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87因为我是个小偷

187因为我是个小偷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2468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4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那个……叔叔,有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苏小萌见气氛有点尴尬,不由开口问任爸爸。  “这边俩娃还不够你忙的啊?”  任爸爸笑道,而后对任懿轩道,“我书房里有扑克,你们四个人正好凑一桌,先玩一会儿吧。”  任懿轩听父亲的去书房拿了两副扑克出来。  苏小萌哪有心思玩牌?心里想着殷时修应该也不是个喜欢玩扑克的人,正打算开口拒绝,谁知殷时修悠悠来了句,  “梭哈,会么?”  显然,他这话是对任懿轩说的,并没有把苏小萌和容乔算进去。  任懿轩扬眉,犀利却微黯的目光落在径自坐到沙发上的殷时修身上……  见任懿轩没回应,殷时修这才抬头看他,问了句,  “不会?”  任懿轩依旧没说话,只是拿着扑克走到殷时修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从牌盒里抽出一副牌径自洗了起来,手法倒是颇娴熟,洗完牌,他将牌放在茶几的正中央,手一伸,做了个“请”的动作,  “不难,会一点儿。”  殷时修看向容乔,  “你应该会吧?”  容乔点了点头,没等殷时修开口,便径自拿起那一摞牌,给殷时修和任懿轩一人发了一张牌。  两张暗牌放在各自面前,紧接着,容乔便开始发第一张牌。  牌面任懿轩比较大……  任懿轩看了眼殷时修,眸子眯了眯,不急着让容乔继续发牌,而是道,  “既然要玩梭哈,不赌点什么,好像不带劲儿。”  殷时修勾了下唇,  “那你下注吧。”  任懿轩见他此刻的神情,便知道……自己的提议正和他意。  “赌钱太俗气了,不如我们来赌点新鲜的,好玩的,能称这节日气氛的,殷总看怎么样?”  “说说看。”  苏小萌坐在殷时修边上,莫名的觉得这张小小的茶几像个小战场似得……  她扯了扯殷时修的袖子,示意他别玩大了,毕竟这里是任家。  殷时修顺势握着她的手,倒是不避讳的说道,  “放心,只是玩玩,你这竹马有分寸,多了,他也赌不起。”  “……”  苏小萌心一惊,殷时修这话根本就有激将的成分,殷时修现在心里在想什么,苏小萌是真不知道。  任懿轩的目光扫过面前眉目交流的两个人,淡淡道,  “我和小萌既是青梅竹马,我想小萌应该愿意看在竹马这份上……为我再跳一曲舞吧?”  “……”  “……”  “……”  任懿轩此话一出,剩下的三人都有一时的沉默,殷时修墨染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任懿轩,轻笑道,  “我还从没遇到有人下注是用的是别人的筹码。”  “这不是遇到了么?”  任懿轩丝毫没有退缩,看向苏小萌,“当然,如果小萌不愿意,我再拿别的赌。”  “你们玩你们的,别拉我下——”  苏小萌这“水”字都还没有说话,便被任懿轩强硬的提高嗓音打断,  “就拿我名下的所有积蓄好了,虽然比不上殷总的庞大家产,但也算是我的一点诚意。”  “任懿轩,你干嘛?”  先开口的人是容乔,她不知道任懿轩是怎么了,做出这么稚气的事情。  任懿轩瞥了容乔一眼,  “我和你时修哥玩个游戏,你看着就好,别多嘴。”  他冷硬的语气让容乔心里不舒服了一下,但随即……她脸上又露出一丝笑容。  原来……他在吃自己的醋。  同样震惊的人是苏小萌……  任懿轩抬头看向她,“小萌,怎样?你愿意么?”  “……”  苏小萌喉咙哽住了,心里告诉自己,任懿轩和殷时修只是在开玩笑,哪有人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的全部积蓄赌在一场“梭哈”上?  可另一边……她又很怕。  任懿轩……向来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懿轩,别开玩笑了。”  苏小萌忙笑了笑,想要缓和这莫名紧张的氛围,“就算你真的赌,时修也不会要的。”  “……为什么不要?”  殷时修淡淡道,“就算赔了,也赔不死我,如果赚了,当是双双煌煌的奶粉钱,就当是……他们任叔叔的一点心意。”  说完,他看向苏小萌有些发僵的脸色,  “还是说……你想做他的筹码?”  这大概是苏小萌在真正爱上殷时修以后,为数不多的一次,对这个男人发自内心的不悦。  他向来都是那么有分寸的人,哪怕是和一个身份地位与他完全无法匹配的底层阶级人民说话接触。  何以今天在任家,咄咄逼人?  “只是个游戏而已,我跳一段舞给任叔叔任阿姨助助兴,我觉得也没什么。”  苏小萌说完便起身,径自去了旁边的小客厅。  任懿轩就看着殷时修的脸上神情的微妙变化,心里升起一丝丝块感。  “殷总不会因为这点事儿就吃醋吧?”  一旁的容乔眼里就只有任懿轩,在任懿轩调侃殷时修的时候,她也不禁在心里腹诽了一下任懿轩……  说人家为这点儿事吃醋,自己还不是一样?  “怎么会?”  殷时修说完便示意容乔继续发牌。  四张明牌发完……  容乔看着两人跟前的牌面,不自主的咽了下口水。  任懿轩清楚自己的底牌是什么,再看向殷时修面前那极有可能是个同花或者满堂红的牌面……  自己手里的顺子比不上满堂红和同花……  殷时修抬眼看向任懿轩,突然伸手把自己面前的明牌也翻了过去,一双鹰般的眼,犀利而慑人。  任懿轩见殷时修这样,便知道他手里的牌不是同花也不是顺子。  眼里闪过一下相对明显的快意,而这情绪被殷时修收入眼底。  “我只是很久没见小萌跳舞,突然有点想看而已,殷总不必太介怀。”  任懿轩说着翻开自己的底牌,将手里的顺子扔了出来,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  “我没有介怀,小萌自己都说了愿意,我又有什么理由去介怀?”  殷时修说着,而后把自己手里的那一副同花外加满堂红摊开……  “只是,她已经是我的老婆,要是做丈夫的在赌桌上把自己老婆输掉,那得多没本事?哪怕只是一段舞。”  任懿轩有些怔楞的看着那副比自己稍大的牌面,神情有些难看。  殷时修伏腰,一边整理散牌一边小声道,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最后拥有她的人是我,而不是你……青梅竹马二十年,到头来,也不过就是赌气之下便舍得去为难的存在罢了。”  “……”  任懿轩的脊背有些僵硬。  “任懿轩,你想羞辱她……”  殷时修眸子凌冽,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传进任懿轩的耳朵。  任懿轩只是看了殷时修一眼,将他手里的牌拿走,起身道,  “殷总真是样样都在行,哪怕就是运气,也都比我好……我认输。”  说完,任懿轩便转身去放扑克,殷时修看了眼一旁还满脸钦慕的望着任懿轩背影的容乔……  他没说话,而是径自走进小客厅,坐到苏小萌身边。  苏小萌在给双双喂奶,知道殷时修走了过来,却故意无视。  “怎么?生气了?”  殷时修问道。  苏小萌抿唇,依旧不吭声。  殷时修搂过苏小萌的肩,“我的错,不该让你为难。”  苏小萌深吸口气,转头看向殷时修,  “叔,你为什么这么介意他?为什么越来越——”  “因为我是个小偷。小萌……”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