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46不给,我就硬抢

146不给,我就硬抢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38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白丰茂这话一出,这殷家的几个老人都皱起了眉。  面面相觑着,个个是一头雾水。  殷绍辉没想到白丰茂会突然来这么一出。  方才那些隐隐的不安的预感,这会儿都成了现实。  周梦琴见白丰茂护短护到这地步,心情就更不好了。  “白大哥,你疼爱苏小萌,喜欢苏小萌是您的事,但不能因为您说一句认苏小萌作孙女儿,就可以插手殷家的家事吧?”  “周妹,大家都是从旧社会一步步走来的,我敬佩你是一女中豪杰,呵,倒是没想到,老了以后,就成了个刻薄老妖怪!”  “白老哥!”  站一边的殷绍辉忍不住了,把他妻子说成这样,他也不能忍。  “绍辉老弟,周妹,我刚才说的不是孙女,是外、孙、女!”  “……”  殷绍辉眉头微皱。  那边周梦琴反应似乎快一些,然而意识到白丰茂话里的意思后……  原本就白希的面孔,此刻白的很不健康,僵的也极其不自然。  “白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殷绍裙站了起来,眨了眨眼,“苏小萌难道是……”  白丰茂哼了声,  “苏小萌是我嫡亲外孙女,周妹口中那个脾气冲,没有教养的女人便是我的小女儿。”  “……”  “……”  “说我女儿没有教养?说我外孙女儿没有德行?你们殷家的儿孙教养就好么?德行就好么?”  说着,白丰茂从自己的外套口袋里把U盘拿出来,重重放在殷家族谱之上!  “这种德行的儿孙也能上族谱,看来这殷家的族谱,和外头卖的那些假账簿也没啥区别嘛!装装样子,谁不会啊?改明儿,我白家也捣腾一本出来!不知道会不会也能显得家族历史厚重,名望深远些啊!”  白丰茂说着,声音里夹着愤怒,中气也是越来越足。  书房外坐在大客厅里的小辈们也因着这声音而频频往楼上看。  “白老哥,你先别动气,先坐下来,坐下来,我们好好说。”  殷绍辉怎么能想到那苏小萌真就是白丰茂的外孙女儿,之前见过的苏小萌的母亲竟会是白丰茂的女儿……  方才他们说的那些话……  虽说是心里的真实想法,但当着白丰茂的面,说他外孙女和女儿的不是。  这换了谁,谁都不能忍。  “好好说?!”  白丰茂抬手甩开殷绍辉的手,瞪着他,  “殷绍辉,你也是做过将军的人!一个连将军都做过的长辈,就这么欺负一个孩子?!”  “……”  殷绍辉有些哑言。  “白大哥,我说一句。”  周梦琴深吸口气,她不是那么容易被吓到的人,在白丰茂跟前说的每一句话,是她自己所闻所见后的得出的真实想法。  即便是当着白丰茂的面说了他外孙女和女儿的不是。  那也不是在冤枉人!也不是在故意编排谁!  “我看不上苏小萌这个儿媳妇,家庭是一部分,但更主要的是她这个人。”  “……”  白丰茂眸子一眯。  周梦琴毕竟是大风大浪都见过的人,虽是一介女流,却是在大动荡时代都挺过来的女人。  真正的贵族,真正的豪杰。  他一直这么认为。  “生了孩子,她要回学校念书,没人反对,可是她倒好,那是去念书?哺乳期跟人去喝酒!绍辉让她去国外深造,她回绍辉的是什么?她拼命往上爬,不如时修往下跳!”  “白大哥,我就不信换了您,您能允许这样的儿媳妇进门!”  “我没有看到殷时修往下跳,我只看到我的外孙女在拼命努力,就是为了和你那高高在上的儿子站同一个世界!”  “白大哥,你要硬是这么说,我也没辙。”  “没辙?你不在理,你当然没辙!”  白丰茂冷哼声。  周梦琴也绷不住面上的温和,淡淡道,  “我至今都想不通一点,她怀上时修孩子的时候,只有十九岁。”  “所以?”  白丰茂眸子又是一眯,锐利的锋芒如刀刃一般。  “规矩人家的女孩儿绝对不会出这样的事。”  这淡淡一句话当时就让白丰茂炸了!  他额边青筋跳了跳。  “够了,梦琴,别说了!白老哥,您先坐下行不?有什么事情,我们心平气和的好好说!”  殷绍辉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地步,这会儿没上前拉白丰茂,而是搂过妻子。  “还说个屁啊!”  白丰茂当时脏话就丢了出来,可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如果说殷绍辉说脏话,那还能理解,毕竟部队里出来的多少会带着点军痞气。  可白丰茂一生从文,即便在政坛上舌战群雄,也绝不吐半个脏字。  “白老哥诶!”  殷绍辉头都疼了,“您也是够阴险啊,这苏小萌是您的外孙女就是您的外孙女儿呗,您藏着掖着不说,在这听了大半天,然后你来这么一出,不是下了个陷阱让我们跳么?”  “那是我亲外孙女儿!我女儿离家二十年!我盼了二十年,好不容易回来,就成了你们口中的泼妇了?我外孙女儿,十九岁就给你儿子生了一对儿女!你们还挑三拣四!”  “你们要是没有看轻苏小萌,又怎么会掉陷阱里?”  “白大哥,大哥,您先消消气,消消气好么?”  殷绍裙忙上前顺了顺白丰茂的背。  “我来之前,小萌还千叮万嘱,千万不要因为上族谱的事儿和你们吵!还说什么要靠自己努力得到你们认可!就你们秉持的偏见态度,我家萌萌得到猴年马月才能得你们认同?”  “老哥,我先给您赔个不是,您看行么?不管怎样,都是我们错了,行么?”  殷绍辉见白丰茂气的厉害,也是没辙,赶紧服软。  “错什么了?”  可殷绍辉没想到,这边还有个气性高的。  周梦琴依旧冷着眼,当时就没让殷绍辉下来台。  “我就奇了怪,我怎么就没发现那孩子这么懂事?”  “是该你奇了怪,还是该我奇了怪?”白丰茂反问。  “这U盘里……到底是什么啊?”  殷绍庭突地问道,他被这几个人吵得脑子都疼,一门心思就盯着放在族谱上的那枚小小的U盘。  整人好奇的都快疯了,他们还在吵,所以赶忙找到个说话的缝隙,把好奇问出口!  白丰茂冷哼,  “你们自己看去吧!周妹,你要是想要殷时修和苏小萌离婚,麻烦尽快!我外孙女儿的命再硬,也经不起你殷家人这样一次两次的折腾!”  “白老哥,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呀?”  白丰茂瞥了他一眼,走到门口中气十足的喊了声,  “正祥!”  门外白正祥走了进来。  “殷时修找到了没!”  “在后院呢……”  “萌萌的俩娃呢?”  “也在后院呢!”  “走!去抱来!我们回去!”  白正祥说着便下楼,一边不屑嘀咕道,  “你们说孩子是你们的就是你们的啦?笑话!这俩孩子以后姓白!要离赶紧离!离完就没你们殷家啥事儿了!大家都乐得高兴!”  殷绍辉和周梦琴听这话,就有点懵了。  “白老哥!”  殷绍辉赶忙上前拦住白丰茂。  周梦琴也匆匆下楼,“孩子你不能带走!”  白丰茂哼了声,  “周妹妹,你口口声声说你看不上我家小萌。好,我就认了,这小萌脾气差,没教养,德行不好。可是你要搞清楚,这孩子是小萌生的,起码有一半以上的基因遗传自小萌。”  “你现在因为小萌的德行不好不要小萌,将来保不齐你会因为小娃娃不如你意,而扔了小娃娃!”  “白先生,就算你这样说,孩子也不会让你带走!”  白丰茂瞥了眼殷绍辉,  “绍辉老弟也是这个意思?”  殷绍辉严肃着一张脸,一时间实在是为难。  “如果我今天要是硬抢呢?”  “白老哥,你不能不讲道理啊?”  “不讲道理的是谁,老将军,你自个儿心里明白!还是说……咱们再找个人评评理?”  白丰茂眸子眯成危险的一条缝,  “就找坐在最高位置上的那人来给我们说说这理,怎么样?”  年近八十,但身姿挺拔,即便到了伛偻老头的年纪,也依旧威风凛凛!  “……”  这话一出,殷绍辉还好,但其余的人是着实被吓了一跳。  坐在最高位置上的那人……  虽说殷绍辉没有被吓着,但……  “老哥,我们虽然接触的不多,但认识也认识的够久了。我是什么人,你也该清楚啊?”  “我就是清楚,我信老将军你的为人,但听了你们的话,我实在不忍我外孙女儿受这种委屈!”  殷绍辉皱眉,  “如果知道小萌是您外孙女儿——”  白丰茂抬手示意他打住。  “她是不是我外孙女儿,只关系到我会心疼到什么地步!”  “她是不是我外孙女儿,应该不会对你们产生影响,你们对她的态度也好,对她的看法也好!”  “毕竟……若老将军也是个喜欢看背景论人的……那我就不禁要怀疑,挂在书房墙壁上的累累勋章是不是真的足够有“分量”了!”  “……”  殷绍辉脊背僵直,和白丰茂对视着。  两个曾经一起站在国家中央位置的人,在这个岁数,互相对峙,一字一句带出的气势,竟让周围人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威严肃穆,震慑不减过往。  ……  殷家后院,殷时修抱着煌煌坐在秋千椅上,手里拿着个奶瓶在给煌煌喂奶。  这场景看起来有点滑稽。  好在午后的阳光很暖,晒在人身上,很暖,倒让人觉得覆在草坪上的那一层薄雪不合时宜了。  单明朗抱着裹得很是严实的双双来来回回的转悠。  就听着双双在那”咯咯“笑。  “小舅,如果你带着小舅妈回宅子住,我是不是就可以天天来抱双双啦?”  “不能。”  殷时修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回了句。  “啊?为什么?”  单明朗僵了一下,消停下来,额头上都闹得汗涔涔的。  “我没空一直盯着你。”  “……”  单明朗抿着唇,凑到殷时修跟前,“小舅啊,你不觉得我把双双照顾的很好么?”  “……”  “你没看到双双跟我在一块儿特别高兴么?”  殷时修这会儿抬头瞥了他一眼,  “双双和谁在一块儿都特别高兴,只要那人肯逗她乐。你要是有本事,把这太子爷给我逗乐了。”  殷时修把怀里的煌煌往单明朗那一送。  单明朗扬了下眉,看了眼已经冷着张脸冷了一整天的煌煌,那张小圆脸上就写着四个大字:生人勿近!  他清了清嗓子,默默走远。  殷时修轻笑,见煌煌吐出奶嘴,知道他饱了,便给他擦了擦嘴。  煌煌盯着殷时修“啊啊……”了两声,成功夺取了殷时修的注意后。  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又开始四处瞄,瞄了一圈又回到殷时修身上“啊啊……”了两声。  殷时修摸了摸他的头,  “过会儿就去找妈妈。”  他揣测着煌煌的意思。  “啊啊!”  也许是他猜对了,也许是他刚才说了“妈妈”这个敏gan词,煌煌有急切叫了两声。  殷时修低头蹭了蹭小家伙的鼻子。  “要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时修你会像这样宠爱孩子。”  说话的人正是殷时修的大哥殷时青。  一张国字脸,五官很是深刻,下巴蓄着不短的胡子。  “……大哥。”  殷时修闻声便站了起来,冲大哥微微颔首。  “坐着吧。”  殷时青长相和殷家人还是有很大的区别,但在性格上,却很像年轻时的殷绍辉。  这是家里人公认的。  殷时青微微伏下腰,年过五十的殷时青说起来和殷时修同一个辈分,但在年龄上几乎是差了一个辈分。  因这个原因,殷时修对殷时青多了一份敬重。  “这个是……小侄子还是小侄女?”  “侄子,煌煌。”  殷时修说这话的时候,抬头看向殷时青,两人距离一下子拉近,鼻子都快要碰上了。  “哦,煌煌啊……真是可爱,让大伯抱抱……”  “他认生。”  “……”  殷时青眉头动了一下,看向殷时修,撞见殷时修眼里那一闪而过的精光,不知是防备还是威慑?  他没来得及看清,但确信,并不友善。  那道精光闪过后,殷时修又笑道,  “是真的认生,不然我也不至于被妈妈拖回来。”  “哦……哈哈!”  “之前大哥推荐给我的陈奶妈,那么好的一人,结果这煌煌一到她手里,就哭个不停。精神搞得一塌糊涂不说,还生了场大病,可把我和小萌吓坏了。”  “……是么?”  殷时修轻叹口气,  “不过好在后来,我岳母来了,陈奶妈我就退掉了,陈奶妈照顾虽用心,但可能不对煌煌眼缘。我岳母一来,煌煌倒是好了很多。”  “时修啊,你这话……是在怪大哥给你推荐了不好的奶妈啊……”  殷时青道。  “怎么会?也就家里人能碰这小太子,和奶妈无关。”  殷时修说着,但是不是真的和奶妈无关,两人都心知肚明。  “孩子健康就好。”  “可不是?孩子这么小,还是得亲近的人照顾才行,这万一别人给孩子误食了些什么,出了问题……那我这个做父亲的,恐怕得懊恼一辈子。”  “当然还是自己照顾的好。”  殷时青附和着说道,  “话说……我弟媳还没见过呢?真想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姑娘,能不招妈待见到这个地步。你们这日子,难过啊!”  殷时修扬了下眉,  “我刚才好像看到白家老爷子来了。”  殷时青不大明白殷时修怎么突然话题转到这上头来了。  只是点了点头,”好像是。“  见殷时青有些茫然,殷时修笑道,  “我老婆,是白家老爷子的外孙女。”  “……”  殷时青身体一僵。  可没人告诉他这一点。  “大哥如今是一步青云,但如果将来遇上了什么难题,需要白家老爷子出面,倒是可以找小萌。白家老爷子可疼小萌了。”  殷时修说着,脸上的笑容比阳光更加和煦。  “妈不待见小萌,是因为婆媳两人间有误会,以后把误会解开就好,多谢大哥关心,不过大哥平日工作忙,我和小萌的事情,您就不要花时间去操心了。”  殷时青心里像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的开着,但面上却是稳如泰山,纹丝不动。  “既是白家老爷子的外孙女,那确实不用操心了,看来我之前听到的都是乱七八糟的传言。”  “既是传言,怎可胡信啊,大哥。”  “哈哈!”  殷时青笑着。  那边单明朗抱着双双站在大树后头,远远的看着小舅和大舅……  后背有点发寒,小声对双双道,  “大人的世界好阴森可怕啊……两只笑面虎啊……”  他这边嘀咕完,那边突地传来阵阵脚步声,紧接着——  “时修,孩子给我!正祥,去抱那个!”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