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84你有没有爱过他(一万)

184你有没有爱过他(一万)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8030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4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钱夫人抱着双双刚坐下来,就忍不住和殷时修抱怨,  “你这儿子还真不容易亲近啊……”  苏小萌看了眼怀里眨巴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的煌太子,闷笑了一下。  大概是离了熟悉的环境,这会儿有点小阴郁。  殷时修从苏小萌怀里接过煌太子,双手箍着他的腋下让他站在自己腿上。  煌太子睁着大眼看向殷时修,突地就喊了声,“Pa!”  “……”  这一声喊得猝然,让昨晚已经惊喜兴奋过的殷时修,心间再次热血涌动。  “这,这是在喊爸爸?”钱太太惊讶的问道。  “……大概吧。”  殷时修说着,苏小萌瞧他这故作冷静的样儿,不禁心里觉得好笑,这男人也挺闷骚的嘛,还在钱叔和钱阿姨跟前装淡定呢!  “这才多大啊,就会喊人了?”  钱太太依旧惊讶着。  苏小萌心里也不免有点儿得意,“七个月不到呢……”  钱太太这眼睛就瞪大了,而后便问道,  “那双双呢?也会喊人了么?”  苏小萌舔了舔唇,笑道,“会乱叫。”  “嗷嗷啊——”  她这边话音刚落,那边双双就特别给力怪叫了一声,这一叫把钱太太给吓了一跳。  苏小萌没想到女儿这么大白天会来上这么一声和狼崽子似的叫唤,一时间脸都红了……  这丢人丢的。  双双见钱太太被她吓着,可能是钱太太露出的表情特别夸张,惹得她在那笑个不停。  钱太太笑着摇了摇头,被这可爱的小宝贝撩的心里暖的很,  “真是个小活宝。”  殷时修这边看了看时间,觉着不早了,刚要开口告辞,这钱太太又把话题带了回来,  “对了,你们俩刚才在聊什么呢?”  钱太太这么一问,苏小萌也不由有些好奇,刚才进来的时候,俩男人间的氛围可微妙的很。  钱国良没觉得苏建义的事情有什么可避讳的,正要简单提一下时,殷时修却先开了口,  “我在和钱叔说,年后抽空和您一块儿去北京做客。”  钱国良见殷时修这么说,便知道他有意不让苏小萌知道太多,于是附和了两句,这茬儿就过去了。  苏小萌没多想,跟着道,  “来北京,我给钱叔叔和阿姨做菜。”  “小萌还会做菜啊?”  苏小萌点头,“会一点儿。”  钱太太不由竖起了大拇指,对苏小萌是赞不绝口,  “时修,你可娶了个了不得的妻子哦,年纪这么小给你生了一对儿女,自个儿还在A大念书,又能下厨房……”  “她还很会跳舞呢,下次您和钱叔来,让她跳一段现代舞给你们看。”  “我天,这小姑娘真不得了呀!”  钱太太这左称赞一句,右称赞一句,让苏小萌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殷时修笑了笑,抱着煌太子起身,钱国良见殷时修这架势是要走了,便让夫人去屋里拿了两样东西。  “这两条参,小萌,给你爸妈带去吧。”  苏小萌光看这包装,便立马摇头,“钱叔叔,这个我收不起,您自己留着吧。”  钱国良砸了下嘴,“小丫头这就不好了啊,钱叔都拿出来了,你还要我收回来啊?”  “……”  苏小萌有些为难的看向殷时修,殷时修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收下来……  殷时修对钱国良和钱太太道,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对了,我记得家父说钱叔也喜欢收集字画?”  “一点小爱好。”  “正好我岳母和她父亲白丰茂老先生也都特别喜欢,那白老先生手里有不少藏品,您来北京,让小萌带您去看看。”  殷时修这话里的信息量有点大,  “白,白丰茂是你们的……”  “小萌外公,我也应该喊一声外公。”  “……哦!”  钱国良一脸恍然的表情,一旁的钱太太也不知道丈夫恍然了些什么,但……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年后一定去,到时候可得受你们招待了哦?”  苏小萌忙点头,  “一定的,钱叔叔。”  殷时修抱着煌煌,从苏小萌手里接过那两条参,而后和钱氏夫妇正式道了别才离开。  钱太太看着他们乘车走后,才赶忙问丈夫,  “白丰茂这名字听起来很耳熟啊……”  钱国良叹了口气,“殷叔还是老样子,说话是说一半藏一半哪!”  钱太太看着丈夫,一脸不解。  “和殷叔是同一时期的大人物,殷叔是战场部队里的司令,那这白老先生可就是政治文坛上的将军。”  “……”  钱太太听了这话,不由又看了眼那辆黑色宾利驶离的方向……  钱国良牵着妻子的手一边回屋一边自嘲道,  “两条人参送殷叔拿不出手,还当对苏家而言应该够分量了……”  钱太太忙道,“那我们要不要再准备点什么,年后先去一趟苏家?”  钱国良为人算是本分的,但身在官场,人际关系有时候却更为重要。  这苏家背后有白丰茂这样的大人物,谁都不敢怠慢的。  “你当时修这小子是要我这个当叔叔的去奉承苏家么?”  钱国良笑了笑,  “这小子说话做事,总是点到为止,他打一开始就没打算提白丰茂,只是后面我们这两条人参拿出来,又说是给他岳父岳母带去,若不收,会驳我们的面子,但如果收了,又替他岳父岳母担了个大人情。”  “他那小妻子呢,不仗势不虚荣,见着这两条人参,一下子就觉着贵重了。见势,他才提了白丰茂。  “这一边是告诉他老婆,这礼收下,将来我们去北京,他们能还更大更合我心意的礼,一边是告诉咱们,这两条人参于这小萌的父母而言,也不是什么贵重到担不起的人情。”  钱太太深吸口气,瞥了钱国良一眼,  “就讨厌你们这些搞政治搞经济的臭男人,说话就喜欢转弯抹角……累不累的慌啊?”  钱国良搂过钱太太的肩膀,笑道,  “世道险恶啊,光是说话,那可就是一门大学问哪!”  “去去,托词。”  “哈哈!”  “话说你们俩刚才到底说什么了?”  “哟,你看出来啦?”  钱太太又白了丈夫一眼,“还不快说。”  于是钱国良就大致说了一下关于那苏建义的事情……  钱太太想了想,而后看向丈夫,“我记得你说过,这苏建义人品上有待考量,但做事还是挺利索的。”  “必然还是要有点可取之处,全靠溜须拍马,也坐不上这位置。”  “那你是打算插手?”  钱国良拍了拍夫人的手,“你丈夫虽没那么闲,但……说几句话的空还是有的。”  钱太太又鄙视的瞪了眼丈夫,又在拐弯抹角。  ————  殷时修最终也没让苏小萌知道他在他大伯身上浪费了不少口水。  但他知道苏妈妈应该猜出个*不离十,至于苏爸爸,他就不清楚了。  这年还得过,年初一回苏家村,还得和那苏建义一家人打照面……  其实那苏建义不是个完全拎不清的,如果办事能力还不错,又擅长建立官场上的人际关系,也许还能再往上爬几步。  只是无奈,娶了个拎不清的老婆,实在是够丧门。  苏小萌毕竟不懂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万一说漏了嘴,让那泼妇把好好的年给毁了,又给岳父岳母无端招来怨恨,就得不偿失了。  回到家后,苏小萌把双双往床上一放,就开始进行政治教育,  “你从哪儿学的狼叫?你说!”  “咯咯咯……”  “还笑,双双,女孩子不好这么乱叫的,多没形象啊?”  “小萌,你不用担心,这丫头就和你小时候一个样儿。”  “爸,你别乱说行么?我小时候哪有这样?”  苏小萌立马反驳道。  苏成济见她不记得,立马就开始提醒她,“打一出生就喜欢哭,那叫个鬼哭狼嚎啊!”  “是嘛?”  殷时修换了家居服,坐到床边轻笑着问道。  “爸!我没有!”  苏小萌见殷时修往旁边一坐,反驳的更强烈了。  苏成济手里拿了只小兔子凑到双双跟前逗着。  而后今天大概是铁了心要把女儿的台给拆的精光,忙道,“小殷,你等着啊,我给你拿相册。”  苏小萌脑袋“嗡”一下炸了,赶忙就要追上去拦住老爸,谁知自个儿腰身却被殷时修给截住,  “啊呀,你干嘛?”  “相册……你小时候的啊?”  “不是,我老爸就喜欢忽悠人。”  “你怕什么,长这么可爱,今天钱叔和阿姨不是也夸你了么?”  苏小萌白了他一眼,见父亲阴笑着捧了一大本相册进来,苏小萌已然无力回天……  她小时候长得是挺可爱的,胖的和个球一样,当然可爱了……  就这相册,有时候她自个儿翻翻都恨不得拿一把火烧了……  老爸真是没眼力,把自己女儿的黑历史拿出来给女婿看,他就不担心会破坏女儿的婚姻和谐啊?  苏成济和殷时修并排坐在床尾,殷时修手里捧着那沉甸甸的相册……  苏小萌本想出去,但又转念一想,天知道老爸会怎么黑自己,还是在旁边听着比较放心。  这双双的眼珠子突地从苏小萌手上的小兔子身上转到了坐床尾的俩大男人的背影上。  似是觉得爸爸和外公在偷吃东西,亦或是不喜欢他们背对着自己,凭着两小短腿和小短手,非常迅速的爬到两男人背后,小脑袋从中间钻过去……  苏成济被双双逗乐了,索性把双双抱自己腿上。  苏小萌哭啊,殷时修看也就算了,连闺女都要看……  “小丫头刚出生的时候,你看这脸大的,和脸盆似的,哈哈。”  苏成济笑道。  “和双双煌煌很像。”  “是吧?”  苏成济笑着又指了指下面一张,  “一周岁的时候,抓周,人家抓周抓的都是笔啊,钱啊,尺啊之类的,你瞧小萌,揪着人小哥哥的手不放,哈哈。”  殷时修看着照片约莫也就两三岁大的男孩儿,坐在宝宝车里,一只小手被苏小萌抓的牢牢的。  “……这小男孩儿是任家那儿子?”  他随口问道。  “可不是嘛,这任懿轩小时候长得也俊朗,不像萌萌,小时候圆的很。”  殷时修翻着相册……这满面满面的全是苏小萌和任懿轩的照片……  苏成济虽说神经有点大条,但这会儿还是能明显感觉到殷时修的头顶,乌云是越来越厚了。  “都是小孩子嘛,这小萌小时候就喜欢哭,但只要和懿轩在一块儿就不闹了,所以她妈妈也是经常把她扔懿轩家里。”  苏爸爸这么解释着,苏小萌却听的心里晃晃荡荡。  “他们这个年纪的,都是独生子女,小孩子一个人,寂寞的很。”  “也是。”  殷时修说话的语气还算自然,这让苏成济松了一口气。  苏小萌也不知道自个儿在忐忑什么,这都是小时候的照片了……  殷时修应该不至于会因为这个吃醋吧?  她心里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又觉得,其实就算吃醋也挺好,应该能说明殷时修真的是很在乎她。  厚厚的一本相册大致翻完,殷时修还给苏成济,淡淡笑着道,  “万一这双双真和小萌小时候一样,我可真要头疼了。”  “哈哈!”  苏成济大笑着捧着相册出了房间,他拿相册来大约就是为了让殷时修说上这么一句。  功成身退。  苏小萌瞥了殷时修一眼,  “头疼什么?我不是蛮好的么?”  殷时修走到她身边,把她拦腰一抱,头抵着她的额头,  “小时候怎么那么胖?”  “那叫虚胖,虚胖!”  苏小萌忙竭力反驳道。  殷时修轻吻了下她的嘴,眉眼沉下,突然悠悠问了句,  “你有没有爱过他……”  苏小萌心脏都漏跳了一拍,而后连忙扯着他的脸颊,扬眉嬉笑道,“不是吧,吃醋啦?”  仿佛这能消减一点自己心里的不安。  “回答我。”  殷时修的声音很轻很轻,却有着不容她逃避的强势。  “唔……你要听实话嘛?”  苏小萌眼珠子转了转,而后问道。  殷时修点头,他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  明明是已经过去了的事情,明明这个女孩儿现在完完全全属于他。  他那么的笃信这一点,却又在翻开那沉甸甸的相册时,产生了动摇。  那厚厚一本相册集,承载的不单单是那么一个个瞬间,而是那一个个瞬间所连成的十九年。  从襁褓到成年,从稚嫩无知到青涩半熟……她的变化翻天覆地,可唯一不变的是……站在她身边的男孩儿。  嫉妒,成虎啸龙吟之势向他冲来,将他淹没。  问出那句话时,心里便后悔了,悔的恨不得吞了自己的舌头,却还要固执的等着她的回答。  多愚蠢的问题?  她点头,说爱过,他要怎样?你明明来的比任懿轩晚,却还是阴差阳错的得到了她,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她摇头,说没爱过,答案是你想要的……可殷时修,你信么?  如果愿意信,又为什么要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苏小萌搂着他的脖子,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  “我不知道。”  这个回答,让殷时修有点懵了。  “你如果问我爱不爱你,那我觉得……唔……天地可鉴。”  到这会儿,苏小萌还在嬉笑着打趣。  殷时修不知道该为这话感到轻松,还是感到郁闷。  “可你问任懿轩……又要我说实话,唔……叔,我不想骗你,我是真不知道。”  “……”  “至少在我意识到我爱你以前,我觉得对他的那份感情,应该就近似于,约等于……爱情了吧?”  “……”  “不然……你给我分析分析?”  “分析什么?”  “唔……那时候任懿轩让我做他女朋友的时候,我还是很兴奋的,这……是不是因为爱啊?”  “因为个屁,你那就是不懂事!”  “……”  殷时修蛮横的咬了下她的鼻子,她模棱两可的答案,像是猫爪子似得,一点一点儿的挠着他的心。  “年纪那么小,懂什么是爱情么?恩?”  他低沉的嗓音带着满分的霸道。  “以后要是我再问你,或者是别的什么人问你这个问题,你只有一个回答,就是没爱过!听到没有?”  苏小萌被他逗乐了,笑开了脸,而后点头。  殷时修的神情也柔和了下来,傻也就是一时的,冷静回来,也觉得自己挺好笑。  见她这得意的眼睛,眼里水波荡漾,撩人的不行。  心下情动,凑上去就吻着了红艳艳的小嘴……  谁知他才亲下去,双双抬起小手,一巴掌打在了殷时修屁股上!  殷时修眉头一皱,回头,正对上双双笑个不停的嘴脸,似乎就在等他转头呢……  苏小萌憋着在心里闷笑个不停。  双双见殷时修不说话,抬手又是一巴掌“pia”在殷时修屁股上……  殷时修转身把小家伙往怀里一抱,  “丫头,你干嘛呢?”  然后双双就开始她肆无忌惮的魔性笑声了。  殷时修和苏小萌对看一眼,很是无奈……  到了晚饭时间,两人便一同出了卧室。  双双睡了,煌太子便醒了……  小家伙坐在高脚椅子上固定好,时不时的喝一口苏爸爸递上来的汤,尝尝水果的味道,又尝尝小点心的味道。  大约是菜不合胃口,身子往后一靠,抱着自个儿的奶瓶,像个小老佛爷似的看着四个大人吃饭。  ……  到了大年三十那天,一大早,苏成济便和殷时修起来贴门对子。  苏小萌就和妈妈在厨房里包饺子,滚汤圆。  俩娃醒了后,便换上了新衣服。  新衣服是殷绍辉和周梦琴准备的。  是由手工裁缝给煌煌和双双量身定做的两套唐装,一套红的,一套黄的,上头绣了龙凤,有着龙凤呈祥的寓意。  苏小萌拍了照片后便传给了殷梦,殷梦再转给殷绍辉和周梦琴看。  就忙一顿年夜饭,母女俩从上午一直忙到了晚上。  殷时修和苏成济这两个大老爷们就负责带带孩子,打扫打扫卫生,然后下两盘棋。  一大桌子的菜布好,真是一点儿也不比饭店里来的差。  家里人少,每一盘菜的量不大,一家子都不是喜欢吃剩菜的人,所以苏妈妈做菜的量掌握的很好,避免吃的太多,也避免浪费。  因着过年,苏成济便拉着殷时修多喝了几杯。  苏小萌和苏妈妈这每年的一大乐趣,就是拿着单反把苏成济喝醉酒的窘态给记录下来,回头再给他自个儿看。  殷时修酒量不差,但弄倒了苏爸爸后,自个儿神志也不清了。  苏小萌举着单反就给殷时修熏醉的脸弄了个几个大特写……  “妈妈,快看……时修的眼睛是不是特别好看?”  苏妈妈还真凑过去仔细端详了一下,还真是没觉着和别人的眼睛有什么差别……  “是不是啊?”  苏小萌非要一个答案,苏妈妈轻笑,“是。”  于是她就继续洋洋得意的给帅大叔拍特写……  殷时修没醉迷糊,见她举着个单反在她面前晃啊晃的……  眸子一眯,伸手一扯便抢了过来,顺带着把苏小萌整个人都箍在了怀里。  苏小萌脸一红,靠……妈妈可是在这看着呢。  想要推开他,可殷时修却箍的更紧,眼神迷蒙中又带着那么点精明和狡黠。  深褐色的瞳仿佛被染成了墨色一般的暗,然而里面还有一簇小小的,小小的火光在跳跃……  他搂着苏小萌,调整了单反的摄像头,让镜头正对着他们……  苏小萌看到他的唇凑在自己耳垂边,眸子半眯着,很是享受的轻蹭着……  苏妈妈识趣的起身,走到一边推了苏成济一下,苏成济醉的不成样儿,没打算有动作。  苏小萌这边都恨不得钻地底下去了……  狠心掐了一下殷时修,谁知殷时修张嘴便往她脖子上一咬。  苏妈妈装没看见,也狠劲掐了下苏成济,见苏成济依旧没反应……  她低头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只见苏成济立马活了过来,说了句,  “不行!”  苏妈妈轻笑,而后拉着丈夫的手,  “好了,回房睡。”  于是乎某人像个小孩子似的跟着苏妈妈上了二楼的卧室。  苏小萌好想拉住妈妈,然后问一句,她到底和爸爸说了啥?  “专心点儿……”  殷时修一只手举着单反,一只手便不安分的在她身体上hua动着……  “专心什么啊?”  苏小萌都要哭了,尤其是看着单反此刻记录下来的自己,红的像苹果似的两腮……  不自主微张的嘴,像在叹息,又像呻yin……  殷时修tian了下她的脸颊,鹰般的眸子褪去那份精明,流露出狼一样的霸道邪魅……  黯哑的嗓音勾着她的心魂,  “早应该让你看看这样的自己……是不是特别美?”  苏小萌冷硬道,  “我没看到美,我就看到一个BT大叔……”  “BT?这就算BT了,那接下来大叔要做的……该算什么?”  苏小萌哭啊……这男人脑子里又开始动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了啊?  “时修,你到底醉了还是没醉啊?”  她不禁开始揣测起来……  “你猜……”  “猜你个大头鬼!”  苏小萌拽住他不安分的手,“你,你别忘了,还要给爸妈打电话呢……还,还有外,外公……”  “明天再说……”  “……”  不知何时,单反落在了地毯上,屏幕上只有几个桌腿和不远处的沙发……  静止的画面时不时会因为桌子受到的撞击而晃动一下。  殷时修抱着苏小萌回屋前,还记得捡起那地上的单反。  隔天早晨,苏小萌是在一阵怪异到让人脸红的声音里醒来了,睁开眼,就见殷时修靠在床头玩着单反……  声音是从单反里头传出来,当时苏小萌的大脑“嗡”的一下就炸了!  伸手就去抢,  “你个神经病,你都拍了什么!”  这,这声音……  殷时修忙举高单反,搂着她的腰,又是一句,“你猜。”  “猜你个大头鬼!快删了快删了!”  苏小萌有点急了,一想到两人欢爱的过程被记录了下来,想死的心都有了。  殷时修不急不慢道,  “你不是叫我BT大叔么?”  “你现在想变成死人大叔么?”  可能被拍摄下来,确实戳到了苏小萌的底限,以至于一张小脸严肃的不得了。  “这么危险啊……”  “废话少讲,你删不删?”  “渍渍,这么香yan的场面……你让我删掉,简直和让我放血一样啊……”  “殷时修!”  “好好好,我不留着,老婆你自个儿留着,好好看看……看看你你自个儿you人的样子。”  说着殷时修把单反塞回苏小萌手里,苏小萌差点儿都闭上了眼。  但看到屏幕里似乎和自己想象的完全是两回事,不由定睛再一看……  画面基本静止,而且还只是桌子腿和沙发……  唯一被记录下来的……只有声音。  殷时修耍了她一把,笑的得意。  苏小萌瞪了他一眼,稍微松了口气,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把这段视频给删除且不可恢复。  “BT……哼!”  单反丢还给他,而后便进了浴室洗澡。  殷时修伸了个懒腰,也跟着起床。  等苏小萌出来,提醒了一句,“给爸妈打个电话。”  “哦,好。”  苏小萌应了声,便拿手机给殷家打了个电话……  那边殷绍辉和周梦琴其实早早便等在座机旁边了。  也不是刻意在等,但时不时会瞄一眼这座机。  偏偏这一早上,打进来给二老拜年的电话也不在少数……  殷时修洗漱完出来,见苏小萌还在那打电话,她苦着张脸,  “怎么总占线啊?”  “今天年初一,大早上给爸妈拜年的人肯定多。”  殷时修说着便把自己手机给她,“直接打爸的手机吧。”  两个老人其实都不喜欢用手机,不出门,基本上身上不会带手机。  苏小萌拨了殷绍辉的手机,没一会儿就通了……  “爸……”  苏小萌喊了声,而后冲殷时修眨了眨眼,示意他手机通了。  殷时修笑了笑,知道二老肯定也在等这通拜年的电话。  他在边上给俩孩子穿衣服,小萌和二老其实没什么话可说,拜了年,基本也都是二老在问,她在答。  诸如什么时候回来,诸如俩孩子怎么样之类的……  无关紧要,但让小萌觉得亲切。  之后电话给殷时修,那边双双咿咿呀呀的发声,大概是受新年第一天这气氛影响……莫名的激动。  她一哼唧,那边爷爷奶奶自然欢喜,一直说着早点回来,压岁钱都还没给孩子包呢!  给殷家拜完了年,苏小萌便给外公打了个电话……  白家这一大早的也热闹,苏妈妈昨晚就给白丰茂打过了电话。  老人大概都是一样的,过年都希望孩子们回自己身边待着。  所以白丰茂别的话也没多说,说的最多的就是早点回北京,至少元宵节要一起吃个团圆饭。  苏小萌没忍心告诉外公,这元宵节……得回殷家吃饭。  苏小萌连连点头。  这年初一,苏成济把早先准备好的拜年礼装上了车。  苏成济那车没装固定婴儿的座椅,所以他们还是分了两辆车开。  殷时修比苏成济稍快一些到了苏家村……停好车子,抱着孩子下车。  从路口放眼望去,一条铺设干净的水泥路宽有两三米,开车子还是有点危险,但走路变得简单多了。  苏小萌和殷时修一块儿进村,她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去年的这个时候,殷时修踩在湿泥地里,陷进去爬不出来的样儿。  当时她想的就是……  哪怕每一年都要让这男人遭一下这罪,她也希望……和他一起度过每一年的春节。  他问她有没有爱过任懿轩,其实这个问题……真不适合他。  仿佛他也有不自信,也有犹疑,也有不确定和茫然的时候。  她抱着双双,殷时修抱着煌太子,这两孩子越来越重了,苏小萌有时候抱个十分钟就觉得手臂酸到不行。  以后孩子还会继续长大,而这个男人会站在她身边,就这么守护者他们。  苏小萌这么想着,却不知,这一个春节险些成为他们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