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20什么打算,说来听听(月初求月票)

120什么打算,说来听听(月初求月票)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8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3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两人就这么互相看着,一个愤怒,一个冷漠。  这一瞬,两人都看不透对方或愤怒或冷漠外表下的难过。  殷时修这辈子没为谁做过这么多,这样掏心掏肺的对一个人,不计后果,不计代价,不过是想得到这个人的心。  可苏小萌把这张协议从枕头底下拿出来,要他履行协议的时候,一刹那,他如置身冰窖。  他几乎都以为他的目的达到了,几乎都以为他想得到的已经得到了!  几乎以为……她早就和自己一样,把这张协议烧成了灰烬。  原来,是他想多了。  向来习惯把一切都掌控在手心的殷时修,终于在苏小萌的身上感受到,失控是什么滋味。  压抑的让人想摧毁一切。  而此刻的苏小萌呢?  原本脑子就简单,一根筋连着两条路,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一头钻进死胡同里。  回想着和殷时修相识以来,发生的种种,原来是这男人下的一个套!  陷阱是一个接着一个,每个陷阱边儿都放着一根胡萝卜,她啃了根胡萝卜,就掉进了个坑!  那接下来还有多少陷阱?  这男人从一开始就在算计她……算计的目的是什么?  他到底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  苏小萌懵了。  殷时修此刻与她咫尺相对,露出的表情十足一个大反派!  她都不知道,原来殷时修坏起了这么让人毛骨悚然,以至于她这个乐天派完全无法往好的,积极的方向去想。  一瞬间,涌进她脑海的词汇是……囚jin,BT,折磨,家bao等等等等……  好在殷时修此刻心里气的还只是苏小萌的没心肺,要是她此刻的想法会像字幕一样在她额头上滚过……  殷时修不掐死她,也是自己吐血而亡。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动静,苏爸爸和苏妈妈适时的回来了。  敲门声响起,  “小殷啊,萌萌,睡了没啊?”  殷时修抿了下唇,“还没……”  “我们带了夜宵回来,要不要吃哦?”  苏爸爸手里拎着用冰袋打包的雪花冰,满面笑容,知道女儿喜欢吃这个。  殷时修看着苏小萌,天知道他吸了怎样厚重的一口气,才让自己内心在最短时间内平复下来。  “出去吃吧。”  他说完便拉开衣柜,拿了件T恤套在了头上。  苏小萌下床,穿上拖鞋,几乎是溜出了房间,那动作就跟逃似的。  殷时修即便想不在意,但离不开她的余光却把这些动作收进眼里,额边青筋凸凸的跳。  苏小萌坐到沙发上,苏妈妈正在给煌煌换尿布。  虽然打包盒里夹着冰袋,冰还是化了点。  “你少吃点啊,吃几口解解馋就行,别贪。要不是你爸爸死活在摊子跟前拖着不肯走……”  苏妈妈说一半,又止住了,实在不想提。  苏小萌看向苏爸爸,冲他龇牙笑,  “谢谢老爸。”  苏妈妈白了她一眼。  坐月子期间切忌生冷,虽说小萌这月子坐的差不多了,但不吃是最好。  不过现在天气比较炎热就是了。  “没事,我放嘴里,捂热了再吞!”  说着,苏小萌挖了一大勺冰放嘴里,甜滋滋的捂着。  苏妈妈真受不了她这德行,要是以后双双和煌煌像她……  吃冰固然开心,可苏小萌的开心也只是在表面上,不想让爸妈担心,其实心里装满了酸水……  “煌宝宝睡了么?”  苏爸爸爱恋的凑过来,看着仰躺在沙发上,四肢无意识的悬着,闭着眼睛露出浓密长睫毛的煌煌,笑的都睁不开眼。  “我外孙长得真好捏!”  “嘘,小声点儿。”  苏妈妈提醒道。  苏小萌看了眼煌煌,有点出神……  如果说这才一个月大的孩子有什么性格之类的,可能太决断。  但苏小萌隐约感觉的出来,煌煌更像殷时修。  同样是满月酒,同样是被单明朗和殷梦逗着,抱着,双双就是越闹越兴奋,人越多越激动的类型。  而煌煌……这张小脸,虽说眨巴着相似的大眼,但就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意味。  人都在的时候,没什么精神,但人都散了,双双闹腾累了,他精神头来了,尤其是苏爸爸和苏妈妈把他一抱,哪里还有半点冷漠的影子?  吃完甜品,苏妈妈把煌煌给她,  “不早了,去睡吧。“  “妈……”  苏小萌迟疑了一下。  “恩?”  “我……今晚和你睡吧?”  “……”  苏妈妈愣了一下,苏爸爸的视线突地从煌煌身上转移到苏小萌身上。  那一副……即将被抢食的表情……  看的苏小萌有点尴尬。  “和时修怎么了?”  “恩?”  苏爸爸听苏妈妈这么问,眼睛瞪大。  苏小萌清了清嗓子,舔了下唇,“没怎么……”  苏妈妈之前就一直觉得女儿不大对劲,所以见她这样,格外敏锐。  她没再问,直接起身就要进屋找殷时修,苏小萌忙拉住苏妈妈,表情有点为难……  “到底怎么了?”  苏小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如果把整件事情从头到尾一字不差的和爸妈坦白,估计今晚不用睡了。  不仅不用睡了,恐怕还会引发一场世纪大战!  苏小萌咽了下口水,眨巴着眼看向苏妈妈,小声嘀咕道,  “他……老想睡我……”  “……”  “咳咳……”  苏爸爸忙清了清嗓子,不是很自在的别过头。  苏妈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短暂的尴尬过后,苏妈妈开口道,  “那让你爸爸和他睡吧……”  苏小萌忙点头。  苏爸爸忙护住自己的胸,一脸吃惊的看着苏妈妈,“女儿你不放心,我去,你就放心了?”  苏妈妈拿过枕头,“啪”一下砸他脑袋上。  “四十多岁的人,能不能有个正经?!”  苏爸爸摸摸头,好像被打这么一下,好像还打爽了,憨憨道,  “玩笑玩笑……”  苏小萌在一旁抓了抓头发,抱着煌煌正准备跟苏妈妈回卧室,这会儿殷时修出来了……  他就想喝口水,却立马觉得出来后,苏爸爸和苏妈妈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怎么了……”  他第一反应是苏小萌全说了,但又觉得如果全说了,以苏妈妈的脾气,不至于这么平静。  而且……这眼神里,没有愤怒的成分在,顶多就是……诡异了点。  “哦,今晚小萌跟我睡,让你爸和你睡,行么?”  “……”  殷时修看向苏小萌,苏小萌忙低下头,不敢看他。  苏妈妈抓住了殷时修这个眼神,小声对他道,  “你虽然是个大男人,但……小萌这刚生完孩子没多长时间,有些事情,别太急……对小萌身体不好……”  她语重心长的说完,便和小萌进了卧室。  留了一脸懵逼的殷时修和一脸“我懂你”表情的苏成济在外头。  殷时修真觉得自个儿能被苏小萌给气死!  晚上,苏成济和殷时修躺同一张床上,苏成济是个话唠,倒是嘀嘀咕咕和殷时修说了不少小萌刚出生那会儿的事情。  殷时修听着,心里是五味杂陈。  后来苏爸爸慢慢睡了,殷时修却怎么都睡不着,心里烦躁的很。  苏爸爸原本都睡着了,偏偏殷时修又出去接了个电话,他回来后,苏爸爸也是半醒着。  于是明显感觉出来殷时修的“燥”。  苏爸爸是男人,当然能明白老婆怀孕期间,不得不压抑yu望,可老婆生完还是得压着自己yu望的焦躁和无奈。  可是吧……  他现在就躺在一个比他还血气方刚的老爷们边上,心里莫名瘆的慌啊……  苏成济的脑洞大,殷时修没意识到,他只是久久无法入眠。  约莫到凌晨两点多,殷时修被疲惫感压着,也不得不闭上眼时,苏成济突地一个翻身,四肢把他一箍——  当时殷时修身体比石头还僵硬,瞌睡虫跑的一干二净!  然后……一夜无眠到天亮。  只得出一个结论,这会儿是知道苏小萌的睡相随谁了。  ————  这一晚,苏小萌自然睡得也不安稳。  一是两个孩子闹腾没辙,二是……心定不下来。  几乎就悬在了殷时修身上,看不明白殷时修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点让她很无措。  她早早的醒了却没有起,苏妈妈起得早,去做早餐。  苏小萌闷在卧室里,没一会儿便听到拖箱滚轮在地上的声音。  她耳朵竖起来,紧接着便隐约听到客厅里传来苏妈妈和殷时修的对话,断断续续的……  只有“回北京”三个字在耳边萦绕不去。  心沉到了谷底。  殷时修出了门,想了想还是转身对苏妈妈道,  “其实……昨晚我和小萌吵架了。”  “……”  苏妈妈愣了一下,而后便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不是什么大事,今天回北京实在是有要事要去处理一下。如果小萌说些气话,我也认,但……”  “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去吧。”  殷时修浅吸了口气,点了点头。  苏小萌就靠在门后边,她听到了玄关处开门又关门的声音,心一下子就跌到了谷底。  这……算啥?  苏妈妈告诉苏小萌,他是回北京出差。  可苏小萌却觉得,这不是出差……是打算一走了之了。  而殷时修这趟出差也确实离开的时间太久……  苏妈妈本想找个时间和苏小萌聊一下,但一边又觉得这是小夫妻两的事情。  她也不好掺和的太多。  尤其是苏小萌一开始表现出来的情绪,并没有太沮丧。  只是到后边儿,这丫头压在心口的情绪似乎是真有点承受不住了。  慢慢露到了面儿上。  这天苏妈妈下午回来的早,便看到小丫头眼睛红红的,一看就是哭过的样子。  她晓得事情可能严重了。  殷时修这一走就是两礼拜……  苏小萌一开始心里就不踏实,他走后就更不踏实了,不知道他和她结婚的目的是什么……  可后来,她想的就不是这个问题了,而是……他是不是真的不要她了。  如果真的不要她了……  “你们俩闹别扭闹到今天?”  苏小萌低着头,抠着自己的手指。  “夫妻就是这样的,总有吵总有闹,这都很正常。”  说是这么说,但身处其中,却很少有人能理智对待。  “时修说了这两天就会回来的。”  苏妈妈说道。  苏小萌想说,那都是他忽悠您的,但没能开这个口。  这两礼拜,殷时修没给她打过一个电话,没发过一条短信。  上礼拜三,殷梦特地打电话提醒她,那天是殷时修的生日。  苏小萌一个人在床上翻滚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才惴惴不安的发了句生日快乐给他。  发完后觉得自己有病,可如果不发,她心里却会更不舒服……  然而……他没有回。  苏小萌其实真的有意识到,她和他的这场恋爱会有尽头。  而现在,她仿佛已经看到了尽头。  唯一让她感到疑惑迷茫的是,他说的那句“离婚,想都不要想”是什么意思。  就在今天,她知道了。  为什么他没想过离婚。  打电话给殷梦,其实只是想辗转的打听一下,殷时修是不是真的在北京忙……  但后来不知怎么的,话题就被她下意识的转到了殷家的家规上……  殷梦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契约,但是殷家的家规却是烂熟于心的。  “夫妻要和睦,殷家是不许离婚的,当然,如果你一定要离,也可以,如果是本家,也就是我外公这一支下来,先决条件就是放弃家主位置,其次,放弃殷家家族财产继承权。”  殷梦只是当成一般性科普,在她看来,小叔和苏小萌是你情我愿,彼此相爱。  就单看小叔为苏小萌做的那些事,就足以证明小叔有多认真。  所以殷梦压根不会把他们俩往“离婚”那方面想。  可这些话放苏小萌耳朵里,那可就是醍醐灌顶,豁然开朗了。  原来……如此啊。  既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外流,也不想放弃家主和财产,所以才和她结婚,所以才不离婚。  “妈妈,如果我真的想和叔离婚……你会不会站在我这边?”  “……”  苏小萌见苏妈妈没说话,便抬眼看向她,“妈?”  “你有病是吧?”  “……”  苏小萌没想到妈妈会突然来这么一句。  “在我看来,他还算有担当,对你也好,现在两个孩子都有了,离什么婚?”  苏小萌咽了下口水,  “我就是说如果……”  “什么叫如果?我和你爸之间就从来没有过这个如果!”  “……”  苏小萌沉默了,不知道该怎么说。  苏妈妈浅吸口气,  “你还小,但你不会总这么小,尤其是有了两个孩子后,你总会成熟长大,对不对?”  “……”  “你现在想法很单纯,很幼稚,做出来的决定全凭一时冲动,将来你后悔了呢?”  “我只是想知道……如果我和大叔离婚了,你会怎么对我……”  苏小萌喃喃道。  苏妈妈对这个问题,是怎么听怎么不爽。  但苏小萌似乎又很纠结这个点。  伸手搂过她的肩膀,把她搂怀里,  “我是你妈妈。”  “……”  “就算当初你怀着孕回家,没和殷时修结婚,我也一样养你,更别说现在。”  苏小萌眼睛有点泛红。  突然就哽咽了……  “我觉得……自己好不争气……都二十岁人了,还总让你们操心……”  眼里是涌出来的,擦都来不及。  苏妈妈轻叹气,这殷时修再不回来,她也哄不好了。  “我希望你和时修婚姻美满,家庭和睦。”  她也希望……非常单纯的希望。  可是殷时修呢?  他的婚姻为什么要掺杂着这么多目的和算计……  “如果将来我和殷时修离婚,孩子我不给他。”  “……”  “不然我什么都没有,太亏了!”  苏小萌恨恨道!  “我得早早的给自己做好打算!”  他说不离就不离啊?  苏妈妈简直无语……  母女两人聊得投入,电视声音开的又大,没有意识到门已经开了,而殷时修就站在门口。  苏小萌从妈妈怀里出来,便对上殷时修阴森的表情……  “做什么打算?说来听听。”  他冷声道。  心里的火苗几乎是以无法控制之势腾腾窜起!  半个月没见,他以为她应该已经冷静了。  可回来后,竟还是张口闭口的提“离婚”二字!  ——谢谢亲们的月票,于是一号,大家可以继续投了~然后福利晚上出。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