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43余惊未泯

143余惊未泯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67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7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大哥,你不要放在心上,当时小萌还小,问起我外公外婆的事情,我不好多说……”  白正祥只是开车,也没再说什么。  白思弦看向窗外,话是编的,但当时下意识编出来给小萌听的时候,说没有对大哥的怨恨,那是假的。  当年她离家,谁对她好,谁盼她不好,她心知肚明。  如今回来,是偶然,她并不想刻意针对谁,也没想过再继续抱着二十年前的事情不放。  只是白思弦唯一希望的是,过去了的事情,就别再提,别再计较。  伤疤总去揭,就会变成新的伤口。  因着白思弦和白正祥这两句对话,车内出现短暂的沉默。  苏小萌看看开着车子的大叔和一旁的妈妈,抿了抿唇,而后把脑袋凑到白丰茂跟前,小声问,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白丰茂摸了摸她的头,  “没。”  苏小萌觉得气氛实在是有点诡异,但白丰茂说了没有,她也就当自己太敏感了,没继续在意。  但是这不代表白丰茂便是她亲外公这件事,就这么坦然接受了。  “但是我还有疑问诶……”  “什么?”  “既然外公在,那妈妈为什么要和爸爸私ben到成都啊?外公这么开明,一定很高兴妈妈和爸爸在一块儿的!不是吗?”  “……”  白丰茂这会儿有点想拿东西堵住苏小萌的嘴,蒙住她好奇的大眼。  白思弦看了眼后视镜里,面露尴尬的父亲,转头看向苏小萌,  “当时是妈妈不好,没有和你外公沟通好。”  “……”  “往事不要再提,你只要知道,他是你亲外公,是妈妈的爸爸。”  “……哦。”  “不高兴么?你不是很喜欢外公么?”  苏小萌抓了抓头发,笑道,  “恩,很喜欢的,就是有点惊讶,唔……像一颗炸弹突然炸在耳边,有一丢丢回不过神。”  “反正我是很高兴的,多了你这么个外孙女儿,难怪我一见到你,我觉得有缘,哈哈哈!”  白丰茂说着,握着苏小萌的手,看着苏小萌红扑扑的小脸,是越看越喜欢!  被白丰茂这么一说,苏小萌就有点害羞了,只顾在那傻乐了。  比起自己多了一个外公这点,更让苏小萌欣喜的是……妈妈有爸爸了。  车子停在宜静山庄门口。  四人下了车。  山庄里有两个佣人,有一个上次苏小萌见过。  大门拉开,白丰茂等人还没进去,阿布就扑了出来!  见到白丰茂一下子就跳起来,扑在老爷子身上,白丰茂双手撑住阿布的爪子,很是爱怜的摸了摸小家伙的头。  大概是和白丰茂分开了好几天,实在是想的不得了,亲热了好一会儿,才从白丰茂身上下来。  下来之后又凑到苏小萌身边,嗅了两下抬起头伸出舌头“哈哈”了两下,便跳到苏小萌身上,很是热乎。  “呀,阿布竟然记得我!”  苏小萌乐坏了,赶忙蹲下来抱着阿布,顺了顺阿布身上的毛。  白思弦站在一边,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阿布……真的和大布布长得一模一样……  “阿布,快看,今天谁来了。”  白丰茂叫了它一声。  阿布和小萌亲热完,又到白正祥身边绕了一圈,并没多做停留,而后才见着站在最后的白思弦……  鼻子凑过去在白思弦身上闻了好一会儿。  “阿布,这是你妈妈的妈妈,哈哈,你应该叫奶奶。”  白丰茂说道。  苏小萌看了眼白丰茂,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仿佛阿布真的会叫一声“奶奶”似的。  “外公……”  “哈哈!你不知道吧?你妈妈以前养过一只拉布拉多,叫大布布,你妈妈可宝贝那狗了,阿布是大布布的崽子。”  苏小萌一愣……  妈妈养过狗?  “啊!我以前想在家里养狗,妈妈说她讨厌狗来着的!”  白思弦瞥了她一眼,  “你以为养狗就是拴根链子,饿了给喂点东西吃,渴了给点水?这么容易啊?”  苏小萌嘟着嘴,  “我当然知道,狗狗也需要陪伴嘛,我会好好照顾它,好好陪它玩的啊!”  “得了吧,你能把你自己照顾好就不错了,到最后麻烦的还不是我?”  “……”  苏小萌蔫气。  阿布抬头看着白思弦……  白思弦蹲下身,温柔的摸了摸它的毛,一时间眼眶有点红……  “那妈妈离开家去成都后,大布布岂不是很伤心?”  苏小萌又问道。  “狗是通人性的……思弦离开家后,那可怜的小家伙每天一到傍晚就跑到家门口,坐上一个多钟头,然后再灰突突的进屋,下雨下雪天就没断过,直到最后老死……”  白丰茂这话一说,白思弦眼泪就掉了下来。  对于第一次见到妈妈眼泪的苏小萌来说,很是震惊,同时也大约清楚妈妈不肯养狗的原因……  白思弦想,  她真的是个相当狠心且自私的人……  大布布短暂的一生都给了她,最后却被她抛弃。  父亲给了她生命,后来也被她放弃。  阿布见白思弦摸它,立刻就兴奋了,急吼吼的往白思弦身上扑。  “阿布。”  白思弦喊了声阿布的名字,惹得阿布更加激动。  她看了看阿布,又看了看眼前的这大门边写着的“宜静”二字,再看看那个和女儿走在前面白发苍苍,有些伛偻的背影。  以母亲的名字命名的这个山庄,父亲带着阿布住着……  “其实你走后没几年,大哥就很后悔了……”  白正祥在她身边突道。  “……”  “山庄是爸爸很早就买了的,从政坛下来后,他就过来住,只带了妈妈的骨灰还有大布布……他不说,但大哥心里明白,爸爸在等你回家。”  “哥。”  “恩?”  “这世上没有后悔药的……”  白思弦说完就走了进去,阿布跟在她身边,很是热乎。  世上没有后悔药,哪怕悔到肠子发青,哪怕悔到撕心裂肺,也只能承受。  她是,白正祥也一样。  …………  白丰茂带着白思弦把整座山庄都参观了一遍,尤其是山庄后头种着的几片花卉园区,说起来很是得意。  “怎样?老爸种花的技术比你老公差么?”  “成济哪比的上老爸?哈哈!”  白思弦笑道。  “这个天已经冷了,等到来年春天,你再来看,美得很哩!”  “我记得您说过,妈妈生前最爱花。她一定很高兴。”  白思弦说着。  白丰茂点了点头。  那边苏小萌掺着外公的另一只手,听着外公兴致勃勃的说了好多关于这山庄的事情。  白思弦也听的津津有味,这么一晃儿就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回了客厅,准备吃饭。  苏小萌拿了碗筷出来,白思弦看着苏小萌,觉得有点不对劲。  “你……还不回殷家?”  苏小萌愣了一下,心里打鼓似得,就怕妈妈提这茬儿,结果还是没能逃掉。  “散步未免也散的太久了点吧……”  方才白思弦就已经提过这茬儿,小萌说祭祖没开始,她出来散步。  这会儿都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她却提也没提过回殷家祭祖的事情。  “我刚认了外公,我不想回殷家……我想和外公呆一块儿。”  苏小萌往白丰茂身上一靠,撒气娇来。  “哈哈哈!”  白丰茂听到这话,那是乐的不可开交,揉了揉外孙女儿的肩膀,而后道,  “殷家祭祖不是小事,该回去的该回去的,让你正祥大舅舅送你过去。等结束了再回来陪外公,怎么样?”  “可我已经给时修发过短信……说我不过去了诶……”  苏小萌眨了眨眼,说道。  白丰茂愣了一下。  “外公,殷家人好多的,而且刚才散步又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尤其是这个点,祭祖说不定都结束了……我不想过去了。”  苏小萌嘟囔着小嘴说着。  白丰茂其实很想教育一下苏小萌。  祭祖不是小事,虽说白家没有殷家那么多的规矩,但白丰茂也明白,对于殷家那样家族历史比较厚重的而言,老祖宗传下来的,不容敷衍。  可见外孙女儿这么一副可爱的嘴脸,又想着这会儿都快一点了,祭祖兴许也真的赶不上了。  到了嘴边的教育又变了味儿。  顺着外孙女,格外宠溺道,  “不去就不去了。”  “嘿嘿……”  “但是下次不能这样咯!起码不能让殷时修太为难。”  “恩恩!”  苏小萌点头,稍微松了口气。  那边白思弦可是把苏小萌脸上所有的表情都收进眼底。  “来,跟我到厨房盛饭。”  她对苏小萌道。  “哦!”  苏小萌应了声就跟着苏妈妈进了厨房。  佣人端了菜出去,厨房里便只有母女二人。  白思弦拿碗一边盛饭,一边道,  “说什么殷时修硬要带你来……骗我的,是吧?”  “……”  苏小萌手一僵。  白思弦把盛好的一碗饭递到苏小萌手里,瞥了她一眼,  “我当时就觉得奇怪,你怎么会一个人在山上走……还散步……苏小萌,你现在和妈妈说谎都不眨眼睛了是吧?”  “……我没有。”  “还说谎!”  白思弦呵斥了她一声,“或者你要我现在打个电话给殷时修,让他说真话?”  “别!”  苏小萌忙道!  “……”  白思弦无语的看着她。  苏小萌低头……  有时候她真觉得,妈妈实在太精明了,什么都瞒不过……  “还不说?”  “叔一开始就没打算来祭祖,但殷梦都去家里说了……所以我就想让叔带着双双和煌煌来,但叔死活不肯……”  白思弦眉头微皱,似是在判断她这话的真假。  “我说的是真的,后来你回来,我说他硬要带我去,其实就是赶鸭子上架……”  “……”  “瑾兮和怀瑜得上族谱,但殷妈妈不喜欢我,她……不想见我,也没打算……承认我。但我不能不知轻重,我能不能上殷家的族谱事小,我去不去参加祭祖事小,可时修会不会遭家族里头的人非议事大,孩子能不能认祖归宗事大……”  苏小萌低着头,喃喃着,抬头又看向白思弦,  “妈妈,我说的对吗?”  以前一直觉得苏小萌只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可现在……她意识到,对于女儿,她了解的可能也太少了。  小萌远比她想象的更加懂事,识大体。  哪怕……这种懂事和识大体是建立在让她自身受委屈的基础上。  “所以时修现在带着孩子在殷家?”  “……恩。”  苏小萌应了声,而后又忙道,  “但是叔没有要丢下我的意思,他本来是……”  “殷家那对老夫妻不让你参加祭祖?”  突地,白丰茂的话在母女两身后响起。  白思弦和苏小萌背后都是一凉,心知不妙。  “那对老夫妻要孙子,要孙女,但是不要孙媳妇儿?是这个意思么?”  白丰茂的声音更沉一分,透着些寒气。  “外公,那个……不是……”  苏小萌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都被外公此刻严肃的表情给吓到了。  “我说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一个人在山里头散步呢!”  “外公……”  “看来我白丰茂的外孙女给他们殷家做儿媳妇,还委屈了他们老夫妻俩,是吧?”  上次苏小萌在山上遇险,他就知道那对老夫妻不待见这小丫头,也看不上这小丫头。  说实话,当时白丰茂也不是不能理解殷家老夫妻二人的想法,可现在这小丫头变成自个儿亲外孙女儿了!  他之前所有的理解,现在都变成了无法苟同!  今早听白思弦说,殷时修带着萌萌和孩子上山祭祖,他心里寻思着,殷家老两口应该想开了。  谁知……  苏小萌知道妈妈是个性子要强的,所以骗她说殷时修要带自己去。  今天得知白丰茂是自个儿亲外公,而白丰茂又特别疼爱自己,所以怎么也不能说自己被殷家排除在外。  两个人都是心疼她,不容她受委屈的。  哪怕这种委屈是她自己愿意承受的。  现在好了,妈妈知道了,外公也听到了。  苏小萌见外公大有愈发愤怒之势,连忙挽着他的手,赶紧把之前殷妈妈来公寓准备接受她,却被她弄砸了的事情从头到尾细说了一遍。  白丰茂在那听着,很沉默。  苏小萌说完后有点惴惴不安,  “外公……我和殷妈妈之间还需要大把的时间磨合。”  一旁的白正祥看着眼前的小外甥女,一开始没觉着她像白思弦,可现在看看……  起码在某些性格和处事方式上面,很像。  “别板着脸了,笑一个嘛……嘿嘿!”  苏小萌龇牙道。  白丰茂夹了一筷子菜放苏小萌碗里,而后也象征性的龇了龇牙。  “吃饭。”  苏小萌说这么多,无非两个目的。  一,不要责怪殷时修,殷时修已经尽力做到最好。  二,不要插手替她做主,她想凭自己努力得到殷家二老认同。  白丰茂心里明白,但这不代表他可以接受。  苏小萌是他唯一的外孙女儿,二十年没有回过家的嫡亲外孙女儿……  这口气,不是说咽下就能咽得下的。  “外公……”  “我知道了!你有你的想法,外公今天不插手,行么?”  白丰茂叹了口气,说道。  苏小萌心里这才松了口气。  那边白思弦其实心里也有点不平衡,但她是过来人,心里明白。  如果父亲出面给苏小萌做个主,起码短时间内,苏小萌不会再受委屈。  可长时间呢?  真正和殷家二老打交道的是苏小萌本身这个人,而不是白丰茂外孙女的这个名号。  这么想,她倒宁愿小萌肯受下这一时半会儿的委屈。  四人吃完午饭,就已经一点半了。  外头有人敲门,佣人过去开了门,没一会儿佣人领着山下保安室里的保安走了进来。  “白老先生,这是白先生方才让我调出来的监控录像。”  保安手里拿着个U盘。  “好的,谢谢。”  白正祥接过U盘,应了声。  “老先生,如果还有其他事,就打电话到保卫室,我先下去了。”  “恩,好的,辛苦。”  白丰茂说着。  保安走后,白正祥拿来电脑,把U盘插好,监控里的录像完完整整放完一遍后……  白丰茂一张布着密密皱纹的脸,全白了!  拳头攥得死紧!  别说白丰茂,就是白思弦这会儿也是面色僵硬。  而苏小萌看完后,也有点余惊未泯……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