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73这女人什么来头?

173这女人什么来头?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46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2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站殷时修身边的男人是殷时修的长期合作伙伴,姓陆。  他循着殷时修的目光看过去,有些不解的问道。  然而殷时修并没有回应,只是冲着苏小萌的方向喊了一声,“小萌。”  苏小萌闻声回头,见到还站在出口通道里的丈夫,面上瞬间换发出灿烂笑容,踩着脚上的高跟鞋就小跑到出口位置。  翘首以盼的望着他踱步走近。  他前脚刚迈出出口,她就扑了上去,把丈夫抱了个满怀。  “叔!我等你等了好久啊!”  苏小萌拧着眉,旁若无人的撒娇道。  “咳咳……”  她并未意识到殷时修并不是一个人出来,而是和好几个同伴一起。  陆老板的眉毛很粗,此刻轻咳了两声,而后眸子含笑的看向苏小萌。  苏小萌眨巴着眼睛,见好几个人看着自己……一时恍然。  脸蛋一红便往殷时修的身侧躲去。  “殷总,这位是……?”  陆老板忍不住先开口,问道。  殷时修笑着顺了顺妻子的头发,眉眼温柔,正准备开口——  “我是他女儿。”  苏小萌从他腰侧探出个脑袋瓜子,红着脸蛋儿,调皮道。  陆老板愕然,而殷时修身边的那几个人,同样神情错愕……一个个竟像是真信了苏小萌的话似的。  苏小萌一见这几个大老板,竟会被自己忽悠,不由掩嘴偷乐了。  “叔,你年纪是真大了……”  殷时修倒也不生气。  那边陆老板见两人间的暧mei神情,倒是很快便了然这两人间的关系了。  “我太太,苏小萌。”  殷时修也适时的解开这个玩笑,搂着苏小萌的肩膀,向身边的人介绍道。  “这是陆总,秦老板,华经理,都是一流的商人。”  殷时修也把这些人介绍给了苏小萌认识。  苏小萌站出来,微微颔首,主动伸出小手,“你们好,我叫苏小萌。”  “殷太太好,之前就一直听殷总谈起你,这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  陆总伸手轻轻握了握便松开,  “殷太太可真漂亮,难怪能入殷总的眼。”  苏小萌的小脸一直红着,话不多,暗地里扯了扯殷时修的袖子……  示意他差不多就可以走了。  殷时修对身边的几个人道,“那我和小萌先走了,工作上的事,我们到公司再谈,陆总,我们再约时间。”  “好好,那殷总慢走,殷太太,下次有机会让殷总带着,我请客吃饭。”  陆老板豪爽的说道。  苏小萌点了点头,害羞,但也不失大方的和这几个人摆摆手,打了招呼,说了声再见。  殷时修搂着苏小萌走远了。  陆老板看着他们的背影,和旁边的秦总道,  “就连殷时修这样的人物,也是喜欢嫩的。”  “这女孩儿什么来头?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嘛……”  “嘘,这话摆心里,可不要乱说,要是没点背景,殷时修能要?他又不是傻子。”  陆老板说着,便和秦总还有华经理一道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  “叔,你饿不饿啊?”  苏小萌眨巴着眼睛问他。  两人出了机场,拦了辆出租车便往之前预定好位置的酒店开去。  殷时修侧首看着今天刻意打扮过的小女人,轻启薄唇,用口型道,  “还好……女儿饿不饿?”  苏小萌见他还记着这茬儿,偷笑的用手肘捅了下殷时修的腹部,  “开个玩笑嘛!”  殷时修凑她耳边,“没事,女儿,晚上我会让你叫爸爸的。”  “……”  苏小萌一听这话,各种乱七八糟,少儿不宜的画面就飞快的从她脑中蹿过。  她瞪了眼殷时修。  这里可是有出租车司机在的。  殷时修双手环胸,闭了闭眼睛,这才看向苏小萌,问道,  “刚才你站在那儿干嘛呢?”  “啊?哦……”  苏小萌忙道,“我都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刚才碰到一个八岁的小男孩……”  她叽里咕噜的说了一连串,绘声绘色的把方才在机场里遇到的情况给殷时修描述了一遍。  然而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过“任懿轩”三个字。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不信?”  殷时修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的苏小萌并不舒服。  “没有,保安把那小男孩儿给追上了,之后呢?”  “之后我就让保安把那小男孩儿送到警察局了,我觉得他……可能是个孤儿。”  苏小萌径自道,  “他说只是觉得我的戒指漂亮,所以才抢,我觉得不是,他肯定是个惯犯,八岁的小孩儿,哪有这么机灵的……”  “哦?”  “我觉得他背后肯定有人指使。”  “如果不是呢?”  “那也是送警察局比较好,反正警察会调查清楚情况,到时候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苏小萌耸了下肩膀,说道。  殷时修抬手揉了揉她头发,  “我还以为你肯定会让那保安放了那小男孩儿。”  “你怎么和任——”  苏小萌条件反射性出口的话,说到一半,忙咬了下自己的舌头给重新咽了回去。  “什么?”  殷时修眸子眯了一下。  苏小萌摇头,  “没什么,我也以为自己应该会让保安放了那小男孩儿来着……”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躲避什么,总之,就是不大想在殷时修面前提起任懿轩这个人。  也许不单单是不想在殷时修面前提起任懿轩,也不想对自己提起。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青葱岁月,如今只换来一句“陌生人”。  这种心理感受是极其复杂的……  其实不提也好,真的要细说起来,当初她险些就成了任懿轩的女朋友。  唔……这种思维就好比她也不想从殷时修的嘴里听到过多关于他前女友的事情。  可苏小萌并不知道,这样的做法在殷时修看来……却有深意的多。  任懿轩对苏小萌,是个剪不断理还乱的存在,可任懿轩对殷时修呢?  如果殷时修真要因为苏小萌而对某个人特别介怀,那么这个人无疑就是任懿轩。  毕竟……  这对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是他生生拆散的,他甚至知道,如果苏小萌没有遇上自己。  最后,她会和任懿轩在一起。  殷时修伸了个懒腰,而后侧首靠在了苏小萌的肩膀上,  “我休息一会儿,到了叫我。”  “……哦。”  苏小萌应了声,把小肩膀挺直,让殷时修靠着。  她扣住殷时修的手,看向窗外……  她嫁了人,有了一双儿女,任懿轩也有了女朋友。  看来时间终是能改变很多东西。  曾经以为永远过不去的坎儿,如今也填平了。  陌生人纵然也让她心生感慨,但好过……见面时还带着过去的愤懑和埋怨。  ……  车子停在一五星级酒店楼下,苏小萌和殷时修下了车便携手进了酒店。  工作人员查了预约信息后,由酒店经理亲自带他们上了顶楼的玻璃餐厅。  顶楼的餐厅装修的很别致,四周的透明玻璃让人仿若置身露天。  又因为有玻璃罩着,才可以开暖气,不至于让人受到外界寒冷侵袭。  殷时修和苏小萌都脱了外套,两人走到靠近角落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  菜单上来,苏小萌看着那菜单还没开口,殷时修便道,  “用英文点一个试试。”  苏小萌眨了眨眼,看着手里那份半英文半中文的menu……  小声对殷时修道,  “下次吧?”  “一时开不了口,一辈子都开不了口,学英语就是这样。”  殷时修也不硬性要求,但这句话足以让苏小萌内心挣扎……  深吸口气,她手一招……  服务员便走了过来,温声细语,口齿清晰道,  “小姐,是要点单么?”  “Yep。”  苏小萌状作无常的应了声,而后便紧盯着菜单,一边疙疙瘩瘩的说着英文菜名,一边自个儿吐槽着自个儿。  “OK. Please wait for a moment.”(好的,小姐,请稍等。)  当服务员小姐神情自然的用英文接下时。  苏小萌又不禁眨了眨眼睛,她看向服务员,只见服务员冲她微微笑了笑。  她再看向殷时修……  殷时修的脸上也是挂着淡淡的笑容,而后说道,  “这里的服务员素质不错。”  “……恩。”  苏小萌还以为这服务员会在心里鄙视她装X呢……  “你想成为一个翻译官,最最基本,说英语要能张的开口。”  殷时修说道,  “国内的语言环境并不理想,但这不是开不了口的理由,如果一定要等到去国外,才能锻炼着开口,那就要比别人慢上很多了。”  苏小萌撑着下巴,  “叔,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学好英语的啊?”  “你刚开始用英语和别人交流的时候,会不会也觉得别扭啊?”  苏小萌试图从殷时修身上找到点同感。  殷时修端起面前的柠檬水,喝了口,而后看向玻璃墙外,含糊着说了句,  “我在英国长大。”  苏小萌神情一僵,而后有些颓丧的趴在了桌子上。  没多久,服务员便把菜一盘盘端上来了。  殷时修在飞机上吃了飞机餐,这会儿并不饿,但这苏小萌从中午那顿之后,便没再进食。  此时便大快朵颐起来。  殷时修喝了点红酒,苏小萌想碰,殷时修没让。  虽说双双和煌煌现在喝母乳喝的少了,但这苏小萌一沾酒就醉,这会儿他们人在外面。  殷时修可不敢保证这女人不出点什么事。  两人聊了些琐事,苏小萌和殷时修说着这几天儿子和女儿又干了些什么坏事,或是又做了哪些趣事。  殷时修附和几句后会简单提一下最近的工作情况。  苏小萌似懂非懂,但都努力的去理解,不懂得地方也会央求殷时修科普。  一顿饭就这样吃了近两个小时。  殷时修买了单后,苏小萌去了下洗手间。  上完洗手间出来,见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在洗漱台前补妆。  她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但五官很是立体,睫毛特别长,很像洋娃娃,煞是好看。  容乔见苏小萌盯着自己,不由也打量了下苏小萌,而后不以为意的别开视线。  把口红收进手拿包,正要走,苏小萌也洗好了手,抽了两张擦手纸擦干后便跟在容乔后面。  谁知洗手间门一拉开,一清洁员提着脏水桶正要进来,结果这门突然从里面打开,清洁员推了个空,手上提的脏水通不稳的晃了几下!  污水就这么洒了出来!  直接洒在了苏小萌和容乔的鞋子上。  “你这人怎么回事?!”  容乔见自己这双阿玛尼最新款皮靴沾了一层污水,当时就炸了!  “对,对不起!”  清洁员是个四十岁的阿姨,穿着酒店后勤人员的工作服,一见自己闯了祸,连忙道歉个不停。  心知闯了祸。  “对不起?对不起就能管用?!你们这酒店的服务生就是这么打扫卫生的?污水往客人的鞋子上倒?!”  容乔看着自己这双刚着脚的新鞋,再看看面前年过四十的阿姨,一脸嫌恶。  “对不起,小姐,真的对不起,我帮您擦。”  说着,阿姨便蹲下来给容乔擦鞋子。  容乔一见这阿姨手里竟拿着一块脏抹布就往她鞋子上碰,更是气的跳脚!  脚一抽开便道,  “你让开!把你们经理叫过来!”  “啊?小姐……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那服务生阿姨一听容乔要找经理,肯定是投诉……当时急得脸都白了。  一旁的苏小萌见面前这漂亮女孩儿有些咄咄逼人,不由蹙了眉,上前劝了句,  “这位小姐,人家阿姨已经道歉了,你就不要再计较了吧?”  容乔一听还有人帮腔,心里更是生气,侧首看向苏小萌,  “她道歉,我就不计较?凭什么?”  “不是,我的意思是人家阿姨也不是故意的,你看你要找经理投诉,阿姨怕得很,你就大人有大量,私下里解决了这事儿,也不要投诉人家阿姨了呗。”  苏小萌说着。  看着眼前这四十多岁的阿姨,和自己母亲的年龄差不多,怎么都不忍心让这个年纪的中年妇女受太多责备和辛苦。  况且……  这漂亮女人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身。  这鞋子再怎么贵,也不过就是一双鞋子,没有必要去计较吧?  苏小萌是这么想的。  可容乔却不是,她骄纵任性惯了。  即便她家有钱,那也是她家的钱,谁要是弄坏了她的东西,那就一个字:赔!  原本这阿姨如果赔了她这双鞋,她也就算了。  可这不知道从哪儿突然冒出来的小丫头,一副说教的模样,真是看得容乔相当不爽。  再一次上上下下把苏小萌打量一遍后,嘴角一扯,轻嗤出声,  “你在这充装什么好人?敢情被弄脏的不是你的鞋子?”  容乔这话一说,苏小萌忙指了指自己的脚,  “我的鞋子也湿了。”  容乔这一声冷哼,声音更大。  “你这几百块的鞋子和我这五位数的也能相提并论?!”  苏小萌原本是觉得自个儿这几百块的肯定没法和人家上万的鞋子比,但听这容乔的语气。  她那股子不服的劲儿也蹿起来了,  “我几百块的鞋子湿了都没事,你这上万的能有事儿?”  “这要是上万块的鞋子被脏水沾了一点儿就不能穿了,那这鞋子未免也太娇气了……哦,不对,鞋子怎么会娇气,娇气的是人才对。”  “你说谁娇气?”  “谁答应就是在说谁。”  苏小萌耸了下肩,也不退缩,其实她也知道越贵的鞋子越经不住糟蹋,但她就看不惯面前这大小姐气焰这么高,还是对一个阿姨。  两人原本差不多高,苏小萌这下巴一抬,倒是显得比容乔还高上了那么一点儿。  “好,娇气就娇气,我就娇气怎么了?你还不去把你们经理叫过来?”  容乔转头恶脸瞪向那个一脸怯色的清洁阿姨。  “叫什么经理啊?不就是泼了点脏水么?”  苏小萌腰一弯,直接伸手从那脏水桶里抄了一把水又往容乔鞋子上洒了点。  “你干嘛?!”  容乔声音顿时尖锐了起来。  苏小萌眨了眨眼,看着她,  “现在你这鞋子是我弄脏的了,不关这阿姨什么事儿了吧?”  “……”  容乔皱紧了眉,瞪着眼前的苏小萌,不懂她是什么来头!竟然这样和她对着干!  “大小姐,这一桶的脏水都是这阿姨拖地拖出来的,而这地板就是大小姐你穿这么昂贵的鞋子踩脏的。”  “……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别太咄咄逼人,欺负一个清洁工阿姨,弄得自个儿在这叽叽喳喳的叫,最后丢人的是谁啊?”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