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34她说小萌担不起,他看,不见得(一更8000)

134她说小萌担不起,他看,不见得(一更8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6299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6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晚上,哄完俩孩子入睡,他们并肩躺床上。  殷时修微微侧首,借着零星亮光,看到苏小萌闭着眼。  那睫毛时不时轻轻的颤,他知道她是在装睡。  小丫头……  这一晚,殷时修没有和她讨论“退学”的问题。  他定然不会让她退学,这毋庸置疑。  只是,她为什么会突然选择退学,原因,他心里明白。  而他一时间,还没有想到很好的方法,来打消她的顾虑。  侧身,把萌丫头楼进怀里,唇碰在她额头的发际边,哑着嗓子道,“先在家休息几天。”  苏小萌动了动身体,搂着他腰,钻进他怀里。  ————  隔天,王妈过来帮忙了。  双双很粘苏小萌,但她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煌太子身上。  就这茬,双双还哭了两次。  王妈抱着红着眼睛的双双,和苏小萌笑道,  “双双这么小就吃醋,将来哥哥的日子不好过啊,哈哈。”  苏小萌一边在给煌煌喂奶,一边撑着下巴,挤眉弄眼的逗着双双。  双双这双大眼几乎占了半张小脸,眼形像小萌,但瞳色像殷时修,深褐,偏黑。  眼圈红红的,小爪子像猫似的冲着她一挠一挠的,小萌张嘴轻咬了下她的手指头,她立马“啊哟”叫了一声,而后缩回手指头,在王妈怀里笑的“咯咯咯”不停,然后没过一会儿,小爪子又伸了出来,苏小萌再一咬,又是一连串“咯咯咯”的笑声……  如此反反复复……  煌太子似是受了影响,眼睛频频往双双看,结果吃奶给吃呛了,鼻子上都沾着奶汁,松开ru 头,砸吧着嘴,眨巴着眼睛盯着那边手舞足蹈的双双。  盯了一会儿,而后翻了个白眼,似是觉得双双好蠢,默默转头继续吃奶。  苏小萌被煌太子这个眼神逗得笑到肚子疼。  煌太子是不是真的在鄙视双双,她不知道,但这个表情太应景了。  “小少爷好像更像先生呢。”  王妈道。  苏小萌眉头一扬,“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吧?外人跟前冷冷酷酷的,家里人跟前……”  说到这,她顿了一下,眼里露出很幸福的光彩,  “很温柔,很黏糊。”  王妈看向苏小萌,而后道,“太太很喜欢先生呢……”  “不喜欢他,能给他生两个孩子么……”  苏小萌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当初愿意把孩子生下来,还是因为这个男人是殷时修。  尽管当时还很陌生,却在陌生的前提下,给了她难以说出的安全感。  她是个小动物一样的女生,可能就是出于一种小动物的直觉,让她觉得给他生孩子,她的下场不会很惨。  哪怕最后她没有和他在一起。  “先生应该是很招女人喜欢的类型吧。”  “唔……应该是。”  “太太就不担心?”  “王妈妈……”  “恩?”  “他要是背信弃义,我妈妈会neng死他的。哈哈哈!”  “……”  王妈清了清嗓子,感觉聊不下去了。  苏小萌当然也担心,但是……担心不会解决任何问题。  那时候,他们之间还有一张契约协议,上面已经替他们的婚姻定好了起点终点。  生下孩子后,她尽管惴惴不安,却在做好了他随时要走的准备的同时,也做好了要和他过一辈子的打算。  选择权给了殷时修,他选了后者。  所以苏小萌必须坚定走一条比前者艰难很多的路。  殷时修是个强大的男人,她得努力让自己变的更好,尽管……有点辛苦。  但好过因为自己不肯努力而失去。  如果最后,她努力了,却还是失去了。  唔……尽管会很伤心,但起码她尽力了,起码她不会后悔。  从小到大,她就是这样,不会轻易认定什么,但如果认定了,便尽全力。  晚上,殷时修回来了。  带了点苏小萌最喜欢吃的甜品。  苏小萌乐了,兴冲冲过去接了过来,她兴冲冲的,那边趴在小床上的双双也跟着兴冲冲的“啊啊”叫着。  殷时修洗了手,过来抱俩宝宝。  一手一个,晃了晃,乐的俩宝宝不行。  尤其是煌太子,装酷装了一整天,这会儿像个小神经病了。  小爪子竟往殷时修脸上摸,摸摸眼睛眉毛,抠抠鼻子。  殷时修躲都躲不及。  孩子丢殷时修那儿。  苏小萌便歇下来,坐在一边就开始吃甜品。  眼尖的双双趴在殷时修肩膀上。见着苏小萌在吃东西,“啊啊啊”的叫了起来。  苏小萌如芒在背。  转头,看了一眼双双,“你干嘛?”  “啊啊啊!”  啊你个大头鬼……  苏小萌捧着甜品,用勺子沾了一点点牛奶,放到双双嘴边,本以为她会舔一下,结果大嘴一张,把整个勺子都包进嘴里!  吓了苏小萌一跳。  她忙小心拿开勺子,而后就见双双在那儿一个劲儿的嘚瑟。  “咯咯咯咯……”  一连串魔性的笑。  苏小萌瞥了双双一眼,而后舀了一勺芒果和西米递到殷时修嘴边。  殷时修并不喜欢甜品,但递到嘴边也不排斥。  他张嘴一吃,原本没什么兴趣的煌太子也惦记上了,不过没往苏小萌跟前凑,而后砸吧着小嘴嘟到殷时修嘴边舔了舔。  “咳咳……”  这画面,是吧……  殷时修左右亲了一下煌太子,双双一件煌太子被亲,立马两只爪子就拍上殷时修的下巴,而后就嘟了上去!  这边也亲了一下,才满意。  回来也就陪俩宝贝玩了半个小时,殷时修感觉比上一整天班还要累。  晚饭是苏小萌做的。  殷时修以前觉得苏小萌不怎么聪明的,但从做饭做菜的情况来看,只要她肯学,还是很有前途的。  吃完晚饭,俩人抱着孩子沿着小区的花园转了一圈。  回去后又哼哧哼哧给宝宝们洗澡。  这洗澡也是一项大工程,殷时修抱着煌煌进了浴室,把他放小盆里,水龙头一开,万万没想到煌煌直接就尿了,尿到了殷时修脸上。  苏小萌见殷时修那表情,简直一身的鸡皮疙瘩!  抱着光屁股的双双,笑了不停,双双也不知道萌萌在笑什么,反正就跟着攒动着身体跟着乐。  殷时修黑着脸,转身走到苏小萌跟前,僵硬道,“你洗。”  “哈哈哈!”  苏小萌拍着大腿笑到不行。  虽说之前也被尿过,但没被尿到脸上。  这实在有点挑战一个洁癖患者的极限,因此苏小萌和俩宝宝都洗完了,他还在浴室里。  把俩宝宝放床上,十月份下旬,北京已经开始急速降温。  怕俩孩子冷着,屋里还打了点暖气。  苏小萌准备吹一下头发,不巧苏妈妈打来了电话。  她拿着手机靠到床上,接了电话。  “妈……”  “你要退学?为什么?”  苏妈开口便问道,一贯的简单粗暴直接。  苏小萌愣了一下,也没隐瞒妈妈,老实道,  “双双和煌煌交给奶妈带,我和时修不放心。”  苏妈妈眉头蹙了一下,“奶妈带出问题了?”  “没……”苏小萌看了眼边上迷迷糊糊要睡着的两只,而后道,  “但双双和煌煌确实我自己带的时候,精神比较好。”  今天陈妈不在,王妈和她说了两句,陈妈带煌煌的时候,煌煌精神很差,吃的少,哭的多,哭累了就睡。  王妈虽然看在眼里,但又因为陈妈是殷时修的哥哥那边介绍过来的。  她也不好说什么。  苏小萌听着,心里一阵复杂。  那边苏妈妈沉默了一会儿,而后道,  “苏小萌,以后要退学这种事情,起码你得告诉我一声吧?别让我什么事儿都是从辅导员那听到行不?”  苏小萌嘟了下嘴,“忘,忘了嘛……”  “忘你个大头鬼,你就想拖!”  “……”  苏小萌抓了抓自己的头。  “休学不行?干嘛退学?”  苏妈不明白。  苏小萌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嘀咕着解释道,  “休学能休多久呢……我和老师沟通过,他说学校最多为我把学籍保留两年。但宝宝现在要我照顾,两岁的时候一样得要我照顾……”  这次发烧她不知道,下次呢?难道孩子两岁了,就不会出问题了?  她没的选择。  如果等孩子大了,到了那个年纪,她估计也没有这个心思想继续念书了吧。  只是……连本科文凭都没拿到,她会觉得有点遗憾。  “时修怎么说?”  苏妈妈问。  “唔……”  苏小萌捏着床单,“他……没说什么。”  “……”  苏妈妈那边沉默了一下。  苏小萌怕妈妈觉得殷时修不好,忙道,“叔也很苦恼的,但是……”  “但是什么?”  苏小萌想了想还是说了那天的事情,没说全。  只是告诉妈妈,她被人拉出去玩,孩子生了病,公公婆婆有点生气。  她以为三言两句说完,就能含糊而过。  可苏妈妈到底是过来人,把殷家二老的性格往上一贴,把苏小萌的脾性再一粘,大概发生了什么,脑补也补得出来。  “那你觉得可惜么?”  苏妈妈问她。  苏小萌想了想,“其实现在的专业我也不是很喜欢,大学也没什么的,就算继续念书,也不过就是每天过去上上课,然后……”  “可妈妈觉得很可惜。”  “……”  苏小萌心口被不轻不重的戳了一下。  她咬着唇。  那边苏妈妈深吸口气,道,“殷家妈妈是不是骂你了?”  “……”  苏小萌鼻子酸了一下,想说没有,可开不了口。  “你是不是觉得没法兼顾孩子和学校才选择退学的?”  “……恩。”  “你也知道,妈妈其实没念完大学,就和你爸爸结婚,然后生下你了,后来想再念,但你一路长大,也是撒不开手,就放弃了。”  “……”  “尽管现在不缺那一张文凭,但于我而言,是个遗憾,觉得很可惜。当然,这世上本就是有失有得的,起码我把你照顾的很好,对么?”  “……恩!”  “说是这样说,但如果有的选,我也会希望把大学念完。你呢?”  苏小萌鼻子有点酸,她带着点鼻音,点了点头,“……恩。”  “好了,别难过了,时间不早了,睡觉吧。”  “……妈妈也早点睡。”  挂了电话,苏小萌盯着手机,眼睛红红的,心里有点难受。  念大学与不念大学,摆在眼前,只是一道简单的选择题,但放进一个人的人生……却成了一个转折点,能改变人生轨迹。  卧室的门开了一小半,殷时修一直在外边听着,电话里苏妈妈的声音他听得不是很清楚,但通过苏小萌的回答,隐约猜到说了些什么。  推开门进了卧室。  苏小萌忙擦掉挂在眼睫上的眼泪。  殷时修走过来,也没说话,而是把互相缠在一块儿的两小只轻轻放进婴儿床里。  苏小萌眨了眨眼,看向他,  “你洗……”  话没说完,只见殷时修爬上chuang,没躺,双手后撑在苏小萌的头边,把她困在自己身下。  “干嘛……”  “哭了?”  苏小萌忙吸了吸鼻子,“唔……刚才妈妈打电话过来,我有点想她了……”  “又骗我。”  “……”  殷时修低头吻了下她湿漉漉的眼睛,伸出she头tian了一下,咸咸的。  苏小萌拧着眉,哑声道,“干嘛呢……怪恶心的。”  殷时修一笑,把她整个人抱住翻了个身,让她趴在自己身上,扣着她的后脑勺就wen住这张小嘴。  磨着那柔软的chun,直到把那小嘴揉的嫣红,如花绽放,这才松开。  “真想退学?”  “……”  苏小萌抿着唇,顿了一下,正想开口,又被殷时修阻拦,“要说实话。”  “……”  “萌萌,和我说真心话。”  苏小萌鼻子一酸,“我当然不想啊……但那怎么办嘛?”  小家伙一下子就委屈了。  她也不是多爱读书,但是好不容易考上了A大,却又不能念完,这种感觉很糟糕。  不仅如此……  “以后婆婆肯定还要拿我学历说事……但现在又没的选,叔,嫁给你怎么这么难哦!”  小家伙开始抱怨了。  殷时修揉着她的头发,“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爸妈肯接受我们,就不会这么难。”  “……”  “我父母虽然现在年纪大了,但孩子再稍微大几个月,他们会比我们照顾的还好。”  如果有可能,孩子当然自己照顾最好,但萌萌的情况又比较特殊,如果让她因为孩子,就不继续念书,好像也有点说不过去。  说到这个,苏小萌脑袋“啪”垂在殷时修胸口,很是绝望道,  “可是……被我搞砸了嘛……”  “我妈她老人家会妥协一次,就会妥协第二次,她不是不讲理的人,那天只是在气头上。”  “……我知道。”  苏小萌侧着脸,扣住他的手,勾着手指喃喃道。  “叔,其实不念了,其实真的也没什么……”  虽然会有那么一点遗憾,但换来的是两个宝贝更加健康快乐。  苏小萌说是这么说,但语气里更多的还是一种无奈。  殷时修再一翻身,还是把她压在身下,抵着她的额头,碰着她娇俏的鼻尖。  “给我点时间,萌萌。”  “什,什么时间?”  “退学呢,没有必要,孩子的问题我来想办法……”  让她陷入两难境地的是自己,那么解决问题的必要也是他。  苏小萌看着他,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嘟了嘟嘴,“嘁……什么你来想办法,我知道你也没辙。”  “怎么对我这么没自信?”  殷时修觉得很挫败。  苏小萌突地笑了一下,“叔,我喜欢你。”  “干嘛突然这么郑重的表白?”  “就是喜欢你。”  喜欢你即便也绞尽脑汁的想不到办法,却还是在尽力给我安全感,让我依靠。  他低头咬了下她肉肉的脸颊,亲了两下,而后低声道,  “那天妈妈打你,你怨恨她么?”  “唔……”苏小萌眼珠子转了一下,而后用力道,“恩!怨恨!”  殷时修低头便又咬了下她的脸颊,重重亲了亲,“还怨恨么?”  “……恩!”  苏小萌继续点头,然而脸上的笑有点绷不住了。  他wen着她的小脸,头再一低,chun.she流连在她的耳根,脖子里,轻轻重重的逗着她。  苏小萌被挠的不行,低低的笑出声,  “痒,痒……”  他抬眼,“现在还怨恨么?”  苏小萌搂着他脖子,  “叔,煌煌那天还好没出事,如果他出了事,别说一巴掌,就是把我打死,我也没有怨言……”  “……”  “她打我,我疼。可她不打我,我会更疼。”  他吻了吻她的额头。  “那天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好不好?”  苏小萌想起来,就会觉得心痛和后怕。  殷时修低头攥住那小zui,颇用力并且动情的吻着。  他母亲说苏小萌担不起整个殷家大家族的重担,可在殷时修看来,不见得。  “唔……”  苏小萌推开殷时修,想了想还是嘟囔了句,  “我不会怪婆婆的,但是吧……叔,我挨打,你是不是该拦着点啊?”  殷时修眉头扬了一下,她不说还好,这一说……  眸子眯了眯,  “拦?”  “不应该拦一下嘛……”  “可当时我也挺想打你的……”  苏小萌一听这话,身体一抖,“啥?”  “你和一个男生出去喝酒,那个叫白瞬……唔!”  他话还没说完,苏小萌主动送上小嘴。  算了算了,还不是不要计较了。  感觉再计较下去,今晚要闹大发了。  殷时修见她这小心虚样儿,心里叹口气,也松了口气,加深着这个吻,在她身上一点一点的勾着火。  为什么没拦?  有很多原因……  当时周梦琴在气头上,而他,也好不到哪儿去。  此外,那一巴掌来的太突然,实在出乎他意料,反应过来时,已经打了。  纵然母亲动手不对,但这是母亲极为罕见的行径,若不是气急,不至于丢掉优雅,动起手来。  那一刻,他如果站出去维护苏小萌,那这件事,可能永远都过不去了。  但即便有众多理由,他却不能一一和苏小萌解释。  因为解释来解释去,他终究是让她挨了打。  既定事实,改变不了。  他的内疚和心疼,也只能放在心里。  “唔……”  萌丫头戳了戳走神的殷时修,大眼眨了一下,表示……  “能不能专心点儿……不然,我就睡觉觉了……唔!”  喜欢苏小萌什么?  太多。  从外形到内在,从缺点到优点。  她的可爱,她的和善,她的简单以及……她的小智慧。  ————  对于险些把殷时修和苏小萌一并难倒的“退学”问题。  在苏妈妈来了北京之后,迎刃而解。  殷时修接到苏妈妈的电话,得知她已经到北京后,实实在在被吓了一跳。  立马开车亲自去接。  到了机场接到人后,才知道苏妈妈都还没有告诉苏小萌,就已经过来了。  苏妈妈拖了个大行李箱,塞进后车厢,殷时修给她拉开车门。  苏妈妈看了他一眼,坐进去。  这气氛让殷时修觉得挺不安的。  “妈,吃过午饭了么?”  “飞机上吃过了。”  “……您来北京,爸他……”  “你最好晚上打个电话过去安慰安慰他。”  “……”  殷时修清了清嗓子,只能替岳父默哀了。  “时修。”  苏妈妈看向窗外,突地正儿八经喊了他一声。  “恩?”  “为什么我有一种感觉……时间一长,小萌就要受委屈?”  “妈……”  “我不是责备你的意思。”  苏妈妈忙道,“我只是有这么一种感觉。”  “……”  苏妈妈没有质问殷时修的意思,从苏小萌和殷时修结婚开始,她就知道小萌一定会受委屈。  别说是嫁进豪门,就是普通人家,也多多少少会受些委屈。  趁着苏小萌不在,苏妈妈和他提上这么一句,不过是提醒他一句:  小萌受了委屈,她这个做妈不会一直不知道。  殷时修是个聪明人。  可他还是个大老板,而她说到底也就是个乡村妇人。  有些话,点到为止,彼此都不为难,也不难堪。  苏妈妈是大户人家出身,殷时修和她接触下来,很能感觉得出来,她为人处世的得道之处。  “抽个时间,让我和殷家二老见个面吧。你们结婚到现在,这两家父母都还没正经坐下来聊过,有点说不过去。”  殷时修点了点头,  “我回去和他们提。”  苏妈妈笑了一下,“提?”  殷时修轻叹口气,有些无奈道,“妈,我其实……也算是离家出走啊。”  “……”  苏妈妈看了他一眼,眉头一挑,“那我不管。”  “……好。”  殷时修笑道,应了声。  “您来北京,那工作……”  “我给你们带半年孩子,半年过后,你得想办法,让小萌可以继续读书,并且不影响到照顾孩子。”  苏妈看向殷时修,“做得到么?”  殷时修勾起唇,  “我觉得……爸爸会想掐死我。”  苏妈妈瞥了他一眼,也笑了一下。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