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40天为被,雪地为床

140天为被,雪地为床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603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6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山庄的大门关上。  “走吧。”  殷时修把怔楞看着自己的苏小萌往怀里一搂。  “你……一开始做的就是这个打算……”  他牵着她的手,去车上把她事先准备好的小背包拎着,而后沿着山间小路走着。  一边走一边道,  “你说的没错,老人家的心不能伤了,殷梦也说的没错,孩子总得认祖归宗。”  “……”  “但俩老人家只想要孙子孙女,而我还要老婆。”  苏小萌低着头跟着他的脚步,嘟囔道,  “你这还是在气殷妈妈……”  “她要孙子孙女,我都给了,她还有什么说头?”  “狡猾……”  苏小萌瞥了他一眼,而后龇牙笑道,“不过我好喜欢哦!”  殷时修又把她往怀里一拽,  “我带你转一下九灵山,山后头有一大片林区,还有果园子。”  “这个季节还有果子么?”  “总是有的吧?”  苏小萌听着殷时修也不是很确定的口吻,笑了笑,搂着他的腰,两人凑一块儿很是腻歪。  ————  早晨,殷时修和苏小萌带着孩子出门后。  白思弦边去了医院。  今天白丰茂出院。  到了医院,白丰茂正在接受最后的检查。  医生做了记录后,对白思弦道,  “没什么大碍,但是医院配的药,一定要按时按量吃。”  “好的,谢谢医生。”  白思弦来的时候,白正祥也来了,好在谭千梅今天没跟着。  “小妹,中午我们和爸一块儿吃饭吧,我已经在一家不错的餐厅订了位置。”  白思弦看向父亲,  “我今天都有空,爸,听您的。”  白丰茂笑了笑,握着女儿的手,“改天去餐厅吃,今儿爸爸带你去看看阿布。”  “阿布?”  白思弦愣了一下。  “大布布的崽子,你忘了大布布了?”  “……”  白思弦怎么可能会忘自己养了八年多的狗……  当初她负气离家时,跟了她八年多的拉布拉多犬死死咬着她的包不肯松……  还是被她打了一顿,才呜呜叫着松了嘴……  大布布当时的模样儿,这会儿想起来,还很清晰,心里不禁又是一阵难受。  二十年,她养的狗都已经不在了。  “没忘……”  “她最后一窝狗崽子,我留了一只下来,和大布布长得一样呢!就怕你回来,见不着大布布会伤心。”  白丰茂很高兴的说着。  可白思弦这边儿又忍不住湿了眼眶。  “诶哟喂,怎么又哭了?”  “我,我就是有点想大布布了。”  “哈哈,就知道你会想的,爸爸最懂你!”  白丰茂一脸得意,拉着白思弦就要走。  那边白正祥眉头蹙了一下,“那个……爸爸,小妹……”  “下次吃下次吃!”  白丰茂忙道。  白思弦看了眼大哥,“哥,改天吧。”  白正祥吸了口气,拎起一旁的行李,“我送你们上山。”  “……”  “怎么?这都不行?”  “不,不是,我是怕你忙。”  “走吧。”  白正祥说道。  他看着前面白丰茂拉着白思弦的手,不由抿了抿唇。  二十年,白思弦离开的这二十年,他真的就没见父亲露出这样开怀的表情。  这一大家子人,恐怕都比不上小妹在父亲心中的地位。  白正祥虽是五十多岁的年纪摆在这,可……同为子女,却得不到相等的爱,心里多少有些不平衡。  ————  山上比山下其实还要冷一点儿,殷时修穿着件驼色大衣,苏小萌套着件轻薄却很暖和的黑色羽绒服。  北京的冬天是干冷,只要裹严实了,其实也冷不到哪儿去。  约莫走了二十多分钟,身体也暖和了。  “这应该是苹果园区。”  殷时修看着这一颗颗苹果树,说着。  可惜现在苹果树都光秃秃的了,还挂在那的几片叶子,显得很顽强。  两人走的累了,便停下来休息,小萌踢着地上的干雪,踢得像柳絮似的到处飞!  干雪不容易化,这一片果树区都蒙着厚厚一层积雪。  殷时修双手插在大衣口袋站在不远处,看着小丫头一个人在那蹿着。  她低着头拿根树枝在干净的雪地面上划着,小脸红彤彤的,时不时瞄一眼殷时修,很是得意的样子。  殷时修在那儿看着,慢慢的,地上现出一个成年大叔的脑袋!  头发竖着好几根,眼睛倒是画的还不错,但嘴巴却画的是个“求亲吻”的模样儿,看起来很是滑稽。  画的总体来说颇有趣,硬要说,倒也有几分像某人。  “叔,你看像不像你啊!”  苏小萌冲他喊,气喘吁吁。  殷时修双手抱胸站那儿,眉头微微挑着。  他没给她回应,但小萌自个儿就已经乐了。  哈哈笑道,  “这个就是你啊!”  结果刚冲他喊完,她头顶上树枝颤了颤,约莫是风吹得,干雪哗一下就落了下来,落得她满身上满脑袋都是雪。  “哈哈!”  殷时修大笑出声。  苏小萌眯着眸子瞪他。  殷时修笑了好一会儿,才走过来,帮她把身上的雪扫扫干净。  苏小萌抿着唇,突地蹿到树边,大力晃了晃树枝!  当即雪就落了殷时修一身!  “哈哈哈!”  苏小萌笑的比殷时修更加嚣张放肆!  殷时修上前就去逮她!  苏小萌腿短,但人还算灵活,见他要逮自己,立刻就跑!  见殷时修没追上自己,还很嚣张的样子,结果一转头,自个儿就趴雪地里了!  “诶哟!”  摔倒是没摔疼,就是显得狼狈了些。  殷时修趴下,把她翻过来,看着她脸上都沾着雪花,轻笑,  “不跑了?”  苏小萌朝他吐了吐舌头。  “摔疼了没?”  他问道。  苏小萌环着他的脖子,笑着摇头。  殷时修真是喜欢看她笑,这白茫茫的一片又一片,在她的笑容映衬下,仿佛也幻化成了五颜六色,美不胜收。  “殷时修。”  “嗯哼?”  苏小萌看着他,“如果没有遇见你,我会是什么样儿?”  殷时修低头亲了下她红红的小鼻子。  “还是这样儿。”  “这样儿是什么样儿?”  “傻的像个小白痴一样。”  “……”  “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儿……”  “……”  “萌萌。”  殷时修低头,声音有点哑,凑在她耳边,  “你看看,这周围树这么多……”  苏小萌扬了下眉,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他突然来这么一句是想干嘛。  “你叫的轻点儿,谁也看不到咱们……”  “殷时修……”  苏小萌心提了起来,然而某人已经低头,微凉的chun覆在她细嫩的脖子上。  “殷时修,你不会来真的吧?”  “唔……”  某人堵住她的嘴,真的上下其手的隔着衣服在她身上fumo着。  苏小萌脸唰一下就通红通红,她推着他,  “别,别闹……起,起来!会冷死的!”  “动起来就不会冷了。”  “殷时修!你说的是人话么!我不干,不干不干!”  苏小萌挣扎着。  “嘘,小声点儿……”  苏小萌看着殷时修的手往不该mo的地带mo过去,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chuan着气闭上眼,有种破罐子破摔的绝望感。  “真的会冷的……”  “动起来真的不冷的……”  殷时修拉过苏小萌的手放进自己的衣服里,让她贴着自己的皮肤……  烫的很吓人。  苏小萌的手都瑟缩了一下。  她想,这世上恐怕就没有这男人做不出来的事情。  蓝天为被,白雪为床,一棵棵苹果树竖成一道遮羞屏障。  ji晴愈演愈烈,就在一触即发之际,殷时修的手机不适时的响了。  “接……接电话……”  苏小萌推开他埋在她xiong口的脑袋。  殷时修没有抬起头,只是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给她,让她接……  苏小萌看了一眼,没标记的号码……  “喂……”  “是……少奶奶么?”  “唔……”  苏小萌咬牙,差点没忍住这一声shenyin。  “四少爷在边上么?能让四少爷接电话么?”  “哦……”  苏小萌推了一下殷时修,“接电话。”  殷时修抬起头来,那一脸“yu求不满”的神情,看的苏小萌其实真的很想钻地洞里去。  他们……会不会太不知廉耻了点?  就这么……  殷时修接过电话,见苏小萌正要整理衣服,而他没打算消停,大手绕过她的腰,在她腰间轻轻mo着痒痒肉。  苏小萌忙捂住自己的脸,身体扭个不停。  头发都乱了。  “什么事,说。”  苏小萌被弄得yao肢乱chan,这边人还很淡定的接着电话。  “四少爷,两个宝宝哭的厉害……”  殷时修手顿了一下。  “老夫人让您回来……”  “怎么了?”  苏小萌见殷时修神色微变,忙问道。  他深吸口气,“行,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他道,“我们都不在,双双和煌煌有点闹。”  “那你赶紧过去吧。”  “一……”  “起”字都还没来得及说,苏小萌便认真道,  “这时候就别想别的了,我们电话联系。”  “……”殷时修看了眼她。  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再把方才垫在雪地上的大衣捡起来,摘过方才挂在树枝上的围巾,绕在苏小萌的脖子上,  “你不要乱跑知道么?”  “放心。”  “那我先去。”  “恩。”  苏小萌应了声,殷时修却还顾着帮她整理衣服。  她推了推他,  “我自己会。”  殷时修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挣扎,但苏小萌推了他两下。  把俩个孩子哄好比较优先,这样想着,殷时修便小跑着回去。  苏小萌把身上有些许凌乱的衣服整理好,看了眼那陷下去的一大片雪地,苏小萌脸一红……  如果这通电话不来,他们……  殷时修实在是太危险了。  看着殷时修离开的方向,轻吐口气,心里多多少少有点怅然若失。  顺着小路走着,她在想啊……  到底什么时候,殷家妈妈才能真的接受她呢?  算了,她还是绕到白爷爷家去,说不定白爷爷已经回山上了呢!  这么想着,她便顺着唯一的一条大路朝着并不算太远的宜静山庄走去。  殷时修回到殷家别墅后,便给苏小萌打了电话,让她不要担心宝宝。  “山路比较滑,要小心些。”  “恩,好。”  脚下这条路虽然宽,但并没有铺水泥,雪一下,路就滑。  殷时修开车上来的时候,基本都是用爬的,小心之外再小心。  苏小萌挂了电话,释然一笑。  不管怎样,她相信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  山路转了个弯,她这边还没来得及转,就听到弯对面传来车子的声音……  苏小萌下意识的往旁边靠靠,然而脚一滑,有些没站稳,等站稳了再想往旁边靠时,弯对面的车子已经开了过来!  车速很急。  还站在大路中间的苏小萌被车灯一刺,一瞬间身体就木了……  随着一身刺耳的刹车声,一辆银色法拉利在小萌面前,前车灯下就是她的双腿,地上留下的车轮印深刻而长。  苏小萌坐在地上,后背渗了一身冷汗。  撑着雪地的手臂都麻了,软的几乎撑不起她的身体……  还好……还好她猛地后退几步,不然……她就不是摔倒,而是被这车子撞飞吧……  她看着自己方才站的位置,此刻只剩下一道可怖的车轮印。  山,山路……怎,怎么能开这么急?  车上下来了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紧跟着下来一个梳着俏丽短发的年轻女人。  年轻女人对着车里说了句,  “超超,待里面别下来。”  说完后便走到苏小萌跟前,看了眼苏小萌,见她好像没有受伤,只有黑色的羽绒服划破了两道口子,羽绒飘了出来。  “小姑娘,你没事吧?”  苏小萌咽了咽口水,瞪着他们就质问道,  “这里是山路!你们车子怎么能开这么快?!”  她听到车子的声音后就已经开始避让,然而却没能来得及!  可见这男人把车子开的快到什么地步?  “小姑娘,你凶什么?”  祝岚皱眉,“这里只有一条车路,行人要走也是走边上,你走正中间,还怪我们?”  “……”  苏小萌脸色难看极了。  “没伤着的话,就起来。”  苏小萌腿都软了,想撑起来都没力气。  那边的殷博文见苏小萌其实没被撞着,也是虚惊一场,再看一眼时间,就有点不耐烦了。  “岚岚,上车吧,时间要来不及了。”  苏小萌一听这男人这么说,心下的无语可想而知!  “先生,我被你这车给撞了!”  “撞了?”  祝岚一听这话,眉头挑了起来,随后便有些了然了。  “呵呵……不是吧,这年头,这么小的小姑娘也学人家碰瓷?”  “……”  苏小萌一气,这热血就往四肢涌去,撑着雪地爬了起来,  “碰瓷?你先生是驾驶员,他心里清楚,刚才若不是我急退两步又摔倒,我现在会被撞飞到哪儿去!”  “如果不是急退两步又摔……”  祝岚重复了句这话,扯了下嘴角,“这不就是没被撞到么?不好意思啊,小姑娘,我们赶时间。”  苏小萌气的都有点说不出话,即便没撞到,而是差点撞到,也不应该是这个态度吧?  如果撞到呢?  那不就是一条命?  她眯起眸子,“赶时间?”  她四处看了一下,正好这里是弯路路口,路灯的旁边装着一个探头。  指了下这个探头,  “我要报警,反正这里都有监控,撞到还是没撞到,碰瓷还是不碰瓷,我们去警察局看!”  祝岚似是没想到这小丫头这么不依不饶。  浅吸口气,让车里的儿子把包给她,她从皮夹里拿出了一小叠钱,直接扔苏小萌身上,  “要的不就是这个么?可以让了么?”  “……”  苏小萌看着十来张钞票落在地上……  就在这时……  银色法拉利的后面传来了车喇叭声。  白正祥下车走过来看情况,  “怎么回事?”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