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59爱惨一个人,看谁都像情敌(一更,8000+)

159爱惨一个人,看谁都像情敌(一更,8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6326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大约这世上所有的父母都是一样的,谈论起自己的孩子时,总是带着满满的自豪与骄傲。  像是有一肚子的话,而且怎么说都说不完似得。  只是苏小萌还是第一次见小舅舅这样的父亲,说起自己儿子缺点时,还能这么津津乐道。  霸道啊,大男子主义啊,唯我独尊啊……  白思东就这么形容着自家儿子,毫不客气。  苏小萌听着,都觉得白瞬远一无是处,全身都是缺点窟窿。  “但很孝顺。”  白思东话锋陡然一转,苏小萌一时间都没转换过来。  “……”  “很温柔也很体贴。”  还温柔体贴?  小舅舅,你说的人是白瞬远么?  “哦对,还特别粘人呢!”  粘人?!  “……”  苏小萌和殷梦面面相觑,殷梦和白瞬远没怎么接触过,只是从单明朗口中得知,那姓白的男人性格是真不咋地。  再加上之前拉苏小萌去唱K的事情……  殷梦对白瞬远实在是挺疙瘩的。  白思东三两下就把白思弦给他下的饺子都吃光了。  再抬头,对上苏小萌瞪圆的眼睛还有殷梦一头雾水似的神情,蓦地,哑然失笑,忙解释道,  “他也就对他妈妈那样。对其他人……还是比较恶劣的。”  原来……是个妈宝。  苏小萌心里想着,而后不由心里带着些鄙视,这也难怪他盲目自大,行事霸道了。  “自从我当了警察,便很少有时间在家里陪母子俩……他有时候也怨我,但有些事情,他怨也没辙。”  白思东俊气的面孔带着些许无奈,那坚毅而游炯炯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愧疚。  这气氛一下子就伤感了下来,苏小萌不由悉心听着。  “他越是怨我,却越是对他母亲好,节假日也不和别的男孩子出去玩儿,就在家陪他妈……”  苏小萌看向小舅,还是有点不信,  “真的假的啊?”  白思东点头,“你可不要因为你表哥那些缺点就讨厌他哦。”  苏小萌脸一红,低头……  有些违心的嘀咕了句,  “我干嘛讨厌他啊……”  其实心里真的是讨厌死白瞬远了好嘛!  白思东见苏小萌单纯的紧,话便点到为止,并没有再说多余的话……  比如……白瞬远会那样死心塌地的对母亲好,其实只是在用行动鄙视他这个做父亲的而已。  之前苏小萌被白瞬远害的险些闯了大祸的事情,白思东是从父亲那儿听到了点儿,但并不详细。  他和思弦最亲,总不能到了孩子这辈就跟仇人似的。  白瞬远还不知道苏小萌是他表妹。  白思东倒是挺想看看那小子知道后会是什么表情。  但……白思东又想,儿子从苏小萌嘴里知道会比从他们嘴里知道……更有趣吧?  “他虽然是哥哥,但从小就缺父爱,你这个做妹妹的要多担待点哦……”  小舅舅都这么说了,苏小萌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毕竟……小舅舅这么帅。  吃完饺子,白思东似乎也没有久留的打算……  很快的问了下白丰茂和白思弦关于殷博文的事情,了解了情况后,他摸了摸自己光光的下巴……  “行,这事儿我知道了,爸,你把U盘给我,小萌留个手机号给我,到时候我交给局里。之后有人联系你,你就如实说便行。”  白思东说完后看了眼殷时修和殷梦,笑了笑,  “我外甥女险些赔了命,我让肇事者吃点苦头,你们不会心里有想法吧?”  殷梦忙道,  “我是小辈,您不要问我啊……”  话是这么说,其实殷梦打心底里就不喜欢殷博文和祝岚,还有那七岁大,却半点教养也没有的男孩儿。  只是这里是白家,她就算再不喜欢表哥表嫂也不能在别人家编排殷家人。  殷时修回的就更为圆滑了,  “我母亲都发话了,该怎么办那就怎么办。我有意见也做不了主。”  白思东点了点头,而后对白丰茂道,  “交通事故这块儿,估摸着也对他构不成大问题,不过可以往民事那儿扔,虽说往哪儿扔都不归我管,但……外甥女受欺负,我怎么都得好好跟着。”  白丰茂点了点头,  “这事儿就交给你了。”  白思东看了眼腕上的手表,而后看向白思弦,  “死丫头,你什么时候回成都?”  白思弦瞪了他一眼,正瞪上白思东眼里的无尽笑意和宠溺,白思弦心里一烫……  “可能要到过年了。”  “行,那哥今天先走,之后再联系,哥带你去吃你最爱吃的北京城小吃。”  白思东伸手揉乱她的头发,而后转身走到苏小萌跟前,微微弯腰,  “小萌,什么时候休息,就让瞬远带你来舅舅家里玩,好嘛?”  苏小萌点头。  “那爸,我先走了。你们继续玩啊,不要拘束。”  白思东和在座的人打了招呼,又去和小双双和煌太子打了个招呼,之后便离开了山庄。  殷梦看着那身军绿装走远,嘴巴张着,好久都没有闭上。  苏小萌的眼里也还冒着爱心泡泡……  难怪白瞬远长得好看,基因这么好,也是难怪了。  这要是白瞬远的性格和小舅舅一样善解人意,幽默随和,该有多好啊?  “好了好了,回神,别被你小舅舅的外表给骗了,这人心机可深了,就知道欺骗你们这些花季少女。”  “妈妈,你别胡说!小舅舅才不是这样的人呢……”  “……”  白思弦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白思东还是一如既往的会装……  装的正直而善良,随和而温柔。  白思弦记得很清楚,那时候他还在上军校,军校里一个朋友来家里做客,和她聊天聊着便聊到白思东在军校里的作为。  那时,他们的教官是这样评价白思东的:  他天生是个拿枪的人,如果最后他没能拿到国家给的枪,就会去拿那些走si和非fa途径得来的枪。  如果最后他没能穿上这一身军绿色,便会穿上与这军绿色相对的衣服。  可我这番话说出来,又有几个人会相信呢?这个满面和善,阳光帅气的小伙子,会有这么极端的内心?  当时白思弦听了后,沉思了许久,然后对哥哥的那个朋友笑着说:  下次你们的教官再这么说,你就可以和他说,白思东的妹妹,白思弦相信!  他的外表有多纯良,内心就有多腹黑!  当年沐雨嫂子,可不就是被他这一脸阳光帅气给忽悠回来的?  ————  下午三点后,殷梦和单明朗回去了,跟着殷家最后一波人下了山。  少了单明朗,宜静山庄安静了不少。  双双和煌煌困得不行,在房里睡着了。  外公年纪大了也需要午休。  白思弦则跟着佣人在研究晚上的菜谱。  殷时修和苏小萌这才得了空,黏糊在一块儿到外头散步。  苏小萌在人多的时候,没什么眼力,但和殷时修一独处,便发现自家男人心情不是太美丽。  “你干嘛冷着张脸啊?”  她挽着他手臂,走一步,脑袋便往前凑一下,从下而上看他。  殷时修很是高冷的下瞥了她一下,淡淡道,  “没什么。”  “噗……”  苏小萌当时就笑出声,拧了下他手臂上的肉,  “你干嘛啊?像个小孩子似的。”  殷时修步子顿住,两道剑眉几不可察的挑动了一下,看着她肉肉的脸。  就她这样,还说自己像小孩子?  “苏小萌,我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花痴。”  苏小萌听了这带着几分赌气几分怨气的话,一瞬间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  “叔……你不会……不会吃醋吧?还吃……我小舅舅的醋?”  她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兴奋。  殷时修很是冷漠的看着她闪着大眼的激动模样。  “真的啊?”  “我傻么?我吃你小舅舅的醋?”  殷时修白她一眼。  然而这时候再解释已经没用了,苏小萌就光捂着肚子在那儿笑。  “……”  殷时修的表情只能越来越冷。  这苏小萌笑够了,双手环胸,扬着下巴看着他,悠悠道,  “我听那些爱情专家说啊,这要是爱惨了一个人,看谁都像情敌……”  “……”  殷时修嘴张了张,一时间竟反驳无能。  苏小萌那双眼此刻就像琉璃似的发着光,神采奕奕,瞄向他的小眼神,别提有多得意。  看的殷时修牙痒痒,大手把她小腰一捞,低头狠狠咬了下她的嘴。  然而这一咬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惩罚效果,只是让苏小萌心头更甜。  正因为他没话反驳,所以才能用这种让人无奈的举动来堵住她的嘴。  见她被咬,还笑的那么得意,殷时修觉得挺没意思的,松开她,径自往前走。  苏小萌忙跟上,  “时修……”  “……”  殷时修没应她,她便主动凑上去拉住他的大手,还甩了甩,“生气啦?”  他又瞥了她一眼,只觉落在手心的小手很凉。  反手握住而后往自己大衣里一揣。  苏小萌靠在他身上……缓缓道,  “你这么聪明的男人,不能不懂事物的两面性啊……”  “……”  “这长得好看的人,大家会喜欢也很正常嘛,再说了,他还是个特警,穿着军装的样子,简直帅到不能再帅了好嘛!再一想到我和小舅舅有血缘关系,很激动的好不啦?”  殷时修这会儿表情更冷了。  很激动?  这有什么好激动的?  “而且你不会以为你是因为人格魅力才把我弄到手的吧?”  殷时修眉头又抽抽了一下,  “你想说啥?”  苏小萌扬着眉,“这要不是你长得帅,你觉得我能多看你那几眼嘛?”  “……”  “所以啊,你得感谢我还有点花痴的小毛病,不然……你就是再帅个十倍,我也不会跟你的,毕竟……你是大叔了诶。”  “这么说,这以后要是再有长得好看的男人出现在你周围,我不仅不该鄙视你,还应该帮你指一指?”  “唔……这就要看你的心胸是不是够宽阔了。”  苏小萌说着。  殷时修眸子一眯,而后一抹轻笑溢出唇角,  “这你要不是长的还可以,我也不会对你动凡心,这么说来,你也得感谢我是个“看脸”的男人。”  苏小萌听着觉得不大对劲了,紧接着,果然——  “这要是以后有漂亮女人出现,你也得帮着给我指点一下咯?”  “殷时修!你敢!”  “咦?怎么了嘛?你刚才说的不就是这个意思嘛?”  殷时修一脸“我这是按照你的逻辑来思考”的表情。  苏小萌站他跟前,戳了下他胸口,  “你故意的!”  “怎么?不高兴啊?”  “……”  “小萌啊,这人呢,要学着心胸宽阔啊,你说是吧?”  苏小萌深吸口气,大眼珠子一转,笑了一下,  “好啊,那我心胸就开阔些,来,手机给我,我帮你发个微博,殷家四少爷一声令下,这什么样儿的莺燕不往你怀里钻啊?哪里还用偶遇啊?”  殷时修微微低头,与她平视着。  “如何呀?我保证心胸宽阔,替你张罗。”  “萌萌,你说咱俩到底谁比较像孩子?”  “你!!”  殷时修把苏小萌往怀里一箍,握着她的手重新塞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  “诶,这年头啊,人都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你胡说!”  “难道不是?”  “州官明明只想点灯,但百姓却想放火!”  苏小萌愤愤道。  殷时修一愣,而后笑了出来……不得不说,形容的也算到位。  两人绕过了一座山头……  这苏小萌走的有点累了,两人在小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  九灵山不算高,冬天已经来了,但从这里望下去,竟还是满目葱绿。  苏小萌靠在殷时修肩头……  人站在山顶,往天上看也好,往山下看也好,心胸都会在一瞬间变得开阔,目光会变得悠远。  “你真觉得……你担不起殷太太这个称呼?”  殷时修突然问道。  苏小萌心里绷着的弦被轻轻触动……  “你觉得我能担得起么?”  殷时修低头看了眼靠在他肩上的小丫头,她一双大眼看着天空,漆黑的眼珠子里可以看到蔚蓝无际的天……  “你是愿意相信我能担得起的……但即便愿意相信,那也不是现在的我……”  “……”  “叔,现在回想起来,你真的是我长这么大遇见的第一狡猾的人。”  “怎么这么说?”  他并不否认自己的狡猾,却想知道她的认知从何而来。  “你曾答应过妈妈,不会要求我因为你,因为殷家做任何改变……可你又对我太好,你让我越来越喜欢你,越来越离不开你……”  殷时修搂紧她的肩膀。  瞧这丫头说的……把他说的像个伪君子似得,多欺负她似得。  可她对他难道不是做了一样的事情么?  “你也许一辈子都不会主动要求我为你做什么,但我却不可能无动于衷。”  苏小萌看着天上那一朵朵白云,抬手指了指,打着比方道,  “你在那儿,我就在这,我得爬很高的云梯才能够得到你……”  殷时修心头的软肉就被苏小萌这么不轻不重的戳了一下。  情不自jin的低头吻了吻她微凉光洁的额头。  “让你受委屈了。”  苏小萌收回手,看向他,笑开了,“这算什么委屈啊?”  她的眼睛真明亮。  “你好好爱我,好好爱我们的孩子,我就能为你做任何事。”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对一个男人的毕生所求,不过是他能爱自己。  他肯爱,他会爱,那她做什么都值得。  这世间最好的感情,也不过就是这样,可又有几人做得到?  她正儿八经说出这样的话,让他觉得意外的同时,也让他觉得……心疼。  殷时修微微勾唇,  “那我倒是想听听老婆大人,打算为我做点什么?”  苏小萌看着天……  缓缓道,  “等大三结束,我想申请留学。”  “……”  “我现在学的是对外汉语,这两年再加点劲儿,去国外留学生活应该不是什么困难事。”  殷时修见她说着,竟是一脸认真,没有丝毫玩笑的意思。  “殷爸爸之前就希望我将来出国深造,在某个专业上能有些突出成绩,考个博士什么的……”  “某个专业……什么专业?”  殷时修看着她。  “唔,你觉得我将来当个翻译官怎么样?听起来有没有一种很高级的感觉?”  “……”  “以后人家问起殷爸爸殷妈妈,这老四的媳妇儿是做什么的啊?然后殷妈妈就说,我儿媳妇是个翻译官。”  殷时修胸口处一紧……明明媳妇儿这么上进,他却只感到心疼。  但他没表现出来,只是随口问,  “学对外汉语怎么想着去做翻译官了?”  苏小萌伸出一根手指,  “我不想当老师,更别说是给老外上课了。”  她伸出第二根手指,  “我又没什么特长,再加上自己这几年都要学对外汉语,虽比不上人家外语专业的,但也算是在外语语言上打交道。学的专业还是要用上才行。”  “……”  殷时修见她说的有条有理,便继续听着。  “第三……”  她眼神瞄向殷时修,贼兮兮道,  “这英语不就是你的第二母语嘛!这么好的条件,我怎么能不利用?”  殷时修捏捏她的脸颊,  “萌萌,你怎么这么聪明啊?”  苏小萌拿下他的手,握在自己手心,看着远处的另一座山峰,  “我考上A大是卡的分数线,专业是被调剂的,当时我看着对外汉语这几个字,我就很茫然……不喜欢,也没想过自己要学语言。”  “那你当时想学的是什么?”  苏小萌冲殷时修一笑,  “当时妈妈也这么问我,然后我想了想,发现……其实我自己也很茫然。并没有什么理想,也没什么兴趣,当然除了跳舞,嘿嘿,不过跳舞也只是作为业余爱好。”  “那时候妈妈就说,那就一边学一边找。”  “我就问啊,我会不会一辈子都找不到自己热爱的事业呢?”  “然后妈妈就和我说,这世上只有少数人是一开始就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然后为之奋斗,为之坚定。多数人……都是茫然的,漫无目的,工作只是为了生计,为了每个月发到自己账头上的那份工资。”  苏小萌扣着殷时修的手,  “但是……如果一份工作让你变得更优秀,你就会热爱它。”  苏小萌说到这,殷时修心里无法不产生感慨……  感慨于苏妈妈对苏小萌一点一滴的教育,塑成她良好的事业观。  以及……  他亲了亲她的头发。  她今天说出来的这些,绝不是在今天母亲逼问过她后才去考虑的……  她其实早就已经在考虑,早就已经决定要这么做,只是今天母亲逼问了这么一下,让她不得不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好让他感到放心。  “为什么……不想把跳舞作为事业?”  如果这是她所热爱的……  苏小萌瞥了他一眼,颇无奈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以前的性子……”  “……什么性子?”  “懒散嘛!”  “……”  “现在想想,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再努力一点,那时候就觉得学跳舞学的太精,实在太累了,所以之后就只当业余爱好了。”  苏小萌说到这,又不禁叹了口气,  “骨骼柔韧度最好的时候,怕苦放弃了,现在都二十,还生了孩子……你摸摸我腰上的肉,生完双双和煌煌都小半年了,还赘着呢……”  殷时修又是哑然失笑。  也是服了这丫头。  “没前途了啊。”  苏小萌摇了摇头,而后头一转,盯着他的下巴,  “话说……你就没什么特别爱好?”  “有。”  “什么?和你现在的工作有关么?”  “硬要说的话,也是有一点关系……”  殷时修抱着苏小萌,下巴磕着她的头顶,想起了那段桀骜叛逆的青春期……  “别卖关子啊,快说。”  苏小萌催促道。  殷时修淡淡吐出一个词,“游戏。”  “……”  苏小萌脑子有一瞬的当机,仰起脑袋看着殷时修,“什么游戏?”  “凡是操作类的,对我都很有吸引力,十几岁的时候很沉迷。”  苏小萌眨眨眼,敢情她家的精英老公曾经还是一个……网瘾少年?  她看着身边这个骨子里散发着贵气的男人,实在难以想象他会在电脑前面,疯狂的打着游戏……  “怎么?不相信?”  “哈哈,就是,就是觉得很神奇!”  殷时修瞥了她一眼。  苏小萌往他怀里靠了靠,“叔,咱们得说好哈!”  “什么?”  “我尽力,但如果不管我怎么努力,殷妈妈都不肯承认我,那我也是没辙。”  殷时修轻笑,只怕最后没辙的人会是他的母亲。  “到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得跟我统一战线,再不济,我就学我老爸,先带着你私ben再说。”  “哈哈……好。”  他低头吻她。  夕阳泛着红光,开始晕染着天空……  殷时修牵着苏小萌的手,回家吃晚饭,一路上说说笑笑,时间变得又慢又快……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