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44劝离

144劝离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60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7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144  苏小萌在山路上正常行走,那辆法拉利就这么急速转弯!  若不是小萌猛地后退,而后又不巧摔倒,他们所看到的景象便不是苏小萌的双腿卡在前车引擎下!  而会是双腿被直接撞到,从而导致整个人被撞飞出去。  法拉利在雪地上划出的急刹车痕迹那么刺目,悬着的是苏小萌的命!  一旁的白正祥看了后,很是后悔自己理所当然对苏小萌说出的话……  换了任何人,遇上如此惊险的事故,都没办法宽着心说上一声“没关系”,尤其在肇事者表现出如此恶劣的态度后。  白正祥板着一张脸,沉默了半晌后,猛地拍了下桌子,  “就这样,还敢说出那番不要脸的话!以为白家没人了是吧!”  “外,外公……”  见白丰茂气的老脸都红了,苏小萌咽了下口水。  倒是有点后悔抓着这个意外不放。  毕竟,她没什么事,这监控录像一回放,倒是把妈妈和外公吓个不轻。  算算,有点得不偿失。  “我,我现在没事儿,您看!”  说着她还站起来在外公跟前转了个圈。  “得了,你给我坐下来。”  “……”  白丰茂冷声一呵,苏小萌抓了抓头发,重新坐了下来。  看向妈妈,想让妈妈冷静点,谁知妈妈的表情比外公的还要难看……  “这人,大哥认识是么?”  “恩,殷家老大的儿子,叫殷博文,他妻子叫祝岚,跟着殷时青在市政部门做了个财政部长。”  “殷时青为人处世那么聪明得道,怎么生出这么个儿子!”  白丰茂哼了声。  “殷家老大进了中央以后,可能也没有太多时间管教儿子。”  白正祥估量着。  “没有时间管教儿子?看来是在等着我去给他儿子上一节课!”  白丰茂说着起身,让佣人把外套拿过来,穿上外套,把U盘放进口袋里。  “外公,您不会是打算挑这么个时间……”  苏小萌看了眼时间,这殷家的祭祖也不确定结束了没有。  “那殷家老夫妻俩今天不肯让你参加祭祖,不让你上族谱,你又愿意承担,那外公今天就不插手这件事。但是我亲外孙女的小命差点送在殷绍辉的孙子手上!这事今天得解决!”  白丰茂双手背在身后,迈起步子就往门外走。  苏小萌忙上前拉住白丰茂,  “外公,我也觉得开法拉利的这对夫妻很过分!我也不打算善罢甘休,但是外公,今天殷家祭祖,那边全都是殷家的人。现在过去凑这个热闹,不明智啊!”  白丰茂深吸口气,  “有什么不明智的?我又不是过去吵架。”  “……”  白丰茂看着苏小萌这一脸担心的模样,轻叹口气,  “小丫头,你记住,有容乃大这样的态度对流。氓地痞不适用,哪怕他一袭高档定制西装,穿着上流。”  苏小萌抿着唇。  “今天即便不是你,而是白家的任何一个孩子,我也会走这么一趟,外公不会和他们吵架,更不是要让他们下不了台。”  白丰茂知道苏小萌心里担心什么。  “我只是很久没见殷家那老夫妻俩,趁着今天那俩人都在山上,我去喝杯茶,和他们聊聊天。”  苏小萌看着白丰茂,他说是这么说……  可这话怎么都让她听得后背发凉。  喝杯茶,聊聊天……  “那我和您一块儿去。”  苏小萌说着就要去拿外套——  “别,你就待在这,思弦也待在这,我一个人过去。”  “……”  白丰茂这话一出,到时让白思弦也愣了一下。  “爸,我和您一块儿去吧?”  白丰茂抬手,示意她打住,看了眼白正祥,  “如果实在要人跟着,正祥跟我一块儿吧。”  “……好。”  父子俩出了别墅。  苏小萌和白思弦面面相觑,没人知道白丰茂心里打的到底是什么算盘。  小萌站门口,有些惴惴不安,看向妈妈,  “外公……真的不是去闹事的?”  “你以为你外公是什么人?”  白思弦浅吸口气,  “放心吧,至多也就是找殷博文那夫妻俩讨个说法。你差点被撞这件事儿,殷家人得知道,尤其是殷家二老。而时修最好也知道一下。”  苏小萌挠了挠头。  她其实不想让殷时修知道的……  白思弦摸了摸她的头,搂着她的肩膀回屋,  “突然多了个外公,会不会觉得不适应?”  苏小萌看向白思弦,  “你这些天总是外出,其实就是去陪外公的,对吧?”  “恩。”  “妈妈……当初不让你和爸爸在一块儿的人……其实是外公,对吧?”  “……”  苏小萌嘟了嘟嘴,道,  “你别以为我傻,总是随便胡邹,而后就把我忽悠过去。”  白思弦和苏小萌沿着山庄的小径一步步走着……  “萌萌,妈妈从没有后悔过和你爸爸一起去成都,却很后悔,没有好好和爸爸沟通,没有为这段父女关系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  “二十年啊……你都这么大了。”  “所以啊,萌萌……你要切记,哪怕有一天你的想法和爸爸妈妈完全背道而驰,哪怕我们不能理解你……”  “你也不能和爸爸妈妈较劲儿,知道么?”  苏小萌搂着白思弦的手,笑道,  “妈妈,你说这世上有多少父母能像您和爸爸这样开明?”  “我不会和你们较劲的啦!”  “真的?”  “反正从小到大和你们较劲,我也从没赢过啊……到最后下场都很惨。”  白思弦瞥了她一眼,敲了下她的小脑袋瓜。  地上是薄雪一层……  留下母女两的脚印,还有那只一见到白思弦就喜欢的不得了的阿布的狗爪印……  因着白丰茂反复强调自己不是去吵架,不会闹事。  母女俩之后倒并没有太担心。  以至于后来,白丰茂回来时,两人都傻了眼。  ……  殷家的祭祖是十二点在九灵山后山开始的。  大家族上上下下近百号人,近戚远亲穿的都很是端庄严肃,色调都比较暗沉。  黑压压的站成十来排,场面很大。  双双还好,一开始不太乐意让奶奶抱,后来周梦琴逗了她好一会儿,她也倒是放开了。  尤其后边还有一个单明朗。  这双双和单明朗凑到一块儿,表兄妹俩都乐的不行。  但煌煌就不成了,谁碰都不行,就只允许殷时修抱。  祭祖人多,双双是人越多越兴奋的类型,煌煌就完全相反的越发沉默起来。  窝在殷时修怀里,大眼珠子转了转,像是四下寻找着什么……  似是没找到自己想要的,小脸就埋在殷时修怀里,小手攥着殷时修的衣服,一声也不吭。  祭祖仪式持续了一个半小时,才结束。  结束的时候,煌煌都睡着了。  双双的两只爪子挂在单明朗脖子上。  殷时修怕双双冷着,便让单明朗快些回屋。  人群散开后,那么抱着孩子的殷时修以及殷家二老便成了众人簇拥的中心点了。  三大姑六大姨,沾点亲带点故的都要好奇的过来凑一脑袋。  来之前,心里存着的疑惑,也都纷纷问出口,想从殷家家主这得到个准确答案。  “时修怎么说结婚就结婚,这婚礼仪式都没有,就出来了俩娃。”  “孩子母亲呢?我们殷家的新媳,这第一次祭祖就不来,也太没规矩了吧?”  周梦琴扫了眼围上来的众人,脸上依旧露出优雅的笑容,淡淡回道,  “孩子母亲今天实在没空,没能过来。”  “大妈,听说这孩子母亲还在念大学,是不是真的啊?在念什么大学啊?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啊?”  问话的是殷绍辉弟弟的媳妇儿,名叫薛薇。  周梦琴继续笑着答,  “以后见着了,就知道了。”  “时修,您看大妈,都这会儿还要保密呢!”  “堂嫂,这外边冷,我带孩子先进屋了。”  殷时修这么说着,然而薛薇似乎还没打算结束,对他道,  “孩子让我抱一下吧?这孩子可真可爱。”  “不用了,煌煌认生,不让别人抱。”  煌煌认生这点是没错,可更重要的是,殷时修有洁癖。  薛薇有一瞬的尴尬,不过很快也就笑笑而过,而后小声道,  “我听二姐说……你那小妻子才二十啊?”  殷时修倒是不语否认,“恩。”  “时修啊,我虽说也就比你大两岁,但好歹结婚比你早很多,你堂嫂我接触过的女孩子,更是数不尽。”  “堂嫂想说什么?”  殷时修眸子含笑,很是礼貌的姿态。  然温文尔雅下,掩盖着的是一抹不耐。  “听说现在的小姑娘,花头多的很,十*岁的年纪,就喜欢比自己大上个十来岁的男人。”  “所以?”  “你可不要被这种小丫头给迷huo了心智。”  薛薇说着,竟也是一脸苦口婆心的表情。  殷时修微微点头,“好,谢谢堂嫂提醒。”  说完便迈开步子和薛薇拉开距离。  薛薇扬了下眉,这才重新晃到丈夫身边,有些阴阳怪气道,  “哪里是什么孩子母亲没空啊,也就是大伯和大娘面子拉不下来给的托词,我看殷时修娶的媳妇儿就是个登不上台面的。”  “这话小点声。”  薛梅的丈夫殷子豪忙道。  “呵,怕什么?你以为就我一个人这么想啊?大家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薛梅耸了下肩,对于会不会让殷家二老和殷时修听见,她并不以为意。  “这家里上上下下,谁不忙啊?可到了每年祭祖,有几个敢说自己忙,所以不来的?”  “规矩是祖上传下来的,当初也是大伯和大妈说的,规矩绝对不能坏。现在自个儿媳妇,说不来就不来?”  “好了,别说了。”  殷子豪扯了下妻子的衣服。  薛梅白了他一眼,  “就你这胆子,难怪成不了气候!你以为我说这些话就是随口说着玩的么?”  “……”  “不是我胡说,这大伯的年纪摆在这,即便他还能再活个二十年,但家主的位置能坐二十年么?”  薛梅扭着腰,一边走着一边老道的说着,  “不出五年,这家主的位置肯定会让出来。按道理说,有殷时修在,这家主的位置就没有时青大哥什么事了。可如果殷时修娶了个登不上台面,什么都不懂的老婆呢?”  “大妈看着好像很开明,但真要关系到整个家族问题上来,你以为她能容忍一个二十岁的小丫头做家母?”  “绝对不可能的!”  “今天这情况就是再好不过的证明了。但凡殷时修那老婆能让大妈满意,那小女人就绝对不可能缺席祭祖。”  “照我看,兴许到了明年,这殷时修说不定就得换个老婆了。”  “这殷家的家规摆在这,不能离婚……呵,到时候家主的地位不就是时青大哥的了么?”  殷子豪听着,这些,他倒是没仔细想过……  “如果将来时修不会成为家主,那我们就得好好巴结一下时青大哥。你说是不是?”  殷子豪揉了揉妻子的头发,  “你说的都对,行了吧?”  “嘻嘻,那当然!你老婆我是谁啊,要是我也像你这么没用,咱家不得完蛋啊?”  薛薇得意的很。  一旁的殷子豪眸子里闪过一抹晦暗。  ……  “这些人说的话,你也是都听到的。”  回了屋,周梦琴便对殷时修道。  殷时修抱着煌煌进了厨房,拿出煌煌的小奶瓶给他冲泡着奶粉。  煌煌这会儿睡着,殷时修也不敢撒手,怕一撒手小家伙就哭闹起来。  周梦琴站他身边,帮他冲着奶粉,一边冲一边继续道,  “虽说都是没当着我们的面,可议论起来,也不怕你听到。”  “他们怎么说,是他们的事情。”  殷时修淡淡道。  “话是这么说,可妈只问你一句,他们说的就没道理么?”  殷时修接过奶瓶,自己尝了尝温度,差不多了,这才放到一边。  准备待会儿单明朗过来,给双双喂点。  “一个刚满二十岁的丫头,要等多久,才能长大?”  周梦琴深吸口气,  “上次怀瑜生病,她人在哪儿?”  “妈,上次的事情是个意外!萌萌她……”  “我不管是不是意外,我只相信我自己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  “……”  “殷家的家主眼下是你父亲,家规由他定。时修,你就让爸妈省点心,放弃那小丫头吧,行么?”  “……”  殷时修手一顿,看向周梦琴,  “妈妈……心里还在存着这样的心思么……”  “殷家规定是不能离婚,但如果你爸开口去改,那谁也不能多说什么。”  周梦琴浅吸口气,说的很是理所当然。  尽管殷时修整张脸都已经冷了下来。  “孩子我们养,和那小丫头离了吧,那小丫头我实在是不喜欢。”  “不可能。”  殷时修说完,拿着冲好奶的奶瓶便回了客厅。  周梦琴跟了上来,  “为什么就不可能?这世上比苏小萌好的女孩儿多了去了!”  “妈,如果您接下来要不断的劝我们离,那我现在就带着孩子离开。”  殷时修依旧冷着声音,  “您让我带着孩子回来祭祖,把小萌排除在外,这个做法,我就实在不能认同。”  “她难道有资格进殷家的门?有资格站在殷家列祖列宗跟前?”  周梦琴冷哼着。  “她为我生了一双儿女。就冲这点,殷家儿媳妇该拥有的,她就配拥有。”  “殷家儿媳妇?我不是没给过这丫头机会,是她自己不要!这难道也怪我?”  周梦琴同样不能认同殷时修的说法。  殷时修看着周梦琴,  “我不肯带孩子们过来,是小萌硬要我过来。会不会被你接受,是小事,但孩子能不能认祖归宗是大事,这是小萌说的话。”  “……”  “我不明白,这样懂事的儿媳妇,您都不要,呵,您还想要哪一种?”  殷时修扯起嘴角,嘴角勾起的那抹戏虐,似是对母亲的嘲讽。  周梦琴眯了眯眸子,  “她所有的好都是从你嘴里说出来,我却从来没有见到。”  “……”  殷时修深吸口气,知道母亲钻进了死胡同,一时半会儿也是出不来。  好,他不强求。  只是抱着孩子离得远远地。  周梦琴见殷时修不想和自己谈,也没继续这个话题。  毕竟接下来要给孩子上族谱,他和苏小萌的事可以滞后。  但孙子孙女上族谱是大事。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