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33小萌的决定

133小萌的决定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99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5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殷时修不接她电话,苏小萌只好给殷梦打,但是殷梦似乎不了解情况。  苏小萌心里很焦急,可她只能一路焦急着。  白瞬远斜瞄了她一眼,浅吸口气,“没事的。”  他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苏小萌心头的焦急不安直接转为愤怒,狠狠瞪他一眼,咬牙切齿道,  “最好是没事!”  “……”  白瞬远动了动唇,终是没再说什么。  车子停在医院门口,苏小萌下了车便往医院正门跑,白瞬远停好车子,再出来,人早没了影儿。  苏小萌跑进儿科区域,跑到服务台的值班护士跟前询问,  “你好,能帮我查一下晚上刚进来的一个叫殷怀瑜的孩子,在哪个病房啊?”  “你是他什么人?”  “妈妈。”  护士看了眼苏小萌,有点不大相信,但还是查了一下孩子的病房,道,“V207,左转最里面的病房。”  “好的,谢谢您!”  苏小萌忙跑进病房区,标着V字的病房是特殊加护的独立病房区。  殷家二老和殷时修在独立病房区的休息厅里,里面有一间小病房用玻璃墙隔着。  保证他们在外面说话,不会影响到里面的孩子。  苏小萌气喘吁吁的推门走了进来,坐在休息椅上的周梦琴闻声看向她。  见到殷家二老,苏小萌愣了一下,陈妈只和她说是殷时修带着孩子来了医院,她还不知道殷爸殷妈在这。  “殷爸,殷妈……”  周梦琴起身,走到她面前,眸子微微眯起,  “知道来了?不继续唱歌了?”  苏小萌抿着唇,心更是一沉,顿时明白之前用家里座机给她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殷妈。  “不是您想的那样,我可以解……”  她话还没有说完,周梦琴突地眉头拧了一下,鼻子动了动,似是闻到了什么味道,但又不确定。  “你……喝酒了?”试探一问。  此话一出,一旁坐着的殷绍辉和靠在门边墙边上的殷时修都提了神。  “我……我……喝了点调味酒,不多,就一点——”  “啪”!  周梦琴抬手就是一巴掌落在苏小萌脸上。  她这一巴掌谈不上多重,但也绝不轻。  “你就是这么当妈的?!”  周梦琴一时间气不可遏,向来很能控制情绪,优雅而温和的贵妇人,此刻爆发了。  苏小萌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疼。  “你要上学,好,没人拦你,老四帮你安排的好好的!但两个孩子才三个月!你起码上完课得回家吧?跟着同学去外面玩就不想想家里两个孩子?!”  “孩子生病了都没及时送医院!”  “好,你还小,年轻,喜欢玩,你出去玩!那也就算了!两孩子都在哺乳期,你竟然喝酒?!苏小萌,你连一点为人母的自觉都没有么?”  苏小萌怔怔的偏着脑袋,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红了眼眶,眼睛的余光瞄到了一旁靠在那,不为所动的殷时修。  对上他略沉的视线,苏小萌心里更难过……  殷时修深吸口气,母亲会出手打她,是他没有想到的,但他心里明白,母亲的这口气不出,以后……会更难。  原本坚定着不插手的殷时修,在遇上苏小萌那可怜的小眼神后,心一下就软了下来。  诶……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直起靠在墙壁上的背,腿正要抬起,VIP病房区的门自动打开……  白瞬远走了进来。  “这件事不是苏小萌的错!”  “……”  殷时修眸子微眯。  白瞬远方才在门外听了一会儿……  原本想掉头就走的,挨骂的是苏小萌,关他什么事。  再说,他原本就不想让苏小萌好过!  但……  脚步没能往该走的方向迈,而是踏进了VIP病房区,站到了殷家爷爷奶奶跟前。  周梦琴和殷绍辉看向白瞬远,神色微动……  “殷家爷爷,殷家奶奶,我是白瞬远。”  “瞬远……是丰茂大哥的孙子?”  殷绍辉隐隐有印象。  白瞬远点了点头,“恩,殷家爷爷。联谊活动是我要苏小萌过去的,她不愿意,是被我硬拖上车的……我不知道她的宝宝会生病……”  “你硬拖她去的?”  殷绍辉拧眉。  白瞬远点头,“酒……也是我逼她喝的……”  那边的殷时修眸子更冷,几乎就定在白瞬远身上,时不时……再看一眼旁边低头不吭声的苏小萌。  “为什么?”  殷绍辉不解。  白瞬远深吸口气,“爷爷,是我不好,之前……和苏小萌闹了点不愉快,想报复她,所以……”  “我不管是你拖她去的也好,还是她自己去的也好,我孙子现在躺在里面,而她现在才赶过来!还带着一身酒气!”  周梦琴冷声道,  “孩子待会儿醒了,饿了,你让他吃什么?”  “……”  苏小萌咬唇。  周梦琴瞥了她一眼,  “其他的我也不多说,从今而后,我就一个态度,孙子孙女我认,苏小萌,我不认。”  “……”  苏小萌从周梦琴的话里听出了浓浓的失望,听得她心里难受极了。  眼泪涌了出来。  有委屈,有无奈,但更多的是自责……  “对不起……对不起……殷妈妈……”  “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你应该和你儿子,和你丈夫说。”  苏小萌闭了闭眼,豆大的眼泪掉在地上,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小肩膀一抽一抽着走到殷时修跟前,  “叔……煌,煌煌……怎,怎么样了?呜呜……”  殷时修看着她这样儿,心都跟着揪紧了,可出口的话带着一点冷漠。  “高烧已经在退了,煌煌就在里面。”  苏小萌抬眼,模糊的视线透过玻璃看到小小的病床上,脑袋上打着吊针的煌煌,眉头微微皱着,睡得很不安稳却又一动不动的样子……  心,就像被人掏空了一样,难受到有点承受不住。  腿都软了……  唇被咬出了血,看着孩子遭罪,心里的内疚自责都快把她压崩溃了。  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白瞬远还想说什么,可一时间说什么都好像是多余的。  苏小萌背对着自己,玻璃窗上隐约可现她泪流满面的小花脸。  那时候他对她说过,笑的太开心的人,我就想看看她哭起来是个什么样子……  现在,苏小萌在哭,哭的很伤心,很委屈,很内疚很自责……  可他发现,他心里一点儿也不好受。  “你送她来的?”  话是殷时修问的,有点突兀的问话,但却把白瞬远落在苏小萌身上的视线转移了过来。  其实从进来开始,白瞬远就已经打量过殷时修,只是没那么刻意和仔细。  此刻两人视线对峙,竟在空中摩擦出一簇簇火花。  “恩。”  “谢谢,你可以回去了。”  殷时修说着,语气很冷淡,听不出半点谢意。  白瞬远看了眼周梦琴和殷绍辉,还是忍不住说了句,  “对不起,殷爷爷,殷奶奶……”  “好了好了,你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殷绍辉道。  白丰茂的孙子,这会儿,即便心里有想法,自然也不能说什么。  白瞬远离开VIP病房区,苏小萌依旧背对着他。  他的拳头微微攥紧,一颗心上上下下,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  后来,殷时修让黄叔把殷绍辉和周梦琴也送了回去。  孩子有他和苏小萌留在这守着。  周梦琴临走时和殷时修多说了两句,大有希望他能再多考虑斟酌一下这段婚姻。  没有回避,声音也没有刻意降下,仿佛是要苏小萌也听到。  而苏小萌……也确实听得清清楚楚。  二老走后,病房区恢复安静。  她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只是看着婴儿床里的煌太子。  怎么就发烧了呢?  摸摸他的小手,煌煌立马反握住她的一根手指,无意识的紧紧攥着……  苏小萌被煌煌这么一个小动作,攥的心口又是一抽。  殷时修缓缓吐出一口气,一时间也觉得有些身心疲惫。  看着这个让他难以心定的女孩儿……有些无奈,没辙。  “为什么没和我说实话?”  他问,这是他最介意的点。  苏小萌鼻子一酸,眼泪又涌进了眼眶,有些哽咽道,  “我怕你会生气……”  “……”  殷时修胸口一口气堵在那。  “你出来。”  说完,他先走出煌煌的病房。  苏小萌轻轻抽掉自己的手指,起身跟着走了出去。  “白瞬远说的是不是真的?”  他沉着眼,看着她,“你不愿意去,是他硬拖着你去?也是他硬拖着你上车?”  苏小萌低着头,看着光滑的地板,点了点头……  眼泪“啪嗒”又往下掉了两滴。  “你觉得如果你实话告诉我,我会生气么?”  苏小萌摇头,而后抬起头,情绪崩溃道,“可你会担心……呜呜呜……”  “……”  殷时修心口一窒,嘴巴张了张,有些说不出话。  “我以为会没事的,我有给陈妈打电话,我有问过她煌煌今天有没有不舒服……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是怕告诉你我不回家照顾宝宝是因为要去联谊……你会生气,可我又怕我如实和你说我是被强迫的,你会担心……呜呜……”  “为什么喝酒?”  殷时修又问。  他这一问,苏小萌更难过了,“我忘了……我真的忘了……对不起……呜呜……”  “……”  “白瞬远把我手机抢了,说我喝了那瓶调味酒,就会把手机还我,就不再和我过不去……呜呜……所以就喝了……”  殷时修脸色又冷了一度。  “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你过不去的?”  “我,我回学校以后……”  “这个也不告诉我,为什么?”  苏小萌抹了把眼泪,可是怎么也止不住这眼泪……  “他又没打我,没骂我,就是偶尔嘴上不饶我,我和你说干嘛……呜呜……你每天那么忙……操心宝宝,还要操心我……呜呜……”  殷时修心里还是觉得有点无语,但好在……  并不是他之前脑中想的最坏的那种情况。  “你知道今天爸妈为什么在这么?”  苏小萌吸了吸鼻子,抹了把眼泪,摇了摇头……  殷时修看着她,  “他们来是想告诉你,他们已经接受你了。”  “……”  “但现在……”  苏小萌低头,殷时修没有说完,但她全明白。  她……又搞砸了。  殷时修浅吸口气,上前一步揉了揉她的头发,“好了,我们再继续努力,好么?”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苏小萌情绪就更崩溃了!  双手一伸便扑进他怀里,环着他的腰,脸埋在他胸口,连连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殷时修的手臂有些僵,但最后还是回抱住她,轻轻拍着她的背。  “别哭了,过会儿煌煌要醒了。”  “呜呜……对不起,对不起嘛……”  “知道了知道了。没有下次了,好不好?”  苏小萌重重点头!可抱着殷时修却怎么都不肯松手。  她今天真的被吓到了,煌煌生病吓到她,殷时修挂她的电话吓到她,殷妈那一巴掌吓到她,还有老人家说的每一句话都吓到了她……  看着煌煌头上打着吊针,那一瞬间,半个身体都软了……  殷时修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苏小萌受到了些安抚,不安惊慌的心稍稍定下来些,小脸在他胸口又蹭了蹭。  “叔……”  “恩?”  “你以后不能挂我电话!”  “……”  “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  苏小萌跺了下脚,愤愤道。  这个举动对她产生的阴影太大了。  因为……她实在已经太喜欢殷时修。  一想到他可能不要她了,她真的觉得很害怕。  “到这会儿,你竟然还来和我提要求?”  “反正就是不能!”  “……好,不挂。能抬起头来么?人家护士在外面已经等很久了。”  他小声提醒道。  苏小萌忙从他身边跳开,门外果然站着一个护士……脸红着,似是在避嫌。  苏小萌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别开头。  护士进来给煌煌量了体温,庆幸的是温度已经降到了三十七。  给宝宝把身上汗湿的衣服换了下来,医生过来看了看煌煌的情况,而后和叮嘱了他们一下孩子的饮食等注意事项。  说是留院继续观察也可以,带孩子回家也行,但苏小萌怕煌煌发烧会反复,决定留在这。  而殷时修得回去,双双还在家。  周梦琴和他说的话,让他不得不多深思一下。  奶妈照顾孩子,是不是真的尽心尽力。  半夜里,煌煌醒了几次,苏小萌给他喂了点冲泡的牛奶,但是煌煌似乎不太喜欢,每次喝一点点就不要了。  苏小萌跑到医生那,老实交代自己喝了多少酒水,包括酒精浓度和量。  询问了一下医生要什么时候才能给孩子喂母乳。  调味酒的酒精度数毕竟浅,应该也没什么大碍,但保险起见可以过个两天。  隔天早晨,殷时修过来接苏小萌和煌煌回去。  今天是周六,昨天殷时修安排在今天的会议,他也推掉了。  两人都待在家照顾孩子,哪儿都没去。  苏小萌给苏妈妈打了个好几通电话,又问了好多照顾孩子的注意事项。  她手抄了下来,生怕自个儿脑袋一蠢,就又给忘了。  殷时修看着她小心翼翼照顾宝宝的样子,知道她是真被这次的事情给吓到了。  心疼儿子,是必然,但要说不心疼这个做错了事正在努力弥补的年轻妈妈,那是不可能的。  周梦琴落在她脸上的那一巴掌,苏小萌没有任何怨言,但他心里……不是没有内疚。  因为他始终记得,如果不是初遇那一晚,他主动欺负了她,现在,她会是个想干嘛就干嘛的自由大学女生。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要不断努力的学习去成为一个母亲。  周日晚上,殷时修从浴室里出来,没见到苏小萌,搜寻了一下,发现她在阳台上打电话。  出于好奇,他靠在阳台门口,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听着……  “恩……退学手续我过两天来办……”  殷时修心一紧。  苏小萌挂了电话,转头蓦地对上殷时修,她微微泛红的眼眶被收进殷时修眼底。  “退学?谁?”他皱眉。  苏小萌冲他龇牙,脸上的笑容有多牵强,她自己不知道,可殷时修却看得分明……  她指了指自己,“我啊,叔,我想了想,我不念大学了,嘿嘿……”  “……”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