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85善恶终有报(一更8000+)

185善恶终有报(一更8000+)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6644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4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如殷时修所料,到苏爷爷家的时候,苏建义一家子已经来了。  除了他的妻子外,还有他们那出国留学的儿子以及……一个美女。  看周文秀那得意的样子,不难看出,这可能是她儿子的女朋友。  既然带上门了,那应该就是一只脚踏进门的媳妇了。  这苏成济平时并没什么魄力,但真让他打心底里瞧不起的人,他也是不屑好颜相对。  哪怕眼前这人,他得喊一声大堂哥,哪怕这个大堂哥,是个官。  苏成济和弟弟妹妹以及外甥外甥女们一个个打了招呼,把准备好的礼物送了上去,却唯独跳过苏建义一家子。  苏建义和周文秀的儿子苏黎浩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的样子。  穿的一身名牌,外头套着的黑色大衣看起来价值不菲,和父母一样,打扮的都很体面。  可这外套太长,不太适合苏黎浩这一米七五左右,并不算太高的个子。  他旁边的女朋友有一张标标准准的瓜子脸,一双杏眼暗含微波,就是这眼睛四下里瞄几下,也是不无风情。  显然,这苏黎浩也还是有点眼光。  大约是在来苏家村之前,苏建义和周文秀便已经事先和他说了些关于苏小萌和一个北京暴发户的事情。  因此,这堂哥看堂妹的神情带着点鄙夷,看堂妹夫的神情也丝毫不带敬重,即便打招呼都只是微微点一下头。  好在这男人和女人的眼光终究有所不同……  巴紫紫的目光刚落在殷时修身上,就有点移不开了,于是乎她主动开了口,问苏黎浩,  “黎浩,这两位是……”  若不是他的女朋友主动开口,他甚至都没有为巴紫紫介绍他们的打算。  当然,苏黎浩并非只针对苏成济一家,除了大爷爷和大奶奶,其他人他也都是这样轻描淡写的带过。  约莫是觉得他们一家子过来拜年,和他们这些农村一起吃法,就已经是他们的荣幸了。  苏黎浩作为小辈,怎么说怎么做,亲戚们都看在眼里,却没有人敢主动开口说上一句不是,毕竟这苏建义在市里当官。  而这苏黎浩,至少看起来,应该是孙子辈里最有前途的一个。  “这是我堂妹苏小萌,这位大哥……是堂妹夫吧,姓殷,你可以叫他殷大哥。”  苏小萌看了眼巴紫紫,但巴紫紫似乎对殷时修更感兴趣,目光含笑的冲殷时修殷切喊了一声,  “殷大哥,您好。”  和殷时修打完了招呼这才看向苏小萌,  “堂姐,你好。我叫巴紫紫,是……黎浩的女朋友,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你们叫我紫紫就行了。”  苏小萌这边刚点头,便发现巴紫紫的视线又移到了殷时修身上。  她随着巴紫紫的视线看向殷时修,却见殷时修在整理怀里煌煌的衣领,察觉到苏小萌的视线,便道,  “进屋吧,外边冷。”  “……哦。”  苏小萌应了声,和殷时修一块儿进去,又顺带看了眼巴紫紫,那漂亮女生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  心里有一丝丝窃喜。  “刚才苏黎浩的女朋友一直盯着你看哩……”  苏小萌站在殷时修身边,小声嘀咕了句。  “她当然应该盯着我看,比起她那男朋友,我这个大叔……应该有魅力的多。”  “……你能不能不这么自恋?”  苏小萌鄙夷的瞥了殷时修一眼,这男人的脸皮也是厚的无药可救,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殷时修轻笑了一下,而后说道,  “那女孩儿眼神总是飘来飘去,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没有任何局促不安,表现出来的羞涩也是装的……不简单。”  “我还当你没看她呢……不过人家也是真挺漂亮的。”  苏小萌把双双放床上,爷爷奶奶的房间里也开了暖气,她脱了小家伙的外套。  “漂亮?恩,是挺漂亮,不过这种程度的漂亮,看一眼就腻了,哪比的上你?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看多少遍也……唔!”  殷时修还要说,苏小萌已经伸手捂住了他的嘴,涨红着脸瞪了他一眼,道,  “你够了啊,这是在爷爷奶奶家呢!”  “啊啊……”  双双见苏小萌捂住了殷时修的嘴,似是觉得好玩儿,小爪子一伸,也要去捂殷时修的嘴。  殷时修宠女儿,便弯腰笑着把脸凑过去,谁知双双“pia”一巴掌就打了上来!  打完后小丫头还在那“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苏小萌闷笑,嘀咕了句,“不给你点现实的,你还当女儿多喜欢你似得……”  殷时修摸摸自个儿脸,而后眸子一眯,脸凑到双双面前,用下巴上冒出来的那一点点胡茬子去蹭她,  “小丫头,这么坏,打爸爸,恩?”  双双被殷时修的胡茬蹭的东躲西闪,尖笑个不停,然后原本抱着奶瓶在喝奶的煌太子,突然用力拍了下床!  殷时修没在意,继续和双双玩。  “PaPa!”  谁知这煌太子的喊声也是尖锐的很,立马就让殷时修的动作消停了下来,凑到神情不满的煌太子跟前……  “怎么?煌煌也要蹭?”  煌太子舔了舔唇,抱着个奶瓶眨巴着眼睛,哼唧了两声……  殷时修便过去也蹭了几下煌太子,蹭的舒服了,他才继续喝奶。  没过一会儿,苏爷爷和苏奶奶进来了,给俩宝贝儿一人塞了个红包,而后苏爷爷拍了拍殷时修的肩膀,  “我和小萌奶奶是农村人,比不上你这个大老板,红包不大,但也是双双煌煌做太奶奶太爷爷的一点心意……”  殷时修点头替孩子收下这红包。  小萌往奶奶跟前一凑,手一伸,  “奶奶,我今年没有了么?”  苏奶奶疼爱孙女疼爱的紧,见她这淘气样儿,摸了摸她的头,  “我乖孙女儿怎么能没有?就算当了妈,也还是爷爷奶奶的宝贝孙女儿不是?”  说着便从怀里又掏了个红包给苏小萌。  苏小萌乐的不行,冲殷时修扬了扬眉,炫耀道,  “我爷爷奶奶爱我吧?”  殷时修不可置否,大约正是因为这两个老人性情和善慈祥,所以小萌的性子也好。  农村里的老人到了年纪大的时候,有没有钱完全取决于子女是否足够孝顺。  年轻时的积蓄都花在了子女身上,到了最后盼的也不过是子女能给他们养个老。  苏小萌把红包收下了,苏爷爷苏奶奶出去后,她便和殷时修商量着,等临走的时候,给爷爷奶奶塞点钱。  殷时修是没什么意见,毕竟苏爷爷的子女看起来都还比较忠厚,不会去吞老人家的钱。  双双和煌煌吃完奶后,便都困了,苏小萌和殷时修把孩子哄睡下了才出去。  小萌心里挺惦记三爷爷的,所以又拉着殷时修去院子里找三爷爷。  让苏小萌感到意外和伤心的是,三爷爷坐在轮椅上,已经不大认得她了……  她不明白,去年这时候还好好的三爷爷,怎么到了今年这时候,便神志不清,连人都不认得了。  一直到晚上吃好饭,苏妈妈进屋帮着小萌给双双煌煌擦洗身体的时候,她才告诉苏小萌。  其实苏建义和周文秀去年把三爷爷接回市里后没多久便把三爷爷送去了养老院。  大哥苏成功为这事还专门去苏建义家吵了两次。  可说到底,三爷爷是苏建义的父亲,赡养权也是在苏建义手上,大哥怎么吵也不在理。  苏成功把三爷爷当亲父亲看,苏建义不肯,他还跑去养老院想偷偷把三爷爷接回来……  谁知养老院必须要苏建义亲自来办手续才能放人……  “他们不就是怕成功大伯会抢三爷爷的财产么?可是三爷爷手里的那些田亩不都已经转让过了么,他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三爷爷手里可不只是那些田亩,还有他们家那套老房子的地契。”  “……”  苏小萌拧眉,心里气急了。  “他生怕你成功大伯会把你三爷爷的财产都给忽悠走。”  “妈妈……他们怎么那么坏啊?那苏建义现在能当上官,还不是当时三爷爷给供出来的?三奶奶死的早,三爷爷为了他才没有再娶,大半辈子孤零零一人,到头来,他们惦记的就只有三爷爷的那点儿财产……”  “好了,你心里知道就好,你三爷爷现在人已经这样了,谁都插不了手。”  苏妈妈说着,心里也难过,但有些事,就只能旁观。  晚上,小萌留房间里带孩子,小姨苏小妹带着她那一双儿女来她房里玩。  杜谦和杜晴见着弟弟妹妹都高兴的不得了,问题是一个接着一个……  “他们俩长得一模一样呢!真可爱!”  杜晴这边说着,杜谦立马就指着双双道,  “明显她比较胖啊,你看这脸圆的。”  说着还捏了捏双双的脸,苏小妹忙道,“小谦,不能捏妹妹,妹妹会疼的。”  “哦。妈妈,我捏的很轻很轻的……”  说着又忍不住去碰碰双双,“妈妈,她的脸真软,好像想咬一口。”  苏小萌听乐了,  “那你就亲一下呗。”  杜谦看了眼双双,脸有点红了,而后看向苏小妹,问了句,  “妈妈……我能亲妹妹么?”  得到苏小妹的应允,他才下的嘴,亲了一下,然后砸吧了一下,说道,“妈妈,妹妹好香香哦……”  “那你就把妹妹带回家吧。”苏小萌打趣道。  “唔……可以么?”  杜谦这小子还真信了。  苏小萌点头,“但是晴晴要留下来表姐当女儿。”  杜谦这下犹豫了,想了想,还是觉得双双再可爱,也不能不要自个儿亲妹妹。  谁知道杜晴却眨巴着眼睛问苏小萌,  “那我把哥哥给你,你能把弟弟给我带回家么?”  “……”  “……”  ……  此刻的楼下,男人们凑在一起,拼了个小桌子喝着小酒。  殷时修借口晚上有两个孩子要带,便推拒着没有沾酒,之所以留在这,只是应苏妈妈要求在这……看着点苏爸爸。  这小桌子斜对角面对面坐着的便是苏成功和苏建义,气氛不可谓不紧张。  殷时修看这情况,便知道终有一吵。  当话题带到了苏成功之前买的田亩问题上时,争吵果然拉开了。  殷时修在一旁没说话,就见喝了两小杯的苏成济打算开口帮腔时,拉了一下他。  苏建义和苏成功再怎么吵,也吵不出个理,而苏建义又是个好面子的人,毕竟当着这么多亲戚,也不想弄得太难看。  要这时候苏成济再上去帮个腔,那场面恐怕就不好收拾了。  果然,最后两人吵崩了,苏成功不愿意把田亩重新卖给苏建义,愤然离桌。  苏建义皱着眉,只道苏成功拎不清。  其他人心里有偏颇,但面子上也不站立场,待苏成功离席后,便纷纷劝苏建义这事儿一时半会儿急不来。  小老百姓的心态,殷时修大约也能明白,怎么说……这也是个当官的嘛。  如今这子女念书,找工作,哪样不得靠关系,有个当官的亲戚,还是个当大官的亲戚,很多事情都好处理的多。  这边苏家二.奶奶苏季红的儿子乐晓钧的儿子乐乾君和比小萌大两岁,二本本科大学,下半年毕业,这会儿正愁着找公司实习。  乐晓钧想让乐乾君去考公务员,这当中自然是看中了苏建义的身份。  于是乎就转着弯提了一下……  苏建义一听他这话,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而后立马道,  “现在当官可不如以前容易了,表弟,不是做哥哥的不帮你,如果我真成了副市长还好说,说到底现在我也就是个秘书……”  “我知道我知道,是有点为难表哥了,但我家乾君也不笨,考公务员,他也能考上的,就怕……万一……”  乐晓钧的姿态放的很低,毕竟有求于人……  然苏建义的脸色却拉了下来,  “晓钧,别说是乾君,就是黎浩,他的工作也是自己凭本事找的,没靠过我这个爹,知道我这爹当官也不容易……”  话说到这份上,乐晓钧便有些尴尬了,脸色也不好……  “可你儿子毕竟是出国留学回来……”  “你要是这么说,那我也没办法,当年我考公务员的时候,也是自己一门心思去考,这事儿谁都帮不了的。”  苏建义叹了口气,一脸很是为难的样子。  乐晓钧心里肯定不是个滋味,都是亲戚,这点小事都不帮,天天还要看这苏建义一家子趾高气扬的姿态……  心里难免有点窝火,不知道这门亲戚认与不认的区别在哪儿。  喝了口茶,之后没说几句话后便借口离席了。  乐晓钧走后,气氛就更加尴尬了。  苏小妹的老公杜凡虽然也是个农村人,但多少读过点书,这会儿便出声打破了尴尬,问了句,  “黎浩回国了,是打算在国内发展了?”  提到苏黎浩,苏建义还是一脸的自豪,“恩,是打算留在国内发展了。”  “黎浩应该会去北京或上海吧?”  “去北京上海做什么?”  “黎浩去国外这么多年,回来怎么也得进百强企业吧?不然不是浪费了么……”  “年前他已经去成都的易锐科技公司应聘,这年后就正式去上班了。”  这易锐科技在座的其他人不知道,但杜凡多少了解一点,毕竟有每天看新闻的习惯,知道这家公司是国内领头的互联网集团企业下面的子公司。  全球或者全国排名什么的他不清楚,他就记得去年下半年围绕着一个打车软件,新闻上来来回回介绍了好几遍这个公司。  “不愧是建义大哥的儿子,真是厉害。”  杜凡这边说着,那边殷时修原本站在一边翻着手机,听到苏建义的话,不由扬眉……  而后嘴角勾出一抹浅笑。  这真不是他故意要和这苏建义一家子过不去,可这苏建义一家子总是凑到他跟前……  他从来也不是什么善茬,遇上不爽的,可没什么包容性。  想来这苏黎浩应该也有些本事,易锐招新人,过了人事,还得过总经理那一层,通常唐总经理会亲自负责,他那一关卡的很紧,殷时修很放心,所以他从来不过问人事这一块儿。  可惜……爹不讨人喜。  殷时修这边依旧事不关己的玩着手机,只是手机屏幕上打开的是微信页面。  弹开唐总经理的对话框,幽幽问了句:年后有一个叫苏黎浩的新人要进公司?  没一会儿,唐总经理便回了话:是,一个计算机专业毕业的海归硕士。  ——哦。  ——殷总,那男孩子您认识?  ——恩。  那边唐总经理揣摩了一下殷时修这话里的意思,一个“哦”,一个“嗯”……  挠了挠头,没揣测明白,试探性的说道,  “他应聘的是研发部部门经理……殷总觉得,给什么职位比较合适?”  殷时修缓缓打了几个字,而后便收起了手机……  ——什么职位都不合适。  殷时修再看向苏建义……  他还在那边给他们科普着易锐科技这个公司的企业背景,心里不禁有些感慨。  他是真没想管那么宽……但他们也真的是硬凑上来,这算不算也是一种缘分?  这几个男人的酒桌子撤掉的时候已经过了十点。  殷时修扶着苏成济回了苏妈妈所在的房间,苏妈妈正和苏爷爷和苏奶奶谈心。  见苏成济回来,苏爷爷和苏奶奶也就没再多留,都回屋睡下了。  殷时修想了下,便对苏妈妈道,  “苏黎浩年后要去我在成都的那公司上班,你觉得——”  “你那公司是有多缺人?”  苏妈妈瞥了他一眼,就问了这么一句。  殷时修清了清嗓子,反问,“这父母的问题,殃及子女,好么?”  “殷时修,我不是小萌,你别在我跟前装大尾巴狼。你那公司要真缺人,我不介意去凑个人头。”  “我就和您说一声。”  “那苏黎浩有一个当官的爹,从小到大不知道比别人优越多少,但不能只知道占他爹便宜,而不能因他爹而吃亏吧?”  苏妈妈说的理所当然,丝毫没觉着把苏建义的过错丢他儿子身上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恰巧,殷时修也是一样的想法。  和苏妈妈道了晚安,他便往他和小萌的房间走。  这边还没上楼,那边一道娇滴滴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殷大哥,还没睡呢?”  殷时修看着穿着睡衣,外头套了件羽绒服,正面朝他走过来的巴紫紫……  “我也有点睡不着……听黎浩说,殷大哥是在北京做生意?”  “有事儿?”  “我家也有亲戚在北京,这以后,殷大哥也算是我的一门亲戚吧?”  殷时修淡淡看了她一眼,  “这么冷的天,早点回屋睡吧。”  说完殷时修便从她身边走过——  “殷大哥好像很讨厌我……为什么啊?”  巴紫紫不解的问道,也算是直率了。  “难不成你想让我喜欢你?”  “……殷大哥,您话怎么能这么说?”  巴紫紫并没有因为这话而生气,而是把这话当成了男女间的一种调戏,那张白希的瓜子脸红了……  “我可比你大很多呢……小姑娘。”  “殷大哥看起来也不过二十七八……话说堂妹比我年纪还小呢……”  “她年纪比你小,但人要比你可爱漂亮多了。怎么能放在一起比?”  巴紫紫神情僵了一下……  站在原地看着殷时修高大的背影慢慢走远,心脏失了节奏。  哪怕是不中听的话,从殷时修嘴里说出来,仿佛也充满了特属于他的男人魅力。  这苏黎浩长得也算中上等,家里条件也好,自身学历也高,原本在她眼里也没什么可挑的了……  可和面前这个三十岁左右的成熟男人放在一块儿……  即便对殷时修一无所知的巴紫紫,也会觉得殷时修要甩出苏黎浩几条街……  自家男朋友的那些优越条件,在她看来,瞬间变得索然无味。  这年头,北京的暴发户也都这么有味道么?  殷时修回屋后,苏小萌已经哄着双双和煌煌睡下了,俩小只已经习惯性的睡在大床正中间。  小萌因为三爷爷的事情,怎么都睡不着,心里就觉得难受。  殷时修一上。床,她就扑了上去,小声的和他说三爷爷的事情……  说的时候,一边义愤填膺,一边伤感难过。  殷时修拍拍她的背,只说了一句他自己从来不信的话,叫:善恶终有报。  但小萌社会历练毕竟少,所以信了,而后才慢慢睡着了。  殷时修躺在这张木头床上,即便苏爷爷苏奶奶给他们多垫了两床棉絮,他依然睡得不舒服。  这大冬天的,墙角还有虫子爬过……  总之,殷时修是没睡好。  第二天吃完中饭,他们便离开了苏家村,回了市里,殷时修便回房休息去了,一直到晚饭时间才醒。  苏妈妈在饭桌上通知了一声殷时修和苏小萌,  “你任叔叔和任阿姨让我们明天去她们家吃饭,我已经应下了。”  苏小萌抿了抿唇,小声问道,“一定要去么?”  苏妈妈看了她一眼,  “年年都是这么过,虽然搬了家,但还在一个小区,你就不认你任叔叔任阿姨了?”  “不,不是……”  其实苏妈妈知道小萌心里顾忌什么,但……  “任懿轩这次回来也带了个女朋友,看样子应该是差不多定下了。”  苏小萌抬头,“他带女朋友回来了?”  不会是那个容乔吧?  殷时修看了眼苏小萌,没说话。  “怎么说,你小时候,任叔叔和任阿姨没少疼你,别长大了就不记这人情。”  “妈,我没有,我去……我就是怕带着两个孩子,太麻烦任叔叔任阿姨……”  小萌这么说着,白思弦是半个字都不信。  她看了眼殷时修,  “这任懿轩和小萌是发小,任家夫妻俩对小萌很好,你们过去给他们拜个年是应该的。”  殷时修耸了下肩,“我无所谓。”  白思弦没再多说,无所谓……是不是真的无所谓,也就殷时修自己心里知道。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