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15临产,他还在伦敦(一更求月票)

115临产,他还在伦敦(一更求月票)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5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2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两人回到家,已经近七点,小萌一见殷时修,便凑上去摸摸他的头他的脸,  “没发烧吧?晕不晕啊?”  “没事……”  殷时修忙道,看着苏小萌有点小着急的样子,唇角勾起轻笑。  “萌萌啊,来,帮爸爸把这袋水果拎进——”  “不行,你跟我进来,先量个体温。”  苏小萌说着就拽着殷时修进了卧室。  苏成济站在玄关处,手里拎着一大串香蕉,就这么僵在了半空中。  他向来笑嘻嘻着的面孔突然严肃了起来,盯着被拖进卧室的殷时修的背影,第一次……尝到酸味。  苏妈妈环胸悠悠走过来,扬着眉,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接过他手里的香蕉……  “我就说嘛,丈人和女婿,怎么能关系那么好……原来是矛盾点还没出现。”  苏成济换了鞋子,还真有点沮丧,嘀咕了句,  “老爸回来,连叫都不叫一声……”  “诶哟喂,爸爸,您回来了啊?”  苏妈妈往他身上一靠,相当浮夸的喊了声。  苏成济瞥了她一眼,眸子一眯,伸手就去挠她的腰,  “你就在这看好戏是吧?老婆,你咋这么坏捏?”  客厅里的动静,殷时修听得清楚,只是苏小萌一心扑在那电子体温计上,看着显示屏上的37度,也不知道该放心还是不该放心。  “没事儿,37正常。”  “正常么?”  “不信你量一下你自己的体温,肯定比我高。”  殷时修说着拿过电子体温计给苏小萌量了一下。结果苏小萌还真比他高了点儿。  “看吧。”  苏小萌沉眼看他。  “……怎么?”  “殷时修,你是不是常常觉得我就是个白痴,啥都不晓得?”  “……”  “孕妇的体温本来就比常人高!”  “咳咳……哦,原来你知道啊……”  苏小萌推了他一下,“真是不想管你!”  见她转身要走,殷时修忙顺势拉住她,把她拉坐在自己腿上……  苏小萌嘟着嘴,小声问,“不重啊?”  殷时修摸了摸她的肚子,“今天和妈妈调皮了么?”  苏小萌挺了挺肚子,“要是这会儿隔着肚皮回答你了,那才吓人咧!”  谁知苏小萌话音刚落,肚子便被踢了一下……  这一踢,就连殷时修都感觉到了,两人四目相对,一时间都觉得好神奇。  苏小萌这肚子在一天天的变大,殷时修待在成都不知不觉已经待了一个春天。  尽管一个月总有那么十来天,不是去北京出差,就是去国外。  殷时修的辛苦,苏爸爸和苏妈妈都看在眼里,苏小萌看起来粗神经的很,但谁对她好,她心里还是明白的。  这天,苏妈妈带苏小萌去医院做产检,殷时修从北京回来,倒是没直接回家,而是去了苏爸爸的花店。  苏爸爸的花店名字就叫思弦。  店面不小,远远的就能闻到一阵阵芳香。  苏爸爸一进这花店,整个人就神气起来,花店里有一个收银的小女生还有两个学徒工。  两个学徒工年纪不大,一个叫阿永,高中毕业,一个叫宏树,大专毕业。  殷时修来的时候,阿永正在外头给花洒水,见殷时修的车往那一停,眼睛一亮,忙凑了上来,  “先生,买花么?是要送什么人哪?”  殷时修打量了一下眼前这瘦竹竿似的大男生,眼睛有点倒三角,长的不是让人多舒服的类型。  “我找你们老板。”  “哦,好,苏叔,有人找!”  阿永喊了声,这头正和客人唠嗑的苏爸爸走了出来,见殷时修来了,愣了一下,  “小殷,回来啦?怎么上这来了?”  “爸,我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  殷时修淡淡道。  声音不大,可阿永的耳朵却竖的很高,听到殷时修嘴里的这声“爸”,当时就懵了一下!  再看看外头的新款宾利,那车面打磨的叫一个光亮!  苏爸爸见殷时修有正事,便领着他进自己的那间小休息室。  殷时修上来就直接开口了,  “我想在成都这里买套房子,用小萌的名字也行,用您的名字也行。”  “……”  苏爸爸端起茶杯,还没来得及喝,手就顿在了半空中,抬眼看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爸,您别误会。”  殷时修解释道,“原本当初让小萌和我在一块儿,你和妈也是不同意的,可小萌怀了孕,你们也是没办法。”  “补偿?”苏成济似乎抓住了什么。  “算不上补偿,如果硬要给个名字,就当聘礼。”  “你这聘礼一给,我家小萌岂不是还得补嫁妆?”  苏成济一愣,而后忙道,“那我哪补的起啊?”  殷时修轻笑出声,微微仰头看向苏爸爸,  “房子是以你们的名义买,但住呢,是我和小萌住。”  “你和小萌住?”  就这么一秒,苏成济整个人都戒备了起来,“你要把小萌拐跑?”  “……”  “拐”这个字实在是……  殷时修并不知道苏成济这段时间,在苏小萌身上得到的安全感实在太少,以前没觉得什么,现在愈发患得患失起来。  “小萌下个月就要生了,两孩子一落地,空间就不够了。”  苏成济抿着唇,这个事情,其实苏妈妈倒是和他聊过,也想了解决方法……  “妈是说把那书房给孩子,但是她平时喜欢搞些文墨,书房一改,她就没了空间。”  “那……”  “房子我已经让人在帮我看,就买在这小区。”  “……你要带小萌孩子和我们分开住啊?”  苏成济这话里怎么都漏出了些不愿意……  “其实这才是我想和您商量的,我们买一套大一点的,您和妈也搬过来住。你们现在住的这一套,租掉或者转手卖掉都可以,但这都看你们自己的想法。”  “……”  苏成济抿着唇,一时间有点懵。  这殷时修有钱,他当然知道……  成都这块儿房价比不上北京上海那些一线城市,但在这小区买套大房,价钱也不小。  殷时修这一张口,就是把几百万砸他头上,他有点晕乎。  “这事儿,可以回家再一起商量……”  “我特地过来找您,是希望您暂时不要告诉小萌和妈。”  “这是为啥?”  殷时修正在思考怎么说会比较恰当,苏成济抬手就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  “想给她们一个惊喜?”  “唔……恩……吧……”  “小殷啊……”  苏成济靠在桌角上,轻叹口气,  “但这事,我做不了主啊。”  “如果您不做主,那妈的书房就要被改了……”  “……”  苏成济摸了摸头,他原本心里就有疙瘩,把老婆从那么大一宅子里拖进了这一百来平的三居室……  “况且,我也不是入赘到你家,我买房子是应该的。”  “咦……你不是入赘进来的?!”  “……”  殷时修面上的温和笑容有点维持不住了。  苏成济又抓了抓头发,  “那你都这样说了……就按你说的来吧。”  既然不是入赘的,出钱买房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只是后来,当殷时修带着他去看那大到有点吓人的三层别墅时,苏成济便彻底懵了,有点儿后悔没和老婆商量了。  其实殷时修一早就做了这个打算,只是刚来成都那会儿,小萌是在殷家被欺负了的。  他要是立刻就提这茬,  苏妈妈不来一句“嫌小就滚回去”的话才怪。  而现在,他之所以没和苏妈妈提,主要是苏妈妈知道,肯定会拎到台面上来说,而小萌也就知道了。  苏小萌是傻,但也不全傻……  有时候他也猜不透那丫头的心思。  他们之间的那份契约,他还没找到合适的时机解决。  那丫头……对自己到底有没有心,他都不是很确定。  所以,这事起码也得等她孩子安稳生下后,再告诉她。  只是让殷时修没想到的是,他看中的这套别墅正好是苏建义和周文秀看中的。  之前田亩的事情其实也是那夫妻两为了这套房子在筹钱。  虽说和苏成济一个小区,但公房区和别墅区还是有相当一段距离,也不至于低头不见抬头见。  偏偏这套别墅又是这小区的尾盘,只剩这么一套。  殷时修原本就是全权交给下面的人去办,中间也没过问。  还是在七月上旬,苏爸爸和苏妈妈在家里聊天的时候聊到这茬儿……  “升职好像被驳了,房子定金都交了,结果还被别人给抢了,建义大哥最近八字不太顺啊……”  苏成济说着,还砸着嘴摇了摇头。  “谁让他们存的歪心思,还说什么浩浩念书要钱……换大房子享受才是真,鄙视!”  苏妈妈哼着。  苏小萌在旁边附和着,  “就是!升职被驳回,就到处打电话发火,那天为了老爸过去能给他编点好话,还是我叔生着病送的呢!大伯这人,人品真有问题!”  殷时修坐在一边,剥了两片橘子递给小萌。  又剥了两个放在水果盘里。  苏妈妈靠在沙发上,眉头微微拢着,  “那苏建义不是说在副市长跟前很得宠么?听周文秀那语气,一副明年准能成副市长,怎么就蔫儿了呢……”  她看向苏成济,眉头扬着,  “你当时真的说他好话了?”  “岂止我说他好话了?邻居亲戚谁不是说他好的和什么似的……”  苏妈妈点了点头,笃定道,  “那他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不得了的人,面子比副市长还大的人。”  殷时修剥了两个橘子,又默默拿刀削起了苹果……  完全不觉得是自个儿一句话毁了一个人努力了半辈子的前途。  “对了,时修,你下周出差?”  “恩,伦敦那边有个案子,我得出面。”  苏妈妈点了点头,而后道,“小萌预产期快到了……”  “我知道,我就去三四天,小萌去医院,我会陪着的。”  殷时修看向苏小萌,笑了笑。  苏小萌低头,嘀咕,“你不陪,我也没关系的啊……”  说是这么说,但殷时修如果真不在身边,她想想就觉得挺慌的。  尤其是临产的这个月,殷时修一出差,她就总担心他不会再回来……  半夜睡不着,就担心他会把她和孩子丢下……一走了之。  去伦敦还好,一去北京,她就有点寝食难安……  以前没这么患得患失的,以前总觉得,就算殷时修真不要她了,她顶多也就是难过一阵,生了孩子,给爸妈带就好了,她还可以继续念书。  可现在好像……不行了。  只是想着他会消失然后不再回来,她就觉得喘不过气来。  殷时修搂过她的肩膀,亲了下她的额头,  “我会守着你,我保证。”  “……”  怎么办呢?苏小萌……  不然……偷偷把那张契约给撕了吧?  唔,撕了还能拼起来,不然……烧了?  但是叔手里那张藏哪儿了呢……  要不,找个机会试探的问一下?  都毁了的话,他……会不会忘了这一茬儿?  ————  殷时修去了伦敦,不过去了两天,苏小萌便觉得像是去了两年……  一个人在家焦躁的不行。  偏偏临近预产期,大家都挺紧张的。  苏妈妈学校那边不好总是请假,但苏爸爸这几天都没去店里,在家陪着小萌。  离产期还有一个半礼拜,原本是想等殷时修回来,就去医院待产。  或许肚子里的宝宝真的会受母体的情绪影响,这天下午,苏小萌感觉自己的肚子有点不对劲了。  她原本就挺忐忑的,尽管老妈和她说了好多可能出现的状况。  “爸……”  “恩?”  苏成济坐在客厅里,一边看电影一边喝茶。  苏小萌就挺着肚子从卧室里出来,喊了他一声,他也没太在意。  “我觉得……我可能要生了……”  苏小萌这话一出,当时苏成济就被茶水一烫,立马惊的跳了起来!  “闺女儿,真的假的啊?这不是还有一个半礼拜嘛?”  “肚子……有点疼……”  苏小萌咽了咽口水,她眨巴着眼睛有些无助的看着老爸,心里又是紧张又是害怕。  苏成济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清醒了一下,拿了外套和车钥匙还有手机。  “走,我们先去医院,能走么?”  苏小萌吸了吸鼻子,点头。  这一路,苏成济手心都出了汗,苏小萌坐在后座上,肚子倒没有一直痛,只是偶尔蹿上来那么一下,让她很惊慌。  “爸……你冷静点……额头上都冒汗了……”  “哦哦,没事没事儿……”  苏小萌抿着唇,总觉得老爸比她这个孕妇更紧张似的……  苏成济心里慌啊,原本天气就热,可车里开着空调,苏成济额头上的汗还是跟大豆似得往下淌。  “爸……我妈生我那会儿,你也这么紧张吧?”  苏小萌这不提还好,一提,苏成济腿都跟着抖了。  “……恩。”  他只淡淡应了声,罕见的寡言。  他没告诉苏小萌,那时候白思弦也是早了预产期那么一礼拜,而他恰好去外地进货了,原本以为自己当天会回来,不会有事。  结果等他回来的时候,白思弦已经被邻居送进医院,险些难产。  这真的是……阴影。  一辈子的阴影。  白思弦自然也不可能在苏小萌怀孕期间和她说自己难产的事情,那不吓坏了这丫头才怪。  苏成济带苏小萌到了医院后,才给白思弦打了电话。  白思弦拿了些衣服和生活用品,做了晚餐,到医院的时候,刚过六点。  苏小萌靠在床上,冲妈妈笑了笑,  “医生说快的话……明天中午。”  白思弦看着丫头发白的脸色,有点儿心疼,上去握了握她的手,  “吃点东西,养足了力气!不怕,恩?”  苏小萌点头……  “给时修打电话了么?”  苏小萌摇头……  “他……应该还在忙,算了,别和他说了……”  说是这么说……  可她心里……空落落的。  虽说是女儿,但同是女人,她自然明白小萌此刻的口不从心。  她出了病房便拨通了殷时修的电话,  “在忙么?”  “恩,在开会,有什么事儿么?”  “萌丫头要生了,快的话明天中午就会进产房……我就是告诉你一声,我和她爸都在这,你要是事情没忙完不回来也没关——”  “我这就回来。”  “……”  苏妈妈还想开口,那边电话已经断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