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28笑的特开心的人,我想看看她哭起来什么样子

128笑的特开心的人,我想看看她哭起来什么样子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07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4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蓦地,白瞬远从树上跳了下来,落到苏小萌跟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打扰我好觉,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这就想走了?”  苏小萌皱眉,虽说殷时修人也长得也很高,但苏小萌没觉得仰头看殷时修是件多难受的事。  可眼前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高个子男生,他那微抬下巴,睥睨看人的姿态,实在让人不爽。  而太阳正在他头顶,苏小萌不过微抬了下下巴,就被阳光刺到。  秋阳不如夏日灼人,可此刻却还是破坏了苏小萌的好心情。  她低头,不看他,没好气的问,  “算什么帐?这树是你种的啊?只能你爬,不能我靠啊?”  白瞬远双手插在他的黑色运动裤口袋里,“这树不是我种的。”  “那不就得——”  “但只能我靠。”  不容置疑的霸道和……蛮不讲理!  苏小萌还是忍不住抬眼,想看一下这嚣张的人脸皮是不是有千丈厚!  和蛮不讲理的人,她真是没什么好说的。  瞥了他一眼就要从他身边绕开。  让她感到绝望和无奈的是,显然白瞬远没打算放过她,在她擦过他身边时,扯过她的细胳膊往回一拽。  这人怎么这么野蛮?  当她被一股大力直接扯回到她打电话的地方时,她心里只这一个想法。  抬眼再瞪他,树荫笼罩着他,没了方才灼眼的阳光,可……  这男生的表情可真够刺眼的!  “你不是要靠着这树么?我让你靠啊。”  “你是不是有病?”  白瞬远轻扯嘴角,竟是十分坦然的接受了这句“有病”。  “还真有,很严重的王子病。”  “……”  苏小萌心里想,这到底是哪儿蹦出来的奇葩啊?把自己有王子病这事儿说的这么骄傲得意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眉头动了一下。  他是不是不知道“王子病”是个贬义词?  唔……她要不要好心提醒一下?  “苏小萌,你可以去打听打听,这年头,凡是招惹了我的人,后来有过好日子么?”  苏小萌挑了一下眉,  “白瞬远,你看着年纪也不小了,不会学着人家校园偶像剧,搞什么校园一霸吧?”  白瞬远微微伏下头,凑到苏小萌跟前,轻轻的笑了起来,大眼笑的弯弯的……  “那你呢?年纪看着不大,怎么竟学不良少女,搞些歪门邪道?”  “我搞什么歪门邪道了啊!”  “你一个成都乡下来的土包子,不高,又胖,看着也不白,胸不大,屁股也不翘……”  白瞬远每说一个词,那鄙夷的神情便扫过她身体的某个部位。  苏小萌只恨不得两手指把他眼睛给戳了!  “你要没搞些歪门邪道,怎么进的豪门?”  “……”  苏小萌愣了一下。  “这要是那些个喜欢玩弄无知少女的纯傻逼富二代也就算了,偏偏……进的是殷家的门。”  苏小萌自知方才给殷时修打电话时说了很多,但仔细想想,这也不应该让人立刻联想到殷氏豪门吧?  “怎么?奇怪我怎么知道的?”  苏小萌还真好奇,下意识的就点头……而后又忙意识到自己不该被他牵着鼻子走,再想摇头时——  “单明朗那小子从小就是个怂包子,整天就晓得躲他哥后头,要我相信他会为了个什么狗屁学姐和我对着干,不可能!”  “……”  哇,怂包子……  “你要么是单家的人,要么是殷家的人,当时他喊了你一声“小舅——”而后被你打断。我想,那称呼应该是小舅妈吧?”  苏小萌倒不是说有多怕别人知道她老公的名讳。  说实在的,殷氏集团纵然厉害,但不身处那个圈子,“殷时修”这三个字也不见得有多吓人。  除非有心人刻意去调查,或者像白瞬远这种本身就认识殷家人的情况,也不会有人能意识到,她竟然嫁进了这样的豪门。  只是苏小萌觉得,在学校,她还只是想做一个学生。  尽量不提她有老公,不提她已然有了两个孩子的事实。  把这些挂嘴边,或者把这些挂到别人嘴边……她和其他同学之间的隔阂未免会变得太深。  “你说这些,是想表示你很聪明?”  苏小萌不是很能理解他这样仔细的给自己分析他的思路的原因。  白瞬远扬了下唇角,  “我想告诉你,千万别在我跟前说什么你老公很厉害之类的话。殷家,可以让萧翎退学,可以让那些看似欺负过你的人不好过,但弄不到我头上。”  “……”  苏小萌眨了眨眼,心里升起一抹不祥的预感。  “其次,还想告诉你,我很记仇,非常记仇。”  “我能不能也说一句?”  苏小萌清了清嗓子,逮着他说话的空隙,忙小声插了一句。  白瞬远挑了下眉,“说。”  “你记仇可以,但我好像没的罪过你,你跟我说这个干嘛?”  “殷家太太,你很健忘嘛。”  “……”  “你踢了我女朋友一脚。”  “……我以为这事已经过去了,毕竟是你女朋友先来找我的茬。”  白瞬远微微笑,而后点了点头,接着问,  “她为什么找你茬?”  “她和那什么萧翎的关系好呗,可是明朗已经说了,萧翎退学的事和我没关……”  她话还没说完,白瞬远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眼前摆了摆,  “Nonono……”  “……”  “她看你不爽,才找你茬的。”  苏小萌眉头拧的更紧了,这是什么鬼理由?  “大学生活实在无趣,如果不时不时找点乐子让自己乐一乐,这鬼地方怎么待到毕业啊?”  白瞬远那一脸的痞气,真是让苏小萌瞠目结舌。  这里是A大诶!多少人挤破了脑袋要进来啊!当初她去了半条小命才考上的学校啊!  他竟然说无趣,他竟然说不找点乐子根本忍不到毕业?  “那个……好吧。”苏小萌深吸口气,她可能真的碰上了校园霸王。  “说吧,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忘了那茬儿?”  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比起被这么个三教五流的人盯上,她适当的退一步也没什么不行。  “唔……我想想。”  白瞬远扬了扬眉,身体重新站直,他有些困倦的打了个哈欠。  苏小萌只觉得肚子饿,想吃中饭而已。  见他这副懒散困倦的姿态,苏小萌心想,到这种时候,应该也提不出什么苛刻的条件,约莫也就是让她去给他女朋友道个歉什么的吧……  “啊!我想到了!”  他眼睛蓦地一亮,而后突地重新低下头凑到她跟前,苏小萌脑袋忙往后一缩,撞上树。  硬是闷声吃下这记疼痛,她笑着看向白瞬远,“您说。”  白瞬远眸子微眯,那眼睛弯起来的弧度温和而……混蛋!  “你怎么做,我都忘不掉了。”  “……”  “苏小萌,有没有人说过,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灿烂?真比阳光还要灿烂。”  “……”  苏小萌有点跟不上白瞬远跳脱的神经。  “笑的太开心的人,我就想看看她哭起来是个什么样子……”  苏小萌身体一僵,视线里是白瞬远扬长而去的跋扈背影。  僵了三秒后,冲着那背影便骂了声,  “有病就去治!”  ……  白瞬远最后的那句话着实让苏小萌不安了一整节课。  那家伙看起来帅气的很,可那就真的只是外形。  两次打交道,她心里只留下了“这小子简直坏透了”的印象。  不过这种不安,也仅限于下午的那一节课。  当苏小萌接到殷时修的短信,说他在校门口等她的时候,所有的不安就消散了。  下课铃声一响——  教授这边正准备拖个两分钟布置个作业,谁知苏小萌背起书包就往教室外跑!  简直是开口拦的机会都没。  这有人出了教室,那其他学生自然陆陆续续也跟着走了。  教授到了嘴边的作业,又咽了回去,重重的在名册上苏小萌的后头加了个特殊符号!  ————  苏小萌奔出校门,远远便看到殷时修的车子停在正门对面,路边的临时停车位上。  尽管已经入了秋,但天却久久没有凉下来。  钻进车子的苏小萌气喘吁吁的擦了擦汗。  笑米米的看向殷时修,“你怎么有空来了啊?”  “跟进了学校的三期工程,咱们花钱赞助的,不能什么都不管,对不?”  她记得殷氏赞助了A大不少科研项目。  学校的三期工程是筹建第二图书馆以及扩大体育场,她倒是不知道这也是殷氏赞助的。  这会儿殷时修说了,她也就没多想,  “我们回家吧!”  “安全带系好。”  殷时修提醒了声,见她系好这才开车回家。  路上,苏小萌还把殷家二老给的那两个卷筒递给殷时修看,把两张宣纸也摊开着在他面前晃了晃,得意的不行。  “也不知道明朗和公公婆婆说了什么,竟然让他们取了名字。”  “和爸妈说过了么?”  殷时修问道。  苏小萌眨了眨眼,她这倒是真忘了。  “给他们打个电话说一声吧。”  “好!”  苏小萌应着便拿出手机,给苏妈妈打电话没通,估计是在上课,于是便给苏爸爸打了电话。  苏爸爸倒是很快接了起来。  “爸,在店里么?……忙么?恩……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哦……哈哈,你猜……不对,再猜……哈哈,不对不对,你再猜……”  殷时修一边开着车,一边听苏小萌给她爸爸打电话。  他真希望刚才苏妈妈的电话能接通。  这父女俩的对话,实在是有点……小学生对话似的。  一个老三岁,一个小三岁,反正……就是差不多三岁的智商了……  挨到电话结束,殷时修心里默默的吐了口气。  苏小萌打了个哈欠,似是有点困,她靠在椅背上,侧首看向殷时修……  “累了?”  他没看她,但余光瞄到她打了个哈欠。  苏小萌点头,  “有一点点……”  “那就睡吧,到家叫你。”  “……叔。”  “……恩?”  “我有没有告诉你,其实除了跳舞,我还有一个小小的……小小的理想……”  殷时修眉头扬了一下,  “说来听听。”  “现在不告诉你,嘿嘿。”  “……”  苏小萌见他面色微僵,心里更是得意,而后转过头,后脑勺对着他,轻笑道,  “等以后,等以后……告诉你。”  苏小萌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车子停在红绿灯路口,殷时修看了她一眼……  “睡着了?”  苏小萌闭着眼,但转过了头,没睁开眼,喃喃道,“没,就是闭着眼睛休……”  话没说话,唇上落下温热的柔软。  她愣了一下,而后脸上露出笑意,没有睁开眼,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咬了咬他的嘴唇。  殷时修加深这个吻,直到余光里看到红灯的秒数走完,他咬了咬她的鼻子,小声道,  “睡吧,一会儿就到家了。”  苏小萌松开他,依旧靠在椅背上,没睁眼,只是微微扬着嘴角,沉浸在自个儿的小甜蜜里。  ————  俩人回到家,三点还不到。  两个奶妈简单交代了一下孩子的情况便下班回去了。  双双一见到殷时修,便张着小爪子要抱。  殷时修疼女儿,洗了个手,没耽搁就把小女儿抱了起来。  苏小萌这边沉着张脸趴在煌煌的婴儿床边,见煌煌又在睡……  “这两天煌太子会不会睡得太多了啊?”  苏小萌初为人母,难免有点敏感。  殷时修抱着双双到她身边,看了眼睡得很熟的煌煌,伸手探了探小家伙的额头,挺正常的。  “没事的,孩子嗜睡是正常情况。”  苏小萌撑着下巴在那还是有些忧心忡忡的样子,  “可是之前比较嗜睡的一直都是双双……”  煌煌也睡,但只要她和殷时修一出声,煌太子没多久就会醒了。  “这么说,双双现在比较精神,你也要担心一把了?”  苏小萌瞥了殷时修一眼,“宝宝精神,还担心什么啊,就是不精神,才担心呢……”  “实在不放心,拿个体温计过来量一下。”  殷时修说道。  即便最近他和苏小萌都在恶补婴幼儿知识,书买了不少,也翻了不少。  但理论和实际总是有所出入。  初为人父人母的两人,不免有点不自信和怀疑。  苏小萌没多想,拿了体温计给煌煌量了之后,见体温正常,这才放下心来去准备晚饭。  而煌太子这一觉睡得也确实踏实,直到饭点才醒过来。  他这一醒,可是醒的惊天动地。  “啊……哇……”  蓦地就开始嚎啕大哭!  苏小萌手里的锅铲“砰”落地,拉开厨房门就往卧室钻,谁知那边原本在书房“加班”的殷时修跑的比苏小萌更快!  从书房蹿出来,拉开卧室门两步并一步跑了进去。  立马变将婴儿床里的煌煌给抱起来。  检查了一下尿不湿,确实尿了。  于是殷时修就立刻给他换了尿不湿,擦干净小屁屁。  只是他没想到向来比较乖巧,如果尿了,换了尿不湿之后就不会再折腾的煌太子……  今天格外的折腾。  依旧在那嚎啕大哭!  一张不大的小脸挂满了泪水,小爪子攥的紧紧的,两只小腿蜷着,肆无忌惮的哭着。  哭的殷时修是挠心挠肺的。  忙把煌太子抱怀里,一边亲着额头一边哄着,  “煌煌不哭,不哭啊……爸爸在呢……不哭不哭……”  苏小萌走了进来,也是被儿子哭的心都揪起来。  这边儿子一哭,那边闺女也不安分了,小嘴撇了撇,抽抽搭搭的也开始低声哭泣……  苏小萌头都炸了,赶紧抱起闺女哄着。  双双一钻进苏小萌怀里,哭声就消减了下来,小爪子揪着苏小萌的衣服,吸了吸鼻子,没再折腾。  但煌太子……却没的停了。  殷时修给了苏小萌一个眼神,示意她把双双抱另一个卧室去。  苏小萌出了卧室,但隔着门都能听到煌太子撕心裂肺的哭声。  把双双放隔壁卧室的大床上,这才回来,从殷时修怀里接过煌太子,坐在床边就给他喂起奶。  见煌太子吃奶后,便不哭了。  殷时修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只是饿了。  “啊,锅,锅里还煮着东西!”苏小萌忙叫道。  殷时修赶忙跑进厨房,关了火,看着锅子里烧焦了的红烧肉……  突地,他笑了出来,一个人看着锅子里黑漆漆的红烧肉,低声笑了好一会儿。  苏小萌抱着煌太子跟过来时,见他在笑,当即伸手戳了下他后腰,  “叔……傻了么?”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