,深怕家里其他人说了什么不好的话。  殷时修靠在驾驶座上,迷迷糊糊的还真眯了一会儿,转醒的时候,见几个穿着笔挺西装,拎着公文包,公务员打扮的人从村子里出来。  那脚上都是泥……  殷时修猜想这些人大概就是过来做调查的。  走正前面的人,殷时修有点印象。  他沉了沉眸子,打开车门下了车,没过去,只是点了根烟。  关车门的声音响了点儿。  不远处的那几人下意识的看了过来。  其他人倒没怎么在意,只是刚要上车的钱国良定睛看过来,愣了一下后,对其他人道,  “我去说两句话,你们先上车。”  钱国良是市级政委,也是苏建义的主要考察人。  大家都狐疑的看向政委,面面相觑,不知道殷时修是什么人,怎么能让政委主动去搭话。  “时修?”  钱国良走到殷时修身边,叫了声。  殷时修装作一惊,  “咦,钱政委?您怎么在这啊?”  “怎么叫我钱政委?不应该叫我钱叔叔么?”  殷时修轻笑,“这不是怕您觉得我套近乎,心里不舒服嘛。”  “你这小子!我来这有点事,话说你怎么在这啊?你父亲还好么?”  “家父一切都好。”殷时修淡淡道,“我岳父家住这,我送他来办点事。”  “你……岳父?时修,你啥时候结婚了啊?你结婚怎么都没请叔叔去喝喜酒啊?”  “酒席没办。儿媳妇,爸妈不满意呢……”  “哈哈!是嘛?长大了,不听话了啊!”  “话说钱叔叔是来办什么事啊?”  “副市长的心腹要升职,我过来了解一下家庭邻里关系。”  “这么巧,我岳父今天好像就是因为家里一亲戚要升职……”  “你岳父是……?”  “苏成济,他堂哥叫苏建义,不知道是不是您今天——”  “就是苏建义啊!这么巧!”  “那钱叔叔了解下来的结果怎么样呢?”  钱国良一听这苏建义和殷时修都带亲戚关系,忙道,  “都说他人挺好,挺孝顺,其实也就走一下过场,升职没什么问题,明年市长去了中央,估计他就能升副市长了。”  “这么厉害啊?”  “打滚这么多年,这苏建义也算是快熬出头了吧。”  谁知殷时修话锋稍转,  “可他既是苏家村的人,这村子的路怎么都还是烂泥呢?也不想办法修一下,好歹也是他家吧?”  “……”  钱国良愣了一下,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  殷时修轻笑,  “钱叔叔,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着奇怪,想当初您一升职,立刻就回家修路了,就这事儿,我爸还常和我提呢。总告诫我要像钱叔叔学,这人,贵在不忘本。”  ……  这之后没过多久,苏成济也出来了。  两人回到家,已经近七点,小萌一见殷时修,便凑上去摸摸他的头他的脸,  “没发烧吧?晕不晕啊?”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