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22她还想要他的爱情(8000+补昨天,今天还有五千,晚上更)

122她还想要他的爱情(8000+补昨天,今天还有五千,晚上更)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6300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3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我就问一句,你还要离婚么?”  苏小萌抿着唇……  她依旧是久久没吭声,这种沉默几乎让殷时修胸闷到快窒息!  已经做了这么多,难道她还要犹豫?  为什么犹豫?  苏小萌只觉得自己眼眶烫的很,心都成了乱麻,在胸口搅成一团。  该信什么,不该信什么,该坚持什么,不该坚持什么……  早就没了主意。  殷时修对她的好,她感受分明,每一次都能让她感动到心底。  当然,对她好的人有很多,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殷梦还有以前的任懿轩……  可叔是不一样的。  那时候,她以为自己会和任懿轩在一起最后却没能在一起的时候,她很难过,很委屈,很无奈……  但也只是难过委屈无奈而已。  不像这之前,契约白纸黑字的摆在那,时刻提醒着她殷时修随时会离开……每一天都是度日如年,忐忑不安,没有一点安全感,一想到他会丢下自己,就心痛到让她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塌了一样。  更不像现在,契约明明被撕碎,明明他暂时不会离开了,可她的安全感依旧没有,只因为他留下的原因不是自己期望的那一种……  殷时修曾经问过她,  “人心不足蛇吞象,你就没贪过什么么?”  那时候她没有意识到,原来她早已经在殷时修身上越贪越多。  贪他的关心,他的呵护,他的陪伴……  这些,似乎他都肯给,可她竟还不满足,她还想要……他的爱情。  “苏小萌,这个问题就这么难回答?!”  天知道殷时修现在心里有多火,有多愤怒,又有多少……沮丧和无奈。  “难道离婚权在我手上么?”  苏小萌抬眼瞪他,  “我有这个主动权么?”  “……”  “我想离就能离么?”  连着三个问题,让殷时修从她脸上看不到一点他殷切想看到的希望。  殷时修攥紧拳,额边青筋凸凸的直冒,几乎是咬着牙,字字挤出牙缝,  “对,你没有这个主动权。”  “……那你还问个屁啊!”  苏小萌当即朝他一吼!情绪就有点崩溃了……  “可如果你有这个主动权,是不是还是想离?”  “对!我不要和你在一起!”  苏小萌的眼泪“啪嗒”掉下来。  和他在一起,实在太辛苦了……即便多数时候,她觉得很幸福,可像这样不幸福的时候呢……来一次,就觉得自己都快没命了!  为什么只要他站到自己的对立面,她就觉得死了般的难受!  太糟糕,这种被他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太糟糕。  殷时修听完苏小萌说的话,真的是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一时间,两人就这样干瞪着,眼里都充着血丝……  殷时修看着她掉出来的眼泪,只当是她要和他分开的坚决……  既如此坚决,他何必强留她?  好吧……离就离吧……  他应该这么说的……可是!  费尽心思娶她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说过,这是一场赌博。赌的不过是她最终会爱上他……  如果输了,他们不过是成为众多怨偶中的一对而已。  怨偶……哪怕成为怨偶,他都不打算放手!  殷时修眸子暗沉了下来,突地发出一声轻哂,他上前一把拽过苏小萌的手腕!  把她从沙发上拽起来,拽到自己眼前,逼她和自己对视!  “苏小萌,你的良心真是被狗吃了!但就算这样,我没说离婚,你就永远别想再动这个念头!”  殷时修语气森冷,听得人汗毛直立!  苏小萌的眼泪哗一下就下来,张口就要他扣住自己手腕的手!  殷时修吃痛的皱眉,然下一刻却是把她整个人都扛起来!  “你干嘛!你干嘛啊!”  苏小萌捶打着他的背脊!  殷时修冷着脸,“你说干嘛?”  “我哪知道你要干嘛啊!放我下来!”  “你不是和你爸妈说我老是想睡你么?”  心疼她,所以忍着,结果还被安了这么个罪名……  苏小萌意识到他想做什么,脑袋一懵!  而后挣扎的更厉害!  “你想都别想!我不愿意!我不愿意!”  “等你爽了,就不会喊我不愿意了……”  殷时修进了卧室,抬脚往后一踢,把门给关上。  苏小萌被扔在了床上!  她忙蹿起来!  殷时修已然两只手擒住她的手腕置于她头顶,并在一块,单手抽出自己的皮带,把她的双手绑缚在一起,拴在床头的柱子上!  两只腿跪在她腰侧,把她的腿给禁锢住!  他一边脱掉自己的外套,一边扯着苏小萌的衣服!  “殷时修!”  “对,就这么叫我!”  苏小萌被吓坏了,一张布着满面泪水的小脸此刻惨白!  殷时修衬衫大开,那大片大片曾经诱huo了她多次的胸肌,此刻却显得很是狰狞骇人。  她见他眸中带着狠戾,低头便要碰触到她时……  急忙摇头别开脸,  “停,停下!我不要!”  殷时修哪里管她,低头便咬住她的唇,吻得粗暴而强横!像个十足的野兽!  苏小萌浑身都紧绷着,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她被他绑着,像个什么都不是的小丑,可以任他玩弄……  就单这一个感受,就足以让她悲从中来。  “呜呜呜——!啊啊啊——!”  “……”  殷时修在吮yao着她肩膀上的嫩肉时,苏小萌就这么嚎啕大哭起来!  像个受了欺负的孩子一般,哭的嗷嗷直叫……  殷时修纵是再怒火攻心,再怎么心如玄铁般的强硬,面对这样的哭声……也没有做下去的yu望了。  唇离开她的皮肤,  殷时修看着她,满脸无奈,如果可以,他也真想掉两滴泪下来。  这算什么事儿啊?  “小萌……”  这声轻唤带着他心里多少酸涩?  “呜呜呜……”  苏小萌哭的眼泪鼻涕一脸。  殷时修看着她,  “为什么啊?为什么一定要和我离婚?……你就这么不喜欢我?”  苏小萌肿着眼睛,那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她狠狠瞪着他,  “你以为我傻啊!你和我结婚就是居心不良!不和我离婚也是居心不良!你从一开始就打我的主意,你到底什么目的!”  “……”  殷时修眸子眯起……居心不良?  “你不就是因为——”  苏小萌刚想指控他,却听殷时修顿时比她更怒!  “我就是居心不良!”  好,他终于承认了吧!  苏小萌依旧是瞪着大眼狠狠瞪着他!  “我就是居心不良,我见你一次就想上你一次!我看你和那个叫任懿轩的好,就想把你们拆散到老死不相往来!”  “……”  “我想把你拐走,我从一开始做的就是这个打算!做这么多就是为了达成这个目的!”  “……”  苏小萌的哭声突然止住了,她看着殷时修……  时不时的因为抽噎,抖了下肩膀。  为什么……他说的和自己预料的不太一样……  “别说两个孩子,我想让你给我生一支足球队出来!”  “一,一支足球队?”  苏小萌眨了眨红彤彤的眼,惊愕,“几,几个人啊?”  “场上十一个主力,场下十二个替补!”  殷时修觉得跟苏小萌在一块儿久了,真的变得有点蠢……这会儿竟然还给她科普足球队知识!  十一,十二……  苏小萌算了一下,结结巴巴道,“二,二十三个?!”  “怎么?不行?”  “你,你滚远点!滚远点!”  苏小萌当即就要踹他!  殷时修禁锢住她的大腿,一字一句道,  “二十三个我也不嫌多,但生一胎就已经让你吃足了苦,所以我也就想想而已。你为我生下一双儿女,我已经十分满足。”  “……”  苏小萌一愣。  “丫头,我们好好过……不成么?”  殷时修望着她,表情似乎都带着一抹恳求。  苏小萌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被融化了……  为什么,不一样?  她吸了吸鼻子,嘀咕着问道,  “你不是为了成为殷家的家主,继承殷家的家族财产……才不肯和我离婚的么?”  “……”  殷时修神情一僵,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谁和你说的?”  苏小萌努了努嘴,“不,不是你说……是家规规定么……我,我问了下殷梦……”  “……”  她见殷时修表情僵硬,有些难看,吸了下鼻子,慢慢道,  “我都知道了……我知道你们家有很多我没法理解的规定,也知道你不是一个平凡人,不会为了我一直待在成都——”  “打住。”  殷时修让她闭嘴,而后脑子几乎以一秒钟一百八的转速运转着。  而后慢慢,慢慢……想明白了什么。  他看着她,问,  “那天你把契约拿出来……是为了和我离婚?”  “……”  苏小萌咬着唇,干瞪着他……  殷时修眯了下眼,又问,  “不是为了和我离婚……对么?”  苏小萌鼻子一酸,撇着嘴,一下子就委屈了……巴巴看着他,点了点头,  “……恩。”  殷时修这心脏就像被人重重打了一拳头似的。  真想吐血……  是他……误会了。  “那你为什么不直说!”  “你都说从一开始就是在算计我了!签契约也是为了把我骗到手!你那副语气,那表情,十足一个大坏蛋,我还说什么啊!”  苏小萌冲他一吼!  殷时修脑袋都炸了!  其实这些话,是实话,只是……蛮横了些。  也许在某些人看来,这种蛮横不是坏事……  可想歪了,这种蛮横……就变成了可怕。  殷时修找到了两人之间闹了这么长时间别扭的症结所在……  可他并没有感到欣喜,而是依旧看着苏小萌……  “殷梦告诉你殷家的家规,本家子嗣,离婚便不能继承家主之位,不能继承家族财产,那她有没有告诉你,你从九灵山上下来,爸妈把你带走的那天,我在你公公婆婆面前就已经提出主动放弃殷家家主之位,放弃继承家族财产?”  “……”  什么鬼?  苏小萌眨了眨眼,没能转过弯来。  殷时修见她懵了一脸,就知道她根本不晓得。  浅浅吸了口气,他松开绑缚她手腕的皮带,有些无力的从床上下来。  整理好衣服,走了出去。  苏小萌眨巴着湿漉漉的眼,看着天花板,慢慢整理着自己的思路。  “我就是居心不良,我见你一次就想上你一次!我看你和那个叫任懿轩的好,就想把你们拆散到老死不相往来!”  “我想把你拐走,我从一开始做的就是这个打算!做这么多就是为了达成这个目的!”  ……  “那她有没有告诉你,我在你公公婆婆面前已经提出主动放弃殷家家主之位,放弃继承家族财产?”  ……  “丫头,我们好好过……不成么?”  苏小萌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脸上还挂着满脸残破的泪痕,眼睫毛都还是湿漉漉的……  然后,就这样惨兮兮的面容,突地露出一抹笑!  这抹笑容拉的越来越大!愈发肆意,愈发嚣张!  嘴角几乎要咧到了耳朵后头!  大大的眼笑眯成了一条线!  紧接着,某人一个翻身趴在床上,闷在被子里,乐的在那胡乱踢着双腿!  她“咯咯咯”的笑个不停,心间炸开了烟花。  一小只在床上滚来滚去,简直乐的无法言语。  “咔嚓”,门又开了。  殷时修想拿一下自己的手机,却看到苏小萌在床上笑的和个成精的萨摩耶犬一样!  见到殷时修,忙静了下来,一双眼看着他,收起笑,但那想绷却绷不住的笑容却浮在眼里……  看的殷时修一时间真是……气!  拿了手机便冷着脸出去了。  然后苏小萌就又开始乐了!又激动又兴奋!  约莫七点,苏爸爸和苏妈妈这才缓缓归来。  苏小萌给两孩子喂好了奶才从房间里出来。  苏妈妈见苏小萌虽然眼睛肿着,但整个人的神采已经大有不同了。  原本觉得两人间应该没啥事了,再转眼看殷时修,他却还冷着张脸在沙发上翻着杂志。  “你们晚饭吃了么?”  苏爸爸和苏妈妈是在外头吃的,便问了下苏小萌和殷时修。  苏小萌点头,精神满满道,  “恩,煮了面条!”  “哟!萌萌煮的?”  苏爸爸笑呵呵问道。  苏小萌瞥了眼殷时修,偷偷对爸爸小声道,“我老公煮的……”  “……”  这声老公声音不大,比如处在和殷时修差不多位置的苏妈妈就没听到,但有心竖起耳朵的殷时修却听到了。  他状作若无其事的翻着杂志,其实……  这心,就被苏小萌的一举一动牵着。  他纯粹就是在气,一气他自己竟会犯这种错误,竟会把苏小萌那简单脑子想的那么复杂!  二气苏小萌……但凡她再坚持着坦白一点,这半个月,都不至于闹到这地步。  八点后,苏小萌要去给俩宝宝洗澡,看了殷时修一眼,给了他一个暗示,但他冷着脸没来,于是只好看向妈妈……  妈妈推了推一旁的苏成济。  苏成济便忙站起来,跟着苏小萌一块儿去给俩宝贝洗澡。  苏妈妈和殷时修坐客厅里,这时,她才开口,  “和好了?”  殷时修放下杂志,很是无奈的笑了一下,  “不想和她离婚……就只能和好了。”  苏妈妈笑了笑,她感觉的出来,两个人都有错,但小萌肯定是比较难处理的那个。  “那天在殷家,你妈妈说的话,我能听出来,她确实打心底里觉得你和小萌不配。”  “……”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只是……我更希望有一天,你能和我说,即便你和小萌天差地别,也一样很幸福。”  殷时修抿着唇。  “你们之间,阴差阳错也好,种种种种也好,结了婚就是承诺要携手彼此走下去的。”  “说起来,夫妻之间要平等,互相理解,互相扶持,对等付出。这说法虽然在理,但不可行。”  苏妈妈缓缓道,  “拿你和小萌来说,你是个三十出头高智商的社会精英,豪门贵族,去过世界各地,可小萌却是个连大学都没出的学生,出身普通家庭,除了旅游,就是北京和成都。人不聪明,性格又乖张……”  “可当初是你选的她,是你在我面前说会好好待她,不负她,那你就得负责引导她,包容她。”  “你们从一开始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注定了会有无数观点的冲突,想法的不同!这些不是只有你心知肚明,小萌也是清楚的。从北京回来的那天,她和我说,妈妈,我再也不要喜欢殷时修了……喜欢他好辛苦的……”  “可你追来成都,她并不是转眼就忘了她自己说的话,而是,她也愿意为了你做出些妥协。”  “你们在一起,到最后到底是会换来你母亲的一句“早知不会长久”还是会换来她老人家的另眼相看。取决于你们,但最主要的是取决于你。”  “时修,你过去纵然能驰骋商场,情场,甚至任何一方天地,但婚姻……还需要琢磨。”  殷时修撑着自己的下巴。  这些,他怎会不懂。  但此刻听着苏妈妈老生常谈般说出来,也算是给他理了下思路。  想想,他和苏小萌闹的这一出……还真是够幼稚的!  感觉……自己都退到了三岁的智商。  煌煌和双双洗完了澡,苏小萌也把自个儿洗的香喷喷的。  殷时修进来的时候,她坐在床边背对着门,轻轻摇着婴儿床,哼着小曲儿哄孩子睡觉。  半干的头发散在身后……不知不觉已经长到了肩胛以下。  光这一幕,就已经让殷时修的心柔软了下来。  似是察觉到某人的视线,苏小萌转头,对上站在门口的殷时修……  一时间两人无言……  “洗好澡了?”  殷时修问。  苏小萌点了点头。  “那我去洗……”  “……恩。”  殷时修拿了衣服进了浴室。  苏小萌把双双和煌煌哄睡着了,殷时修洗完澡出来,头发也是吹得半干。  他走过来看了下摇篮床里紧紧抱着,四肢缠绕在一起的俩宝贝,轻笑了一下。  苏小萌咧嘴笑着看向殷时修……  殷时修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尚了床躺下来。  关了灯便闭上了眼睛。  苏小萌躺他边上,睁着眼睛……久久没闭眼。  “叔……”  “……”  “你睡了没?”  “……睡了。”  苏小萌又笑了,被子底下手碰了碰殷时修的手……  “叔……”  “……”  “你就这么喜欢我啊?”  “……”  殷时修睁开眼,眉头都挑了起来。  这得意的语气什么意思?  苏小萌侧过身,靠近他一寸,而后依旧用得意的语气小声道,  “就这么喜欢我……喜欢到……都不贪财也不贪权的地步了?”  殷时修闭上眼,不想理她。  苏小萌知道他没睡,拉开床头柜的灯。  殷时修眉头皱了一下。  微微睁开眼,对上苏小萌无比灿烂的笑容……  她撑着下巴,晃着脑袋,有点好奇的问道,  “叔,你把你的那份契约藏哪儿去了啊?在北京的那公寓里么?”  一提契约,殷时修敏感的神经有点突突的跳。  “……”  “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殷时修就这么看着她一个人在那嘀咕。  “其实那会儿看到你把我手上的契约给撕掉的时候,我心里特别痛快……你都不知道,我从生完双双和煌煌后,就一直惦记着这事儿……”  苏小萌嘟着嘴,眨巴着星星眼,  “我就怕你会突然把契约拿出来,然后跟我说……契约到期,我们该……离了。”  殷时修心口突地一紧。  他都不知道……原来她心里是这么想的。  “你看啊,咱两门不当户不对的是吧,远了我也不敢想,况且……当初就是定了契约才结婚的。你对我好,我也知道,但我就怕是……你其实对所有人都很好……”  因为他本身就是有教养的人,她要如何分辨出他对她的好不同于别人……  如何有这个自信……能认为他对她的好是完全基于爱情?  “可我要是一直拖着不把这事拿上来说,我觉得自己也快要被压抑死了……”  “但我要是一上来就说,能不能不离婚……其实……我已经很喜欢很喜欢你了,不想和你分开……”  殷时修心脏这会儿漏跳了一拍。  苏小萌继续道,  “如果你没打算和我继续下去,但我又和你表白了,然后你再狠狠把我给拒绝了……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她眨眨眼,  “你咋不说话啊?”  “……”  苏小萌皱眉,威胁道,,威胁道,“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可就非礼你了啊!”  “……”  “叔——诶!”  话还没说完,人被拉到他身上!  苏小萌撑着他胸口,吓了一跳,惊悚的看着他,  “干,干嘛啊?”  黑暗中,殷时修的眼如星芒般灿烂。。  “来吧。”  “什,什么?”  “不是要非礼我么?”  他唇角勾起笑容,拉下她的脖子,开始“被非礼”(被非礼过程尽量在晚饭前出来!尽量哈!这就是三月的月票福利)。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