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37我白家的女孩儿,怎么竟插牛粪上

137我白家的女孩儿,怎么竟插牛粪上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44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6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爸爸已经好老了……怎么办?”  白思弦扑在父亲怀里。  她离开的时候,父亲的头发黑中夹着零星银丝,可再回来,已然白花花一片,竟找不出一丝黑。  她离开的时候,父亲胸口的肌肉还很结实,可再回来,却松弛而单薄……  她离开的时候,父亲的声音还很洪亮富有磁性,念她的名字中气十足,可再回来,声音已经变得沙哑,出大声都觉得吃力……  白丰茂轻轻敲了一下苏妈妈的头,  “老什么?哪里老了,啊?今天人家小姑娘来看我的时候,还,还说我年轻着哩……”  “噗……”  白丰茂这么一说,苏妈妈被逗乐,可被逗乐的同时,心里的酸楚和悔恨更甚,眼泪涌的更凶。  “把脸抬起来,让爸爸好好看看。”  “……”  白思弦抬起头,一张漂亮精致的面孔,爬满了眼泪鼻涕,白丰茂赶忙抽过一旁的纸巾,给她擦着……  “诶哟喂,你看看你,是吧?四十岁的人了,哭起来跟人家四岁孩子似得……”  父亲这么说着,可白思弦泪眼模糊的视线中,此刻父亲哭的又好到哪里去?  她看到浑浊的眼泪顺着他脸庞上被岁月磨出的细细沟壑往下流。  “好了好了,不哭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白思弦刚想点头,只听白丰茂道,“当年是爸爸不好,是爸爸固执的和头牛一样,让我的宝贝女儿受了委屈……”  “不是……不是不是!”  白思弦拼命摇头,“不是……”  白丰茂抽过纸巾抹了一把老泪,“弦儿这次回来,就别和爸爸计较了,好不好?”  父亲越是这么说,白思弦越是觉得二十年前自己做的事情,天理难容……  “您别说了……”  白思弦心里难受的连声音都发不出了。  “好好,不说了,不说了。”  白丰茂伸手把白思弦重新抱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  一旁的白正祥摘掉眼睛,也抹了把眼泪,  “爸爸,小妹,都别哭了,小妹回家,是高兴的事情!”  白思弦趴在白丰茂怀里,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像个七八岁向父亲撒娇的女孩儿……  一旁的谭千梅从白思弦进来后,脸色就僵住了,那边父女俩抱在一块儿哭,她这边心里是五味杂陈。  二十年,她以为白思弦是绝对不会再回来了。  即便回来,那恐怕也是老爷子咽气之后……  “咚咚!”  护士敲了敲门,而后和白丰茂的主治医生走了进来。  医生和护士一见这场面,都愣了一下……  白思弦这才从父亲身上起来,擦了擦眼泪,有点不好意思的站到一边。  医生看起来三十出头,是个温文尔雅的男人。  “白老先生,我们量个体温。”  “哦哦!”白丰茂点了点头,而后擦了擦眼泪,而后指了指一旁的白思弦,冲年轻医生道,  “我女儿,我小女儿!”  “这就是您一直惦记的女儿啊?哈哈,恭喜啊,白老先生,这下心情好了吧?”  白丰茂乐呵呵的点头。  一旁的护士看的都愣了好半晌。  量了体温,做了检查,护士又给白丰茂挂了一瓶点滴。  白思弦去洗手间洗了个脸见医生和护士要走了,忙跟出了病房。  “医生,不好意思,等一下。”  白思弦走到医生面前,红红的眼睛,红红的鼻子……  医生轻笑,“白小姐。”  白思弦指了指病房,“那,那……我爸爸,他病到底是什么情况?”  问这话的时候,声音还是很哽咽。  “心血管方面的问题,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最主要的是病人的心态要调整好,生活作息要规律,其他的交给医院就行了。”  “那……我爸爸没有到要立遗嘱的地步……吧?”  医生看着白思弦充着水光的眸子,温柔的眨了下眼睛,  “当然没有,白老先生相对于同龄老人还是很健壮的。”  “谢谢,谢谢医生。”  白思弦忙道。  “白小姐,白老先生平时都好严肃的,今天见他笑,好慈祥的啊……”  一旁的年轻护士特别可爱的说道。  白思弦笑着点了点头,“谢谢你们。”  医生和护士离开,白思弦重新进了病房。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才勉强开了口,喊了一声,“哥。”  然而,只是一声哥,谭千梅完全不在她眼里。  “诶!小妹。”  白正祥比白思弦大十二岁,虽说在兄弟姐妹里不是和白思弦最亲的那一个,但在心里也一直很疼爱小妹。  他上前抱了抱白思弦,“对不起啊,小妹……当年……”  “好了,哥,不要说了。”  白思弦从白正祥怀里钻出来,吸了吸鼻子,  “我刚才问了医生,爸爸身体很好,遗嘱什么的不要再提了,不吉利。”  “……”  一旁的谭千梅眉头轻蹙,但没有吭声。  白思弦进来的太突然,方才她和白丰茂起争执说的那些话,也不知道白思弦听进了多少。  “对对,不提不提!”  白正祥忙道。  白丰茂拍了拍自己的床,朝白思弦伸手,“来,宝宝,坐这边。”  白思弦走过去,握着父亲的手,她伸手摸了摸父亲的脸,微微笑着,  “爸爸还是很英俊。”  “那当然了!”  白丰茂也不客气。  “小妹回来了,那爸爸也安心了,那爸,小妹,我和正祥就先回去了。”  谭千梅实在是有点待不住了。  “那你们回去吧。”  白丰茂说的也果断的很。  他们不回去,杵在这,他都不好和宝贝闺女聊天。  “那我送哥下楼。”  “他们又不是不认识路,干嘛要你送?”  白丰茂这么说,但白思弦还是跟着白正祥和谭千梅下楼了。  出了病房,走到转角的直梯门口。  “小妹,方才你嫂嫂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你这么多年不回来……”  “我这么多年没有回来。”白思弦冷声打断大哥的话,神情微冷的看着他,一字一句道,  “可一回来就听到谭千梅和您找父亲谈遗产的事。”  白正祥浓厚的眉皱了一下。  他是白丰茂的长子,长相却并不太像白丰茂,可能只有鼻子有点像。  “说起来父亲从政多年,我们白家也算大户,可若是让人知道他老人家人到暮年,身体尚且健朗,大儿子便带着大儿媳来要遗产……哥,你说别人会怎么看?”  “思弦,你嫂子和我绝对没有半点盼父亲不好的心思,你多想了。”  白正祥叹了口气,来之前,就叮嘱过妻子,不要提宜静山庄的事情,可妻子偏不听。  “小妹,你二十年不回家,可爸却要把整个宜静山庄都留给你,你当然能说的大义凛然。”  “我二十年没能回家,是谁一手促成的,千梅嫂子,心里不清楚?”  白思弦那双漂亮的眸子一眯……  看向谭千梅的视线带着几分怨恨。  白正祥站在一边,眉头都快打结了。  好在电梯及时到了,门开,白正祥拉着谭千梅走进去。  白思弦没有跟进去,只是站在门口和谭千梅对视着……  谭千梅和白思弦其实年纪相仿,谭千梅大思弦三岁。  但两人从一开始就不对盘,谭千梅第一次进白家,就拿棍子把白思弦养的小狗打破了脑袋。  说轻点,这只是一条狗。  但白思弦很宝贝那条狗,俗话说打狗还看主人。  谭千梅那一棍子落下,把白思弦对她的好印象打的烟消云散。  而白思弦倒不是一直为了狗的事情和谭千梅对着干,她不至于不懂事到这地步。  毕竟娶她的人是大哥,和她过日子的人也是大哥。  只是当白思弦发现谭千梅进门后,大哥一点点跟着变了开始……  她就对这女人打心底里厌恶。  白思弦知道当初谭千梅为什么想尽办法逼她离开……  “千梅嫂子,路上小心。”  电梯门合上。  白思弦合了下眼,而后迈步走开。  一句“路上小心”虽说带着点深意,但白思弦只是加重了点语气,并不会真对谭千梅做什么。  怨恨是有的,可二十年都已经浪费了,剩下的时间,她不能再浪费在这个女人身上。  然而,她刻意加重,仅仅只是佯装威慑的语气,在谭千梅听来,那就是暴风雨到来的前兆!  “她回来就是不安好心。”  谭千梅冷静道。  “你别多想。”  白正祥看到电梯钢面上照出的谭千梅气煞的面孔。  “你的弟弟妹妹里面,要属心机深沉,谁都比不上白思弦,别看她年纪最小!”  “好了,千梅,别说了。”  谭千梅瞪了白正祥一眼,  “别说了?是不是不说,事情就不会朝更坏的方向发展?如果老爷子把已经山庄留给了白思弦,我看我们的儿子最后能有什么!”  “……”  白正祥面色沉了下来……  谭千梅瞥了他一眼,  “你说我恶毒也好,好争也好,我无所谓,总之能为我儿子多争得一分,我就不会只争半分。”  ————  白思弦回到病房,白丰茂正捧着碗在那儿大快朵颐。  “爸……热一热再吃啊!”  “这就是热的,就是热的!”  白丰茂忙道。  白思弦轻叹口气,走到父亲身边坐下,  “既然饿,刚才怎么不多吃点?”  “刚才没胃口,现在有了。”  “……”  白思弦眉头拧着,有些无语诶……  她起身——  “宝宝,你去哪儿?”  白丰茂见她站起来,立马问道,语气很急。  白思弦心里一阵难受,忍了忍,这才转头,很是无奈道,  “我去打点水,给你擦把脸嘛!”  “哦,哦哦!”  白丰茂松了口气。  白思弦这才继续走进浴室,她吸了吸鼻子,微微仰头。  给白丰茂洗了个脸,她坐在床边,握着白丰茂的大手,缓缓道……  “成济对我很好,没有让我受一点委屈……不过你也知道,他就是那个德性,这辈子也就只能用“逗逼”形容了,高大上是和他八辈子挂不上钩……”  “但是我过的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白思弦盯着他厚厚的手掌,“不是没想过回家……但我不敢……”  每每想到那么要强的父亲,在政治场上凭着一张嘴叱咤风云的父亲,把她视为这一生最大的耻辱……  她就没这个脸回家。  “宝宝,你是真的狠心啊……”  白丰茂轻轻叹了口气。  白思弦依偎在他身上,闭上眼,“父亲……也很狠心的……”  “好好,怪我……只要你肯回家,还肯叫我一声爸爸,不再怨恨我,你怎么说都行。”  白思弦搂紧他的腰,久久没有说话。  “话说宝宝,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啊?”  提到这个……  白思弦突地笑了一下,她直起身体,看向白丰茂,  “爸,有一件事,您绝对想不到。”  “恩?”  “你刚才说今天有个小姑娘来看你了?”  “……恩啊。”  白丰茂点了点头,而后似是意识到什么……  白思弦咧开嘴,颇骄傲道,  “那是我女儿,我和成济的女儿,苏小萌。”  “……”  白丰茂脸上的表情一瞬间消失了,他眨了眨眼,满脸错愕,而后眼睛蓦地明亮起来,刚要乐,可嘴角还没有弯起一个足够的弧度,神情又立马凛然起来!  似是……带着点愤怒。  “爸?”  白思弦被父亲这短暂几秒里的神情变化弄得莫名其妙。  “殷时修……”  他吐出这个三个字……  白思弦忙清了清嗓子,“时修今天下午应该也一起过来看您了吧?他们生了一对儿女……”  “我知道!我亲外孙女差点儿被他们殷家人给弄死了!”  “……”  “就是那次!在九灵山上!我遇到萌萌的那次!”  白丰茂激动了起来,而且越来越激动,  “那是我亲外孙女啊!当时走到我跟前的时候,破破烂烂的,一身的泥土,还带着伤!挺着那么大个肚子!”  “爸,爸……”  “那竟然是我亲外孙女!那殷老弟还有他媳妇儿竟然看不起她!他们竟然敢——”  “爸爸,爸爸消气,消气!”  白思弦见白丰茂气的脸都红了,忙顺着他胸口不断安抚。  “我怎么消气?!这笔账不能这么算了!我白丰茂的外孙女,被人欺负成这样!”  “……”  白思弦觉得……自己冒失了。  唔……应该找个更加得当的机会告诉老人家这件事。  “这殷家那老夫妻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非弄断他们儿子一条腿!”  白丰茂这语气,可一点都不像说着吓唬人的。  老人家固执……  “时修如果断了一条腿,萌萌得哭惨了……”  白思弦淡淡来了一句。  “……”  白丰茂哑言。  “爸……”  白思弦握着白丰茂的手,缓缓道,  “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萌萌吃了苦头,但时修也表明了态度,我带萌萌回成都的那天当晚,时修就追来了成都,后来和萌萌一直在成都住。”  “他去成都了?”  白丰茂扬眉。  白思弦点头,“爸爸,我的眼光,你还能不相信么?说起来我和时修都算同辈,但他见着我和成济,一口一个妈,一口一个爸……他和别人不一样。”  “他对萌萌,至少在我看来,真心实意。”  “……”白丰茂深吸口气,心里那疙瘩好像很难消平。  “其实……”  白思弦偷瞄了眼父亲,而后道,“您应该可以理解殷家二老吧?”  “……”  白丰茂神情一凛,“你这丫头什么意思?”  白思弦轻笑,  “您不是也看不上成济么……”  “那能一样么?!我养的是女儿!我女儿高智商高情商,什么都好,插苏成济那一坨牛粪上,我能服气么?他们养的那是儿子!我萌萌那么可爱,这世上找得出第二个么?!那老夫妻只要说找的出来,我就认!以后我叫殷绍辉一声大哥!可那殷时修都三十几了,我萌萌就一祖国幼苗……”  白丰茂说到这,愤愤拍了下床面,“丫丫的,我白丰茂家的女孩儿,怎么都插牛粪上了!”  “爸,爸……文明文明!”  “没法文明!”  白思弦看着父亲孩子般置气,心里又涌起一阵感慨。  爸爸……今年多大了?下个月生日一过,就七十九了吧……  也到了孩子气的年纪了……还好她来了,还好她回来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