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36这个错,穷尽一生,也弥补不了(一万一)

136这个错,穷尽一生,也弥补不了(一万一)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8765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6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不行!”  这一声霸道到了一种极致的“不行”让苏小萌被眼前男人的皮厚,无耻以及蛮不讲理程度给彻底惊呆!  这到底是哪颗奇葩星球扔出来的一朵奇葩!  以后干脆就叫他白奇葩好了!  苏小萌干瞪着他,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应对这朵奇葩!  “我们聊会儿呗?”  白瞬远先开了口,语气柔和了点。  苏小萌只觉后背都打了个颤。  她指了指不远处的语言教学楼,“那个……我要上课诶。”  “什么课?”  “中西方语言文化差异……”  白瞬远极其轻蔑的瞥了一眼那幢教学楼,而后底气十足的对苏小萌道,  “我教你,比那些个傻博士教的好。”  “……”  如果不是从殷时修那儿求证过,你就是给苏小萌一百个脑袋,她也没办法把白瞬远和那个和蔼可亲的白爷爷联系在一块儿!  他才多大啊,就这个看不起,那个看不起的?  “但……但我比较喜欢傻博士教的,白哥哥,你别总针对我,我也不会躲着你,你这样突然追上来,我很害怕的好不好?”  苏小萌说的也算是心里话。  讨厌白瞬远,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但白瞬远是个霸道无赖啊!  感觉和他对吼,自个儿会先飙血而亡!  “你不躲着我,我干嘛盯你?”  “……”  “这样看着我干嘛?”  “唔……你爷爷真的叫白丰茂?”  苏小萌还是没法相信。  “我爷爷你也认识啊?”  “……恩,认识,他人很好很好的。慈眉善目,和蔼可亲,我可喜欢他了!啊,对了,白爷爷最近好吗?”  苏小萌说着说着就怀念起了白爷爷,说起来这一直都没有时间再去山上看白爷爷。  得回去和殷时修商量一下,抽个时间带双双和煌煌去见一下白爷爷,毕竟要是没有白爷爷,她的俩个宝宝不见得能安全落地呢!  “你和我爷爷很熟么?”  白瞬远看苏小萌的表情,扬了扬眉。  “不熟……就不能关心一下么?”  白瞬远双手插裤袋里,“哦,那你关心的倒挺是时候的,下课后,我带你去看看他。”  “啊?”  “他住院了。”  “……”  苏小萌心里“咯噔”了一下,眉头皱起,“你骗我?”  “我骗你干嘛?”  白瞬远瞥了她一眼,“那是我亲爷爷,我为了骗你咒他?”  苏小萌想想,话是这样讲没错,但白瞬远这轻飘飘的语气。  “年纪大了,心血管方面有些问题,也没有那么严重,你去看也好,不去看也好,我是无所谓。”  “……”  苏小萌抿着唇。  白爷爷生病,她是一定要去看的,但是……  瞥了眼白瞬远,“晚点再说,我先去上课,再不去,真要迟到了。”  “晚点再说?你有我联系方式么?”  “……”  “手机给我。”  苏小萌下意识摇头,但手里的手机就这么被抢走了。  “你能不能别总像个强盗似的?”  白爷爷家不是和殷家差不多么,那样的大户人家,怎么会出这样一个不讲道理又没教养的人……  白瞬远划开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放着一家四口的照片,殷时修一手抱着一个,苏小萌靠在他身边,看起来很是温馨……  某人突地扯了下嘴角,冷嘲道,“这不是一老爹拖三孩儿么?”  苏小萌反射弧有点长,反应过来后,当即就抬腿踢了他一下!  白瞬远挑眉,“哟,还挺暴力!”  “给我!”  “急什么。”白瞬远用她的手机给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才把手机还她,“这是我手机号。”  她接过手机看也不看,就要走。  “喂,苏小萌。”  “又干嘛啊?”  “你这么年轻,干嘛和个老男人在一起啊?”  “这个归你管么?”  白瞬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多这个嘴,去管这种无聊事,但……  人已经重新站到她面前,  “你说你一成都过来的小村姑,乱入殷家这样的豪门,和一个比你大那么多的男人在一块儿,图什么?”  “白瞬远,我觉得你这个人真的很有问题。”  “我只是很好奇。”  “……”  “对于一些我不能理解的事情,我会比较执着,所以……如果你能给我个答案,也许我就不会再盯着你了。”  哇,这人的脑回路,真的和一般人不同。  她深吸口气,“我看你染着一头黄毛,也蛮潮的样子,难不成内里是个老古董?”  “……”  “这都什么年代了,别说他比我大十三岁,只要他对我好,只要我喜欢他,就算大三十岁,我也会和他在一块儿的。”  “只要他对你好……”  白瞬远琢磨了下这句话,而后道,  “殷奶奶打你的时候,也没见他出来帮你说话,这殷家的人都不接受你……你那么死心塌地做什么?”  苏小萌看着他。  “怎么?我说的不对?”  白瞬远见她不说话,以为自己的话触动了她,刚想继续开口——  “你有病是不是?!”  苏小萌突然就爆fa了!  “我婆婆打我是因为谁啊?还不是因为你啊!我是不是说了我要回家照顾孩子?是不是你像个流mang一样把我拖走的?”  方才好言好语,主要是见他像是来求和,而不是继续来找她麻烦的。  但他刚才那两句话一出,这哪里是来求和的?  这根本就是——  “我真是没见过你这么坏的人!想挑拨离间?!我和我叔之间,是你这个流mang痞子能随便挑拨的么!”  苏小萌吼完还觉得不解气,四处瞄了一眼,蹲下来捧起一把树叶就扔白瞬远脸上。  狠狠鄙视了他一眼,掉头就跑!  白瞬远甩了甩脑袋,吐了两下落进嘴里的土,看着那蹿开的身影,也没追上去了。  他不知道心里蹿起来的隐隐惆怅感是怎么回事。  “……瞬远?”  一道细细软软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白瞬远回头,珊珊扎着两个小辫子搭在肩上,冲他笑了笑。  “你怎么在这?”  白瞬远问了句。  珊珊上前拉过他的手,“我在找你啊,下午你不是没课了么?我们出去玩吧?”  “……”  白瞬远看着珊珊,眼前的女孩儿长相甜美,一笑一颦都很得人心。  但漂亮可人的外表下,是一颗极其强烈的虚荣心。  她喜欢他,因为他强大,他选她,因为她好控制。  “你呢?下午也没课?”  “就一节体育课,不想上了,我们都好久没一起出去玩了。”  “体育课也是课,回去上吧,下次有时间再出去。”  白瞬远说完便松开珊珊的手,迈开步子。  “瞬远……”  她又叫了他一声,声音娇的都能滴出水来,然而并没能撼动那个桀骜大男生离开的步伐。  珊珊站在原地,眉头微微蹙起,神情复杂的顺着语言教学楼的方向看了一眼……  ————  白爷爷生病住院的消息可算是折磨了苏小萌一下午。  一下课就给殷时修打电话,和他说这件事。  殷时修想了想,  “恩,是该去看看,明天周三,你下午应该没课,那我们下午去。双双和煌煌就不要带了,医院里面病气重,等白老先生病好以后,咱们再带孩子们过去拜访。”  “好!”  有老公这话,她算心安点。  不然,她真想连夜去医院看一下白爷爷。  ————  回家后,她先给俩孩子喂奶。  苏妈妈在厨房里做晚饭,但妈妈的手机放在了客厅茶几上,总是一震一震的不断有消息传来。  苏小萌出于好奇瞥了两眼,哦,原来是老爸。  既然是苏爸爸,那苏小萌就不客气了,划开瞄了一眼……  这一眼可让苏小萌傻了眼……  ——老婆,晚上没人给我做饭吃,我只好去楼下买沙县吃!你放心,你不在家,我不会乱花钱,沙县最便宜!  ——老婆,沙县竟然和我说,蒸饺卖完了!!!  ——老婆老婆……你回我一句呗?我想见见我宝贝外孙外孙女诶……  ——老婆,我觉得我快疯了……家里空荡荡的,晚上就我一个人,好可怕……  ——好吧……还是女儿比较重要……但是咱们说好,就半年哦……  ——你回我一下啊!!!  苏小萌看着看着,眼泪掉在了手机屏幕上,她忙就着袖子擦掉!  吸了下鼻子,回了句,  “老爸,对不起……”  微信震动停了下来,那边静默了好半晌,而后突然发过来好长一串!  ——萌丫头啊!你怎么好看你妈妈的手机呢!而且还翻微信,你妈妈人呢?她怎么这么不懂得保护*……  叽里呱啦的一串,看的苏小萌前一秒在哭,后一秒又笑了出来。  “麻麻在烧饭。嘿嘿!”  ——你嘿嘿的时候,想过你老爸在吃沙县么?  苏小萌吸了吸鼻子,索性给老爸打了个电话……  那边接了起来,“微信说得好好的,干嘛打电话呀?不得要钱啊?”  “老爸……”  “诶哟喂,你哭啥哟!萌丫头,我老婆都被你抢走了,你别还搞得爸爸在欺负你似得呗……”  “噗……”  苏小萌又笑又哭道,“唔……爸爸,你不要耍宝了嘛……”  “……”  “爸爸,你也来北京吧……”  “我来北京,咱家就没人看了呀!万一别人趁着咱们家里人都不在,把咱家值钱的东西都给搬跑了咋办哟?”  “噗……哈哈,搬跑了,我给你买嘛!”  苏小萌抹着眼泪道。  “诶哟喂,你这牛吹得,你给我买?你上哪儿来钱给我买?”  “唔……我老公有钱,他给你买!他的钱就是我的钱!”  苏小萌拍拍胸脯这么说着。  但这话到底没在殷时修跟前说过。  “得了吧,小殷连别墅都给咱买好了,还让他买这买那的,怎么好意思哟!”  苏小萌抽过茶几上的纸巾擤了擤鼻涕,带着鼻音问道,“什么别墅啊……”  苏爸爸发现自己说漏嘴了!  “额……”  苏小萌眨了眨眼,“他……给你们买别墅了?”  “唔……”  苏小萌震惊了,“妈妈……知道么?”  “额……”  “妈妈……不知道?”  “唔……”  “不会就你和叔两个人商量着的吧?”  “额……”  “爸爸!你想死嘛!这么大的事……”  “嘘!嘘嘘嘘!别喊那么大声啊,你妈妈会听到的啊!”  苏小萌忙压低声音,“爸爸,你在搞什么鬼啊?”  “这个……你晚点自己问小殷好吧?”  “……”  苏小萌吸了吸鼻子,心想反正老爸说也说不清楚,还是晚上自个儿问叔吧。  “没哭了吧?”  那边苏爸爸小声问,闺女一哭,自个儿心都跟着揪。  “唔……没了。”  “小殷还没回来啊?”  “恩,快了。”  “双双和煌煌都还好么?”  “……好!”  “恩,那就好,大学的课虽然比较水,但你要好好念哦。”  “恩。”  苏小萌听着听着,眼睛又湿了,“爸爸……”  “恩……”  “你还是来北京吧,你一个人在家,好孤单的……”  苏小萌说着,眼泪又吧嗒吧嗒往下掉,她知道爸爸是多怕寂寞的一个人……  尤其是看到爸爸给妈妈发的微信。  “诶哟,你真是……”  “爸爸,店就让阿永哥和宏树哥照顾嘛……”  “好了好了,丫头,晚点我和你妈妈商量商量好嘛?”  苏爸爸轻叹口气。  “恩!”  听了这话,苏小萌才勉强止住眼泪,又简单说了两句,这才结束了电话。  苏妈妈端了菜出来,瞥了眼苏小萌,“你在干嘛?”  “给煌煌喂奶。”  “喂奶喂的眼睛都红了?”  “他咬我了!”  “……”  苏妈妈竖了一脑袋黑线,也不知道她说的真的假的。  煌太子原本闭着眼睛吃奶,听了苏小萌这话,便睁着眼睛盯着她。  苏小萌有点心虚,别开眼。  “时修还有多久回来?”  “他已经在路上了,这个点可能有点堵。”  苏小萌说着。  苏妈妈洗了洗手,坐到沙发上,接过吃好奶的煌煌,给他擦了擦嘴。  苏妈妈也知道煌煌是个不怎么热乎的性子,还担心之前一段时间都没在煌煌跟前出现过,煌煌会不认她这个外婆。  但出乎苏妈妈意料的是,煌煌见着苏妈妈,倒是不哭不闹的,被苏妈妈抱也是很高兴的。  比起双双的逢人就乐,煌煌却带给苏妈妈更多得意。  “哦,对了,妈妈,你还记得上次救我的那个爷爷嘛!”  “记得,我还正打算和你提这事,上次我和你爸带着你就走了,也没来得及去感谢人家。是得抽个时间去看望一下他老人家。”  苏妈妈是记得这个老人的,尽管只知道这老人一个人住在九灵山上。  后来苏小萌也没有一直提。  偶尔苏妈妈想起来的时候,也会惦记着要去感谢一下老人家。  “那爷爷生病了呢!”  “生病了?什么病?”  苏妈妈愣了一下。  “是心血管方面的毛病,说不是特别严重,但现在在住院呢,我觉得老人家这么一大把年纪,还生病住院,就已经很严重了……”  苏小萌这么觉着,可白瞬远那丫,说的简直轻飘飘,那哪里是亲孙子的口吻嘛!  “你从哪儿知道的?”  苏妈妈听着苏小萌这不大确定的语气,不像是她和老人家直接接触得来的结论。  “哦,你知道上次把我害得好惨的那坏蛋男生吧?”  “……就是硬拉着你去唱K的?”  苏妈妈是记得小萌吐槽过这么一个人,但没提过那人的名字。  “恩,说起来那人也姓白呢!妈妈,我就觉着奇怪,你看,你也姓白,你多好啊!爷爷也姓白,爷爷人多好啊!可白瞬远那坏蛋竟然也姓白!这简直就是在侮辱白这个大姓啊!”  苏妈妈身体僵了一下,“那……男生叫什么名字?”  “白瞬远啊,这名字真难听!”  苏小萌愤愤道。  白……瞬远……  尽管有点久远,但苏妈妈还是对这个名字有印象的。  瞬远……  那孩子出生的时候,是父亲给他取的名字。  “得失瞬息间,致远宜恐泥。”  出自杜甫的诗……  “那爷爷……也姓白?”  苏妈妈问这话的时候,眼睛落在怀里的煌煌身上,语气听起来平静,可心却是波涛般汹涌的翻滚着。  “对啊,我没有说嘛?”  苏小萌眨眨眼,还没有发现妈妈的异样。  “可能说了吧……”  只是她没有在意而已。  “萌萌,问一下那白爷爷在哪家医院。”  “哦,好,我晚点发个短信问一下白瞬远,我和叔已经说好了,明天下午过去看他,那妈妈你要一起去么?”  “我要去的话,没人照顾孩子,你们去吧。”  “……哦,也是。”  苏妈妈把煌煌放回小床里,便进了卧室。  卧室门关上,她靠在门后,结痂的心肉重新渗出血来。  她知道爸爸心血管方面一直不太好,她知道的……  多少年了……她总是不敢去细算。  一细算……就会出来个让人心惊胆战的数字……  她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二十年前扔下最决绝残忍的话和苏成济一起离开的时候,她就知道,一定会有这么一天。  心里那道刻意忽视掉的伤,会重新迸裂,血会重新溢出。  “孩子不打掉!这辈子你都别想再进这个家门!我白丰茂没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女儿!出去了就永远别再回来!”  “不回来就不回来!逼女儿打掉孩子的爸,我也不想要!!”  她走的决然,那一步,踏出去就是二十年……  女儿像父亲,偏偏父亲执拗的像只牛,而她……有过之,无不及。  不是不想念,想念到疯,想念到伤,想念到半夜醒来,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可她依然没那个勇气去见父亲。  耻辱。  她是他的耻辱……  苏妈妈低着头,眼泪一滴一滴无声的往下掉,掉在地板上。  就是这样沉重的两个字,让她在听到父亲生病的消息后,也做不到不顾一切跑去医院。  所以她不愿意来北京,怕的就是听到有关白家的消息,怕的就是听到有关父亲的消息……  闭了闭眼,去洗手间洗了个脸,再出去的时候,殷时修回来了……  ————  隔天下午,苏小萌和殷时修一起去了白爷爷住的医院。  他们去的时候,爷爷病房里就他一个,他盯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起来很哀伤的样子。  苏小萌见了,以为是白爷爷身体不舒服造成的,很是心疼。  “白爷爷!”  而白爷爷一见着苏小萌,整个人精神就来了!  “萌萌?”  苏小萌跑到床边,用力点头,  “爷爷,好久不见,我都想死你了!”  白丰茂伸手摸了摸苏小萌的头,“小丫头又长水灵了,生完孩子,看起来还苗条不少啊!”  “嘿嘿!”  苏小萌冲他眯眼笑,她握着白爷爷的手,“爷爷,你怎么生病了啊?”  “老了还不就这样?”  “哪里老了啊!”  白丰茂没一会儿便被苏小萌哄的眉开眼笑。  殷时修把水果篮和一些营养品放边上。  “爷爷,等你出院了,我和时修带孩子们去看你!”  苏小萌说着,然后突然想到什么,连忙把手机拿出来,翻着相册递给白丰茂,  “爷爷,你看,我儿子还有我女儿!”  “哦哟,怎么这么可爱啊?这俩小宝宝像你啊!”  “是么是么?”  苏小萌激动了。  一旁的殷时修轻笑了一下。  白丰茂看了眼殷时修,随口问了句,  “这段时间,没让我家萌萌受委屈吧?殷家四少。”  殷时修清了清嗓子,“不敢不敢。”  “你最好是别让她受委屈。”  白丰茂看着俩小孩的照片,眉开眼笑,但对殷时修说的话却冷得很。  苏小萌得意的冲殷时修挑了下眉:看到没有,我是有靠山的!  殷时修心里觉得好笑,但面上,白老先生怎么说,他就怎么应。  苏小萌见到白爷爷,这话匣子就像大坝开闸一样,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根本止不住。  偏偏白丰茂喜欢苏小萌,有时候见苏小萌夸张的比着手势,一双老眼都瞪的老大了!  特别配合!  这边一配合,那边更起劲儿。  殷时修在一旁几次想打断,但白丰茂眸子一眯,他又只好识相的坐在一边听着。  好在白爷爷不是个脑子不清楚的,见时间不早了,便不露痕迹道,  “俩宝宝现在还在吃母乳么?”  这一问,苏小萌立马就站了起来,“啊,吃,吃的!白爷爷,我不能和你多聊了,我得回家奶孩子了!我改天再来看你!”  白丰茂眯眼笑着点头,“好,好!”  苏小萌虽然不舍得白爷爷,但那边孩子牵着,她也实在不敢再多留。  殷时修带苏小萌走后,病房里一下就又安静下来。  小萌带来的那份热闹,随着小萌的离开也被带走了。  剩下的只有一片空寂。  一直到晚饭时间,病房门再重新被敲开。  进来的是一个头发半百的中年男人和一个贵气妇人,分别是白丰茂的大儿子白正祥以及大儿媳谭千梅,两人都年近五十的样子。  “爸。”  “来啦……”  ————  苏小萌和殷时修回家后,苏妈妈便问了一下情况。  小萌说白爷爷精神很好,不用太担心。  但从殷时修的话里,苏妈妈听得出来,老人家……病情不容乐观。  她一下就红了眼睛,而后就转身进了厨房,虽说只是一瞬间,但殷时修确实看到了,他愣了一下。  苏妈妈在厨房里,实在是有点忍不住自己的情绪……  想来想去,还是解下围裙,进房间换了衣服,对苏小萌和殷时修道,  “晚饭你们自己做吧,我出去一趟,有点东西要买,不用等我。”  “哦,不过你要买什么啊?让叔送你去。”  “不用了。”  说着,苏妈妈就出门了。  苏小萌和殷时修互相看了看,相对无言,只好自食其力,进厨房整晚饭。  苏妈妈拦了辆出租车去了医院。  昨晚苏小萌问白瞬远具体的病房号时,她就在旁边。  她没有打算去见父亲,她知道父亲不会想见他,但她忍不了,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一看,也好……  距离那个目标病房越来越近,苏妈妈的脚步就越沉重……  那种心跟着颤,手脚都发软的感觉,又怯又盼。  病房的门关着,站在门外,隐约传来里面的交谈声……  大哥,还有……谭千梅。  “爸,多少再吃一点吧。”  白正祥的声音有些无奈,带着些恳求。  “刚才不是已经吃了么?你还要我吃多少啊?”  “……”  听到父亲的声音,苏妈妈忙捂住自己的嘴,眼泪顺着眼睫往下掉!  他的声音里夹着形容不出的沧桑感。  “爸爸不愿意吃,就不吃了。”  谭千梅从丈夫手里拿过碗,放在一边。  白正祥拧着眉,叹了口气,“医生说您最好多吃点,你这段时间吃的越来越少了,这样病怎么能好?”  老人家看向窗外……  谭千梅和白正祥互看了一眼,而后对白丰茂道,  “爸,等病好后,跟我和正茂回家一起住吧?”  “不去。”  白丰茂只淡淡吐了这两个字。  “爸,您一个人住在宜静山庄,我们实在不放心,您年纪也大了,如果这次不是二弟去看您,发现您身体不舒服,这后果……”  宜静山庄……  苏妈妈知道宜静是她母亲的名字,母亲在生下她的两年后,意外出了车祸去世。  所以她对母亲的记忆并不鲜明,她是父亲一手带大的……  宜静山庄可能是她离家出走后,父亲置办的吧……是不是就在九灵山上?  他老人家……一直一个人住么?  “如果你们不放心,可以搬到山上来和我一起住。”  白丰茂淡淡道。  谭千梅有些为难道,“父亲,我们家也很大的,干嘛总是要住山上呢?”  “人老了,要的是清静,受不得儿孙在耳边叽叽喳喳,你们要是有孝心,就多去山上走走。”  “父亲,您怎么这么固执呢?”  “千梅。”白丰茂似是有点倦了,他正色,看向大儿媳,一字一句道,“别打宜静山庄的主意。”  “……”  谭千梅神情一僵。  “你们做生意做买卖,我不反对,但赚也好,亏也好,是你们自己的。就算你们要把利益算到我这个老头子头上,那也得等我百年以后,律师会拿着遗嘱给你们细算。”  “爸,您说的这是什么话呀!千梅哪里有这个意思,您别太敏感了。”  “不是敏感,只是有些话,我要说清楚。”  白丰茂深吸口气,“我一生从政,留不下太多财产给你们,今天不是针对你们两个说这些,就是老二老三在这,我也是说一样的话。”  “遗嘱我早就已经立好,我名下的财产,你们兄弟三人均分,但宜静山庄,我要留给弦儿。”  门外的白思弦瞪大了眼睛,她咬紧唇,唇都快咬出了血……  “爸,你这样不公平!”  谭千梅当时就没能忍住,立马喊了出来,  “这些年明明是我们在照顾您,为什么最后却是小妹得最多?”  “山庄是我的,我想留给谁,还需要经过你同意?”  白丰茂神情一凛,谭千梅瑟缩了一下,但神情写满不服不甘。  “爸,千梅不是这个意思。”  白正祥忙解释道,“只是小妹这么多年,完全和家里断了联系,就算您想留给她,她也得出现才行啊……”  “她不回来!我不会死!”  白丰茂振声一吼!拍了一下病床边的柜子,连着白发的额际,青筋根根爆了出来,脸一下子就涨红了。  苏妈妈站在门外,紧紧捂着嘴,心像被放进了绞肉机……  “她当初走的时候,就没想过会回来,爸,您就不要再奢望着她会回来了!小妹就是那么狠心的人!”  谭千梅愤愤道!  白丰茂红了眼睛,气的嘴巴直打颤。  “千梅!”  白正祥开口呵斥了妻子一声!  “怎么?我说错了么?爸一直最疼她,什么都顺着她,宠着她,最后她就为了个小花匠和爸撕破脸!说离家出走就走!一走二十年,杳无音信!这是她的父亲诶!人能做的出这种事么?”  “够了!你给我出去!”  白丰茂指着门。  谭千梅皱紧眉头,  “你为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女儿,赶我这个一直在尽心尽力照顾你的儿媳妇走?爸,这说出去,你占理么?”  “如果当初你和老二媳妇没有攒动着老大老二一起数落弦儿,如果你们没有故意把弦儿和那男人的事情描绘到丑陋不堪……如果当初我肯多听弦儿说上两句……我不会赶她出门……”  “爸,你这是在怪我?你女儿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最后你怪我?”  “我不怪你,我怎么能怪你呢……让她不要回来的人是我,说她是我的耻辱的人是我……我怎么能怪你们……”  站在门口的白思弦,早已泣不成声。  她……错了。  错到离谱,错到不可饶恕……  站在门前,她缓缓推开门……  房内吵到面红耳赤的三人闻声看向门口……  谭千梅愣了一下,二十年的时间摆在这,她一时间没能认出白思弦来。  但白正祥却认得出来,  “小,小妹……”  那边白丰茂看着走进来的白思弦,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向自己,哭声不停,抽泣不停……  一如很多很多年前,那个摔了跤,受了委屈后跌跌撞撞哭着走向自己,抱着自己的小女孩儿。  那是他最宝贝的小女儿……  “思弦,弦儿……?”  他真怕自己是在做梦,问出口的声音颤抖的厉害。  白思弦用力点头,“爸爸……”  “……”  白丰茂傻了,思弦怎么会在这?  他顾不了这么多,只知道,他等到了。  这一声爸爸,他实在等的太久了……  “哈哈……”  白丰茂笑了两声,眼泪从浑浊的眼睛里流出来,他张开瘦柴般的手臂,“来,来……”  白思弦猛地扑进他怀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悔恨压在心口。  而后只听白丰茂一边笑一边哭着道,  “还好,还好……还是很年轻的样子,苏成济没有亏待你……”  “可是爸爸……爸爸好老了……呜呜呜……”  白思弦这辈子犯的最大错误,就是和最爱她的父亲卯上了劲儿,那是她的父亲……  她怎么能?怎么能和父亲怄气……  时光一去不复,这个错误,穷尽她一生,也弥补不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