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75回成都过年

175回成都过年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09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2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175  苏小萌抬起头,下巴戳着他的胸口。  “恩,容靖的妹妹。”  “没想到懿轩和她在一起了……”  殷时修一根食指绕着她的头发,眸色很深,很暗……  “怎么?心里不舒服了?”  殷时修一根食指绕着她的头发,眸色很深,很暗……  “怎么?心里不舒服了?”  苏小萌眉头一挑,往他身上爬了爬,伸手捏了捏他的脸,  “他和谁在一起都和我没有关系,不过刚才确实有一个点让我不是很舒服。”  “……什么?”  “殷时修,我常常会觉得你和其他的有钱人有很大的差别,我觉得那大概就是你吸引我的地方。”  “嗯哼?”  “但是今天容乔说的话倒是让我多想了一下,其实你年轻的时候,也和那些有钱人一样吧?尤其是在对待感情的问题上。”  “怎么说?”  “容乔说你和我在一起之前有多少女朋友来着?我天,*个?而且还出手阔绰……渍渍,也是个纨绔子弟嘛!”  殷时修看着她,轻笑了一下,“你还记得容靖么?”  “唔……记得啊。”  “你对他是什么印象?”  苏小萌不知道殷时修干嘛这么问,但仔细想了想……  “怪让人捉摸不透的一人,感觉挺阴险的!”  苏小萌直白的说道。  “这不就得了?容乔是容靖的妹妹,能好到哪儿去?”  “……”  苏小萌眨了眨眼。  殷时修轻叹口气,视线移开,竟是有点受伤的样子。  苏小萌心知自己无意间竟受了容乔的挑拨,忙歉意的看向殷时修,  “老公……我说着玩儿的。”  “哦。”  “唔……你没生气吧?”  “你习惯性的怀疑我人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事儿。”  殷时修随口说道,这可让苏小萌一时间内疚透了,赶忙低头亲亲他的嘴。  他搂着她的腰,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来,再叫声爸爸,跟刚才一样……”  “不要!”  苏小萌忙伸手捂住脸,头侧到一边儿。  殷时修逮着她的脖子就吓了狠嘴儿,“不叫?”  “啊啊……不叫不叫!”  苏小萌的小身体不停的往被子里钻,殷时修人压在她身上,把她整个人箍在怀里……  一会儿咬她的耳朵,一会儿挠她的痒,惹得原就没什么力气的苏小萌,此刻还被折腾的在床上拼命扭动……  “痒啊……!”  “还不叫?”  “我会告状的!我回去就和我爸说!”  苏小萌厉声恐吓道,一本正经的样子。  殷时修扬了下眉,“原来老婆你连咱们在chaung上的情事都能和爸爸分享啊?”  “殷时修,你不要脸!”  “你叫不叫?不叫,我保证我还能再不要脸一点!”  殷时修说着,手又往不该伸的地方伸过去,苏小萌忙拽住他的手臂,  “别,别闹了……我好累……真的好累……”  “……”  “你看我今天去接你还穿了高跟鞋呢!”  苏小萌很是认真道,希望能换得殷时修的一点同情。  然而殷时修却蹭着她的耳朵,“好,那你睡,我自己动。”  “殷时——唔!”  苏小萌心里很是无奈,但又觉得……甜蜜。  殷时修亲着她的鼻子,脸颊……  容乔当然不安好心,但殷时修却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自己比起二十多岁时要沉稳,安定的多。  谈不上纨绔放荡,但也确实喜欢玩。  可见有一句话说对了。  遇见一个对的人,还不够,还要在对的时间里。  如果时光退回到五六年前,苏小萌这样简单的女孩子,在他看来就不够味了。  不过同样的……  如果苏小萌遇上的是二十几岁的自己,她应该……也会很不屑他吧。  ————  圣诞结束,紧接着便是元旦。  一大早,苏成济和白思弦便出发去白家。  殷时修和苏小萌也在收拾,准备回殷宅。  苏小萌一边给双双和煌煌穿着衣服,一边对殷时修道,  “感觉每次要见殷爸爸殷妈妈,我都紧张的不得了。”  她重重叹了口气。  殷时修把婴儿车折叠好放在一边,过来帮苏小萌给孩子穿衣服。  双双穿好衣服躺床上,面朝天花板,一双圆圆的眼珠子溜溜的盯着正在被穿衣服的哥哥。  煌太子呢?  刚睡醒,还困得打哈欠,眼角还湿漉漉的。  听到双双在那像只翻不过身的乌龟似的挥着四只脚,眼珠子滑到眼尾,又闭了下眼打了个哈欠,实实在在的翻完了个白眼。  苏小萌看的乐的不行。  “时修,你小时候,是不是这样?很欠扁?”  “你可以去找你婆婆求证一下。”  苏小萌立马噤口,给双双戴上帽子,而后自己套上大衣,等殷时修把煌煌也装备好,两人这才一块儿出门。  “不用担心,你是什么料子,什么底子,你婆婆都已经摸得清清楚楚了。她也不是会在同一个问题上死磕的人。”  “时修,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是说,反正她已经认为我是个挺扶不上墙的阿斗了,所以就放弃了?”  殷时修瞥了她一眼,  “往好的地方想。”  苏小萌轻叹口气,她可真的是没办法往好的地方去想啊。  这一路,某人就抱着这样忐忑的心思。  但女儿好像没能感受到母亲不安的心,反而像是知道要去爷爷奶奶那儿,所以特别的兴奋,总伸手想去揪苏小萌的头发。  另一边固定在婴儿座椅上的煌太子就更加淡定了,嘴里含着个奶嘴,时不时吸上两口,哪怕根本没有奶水可以吸到。  等车子开进殷宅的大门后,苏小萌也跟着煌煌,彻底淡定了。  元旦这一天,殷时修的另外三个兄弟姐妹都拖家带口的过来了。  光是殷绍辉和周梦琴这一支下面就有二十来个人。  今天基本全部到场。  殷时修和苏小萌一人抱着一个进了门。  阿素和另一个苏小萌没见过的佣人上前来接过他们的大衣外套。  殷绍辉和周梦琴的子女,苏小萌断断续续的也都见过,但此刻客厅里坐着的一家子,苏小萌倒并不认识。  殷时修带着苏小萌走了过去,  “小萌,这是二姐和二姐夫,这是殷弘毅,他们的儿子和媳妇儿。”  “二姐,二姐夫好……”  苏小萌忙喊了声,而后看向殷弘毅以及他的妻子道,“你们好。”  殷时兰上下打量了一下苏小萌,而后挪了点位置,  “坐吧,抱着孩子累。”  苏小萌点头道了谢,而后坐了下来。  殷时兰的丈夫庾宏光是入赘到殷家的,因此儿子殷弘毅跟着母亲姓。  殷弘毅和妻子陆静霜有一个五岁大的儿子,叫殷绮阳,是个一眼看上去很乖巧安静的男孩子。  男孩子有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长得像父亲,他坐在陆静霜身边,一直捏着陆静霜的袖子,有点怯生生的看了眼苏小萌。  苏小萌对上男孩的视线,微微抬手打了个招呼,  “你好。”  殷绮阳没想到苏小萌会突然和他打招呼,立刻害羞的把脸蒙在妈妈的胳膊上,好半晌才偷偷露出一只眼睛看向苏小萌的方向。  苏小萌被这男孩儿的可爱劲儿给萌到了。  “阳阳比较怕生,也不喜欢开口喊人,这个……小舅妈,别放心上。”  陆静霜这一开口,苏小萌便知道这小男孩儿的性格像谁了。  “他真可爱。”  苏小萌说道。  陆静霜只是羞涩的笑笑,话不多。  这一家子人都很沉默,苏小萌和他们第一次见面,而殷时修,本身就不是个习惯寒暄的人。  以至于围着茶几坐着的这两家子,陷入了沉默。  后来是殷时兰开的口,对象是殷时修。  “时修啊,最近公司好像很忙的样子。”  “年底,哪个企业都很忙。”  殷时修一手伸过煌煌的腋下箍着,而后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另一手被煌太子当玩具似的捏着揉着。  “忙的话,让你姐夫多干点儿,没事的,也不要什么事儿都亲力亲为。”  殷时兰说道,殷时修头也没抬便道,  “我还好,忙的都是我下面那一层,至于姐夫,广州系统开发那一块儿,他不是坚持着在做么?那一块儿应该就够他忙的了吧?”  庾宏光也是一个家族企业的继承人,但殷时修在英国创立公司后,回国收购的第一家互联网企业便是庾宏光家的家族企业。  互联网企业这一块儿本就不适合家族产业的经营模式,但庾氏科技当时在北京也奠定了一定的地位。  殷时修回国后,看到庾氏科技在走下坡路,而二姐找上他,想让他给予资金帮助。  他本身不是善茬,慈善做不来,只给了庾宏光一份收购合同。  上面列出的所有条款没有任何退让的余地。  庾宏光忍痛签下,之后庾宏光在殷氏挂了个副总的名儿,殷时修在让他做了三个案子后,便基本不让他接触实事了。  眼高手低,好高骛远。  他不是个做生意,搞科技的料。  偏偏他又喜欢在二姐耳边吹耳边风,长此以往,殷时修和殷时兰的关系也越来越疏远。  殷时兰是个搞政治的,在外头便是十足的强势,她绝不可能承认自己挑了个扶不上墙的老公。  所以便把责任扔到了殷时修身上,觉得是殷时修排斥庾宏光,故意不让他接触公司的事情。  去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庾宏光坚持要去做一个广州系统开发的案子,他不同意。  这庾宏光面子被殷时修驳掉后,也不知道在殷时兰跟前怎么说的。  最后殷时兰还给殷绍辉和周梦琴打了电话。  正好当时,殷时修又刚和苏小萌在一块儿,他不想总和父母对着干,于是同意了庾宏光死命要做的案子。  如今近一年的时间,庾宏光什么成果都没有做出来,却已经亏损了六位数。  他不报,但这并不代表殷时修不知道。  “我确实比较忙,广州那块儿情况比较复杂。”  庾宏光说道。  殷时修看了他一眼,而后对殷时兰道,  “姐夫都这么说了,二姐你也就别多操心了,姐夫又不是懒惰的人,对吧?”  “你姐夫今年也是快五十的人了,很多时候还是需要你多帮帮他,这半年多,他广州北京来来回回的跑,人都病了好几回了。”  “是么?姐夫,你不用这么拼命的,案子做不下来,工资和公司的利润分成一样会给你。”  殷时修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时修,你姐夫也不是个只想混吃等死的废物,他也是希望能给殷氏做点贡献的。”  “哦,那姐夫就加油吧。”  “时修,你其实心里都知道,你姐夫负责的这个项目在广州那边出了点儿事。”  殷时修扬眉,  “是么?这我倒真不知道,出什么事儿了?”  庾宏光虽然在殷时修眼里没本事,但他自个儿却又是个自尊心极强的。  不然也不至于亏损了四五百万却还咬牙撑着,对殷时修只字不提。  他明白殷时修肯定知道这事儿,现在装的一副惊讶的样子……  “不是什么大事儿,我自己会看着办的。”  “哦,那就好,如果姐夫有什么难处,我一定会帮你的。”  殷时修说完便继续逗着儿子玩儿。  殷时兰瞪了眼庾宏光,庾宏光眼神闪躲了下,端起茶几上的茶水喝了一口。  苏小萌不懂殷时修生意场上的事,但也知道这个和殷时修一起工作的姐夫并不是个能人。  没过多久,殷时桦和单慕南一家来了。  明朗还是老样子,这一圈这么多长辈在这,他也顾不上打招呼便直奔到苏小萌跟前,看了眼是双双便从苏小萌手里接了过去。  双双从刚才开始就有点闹腾,偏偏这里气氛怪异,单明朗一来,她可算是见着亲人了。  小萌起身和三姐三姐夫打了个招呼,而后便和殷梦凑到了一块儿。  临近午饭点,殷绍辉和周梦琴才从楼上下来。  苏小萌连忙咽了下口水,喊了声,“公公婆婆……新年好。”  殷绍辉点了点头,说了句,“什么时候来的?”  “没多久。”  苏小萌回了后便没再多问,周梦琴看了眼苏小萌,淡淡问了句,  “怀瑜瑾兮呢?”  “哦,瑾兮在明朗那儿被抱着呢,怀瑜在时修那儿。”  周梦琴坐在沙发上,又道,  “你父母不是都来北京了么?”  “恩,他们今天去白外公家一起吃饭。”  周梦琴点了点头,“坐吧,这都是家里人,都熟悉熟悉。”  天知道苏小萌现在心跳的有多快。  自从上次山上祭祖的事情之后,苏小萌便没再和殷家二老接触过,所以压根不知道殷家二老如今对她是个什么想法。  从二老这简单的两句话里,她也窥探不出什么,只是隐隐的觉得……敌意和轻视,少了。  她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错觉。  中午开饭,一大家子分成了两桌,二老和两双儿女以及媳妇和女婿坐在了同一桌,殷时兰抱着自己的孙子殷绮阳也坐在了这一桌。  以至于十人位已经坐了九个,苏小萌和殷时修安顿好俩孩子过来时,便只剩下一个位置了。  苏小萌当时也没敢看周梦琴和殷绍辉,只是快速扫了眼这张桌子上坐着的人……  一瞬间,她有些无措,不知道自己是该退到另一桌去坐,还是……  其实这会儿,起码殷绍辉和周梦琴这一桌上的人视线都落在了苏小萌身上,偏偏没人开口。  殷时修看了眼占了位置的殷绮阳,刚想开口,只听苏小萌对上位的二老道,  “公公,婆婆……这边,能再加一个位置么?”  殷绍辉并没有为难苏小萌的打算,正准备让阿素去搬椅子,此刻周梦琴抬头开了口,  “时兰,让阳阳和弘毅静霜一起吃。”  “妈,我来照顾比较方便,而且……”  “没看到这里少一个位置?”  周梦琴声音冷了一分,语气并不严厉,但足以让殷时兰闭上了嘴,让殷绮阳走到另一桌。  苏小萌愣了一下,偷偷瞄了眼殷时修。  殷时修冲她眨了下眼,而后两人便入了座。  一顿饭吃了挺久,说话的人很少,只除了晚来了一会儿的殷时青一家,便就是殷时兰说了几句。  说来说去也就是庾宏光那事儿。  周梦琴没打算在饭桌上替殷时兰解决,于是转开话题,移到苏小萌身上,  “春节,你和时修是怎么打算的?”  苏小萌心一提……抿了抿唇,而后道,  “我和时修……恐怕要回成都过年。”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