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67你真恶心(补+求月票)

167你真恶心(补+求月票)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9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1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他们都没有发现,树林里还有一个人在……全程听着,全程看着。  ……  梧桐大道这一块儿的小树林并不算大,论宽度不长,但论长度也有好几百米。  树林的尽头是运动场,隔着一条人行道和铁丝网,便是篮球场。  白瞬远握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白思东一句,  “是啊,你难道现在才知道?”  直接将白瞬远打入地狱。  那边白思东正在局里休息,靠在皮椅上,和白瞬远很是相似的面孔带着调笑,  “儿子,吓到了吧?没想到吧?”  白瞬远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听着电话对面白思东的语气,他就知道……白思东是故意的!  这个混蛋老爸铁定是故意的!  他知道自己之前欺负过苏小萌,所以即便知道苏小萌是自己表妹也不说,就等着让他从苏小萌嘴里知道!  这样的尴尬会比从他这个混蛋变tai老爸嘴里知道更甚!  可,可……可是这混蛋老爸不知道……不知道他对那小丫头……  “是,我是没想到……我没想到白思东你会这么无聊!!”  白瞬远吼完便挂了电话,气的浑身都在发抖……  表妹,呵呵……表妹?!  她是白思弦的女儿,她竟然是白思弦的女儿……  白瞬远有些无力的靠在大树上,并非故意做出那种四五度角仰望天空明媚忧伤的表情,可是这会儿他觉得自己把头再低一点,就会很想扎进土里!  他……都做了些什么蠢事?!  呵呵……对自己有血缘关系的表妹产生了男女之情……  白瞬远不是个传统的人,那些封jian的道德教条从来不会成为他的束缚。  所以即便意识到自己对一个结了婚的女人产生了好感,他也没觉得这有什么可耻的。  21世纪的现代社会,不像爷爷奶奶那个年代,别说是结婚证,就是滚一次床单,有的更甚是亲个小嘴,那都是在承诺一生。  现在,没有任何一个束缚是真的能把两个人完完全全绑在一起一辈子。  恋爱,说分手就分手,结婚,谈离婚就离婚。  谁也没法肯定你当下爱上的已婚女人,在将来的某一天不会重归单身而来到你的怀抱。  当然,白瞬远不至于恶劣到那地步去真的破坏苏小萌的家庭。  但他也没有圣母到因为苏小萌已婚就离她远远的,生怕打扰了她原本的生活。  他只是想顺其自然。  既然在一个学校,没有道理不在她眼前多刷点存在感。  既然对她有好感,没有道理不去进一步了解。  也许她和丈夫的感情并没有那么好,也许……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也许他会越来越喜欢她,也许……他也会变得讨厌她。  没想刻意,这段时间,只是觉得待在苏小萌身边很舒服,哪怕是和她斗嘴争辩,那也很舒服……  然而,他要怎么才能料到,两人间的性格不是最大的隔阂,两人间不愉快的开始不是最大的隔阂,她的婚姻也不是最大的隔阂。  最大最深最宽的隔阂竟然是……血缘。  白瞬远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掉了似得,心里只有深深的无力感。  长相,性格,身份,家庭,地位等种种在别人看来都是在一段感情里不得不去顾虑的因素,他从来没有在乎过。  可即便如此放dang不羁,狂肆自我的白瞬远的心里也有一根底线。  血缘,lun理,呵……  “喂!你干嘛啊?突然就猛跑?”  就在白瞬远依旧保持着四五度角仰望天空无限忧伤时,苏小萌已经走了过来,她拍了下白瞬远的手臂,瞪着大眼很无语的盯着他。  白瞬远回神,看向苏小萌。  “干嘛这样盯着我?很诡异好么?”  苏小萌被他看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白瞬远移开眼神,只有嘴唇动了动,根本不知道对着这张脸,自己能说什么……  “喂!”  她又拍了他一下,没搞懂他到底怎么回事。  “干嘛?”  干嘛?他竟然问自己干嘛?苏小萌听得真想上去就一耳刮子!  白瞬远是不是真的有毛病,把她拽过来说要给她圣诞礼物的人是谁啊?  “你干嘛又把脸别过去?”  苏小萌皱眉,这天空就这么好看?  白瞬远不耐烦的看向她,没好气道,“你不是说我盯着你看,很诡异么?!”  “诡异”二字,戳中了他敏感的神经。  苏小萌被他这么一吼,吼的都有点儿怕,“你,你那样紧盯着我……我,我……”  “你什么你?我盯着你怎么了?我盯着你还能吃了你不成?!”  白瞬远瞪她,这语气是越来越恶劣,眸子一眯,  “哦,我知道了……你是把我当禽shou是吧?!觉得我对自己的亲表妹也能下的去手是吧?”  “白瞬远,你脑子有病啊?”  他咄咄逼人的态度让苏小萌心里一阵反感,这人变脸未免变得忒快了吧!  “对啊,我是脑子有病,怎样?”  说着白瞬远扯过苏小萌的手臂,把她扯过来靠在树上,“怕我?”  苏小萌深吸口气,而后缓缓吐出,  “我不知道你又是哪根神经不对劲,亏我刚才还真心接受了你的道歉,得,我知道了,这从头到尾就是你一恶作剧!”  “……”  白瞬远喉头哽了一下,但并没有出口否认……  “我还像个白痴一样,真期待你能送我点什么……还表哥咧,嘁!我是傻了还是犯二,才会真的叫你两声表哥!”  “谁让你叫了?你本来就傻,本来就二!”  “白瞬远,你发神经就发神经,你别发到我头上啊!”  “就发你头上,你又能怎样?”  “……”  苏小萌气结,眼珠子转了半天,能想到的最有威胁力的便是……  “你要是再这么欺负我,我就告诉外公!我就告诉小舅!”  “呵呵……”  “你冷笑什么?你当我不会告状?”  “我怎么敢当你不会告状?就之前我欺负你那事儿,这全家上下谁不知道啊?”  白瞬远哼哼道。  苏小萌觉得被他扯的靠在树上这姿势简直要多不舒服就有多不舒服,要多压抑就有多压抑。  双手抬起来狠狠推开他,  “你自个儿发神经吧,你发吧,我要走了。”  苏小萌头也不回的就走!  圣诞礼物……尽管心里有一万个声音在叫嚣着有猫腻,但还是有那么一个声音在说:毕竟是个孝顺的表哥啊。  “还表兄妹咧……嘁!当我稀罕似得!”  苏小萌愤愤嘀咕道,而白瞬远也听到了。  “你不稀罕,我也不稀罕!别叫我表哥!听你的声音我都觉得烦!”  白瞬远一副嫌恶的语气。  苏小萌的脚步顿了下来,心里的火一时间消不下去,积蓄在心口,闷得很!  转身,  “白瞬远,我现在真的确定你脑子有病!脑子有病你就去治!”  “我治不治关你屁事?你管好你自己就成,一天到晚一脸蠢相,看的就让人讨厌,你可千万别和别人说我们是兄妹,我可一点儿也不想有你这么个妹妹!丢人……”  苏小萌看到白瞬远的脸上写满了嫌弃和厌恶。  她从没奢望过白瞬远会对自己有什么好感,也知道这世上本就是有人喜欢你便会有人讨厌你,但……如此直观的意识到自己被别人讨厌了……  这种感受并不好。  “瞪着我干嘛?我难道说错了?”  白瞬远扬眉,而后冷嗤了一声,  “你这才和我爷爷相认多久啊,一口一个外公叫的这么亲热……也是,我爷爷那样的人物,你恐怕做梦都没想到会是你外公吧?”  “……”  苏小萌愣住了,她看着面前这张俊气的面孔慢慢变得可憎起来。  “苏小萌,不得不说,你是真的挺有本事的,难怪那么多女生嫉妒你,小小年纪已经嫁入豪门,做了富太太。结果没多久又发现自己其实也算是豪门之后……渍渍,爽吧?”  “……”  “但是苏小萌,你要搞清楚,并不是你喊我爷爷一声外公,你就是白家人了,我可不想承认一个突然蹿出来的女人是我的表妹。”  “你说完了么?”  苏小萌的神情冷了下来。  “别急呀,脸色变得这么难看,看来你那些小心思都被我猜的透透的了。”  白瞬远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这年头的女孩子都喜欢和长得帅的,有钱的,有权的男生套近乎,苏小萌,你可千万别再喊我表哥了,行么?你这种套近乎的方式怪让人恶心的。”  “……”  “这下说完了?”  白瞬远耸了下肩,“嗯哼,算是说完了吧。”  苏小萌咬紧了唇,而后蓦然松开,“这就是你给我的圣诞节礼物?之前做那么多,就是为了让我放松警惕,过来受你这一顿侮辱?”  “……”  白瞬远喉头再一次哽住。  圣诞节礼物……  “对啊,难不成……你还真相信我会主动给你道歉?我做错什么了?啊?”  白瞬远冷笑,一如初见时那副坏到没底的样子!  “你别这么仇视着我,搞得我像是多欺负你似得……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我说给你圣诞礼物,你还就真跟过来了……”  “当然得跟了。”  苏小萌冷着眼,出口的话语都有点颤抖。  白瞬远环在胳膊肘里的手死死掐着自己的臂膀……  “怎么说也是白家的小少爷,还以为出手的礼物会有多大方,要不是想和你套近乎,贪你一点儿东西,我跟进来干嘛?”  “……”  “难不成你以为我真相信你也是个挺好的人?或者……你觉得你这么帅,稍微伪装一下,我就肯定会原谅你?”  苏小萌自己都没想到自个儿能说出这样的话。  但热血就直往脑门上蹿,一张嘴也停不下来!  “白瞬远,大家彼此彼此!你不会帮我当妹妹,我也从没想过要认你这表哥!”  “这样最好!免得人前人后的明明互相讨厌,还得装的多亲似得。”  白瞬远哼了声。  苏小萌知道自己说的是违心话,所以听着白瞬远的真心话,心里真的没法不难受。  上大学之前,那么多人都宠她,爱她,喜欢她……  可到了北京,到了殷家,到了白家,她就完全是个外来者,这个不接受她,那个讨厌她。  偏偏这一个个的都还表现的那么明显,都是那么直白的当着她的面说她的缺点,说她的不好……  不带这样的吧?  人与人交往,为什么都要揣着恶意,为什么都要摆在脸上,不带这样的吧?  白!瞬!远!  “你真让人恶心。”  “……”  苏小萌瞪着他,发自心底的吐出这六个字。  而这六个字就像一把利刃,直戳白瞬远心肉……  原来,心痛,是这个滋味儿……  苏小萌淡淡吐完这几个字,转身走出两步,但又像是实在气不过,愤愤的回过身,跑到他面前,狠狠把他一推,吼道,  “你这个自大自恋脑子有问题的讨厌鬼!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一朵奇葩!我需要和你套近乎?!我老公要钱有钱,有地位有地位,要长相有长相,要人品有人品,要什么有什么!我和你套个屁近乎啊!”  苏小萌这一串吼完这才转头就走,不,是跑!她的身影越来越小。  白瞬远站在原地,愕然呆滞。  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她吼他的时候,她转身的时候……  她的眼睛红了……  他……把她给弄哭了。  白瞬远无力的靠在树干上,而后顺着树干滑着坐到了地上,脸埋在手臂里……  心口有蚂蚁在爬,在咬。  他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突然想到了那一千只纸鹤,便又站起来了。  拖着沮丧疲惫的身体,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最后站定在一棵特别粗壮的梧桐树下,他蹲下身体,看着脚尖正前方这一片明显被松动过的土壤。  他苦笑了一下,而后长叹一口气,修长而漂亮的手扒起了土。  原本呢,是想把苏小萌带这来,让她像个小傻瓜一样的去找。  以她的智商,白瞬远觉得她肯定找不到。  到时候他就能很得意的说是埋起来了。  她应该会很羞愤,然后也很无语,可能还会说他真无聊,但最后……应该会动手去挖,带着那一丢丢绝对不会表现出来的小期待。  然后……他应该也会有点舍不得,继而蹲她身边去帮她一起挖。  他可以一边嘲笑她没用,一边让她猜这树底下埋得是什么。  他也许会诱导她说这里埋着个财宝箱,但不知道……她会不会真的有点相信。  指甲盖里全是土,白瞬远把那个精致到还雕了些花纹的大箱子搬了出来,轻叹口气,打开箱子……  堆满了一箱子的千纸鹤。  这里面并不足一千只,大概只有七百多……  但是他可以骗她说这里就是有一千只,他觉得苏小萌应该会信。  真是疯了,花那么多的时间,熬夜都熬了一个多礼拜……竟然就为了做这样一件蠢事。  他拾起一只纸鹤,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半点犹豫都没有,就点燃了手里的纸鹤,而后扔进箱子……  很快,很快……纸鹤便都着了起来。  他是个霸道主义者,他看上的东西,不会那么轻易就割舍忘怀。  但对苏小萌,他是真的没办法了。  有血缘关系……这真的是晴天霹雳。  还好,还好……他还没有那么喜欢她,还没有非她不可,还没陷进去……  这箱子里的纸鹤从一个个栩栩如生,下一秒都似乎要飞起来的样子,变成了灰烬。  白瞬远见纸鹤都烧完了,抬脚去踩了踩那些火星子,箱子是厚重的木头做的,以防木头箱子也烧起来。  合上箱子。  白瞬远坐在上面,从怀里拿出了根烟,叼在嘴角,却并没有点,锋利的目光落在正面朝自己走来的女人身上……  “瞬远……”  珊珊抿了抿唇,一脸楚楚可怜的样子……  “你来这干嘛?”  白瞬远问。  珊珊吸了吸鼻子,“今天是平安夜……”  “所以呢?”  “我不想一个人过平安夜。”  白瞬远扯了下嘴角,轻蔑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珊珊缓步走到白瞬远面前,看着他屁股下面的箱子,看着那个很是精致的箱子。  箱子的周围散落的都是黑色的灰烬……  她的心里五味杂陈,白瞬远和苏小萌说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  “瞬远,我知道你之前说的都是气话……我知道是我不守规矩,烦到你了,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的。”  白瞬远冷眼看着江珊珊,只见她唇瓣轻启,那张看起来还算漂亮可人的面孔,如今在他眼里……  变得很是丑陋。  “我们重归于好吧,好么?”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