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76携手一辈子,仿佛没那么难(补)

176携手一辈子,仿佛没那么难(补)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64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2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其实这会儿,起码殷绍辉和周梦琴这一桌上的人视线都落在了苏小萌身上,偏偏没人开口。  殷时修看了眼跟着外婆独自占了个位置的殷绮阳,正要开口,只听苏小萌对着坐在上位的两个老人道,  “公公,婆婆,这边……能再加一个位置么?”  她问话的声音不大,听着似乎正常也不卑亢,但殷时修毕竟是她的枕边人,这听似正常的话音里夹着的那点怯和犹疑,他还是听得出。  其实殷绍辉和周梦琴都没有为难苏小萌的打算,殷绍辉正开口让阿素再去搬一张椅子过来——  此刻周梦琴先开了口,  “时兰,让阳阳和弘毅静霜到那一桌吃。”  “妈,我来照顾比较方便,而且……”  “没看到这里少一个位置?”  周梦琴声音冷了一分,语气并不严厉,但足以让殷时兰闭上了嘴,拍拍殷绮阳的背,小声道,  “阳阳,坐爸爸妈妈边上。”  殷绮阳怯生又怯场,原本就不大想和长辈们坐在一桌,所以一听外婆这么说,立刻就小跑到父母身边。  座位空了出来,周梦琴道,  “坐下吧,都。”  苏小萌心里一直就在打着鼓,倒是没有想到周梦琴会让小外孙离席。  她对自己的不待见,总让苏小萌觉得她会把自己赶到另一桌。  偷偷瞄了眼殷时修……  殷时修冲她眨了下眼,搂着她的肩膀一起入了座。  一顿饭吃了挺久,但说话的人很少,之前来的比较晚的老大殷时青说了那么几句,而后便就是殷时兰。  但殷时兰说来说去也就是庾宏光在广州做案子并不顺利那事儿。  可周梦琴似乎没打算在饭桌上替殷时兰解决,于是转开话题,落到苏小萌身上,  “春节,你和时修是怎么打算的?”  苏小萌心一提……抿了抿唇,而后道,  “我和时修……恐怕要回成都过年。”  真怕……  真怕婆婆会直接来上一句“不行”。  首先,她并不清楚殷家这边过年都有些什么规矩。  其次,这是一早就答应了她外公外婆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她自己也想回成都了。  “十五能回来过元宵么?”  周梦琴问,语气平静淡然,似乎是已经接受了他们要回成都过年的事情。  预料中的质疑和否决并没有降落,苏小萌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依旧是带着一点忐忑。  毕竟……婆婆总是“虐”她,这突然不“虐”她了……她还真有点不习惯。  这么想着,自己又觉得好笑,难不成自己是受虐狂?  “能。”  苏小萌忙点头!  “行。”周梦琴点头,这就算答应了。  饭桌上苏小萌有种中了彩票但又怕别人把彩票给抢了的感觉。  心里是狂喜又激动,面上却要死绷,这会儿兴奋的情绪发泄不出去,就只能在饭桌下面挠挠殷时修的手玩儿了。  殷时修反手握住她,让她不要乱动。  他们俩心情是好了,但有些人心里就不乐意了……  “妈,这过年哪有让老四去外地过的呀?”  殷时青开口道,“这即便是时桦,也是带着妹夫在这过年,也没说过要去婆家过年之类的。”  周梦琴夹了一筷子菜,殷时青在等着周梦琴的回答,可她却久久没开口……  开始大家都以为周梦琴在酝酿或者是思考着怎么说,后来大家就知道了,她其实根本没打算回答,而是选择无视。  殷时青的脸色有些尴尬难看。  苏小萌方才还悻悻然得意,这会儿又屏息着大气不敢喘一下。  “大哥,情况不同可不能放一起比较。”  殷时修淡淡说了句,抬头和殷时青的视线对上了。  殷时青原本还有话要反驳,例如究竟怎么个情况不同法?再例如家里一贯来都是带着儿孙回来过年,怎么到了你和苏小萌这就特例了?  种种种种,最后还是噎了回去。  只是心里明白,捡来的和亲生的总归是不一样。  他在这个家小心翼翼,守规尊矩,事业,家庭,婚姻,哪样不是顺从着家里人的决定?  就怕惹着父母不高兴。  可殷时修呢,自小就被宠着,即便他聪明有能耐,却常常凭着自己的主见去做事。  周梦琴常说殷时修长这么大不曾让她真正操心过,其实不然,只是因为殷时修做出的决定只要能在他们二老的接受范围之内。  二老便会顺着他,哪怕某些作为有悖他们自己真实的想法。  捡来再怎么努力,再怎么乖巧,那都是理所当然,可自己亲生的,再怎么自由散漫,再怎么令人生气,也都能被原谅……  午饭吃完,大家便各自去了几个别苑,散步的散步,休息的休息。  苏小萌给双双和煌煌喂过奶后,便放在正苑由爷爷奶奶看着。  殷绍辉和周梦琴一见到小孙子和小孙女,也都像个孩子似得乐呵。  苏小萌心有感慨,但实在没勇气和二老唠嗑,于是乎跟着殷时修去了这殷家四少爷居住的别苑。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当她站定在这一处尤其古典别致的别苑跟前,不由费解的看着殷时修,  “你一年回来住几次啊?”  殷时修拉着苏小萌的手进了屋子,这是个正宗的小四合院,从正门进去,入目的便是几条长廊,而后是宽敞的天井。  天井里种满了梅树,这会儿开的正艳。  “和你结婚前,大概回来个七八次。在国外的那些年不算。”  苏小萌看向殷时修,舔了舔唇,“真是浪费啊……”  “如果你不怕和爸妈一起住,我们可以带着孩子搬回来住。”  苏小萌一听这话,立马摇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  殷时修笑笑没说话,短时间内没有搬回来的必要,但眼下的这几年一过,双双和煌煌长大到个七八岁。  届时,还是搬回殷宅,会比较好。  殷时修带她沿着长廊走了一圈,虽说外观上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筑,但进了屋子,还是相当现代化的。  光这一处别苑,便有七八个房间外加一个大正厅。  “这宅子里其实只有这一处君苑和三姐的桦楠苑以及爸妈的正苑是这园林初建时便有的,都是清朝早期的建筑。”  “哇!难怪呢!”  “不过你现在看到的这些,都是后来翻新仿的了。”  “……好可惜。”  “要住人,那种老建筑可不行,毕竟不是用作参观的是不?”  外头冷,两人溜达了一圈便进了侧方的一个屋子,屋内的暖气,佣人早早便开好了。  一进来,苏小萌舒服的长吁一口气。  里头基本是全现代的家具和设施。  “爸让我住君苑的时候,这里还都是些老古董,一件件他都宝贝的不得了,就常说,这个放在这里,那个放在那里……”  “爸爸那一辈的肯定都特别喜欢古旧的东西吧?”  殷时修听苏小萌也叫殷绍辉叫爸爸了,心里满足却没表现出来,只是继续道,  “可不是?但我毕竟在伦敦呆惯了,没几天就把这里全清光了,他的那些老古董全送回他那儿了。”  “哈哈,爸爸当时内心肯定是崩溃的!心想,这个不知好歹的混蛋儿子啊,这些可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啊!”  苏小萌说着还假想着殷绍辉的语气模仿了起来。  “是啊,当时他确实是这么说,哈哈。”  “是嘛?哈哈哈!”  “不过之前你被明朗明旭关山上那次……”  “恩?”  殷时修轻笑道,“我还以为是爸妈关的你,结果砸了他不少古玩。”  “……”  苏小萌愣了一下,而后握着他的手,  “以后可不能这么干了……”  “你没发现他现在把他的那些老古董全都收起来了么?”  苏小萌一想还真是,至少客厅里摆放的都是些装饰花瓶了。  “爸爸也是可怜,养了你这么个儿子……”  两人都有点困倦,便都靠在了卧室的那张大床上休息。  “叔,我感觉殷妈妈好像不那么讨厌我了……刚才我问她能不能加一个位子的时候,紧张的心跳都差点儿停了呢!真怕她不让我坐……”  殷时修把她往怀里一搂,  “诶哟,那不就真成了憋屈的小媳妇儿了么?”  “……本来就是好不啦?”  苏小萌翻了个白眼。  殷时修解释道,“来之前我就说过,妈妈不是个会在同一个问题上死磕的人,这么几次争执下来,她对你也算是知根知底了。”  “我觉得主要还是看在怀瑜和瑾兮面子上……”  殷时修打了个哈欠,  “好了,睡会儿。”  “恩。”  君苑的午后对苏小萌很是陌生,可陌生却又熟悉。  这里曾是殷时修一直生活的地方,但这个男人做什么事情似乎都太过干净利落,以至于……  她在这里看不到太多属于他生活过的痕迹。  关着门关着窗,可这满院子的梅花香味儿还是不断的飘进来。  苏小萌这片刻短暂的休憩间做的梦都是甜的。  现世安稳的静谧祥和,岁月静好的安逸香甜……  美好的情境,总是会让人产生诸多过于理想浪漫的幻想。  携手一辈子,仿佛没那么难。  ……  晚餐没有正餐那么丰富,但菜品却相对而言更为精致。  苏小萌平时话不算少,但到了殷家,她却真切的意识到和人交流完全无关她会不会聊天。  男人凑一块儿,聊得是政治经济,国家大事,国内外格局。  女人凑一块儿,聊的是琴棋书画,文学以及政治经济。  苏小萌会跳舞,对舞蹈也算是有一点研究,关乎其他方面的,也不是一点儿也说不出。  但她能说出来的那一点儿,在这些人看来,似乎都是没有意义的废话。  差距,说的时候自己感觉不到,而是别人感受得到,只有听得多的时候才能最真切的自己感受到。  殷梦原本还在和大姨殷时兰聊着经济问题,看到一旁显得落寞尴尬的苏小萌,很快就给话题收了尾,而后凑到苏小萌这边儿。  “怎么没精神呀?”  顺便揉了揉苏小萌的脸。  苏小萌抓了抓头发,也不怕在殷梦跟前丢人,凑到殷梦耳边小声道,  “你们殷家人聊天整天都聊这些啊?”  殷梦蓦地笑了一下,而后凑到苏小萌耳边,道,  “别被骗了,这会儿都在我外公外婆面前装呢!出了这扇门,一个个都是八婆。”  “……”  苏小萌一愣,没想到殷梦会这么说,眨了眨眼,有些将信将疑。  殷梦见她似是不信,便继续凑她耳边小声道,  “不信啊?就拿祝岚打比方好了,你还不知道那女人多让人讨厌么?但你看现在,和我表嫂表哥聊的都是啥?还林徽因徐志摩呢……”  苏小萌循这殷梦的目光望过去,她这个比方一打,苏小萌立马就信了。  还真是!  殷梦笑了笑,不过给苏小萌提了个醒,  “她是个喜欢搬弄是非的人,之前因为你的事,我大表哥不是在派出所里待了一个多月还赔了钱么?”  “唔,知道。”  “不用想也知道,她会在表哥表嫂跟头怎么排挤你。”  苏小萌轻叹口气,也是虐心。  殷梦拍了下她的肩膀,  “不过你放心,别人我不知道,但我妈妈是一直站你这边儿的。她很喜欢你。”  “是嘛?”  苏小萌双手撑着脸颊,笑开了。  这一晚,央视电视台也有元宵节晚会,殷绍辉和周梦琴便在客厅里看晚会。  其余的人各自回了别苑。  苏小萌和殷时修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抱着双双和煌煌准备回别苑。  然而却不料,苏小萌被留了下来……  “放心,不会吃了她。”  周梦琴见殷时修一脸不放心的样子,瞥了他一眼道。  苏小萌用眼神示意他先过去,没事儿的。  殷时修也没多留,就先抱着煌太子回了别苑。  双双睡着了,周梦琴从苏小萌手里接过来抱怀里,让她坐边上。  周梦琴轻轻拍着,看着双双的无关,难得在苏小萌面前露出慈眉善目的神情……  “虽说是双胞胎,但瑾兮感觉还是像你多一点儿,怀瑜比较像老四。”  苏小萌点了点头。  “小双双长大后应该也会很可爱。”  苏小萌理所当然的应了声,然而应完后才恍然……殷妈妈的意思是……她也可爱?  周梦琴抬头,对上苏小萌略错愕的神情,轻笑了一下,  “怎么?我说的不对?”  “不,不是……”  “好了,我知道,你就是想再多被我骂骂。”  苏小萌忙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没,没。这样挺好,挺好。”  周梦琴轻笑,那边殷绍辉的神情也很和善,端起茶杯喝了口。  “你妈妈过来帮你们带孩子就不回成都了?”  “不是,我妈妈年后就不过来,她也有工作……”  “那之后双双和煌煌,你打算怎么办?”  “唔,我和时修已经商量过了,下个学期专业课也不多,我主要是准备雅思托福的考试,我们在学校边上租一个公寓。”  “租个公寓?”  “恩,这样我下课就可以去公寓,我上课的时候,孩子就由王妈照顾。大多数时候还是我自己陪着的。”  “现在知道当妈的辛苦了?”  苏小萌点头。  “时修说你将来打算做个翻译官?”  苏小萌抿了抿唇,“只是朝着那个方向在努力,是不是真的能当成,我也不知道……”  “翻译不难,但是要当个翻译官,可就不简单了,你最好做足了心理准备。”  殷绍辉说道。  苏小萌点头,“恩,我知道。”  周梦琴看着她,“你怪我么?”  “啊?”  “怪我对你这么严苛?怪我给你的教条太多?”  苏小萌忙摇头,“是不怪还是不敢怪?”  苏小萌卡壳了一下……  周梦琴轻笑,“苏小萌,这年轻的时候吃点苦,多为难一点自己,是没有坏处的。”  “……”  “我不拿外头人举例,就拿之前险些撞了你的殷博文和祝岚举例。博文的父亲,说起来为人处世,是没的挑的。但老大在外头打拼,为儿女创造了优渥的条件后,儿女现在成了什么德行呢?”  苏小萌静静听着……这大概是第一次,周梦琴如此平心静气的和她谈话。  “开法拉利,穿个人定制,外表光鲜有什么用?揣着父母辈给的财富,给的资本有什么用?那终归不是你自己的。”  “我不是单单对你这样严苛,我对这殷家上上下下的都很严苛……这样严苛有利有弊,因此,有的人学会了两面派,有的人阳奉阴违,真正愿意去吃点儿苦,多为难点儿自己的,少。”  “你既嫁进殷家,便一样是我的孩子。我希望你好,但只希望是没用的,我能做的只有鞭策。如果你把我的鞭策看成是刑讯强逼,当真痛苦到你不能忍受,那么你可以和老四永远不回来。如果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你是不是可以试着让自己变得更棒一点,更强一点?”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