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47血槽已空

147血槽已空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27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3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大人的世界好阴森可怕啊……两只笑面虎啊……”  他这边嘀咕完,那边突地传来阵阵脚步声,紧接着——  “时修,孩子给我!正祥,去抱那个!”  随着白丰茂低沉厚重的嗓音响起,殷时修抱着煌煌重新站了起来,而殷时青也微微扬起了眉。  见来人正是白丰茂,刚要鞠躬,  “白老先……”  话到嘴边,白丰茂手一抬,瞥了眼殷时青,“殷政委,您的大礼,我可担不起!”  殷时青当时脸色就僵硬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白丰茂,很是茫然的样子。  白丰茂走到殷时修跟前,看了眼他怀里的小娃,双手一伸,  “给我。”  殷时修见面前老人这个表情,便知道方才在屋内,几个老人家凑一块儿,肯定谈崩了。  再看这架势和举动,也大概猜到谈的是什么话题了……  “外公是要把孩子带哪儿去?”  他一开口便是外公,这称呼让白丰茂眯了下眼,不由多看了眼殷时修。  只见这殷时修倒是泰然自若,不慌不忙。  “你说带哪儿去?!带他们找妈妈去!”  说着,就直接从殷时修怀里抢。  殷时修也没怎么反抗,只是说了声,  “刚迷迷糊糊闭上眼,您轻点儿,别弄醒了,煌煌见着生人会哭。”  “放心,今天哭一次,以后就不哭了,毕竟谁是生人,谁是熟人,还没一定呢!”  殷绍辉和周梦琴紧跟着赶过来后,便听到白老爷子的这句话,而后便见孩子已经从殷时修的手上转移到了白丰茂的手上。  殷时修抬眼,见爸妈火急火燎的赶过来,对上周梦琴,母亲眼神里竟带着难得的哀怨,好像在说:  你怎么就这么轻易把孩子给白老爷子了啊?  殷时修看懂了也当没看懂一样,只淡淡喊了句,“爸,妈。”  周梦琴在心里头急得只跺脚。  单明朗抱着双双靠在树下边,见白家爷爷过来的这气势,先是吓了一跳。  一句“孩子给我”和“去抱那个”,又把他吓得赶紧抱紧了怀里的双双。  他以为是自己会错了意,便探头张望了一下,就见白爷爷强盗似的从小舅手里把煌太子给抢走了!!  紧接着,一个中年大伯就朝他大步走过来!  单明朗眼珠子转一圈,而后起身抱着双双就往反向跑!  他这举动可把白丰茂看懵了,忙喊,  “小兔崽子!你给我站住!”  白丰茂这一喊,单明朗跑的更急了!  殷时修愣了一下,忙转过身!  内心……  “单明朗!”  他拧眉呵了声,这才呵住了单明朗的步子!  “回来!”  单明朗眨眨眼睛,看着怀里盯着他笑呵呵的双双,这一颗心都快要化了……  转身——  白正祥几大步走过去,朝他伸手,  “把孩子给我。”  单明朗摇头,  “不行!”  “……”  殷时修扶了扶额,指着他,  “你给我过来!”  “小舅!你没看到他们在抢人嘛!”  “白老爷子是双双曾外公!你给我赶紧把双双抱过来!”  单明朗抿紧了唇,立马驳道,“哪有曾外公这么凶的?!双双会被吓到的!”  “单明朗,我限你三秒内站我面前,不然明天我就送你去部队!”  “小舅……”  “呵呵……啊啊啊!呵呵……”  双双见单明朗苦着一张脸,似乎还觉得特别逗趣,小爪子从裹着她的小绒毯里伸出来,在空中挠了挠!而后兴奋的拍着小手!  “你还笑……”  单明朗嘀咕了声,这才不情不愿的往回走……  白正祥想抱走双双,单明朗依旧紧紧抱着,就是不肯给白正祥。  他磨磨蹭蹭拖着步子拖到殷时修跟前……  “小舅……”  殷时修眉头蹙着,看着单明朗……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说啥。  不远处的周梦琴拳头都攥紧了,心也跟着提了起来,见单明朗回来,不自觉的小声懊恼了声“诶呀”……  殷绍辉看了眼周梦琴,闷笑,凑在周梦琴耳边小声道,  “是不是特希望小朗抱着双双就这么溜了?”  周梦琴立刻正色,收起脸上所有的表情,瞪了眼殷绍辉,  “你还笑得出来!”  殷绍辉揉了揉周梦琴的肩,  “别着急,好么?”  他安抚着妻子,其实自己心里也是敲锣打鼓般的不确定。  真怕白老爷子气性上来,带着孩子这一走,再不放回来。  “双双要妈妈,把双双给白爷爷。”  单明朗一张俊俏的面孔,此刻抬起来,阳光正洒下来,他眯着眼,问殷时修,  “是要带着双双……去找小舅妈?”  “恩。”  殷时修应了声。  单明朗眼睛转了一圈,而后明亮起来,  “那我抱着双双去!白爷爷,不好意思啊,您刚才气势太强,我给吓着了!我跟着你们一块儿去吧!”  “……”  “……”  白丰茂依旧眯着眼,单明朗也就和小萌差不多的年纪,他作为长辈自然不能对小辈发火。  浅吸口气,尽量缓和,却还是没能收住那点愤怒。  “小娃,是你外公外婆不要你小舅妈,我是你小舅妈的外公,我现在很生气,尤其看到我曾外孙女被殷家人抱着。”  白丰茂这话里的信息量略大,不过单明朗脑子转的也还算快。  但他没纠结在外婆和小舅妈的矛盾上,而是……  “白爷爷,我不是殷家人,我姓单!我叫单明朗。小舅妈在对面山头的宜静山庄对吧?走吧我们!”  说着,单明朗抱着双双就大步往前迈,竟真的是往别墅门口走。  路过殷绍辉和周梦琴身边时,加快了步子,生怕他们会拽住他似的。  “这小子是哪儿来的奇葩?”  白丰茂皱眉道。为了双双都不承认自个儿是殷家人了。  “外公,这是我三姐的儿子,您见过的。”  “我当然记得!把我外孙女关起来的那个嘛!”  “……”  “不过……知错就改,现在还知道疼小妹妹,果然姓单和姓殷还是有区别的。”  白丰茂瞥了殷时修一眼,“你别不服气,你早知道我是小萌外公,还搁在这装傻,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可没装傻,但我是小萌的丈夫,外公可不能装傻。”  殷时修微笑。  “哼!是么?我看很快就不是了吧!”  丢下这句话,白丰茂抱着煌煌,和白正祥一块儿往前走。  路过周梦琴和殷绍辉身边时,鼻子出气的鄙视道,  “封 jian!迂腐!死脑筋!老顽固!……”  周梦琴嘴动了动,最后终是没有出声。  巴巴望着那父子俩带着他们孙子孙女走远……  就这么一会儿,后院已经聚集了十来个人……  刚在后山打扫完,和母亲殷时桦一起回来的殷梦,见这情况,就有点懵了。  不明所以的走到外公身边,  “外公,这怎么了啊?”  周梦琴浅吸口气,声音放大了点,  “没什么,进屋的进屋,没其他事的可以回去了。”  说着,她先回了屋子。  殷绍辉身体转了一半又回了过来,瞪向殷时修,  “你跟我进来。”  殷时修应了声,跟着老爷子进了屋。  进书房,门一关!  殷绍辉皱眉质问,  “你什么时候知道白丰茂是苏小萌外公的?”  “前两天。”  “前两天?”  “白丰茂生病住院,小萌妈妈来了之后,就一直往医院跑,在这基础上,我又找人查了下,印证猜想。”  殷时修回答的很坦诚。  “为什么没告诉我们?”  殷时修抬头,  “没来得及,其次,这个也不重要,不是吗?”  “不重要?!你看到今天白老爷子的态度了?你现在还觉得不重要么?”  “不重要。”  殷时修看着殷绍辉,又看了眼一旁一直没有吭声的母亲,  “我记得妈看不上苏小萌的原因是她没有教养,而爸看不上苏小萌的原因是她没志向。这两点,好像都和她的身份无关。所以自  然不重要。”  “你……”  “我想即便今天白老爷子过来闹了一场,妈妈不想接受小萌,一样还是会很坚持的不接受。而爸……更不会因为一个人的身份而轻易改变自己的看法。对吧?”  “他把你儿子女儿都给带走了,你倒是也不着急!”  周梦琴冷着脸说道。  殷时修走到母亲身边,抚了抚她的背,  “妈,您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白老爷子盼二十年盼回女儿,而他原本就喜欢小萌,那小萌的孩子,他一定是百分百用心照顾。”  “你——”  周梦琴抬眼,对上此刻不急不缓说着话的殷时修。  他眸子含着轻笑。  周梦琴眯起眼,意识到什么,抬手指着殷时修,  “呵呵……好你个老四!好好!我真是把你养出息了!”  她起身,  “你知道白老爷子是小萌外公,不是没来得及告诉我们,而是根本不打算告诉我们是吧?”  “妈,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殷时修无辜的摇了摇头。  周梦琴抬手就打了下殷时修的屁股,  “你还给我装!”  殷时修臀部一收,清了清嗓子,“妈,我真不懂你的意思。”  “就算今天白老爷子不来闹,也总会有他来闹的一天!老四,你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算计到生你养你的父母身上!”  “……”  殷绍辉此刻也明白周梦琴话里的意思了。  殷时修不舍得让苏小萌在他们跟前受委屈,也不想自个儿出面为了维护苏小萌而伤了父母的心……  他知道自己敬重白老哥,知道白老哥心疼女儿和外孙女,不会让苏小萌受委屈,所以就让白老爷子来和他们争。  一双锐利的眸子瞪向殷时修。  殷时修忙摆手,  “算计父母,这么大逆不道的罪行,我可背不起。爸妈,你们不能不讲道理到这地步,我可啥也没干。”  他还耸了下肩,依旧一脸无辜。  这淡然的表情在殷绍辉和周梦琴看来,未免也太过浮夸了。  是,他是啥也没干,然后啥也没说!!  殷绍辉只觉血压在不断升高,他忙深吸口气,闭上眼睛,调整呼吸。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儿子是自己生的,是自己养的,变成这德行……也是自己惯的。  就冲这点,他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那你打算怎么办?”  周梦琴看向殷时修,问。  “什么怎么办?”  殷时修反问。  周梦琴拧眉,  “孩子就这么去了白家?不上我们殷家族谱了?”  “这个……”  殷时修轻叹口气,“孩子认祖归宗自然重要,但不能否认的是……白老先生一家……也是怀瑜和瑾兮的老祖宗。”  “老四!”  殷绍辉刚下去的那一点点血压,听了这话直接又猛飚了上来!就差冲破头颅,涌成一束喷泉。  “……”  殷时修看着殷绍辉,没说话,仿佛在等殷绍辉的下文。  可该死的,殷绍辉竟然发现自己找不到殷时修逻辑上的漏洞,最后出口,都是气的结结巴巴道,  “那,那难,难道让我孙子孙女去认白,白家的祖,祖宗?”  “唔……不一定。”  殷时修说道。  殷绍辉皱眉,“什么叫不一定?”  “白家毕竟是岳母大人那边的祖宗,我记得岳父大人不是入赘的,所以……也有可能是回成都认苏家的老祖宗。”  “……”  殷绍辉瞪大了眼,“苏,苏苏家?!那老农村?!”  殷时修点了点头,有些无奈道,  “如果小萌进不了殷家的门,你们不肯承认她,那孩子可不是就只能认白家或苏家的祖宗了么……”  殷时修一脸理所当然道。  周梦琴“啪嗒”坐回沙发上。  殷时修见母亲脸色发白,眼窝今天显得特别深凹。  思量了一下,继续道,  “……爸妈,不仅如此啊……”  殷绍辉心又是一提,这会儿都有点怕殷老四开口说话了……  “如果小萌和孩子归白家祖宗……或者归她父亲成都那边的苏家祖宗,恐怕……我得跟着。”  “……”  “……”  殷家爸爸殷家妈妈,血槽已空。  ————  “什么玩意儿,都一大把年纪的人了,竟然还干涉年轻人谈恋爱,干涉小辈婚姻……”  白丰茂一路上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  白正祥跟在白丰茂身后,心里有些五味杂陈。  而白丰茂此番说着,心里同样是杂味翻腾。  若时光回溯二十年,他不就是此时的殷家老夫妻俩么?  不……他比他们更过分,他甚至逼走了女儿。  走过一遭,他才通透,走过一遭,他才恍悟,什么是……得不偿失。  但要他因此理解殷家老夫妻?或者拉下脸把自己做过的蠢事拿出来来劝他们?  老爷子表示……做!不!到!  “爸,别气了别气了。”  白正祥说道。  白丰茂看着怀里睡得不是很安稳,总皱眉的煌煌……  突地弯起了眉眼,说笑就笑,  “小家伙长得真漂亮!和我外孙女儿一样。”  走在前边的单明朗本来在前头走着,后来想了想又掉过头走到白老爷子身边,  “白爷爷……您真是小舅妈外公啊?”  “不觉得我和你小舅妈长得很像么?”  白丰茂眉头一扬,道。  “……”  单明朗看了白丰茂好一会儿,没说话,默默地抱着小丫头径直往前走。  ……  回到宜静山庄。  这会儿已经快四点了。  小萌在院子里和阿布玩接球。  听到敲门,便过去开,见门外站着单明朗,不禁笑了一下,  “你怎么来了?”  “小舅妈,我还带了双双过来!”  苏小萌压根就没多想,只是以为单明朗过来窜门,从单明朗怀里接过双双,  “啊啊!”  双双从单明朗怀里被抱出来似乎有点不高兴,但定睛一看,见着是妈妈,立刻就笑开了。  “啊啊啊……”的乱叫。  “诶哟,我家小双双,没给爷爷奶奶找麻烦吧?”  苏小萌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  双双嘟嘟小嘴,亲额头还不够,还要亲小嘴。  苏小萌过去碰了一下,双双就又乐了。  “诶,你小舅呢?”  苏小萌刚问完,只见外公抱着煌煌,和大伯一块儿回来了……  “孩子找妈妈,我给带回来了。”  白丰茂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  苏小萌“哦”了声,又往大伯后头望了望……  白丰茂瞥到了,淡淡道,“殷时修没跟来。”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