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64煌太子瞎乐(一更6000+)

164煌太子瞎乐(一更6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77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殷时修应了声,拿过一个鸡蛋,抬手一敲,落进碗里便是……  “诶呀,双黄蛋啊!”  苏小萌不经意脑袋一瞥,便看到了明黄的两枚蛋黄。  殷时修本来是没觉着什么,但天天叫着儿子煌煌,又叫闺女双双。  这“shuang”字音和“huang”字音于他而言就变得很敏感。  而苏小萌这么一喊,更是触动了他脑中最灵敏的那根神经。  他眉头动了动,神情有些许复杂,转过身,透过厨房墙上的那片玻璃,视线落在正和妻子畅快聊天的苏成济身上。  苏小萌见他发呆,扯了扯殷时修的袖子,  “你看啥呢?”  殷时修回过神,又看了眼苏小萌,轻笑一下,“没什么,双黄蛋是好兆头。”  苏小萌笑眯着眼,  “叔,人都说做饭的男人最帅,我觉得对!”  殷时修扬了下眉,又转头瞄了眼客厅。  不知什么时候,煌煌也被抱了出来,三个长辈带俩孩子玩儿,见没人注意他们这边。  他伸手搂过苏小萌的腰,把她往怀里一拽,低头便狠狠亲了一嘴。  苏小萌被吓的眼珠子都滑到了眼角,斜瞄向客厅。  殷时修磨着她的小嘴,哑声,  “专心点儿……”  “唔……”  苏小萌回神瞪他,越相处,才越觉得,这男人谦谦君子的外表下有一颗真正“放dang”不羁的心。  越是不恰当的时间,不合适的地点,他就越来劲。  但让苏小萌不禁暗自跺脚的是,这样不规矩的殷时修,对她却有着无穷大的吸引力。  每每张开小嘴配合他时,短暂的温情会因为紧张感变得刺激起来,像一杯温水加了苏打,让人欲罢不能。  殷时修虽然“放dang”,但也懂得适可而止。  缠mian的吻在最后一个轻啜后,结束。  苏小萌白希的面颊红扑扑的,明明自己也喜欢的要命,却还是颇矫情的说了句,  “臭不要脸……”  呃……  殷时修愣了一下。  “臭不要脸”是一句土话,殷时修不是没有听过。  只是对于一个受到良好家教而又一直处于逼格较高环境中的某人而言……  他所知道的“臭不要脸”可就是纯粹骂人的脏话了。  可从苏小萌嘴里说出来……  好像也不算贬义。  陌生而又……接地气。  他轻笑,不要脸就不要脸,还臭不要脸……  两人在厨房里忙活了半个多小时,把前期准备工作结束,苏妈妈便过来接手。  苏成济一见女儿女婿搭档干活,便也想凑过去给老婆帮忙,谁知,他才刚站起来,嘴巴都没张……  “你别过来捣乱。”  苏妈妈一句话就把他钉死在沙发上。  “我——”  苏成济还想挣扎,苏妈妈一个眼神瞪过来,无声的命令。  于是某人只好重新去和外孙玩。  白思弦不让苏成济进厨房倒不是因为苏成济做饭有多难吃,纯粹是她太了解苏成济这男人。  外人跟前那是一憨实忠厚样儿,但私底下,充其量也就是个老流mang。  尤其是他们分开也有三个多月,而刚才又见女儿女婿在厨房里头亲热,他心里要是没点歹念,白思弦把名字倒过来写。  ……  双双好动,喜欢被这个抱抱又喜欢被那个抱抱,但是不喜欢被同一个人长时间的抱,这样就好像不动弹似得,难受。  于是这周围人一整圈轮完后,她便折腾着不让人抱了,惦记上了地毯上的毛绒玩具。  一双大眼直勾勾的盯着那毛绒玩具,两只小爪子冲着那个方向,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嘴里“啊啊……”着急的轻叫。  苏小萌把毛绒玩具捡起来递给她,双双拿到手上,还没握住就掉了,然后继续叫。  地板上的毯子软的很,平时就用来给两个小家伙翻翻身,练习练习坐。  “外公,你把她放下来吧,没事。”  白丰茂听了苏小萌的话便把双双放在地毯上。  煌太子一直都不大喜欢被人抱,这会儿见双双落地了,这小酷帅的脸上也露出了“央求”之意。  苏成济没辙,也给小家伙放下来了。  这煌煌落在地毯上后,撑着一旁的沙发,很是困难的挪动了几下便坐了起来。  这看的白丰茂一惊,  “煌太子都会坐啦?”  苏小萌忙点头,可得意了,“才刚会坐没多久。”  “这煌煌像我家思弦,一股子聪明劲儿。”  白丰茂说着。  苏小萌忙看了眼殷时修,见他也不吭声,便只是闷声在心里笑了笑。  其实最先发现煌煌会坐的人是殷时修,当时他就兴奋的把煌煌往怀里一抱,特别骄傲道,  “我儿子,就是聪明。”  到了外公这里,煌太子的聪明劲儿可和殷时修没关系,靠的可全是隔代遗传啊!  殷时修心里反驳,但自然不会面子上和白丰茂过不去,他又不傻。  “不过他坚持不了多久,一会儿就要躺下了。”  苏小萌这么说着。  结果也不知道煌太子是不是听懂了,只见胖嘟嘟的小屁股往后头蹭啊蹭啊,而后腰板往后一靠,靠在沙发腿上。  漆黑的眼珠子看向苏小萌。  苏小萌被吓了一跳,忙别开视线,凑到殷时修耳边,  “妈呀,咱生的是不是哪吒啊?”  “哈哈哈!”  白丰茂爽朗笑出声,直拍大腿,  “聪明!是聪明!哈哈哈!”  煌太子听了赞扬也不乐,就面无表情坐那儿,一副“宠辱不惊”的淡定样儿。  顺着煌太子的视线,可以看到一个和他画风截然相反的女子!  双双趴在地毯上蹭着,爬也不会爬,坐也不会坐,小爪子紧抓着那个毛绒玩具。  见大家都在笑,她也就跟着“呵呵”的笑。  见白丰茂被煌太子的聪明劲儿折服的直拍大腿,她啥也不懂,就跟着学,使劲儿拍着毯子,一边拍一边笑。  “闺女,双双是不是傻啊?”  苏成济都看呆了,以至于问出口时都没经大脑。  当即便狠遭白丰茂一个白眼,  “我看你才傻!”  苏成济忙回神,颇不好意思的看了眼白丰茂,  “我不是那个意思……”  “咯咯咯!”  双双又拍起了小毯子,在那一个劲儿的笑个不停。  “她就这样,闹腾。”  殷时修宠溺道。  苏妈妈抽了个空出来,“什么事情,笑的这么欢啊?”  双双这才一会儿没见苏妈妈,便惦记苏妈妈了,卯足了劲儿往苏妈妈那儿蹭!  结果——  “小心!”  苏妈妈眼尖,但这出声都晚了,只见双双身体往前一冲,脑袋一抬,就撞上了茶几角。  “诶哟!”  白丰茂这心跟着一抽啊,立马就把双双抱起来,苏小萌凑过来赶忙看看闺女被撞哪儿了。  额头上有点红通通的,但没起包。  双双被撞的有点懵,刚才一脸欢腾的表情,瞬时就没了,鼻子抽抽,嘴角往下拉,眼看着就要哭了。  就这时……  “咯咯……”  突地,笑声从煌太子那儿传来,只见煌太子看着双双,没什么表情的面上眉眼都笑开了。  “咯咯咯……”  苏小萌匪夷的把目光投向靠沙发上坐着的儿子身上……  这是……啥情况?  显然,愣住的人不止苏小萌一个。  殷时修当然也心疼双双,这么小的小孩子,自然不可能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煌太子向来不喜欢笑,这突然来一下,又如此不合时宜,难免遭到大家质疑的目光。  他弯腰把儿子抱起来,  “妹妹撞到了,你就瞎乐啊?”  “咯咯……咯咯咯……”  殷时修不说还好,这一说,煌太子就更乐了。  双双眨巴着泛红的眼睛,眼眶里蓄满的泪水还没来得及掉出来,就干在了眼角。  她循着笑声看向哥哥,结果见哥哥笑的开心,她也跟着乐了……  “咯咯……咯咯咯……”  “……”  “……”  俩娃拼了命的在这笑,留下一圈懵逼的大人,小孩子的世界,真不懂。  双双和煌煌下午睡的久了,这会儿就没了困意,晚饭的时候便把小婴儿椅子推到饭桌边,俩小只躺一块儿,一人抱着个奶瓶。  白丰茂看着双双煌煌是越看越喜欢。  拿了双干净的筷子,沾了点蘑菇汤的汤水递到煌太子嘴边。  煌太子舔了一下,砸了砸嘴,继续抱着奶瓶。  双双见哥哥有其他东西吃,手一松,不要奶瓶了。  “哦哟,双双也要喝咧!外公给你喂啊!”  白丰茂说着便拿筷子蘸汤汁,结果这边刚递到双双嘴边,便听苏成济道,  “爸,我才是双双外公。您是曾外公。”  苏成济这边一说完,白思弦眼睛一闭,内心绝望。  白丰茂脸一黑,看向苏成济,  “你觉得我不知道?”  “……”  苏成济表示……您既然知道怎么还……  “咝……”  白思弦见他还有继续辩驳的意思,桌子下的手狠掐了他一下大腿。  苏成济也不晓得自己哪里问错了,但知道肯定是问错了,忙道,  “爸,你随意随意,你叫外婆都行。”  “……”  白思弦望天,深感无助。  白丰茂脸自然是又黑了一层。  一旁的殷时修也不自觉多看了苏成济一眼。  只有苏小萌附和了句,  “只要外公高兴,怎么叫都成!嘿嘿!”  “……”  白丰茂心里苦,表示现在怎么叫都不会高兴了。  他也就是随口那么一喊,总是曾外公曾外公的很不顺口……  谁知……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没眼力的女婿,依旧是没眼力到了一种极致!  宝贝女儿到底是看上了他哪一点?  白丰茂坐在长椭圆桌子的上方,而苏成济就坐在他下位,双双和煌煌的婴儿椅子就停在两人之间。  苏成济见煌煌脸上的表情实在太少。  年纪这么小,和个木头似得,夹了片调味用的柠檬往煌煌嘴边凑。  煌煌倒是也没嫌弃,张嘴含了一口。  这一口……酸爽的……  只见煌太子眉头皱的都连到了一块儿,险些都打成了结,一双眼睛凶得很,瞪的贼亮贼亮,紧接着脑袋一个抽抽!  “啊哈哈哈!太逗了!你们看,实在太逗了!”  苏成济拍着桌子,笑的不行。  这白丰茂刚想开口骂人,只见苏小萌忙道,  “爸,再喂一口,再喂一口,太好笑了!”  “……”  白丰茂责备的话还没出口,就收了回来。  只是说了句,  “小孩子少吃这么刺激的……”  “没事没事儿的。”苏小萌忙摆摆手,而后对白丰茂道,“我六个月大的时候,我爸爸还给我喂辣椒酱呢!”  “……”  白丰茂表情瞬间僵硬。  “萌萌,吃饭。”  白思弦忙道。  殷时修看了眼苏小萌,心下隐隐有点担心,而后道,  “成都那边的水土比北京的好,现在更不比二十年前,尤其是北京,环境污染又严重,小孩子还是小心点喂养比较好。”  苏小萌想想,而后冲殷时修笑笑,  “叔说得对,还是小心点儿。”  殷时修给她夹了块鱼肉。  结果就见苏小萌指着那剁椒多宝鱼,对苏成济道,  “爸爸,再蘸一点儿这个剁椒给煌煌尝尝!”  “……”  “……”  ……  晚饭后,小萌和苏妈妈切了点儿水果端了出来。  双双和煌煌玩的累了,都有点困,殷时修把小家伙们抱进屋,安顿好才又出来。  白丰茂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八点了。  白思弦打了个电话给家里的司机,让人过来接父亲。  趁着这段时间,白丰茂便说起了过元旦的事情,  “眼看着就年末了,时修啊,这元旦,带着小萌和孩子到我那儿吃饭去。”  白丰茂理所当然的说着,端起茶刚喝了一小口,便见殷时修和苏小萌对看了一眼。  老眼眯了眯,“怎么了?不愿意?”  “不是,外公……”苏小萌忙道,“那个……殷爸爸前天就打电话过来,说是元旦让带着孩子回殷家。”  白丰茂眉头一皱,  “怎么?又是让殷时修带着孩子去?”  “不,不是,殷爸爸的意思是……我们一家都去。”  苏小萌说道。  白丰茂扬了扬眉,“怎么?那老夫妻改性子了?”  苏小萌抓了抓头,很歉疚的看着外公,“外公,不好意思……不然我们二号去您那儿蹭饭?”  “这小事,你们来,随便哪天我都是欢迎的,元旦怎么说也是新年,外公就是想和外孙女一起过。”  苏小萌脸一红,往外公身边一靠,  “有外公疼就是好。”  白丰茂拍了拍苏小萌的手,继续道,  “那元旦,思弦和成济去我那儿。”  “好。”  白思弦点头,而后只见白丰茂看向苏成济,  “到时候思弦的哥哥嫂子们都会来,你长点心。知道么?”  “爸,您放心,这个肯定。”  苏成济应的信誓旦旦。  但白丰茂心里是一百一千个不放心。  “哦,对了,这元旦你们回殷家,这春节就到我这过吧。”  白丰茂说着。  “外公……”  谁知苏小萌这又软软绵绵的喊了一声。  白丰茂有点儿不淡定了,“别告诉殷绍辉那老家伙又给你们打电话预定了?”  苏小萌忙丢给父亲一眼神,苏成济连忙别开眼,这会儿倒是有点眼力了,知道不去当这个冲头。  可父女俩间的这点互动还是没能逃过白丰茂的视线。  白丰茂瞬间就明白了,  “回成都?”  苏小萌点头,  “爷爷奶奶那边一年就盼这么一次……”  白丰茂有点不高兴了,但又不能明表现出来。  说起来外孙女是今年才刚认的,但她爷爷奶奶那边却是疼了二十年……  “下一次过年再回成都吧,你们这还带着两个孩子,成济那房子不也就是个两房的,怎么挤得下你们这一家人。”  “爸!”  苏成济手一举,“这点您不用放心,回去后,小萌和小殷可以带着孩子住别墅去。”  “别墅?你一个花匠,你买别墅了?”  不是白丰茂看不起苏成济,这实在是……  “爸,您误会了,是小殷买的。”  “……”  白丰茂看向殷时修……  殷时修不急不缓的解释道,  “当时买的时候,没让妈和小萌知道,用的是爸的名字,毕竟以后要常去,所以想着还是换个大房子方便。”  有的时候,白丰茂不得不承认,殷时修的确在各个方面都做的很到位了。  “如果外公不怕路远,可以一起去,房子很大。成都是个不错的地方。”殷时修道。  “……”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