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91最后变成一剂毒药

191最后变成一剂毒药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96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5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殷时修再下楼的时候,便见苏小萌单穿着毛衣呆呆的站在院子门口,大门开着……  刚才她应该是送任懿轩和任爸爸离开。  殷时修无声的走了过去,“在看什么?”  “啊!”  苏小萌被吓了一跳,叫了一声。  月光朦胧,但院子门口矗立的这盏路灯却很明亮。  不过一瞬,殷时修却清晰的看到她眼中停留的黯然,似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情绪,他一时间竟没能看懂。  “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  殷时修扯了下嘴角,“不会是后悔答应我的求婚吧?”  苏小萌抚了抚心口,看向他,  “你幼不幼稚?证都扯了,还提求不求婚的……也就任妈妈和小姑吃你这套。”  殷时修的眼睛沉了下来,  “我以为你也吃这一套。”  “我已经二十一岁了好嘛!很成熟了!”  苏小萌扬起唇角,转身便大摇大摆的回屋。  殷时修慢步跟上,拉过她冰冰凉的小手,身上的毛衣里都沁着寒气。  她站了多久?站在那……想了些什么?和……任懿轩有关么?  当殷时修的脑中滚过这几个问题时,心里是焦虑和矛盾的。  大约这恋爱中的人都一样,只一点点嫉妒都能被无数倍的放大,而后像一团黑雾慢慢噬咬着自己。  ……  任懿轩和任爸爸回到自己家,而后帮着母亲把父亲抬到床上。  “小萌已经结婚了,你也看到了,那位殷先生对她很好。”  任懿轩给父亲脱鞋的手顿住。  任妈妈给丈夫一边脱衣服一边轻声道,  “小乔在性格方面没有小萌好,这很明显,但小乔本就是大小姐出身,有的时候有点骄纵很正常。人多少都是有缺点的。但妈妈看的出,她打心眼儿里喜欢你。她其实心思很单纯,正因为单纯,她还没发现你对小萌存着的那些许留恋。”  “懿轩,爱情就是这样的,有太多的阴差阳错。有的时候,只一个选择,就是截然不同的两条路。”  “她很好,你现在也很好,没什么比这更重要,所以无论你心里有多少不甘,多少嫉妒,都要放下,知道么?”  任妈妈看向任懿轩,难得的语重心长。  知子女者,莫若父母。  任懿轩蹲在床边,听了母亲的话后,良久才慢慢说道,  “放下自然最好,可放不下……我又能怎么办?把她抢回来?或者想尽办法去拆散他们?呵……放下也好,放不下也好,终究是我一个人的事。”  苏小萌的眼里,心里,早已容不下一丝一毫的任懿轩。  那么多的不甘,那么多的愤怒,那么多的嫉妒,除了压在心里,让它慢慢被消化之外,他还能做什么?  他总不能让自己的生活围绕一个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女孩儿转吧?  可任懿轩忘记了,人的感情,是那么的不可控。  那些不甘,愤怒,嫉妒……如果没有被消化,那就只能溃烂,腐坏,最后变成一剂毒药。  伤人伤己。  “咚咚”……  敲门声响起,而后门被推开,容乔探了个小脑袋进来,  “需要我帮忙么?”  任妈妈笑道,“不用不用,懿轩,剩下的我来就行。”  任懿轩也没多留,起身和母亲道了晚安便和容乔一起出去了。  容乔搂着任懿轩的手臂,撒着娇道,  “我好羡慕苏小萌哦……”  “……”  “懿轩,我也想穿那么漂亮的婚纱,我也想戴那么好看的戒指,我也想……被那么多人祝福……”  任懿轩顿下脚步,看向容乔……  容乔红着脸,眨巴着眼睛,  “听出来了么?我在向你求婚。”  “……”  容乔心里打鼓似的忐忑着,她知道自己有点急了,可是……  她就是很羡慕啊!  苏小萌有的,她也想有。  更何况,那样漂亮的婚纱,那样浪漫的仪式,应该是这世界上所有女生都梦寐以求的吧?  容乔想,她大概会被拒绝。  对任懿轩来说,他们交往的时间太短了,而他又是个谨慎长情的人。  “好。”  “……”  容乔愣了一下,只一个恍惚,她好像听到任懿轩答应了……  “什,什么?”  “我说好,我答应了。”  任懿轩认真道。  容乔心里头像有烟花迸裂似的,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任懿轩揉了揉她的头发,搂着她回了房间。  ————  殷时修和苏小萌是年十二带着双双煌煌回的北京。  隔天带着孩子去了宜静山庄。  上山后,没想到白思东一家子也在,见到帅舅舅,小萌自然是高兴坏了。  “萌丫头,快进来。孩子给我抱抱。”  小舅接过苏小萌手里的双双,这时屋内又走出来了一个娇俏的美人儿。  小萌正想问这是哪家的姐姐,只听小舅喊了声,  “老婆,快看,思弦的外孙女儿,哈哈哈!”  “……”  苏小萌差点跪倒在地,这个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的女人,怎么能是小舅的老婆?  她可没听说小舅是二婚头啊?  “小萌,快过来,这是你小舅妈,老婆,这就是苏小萌,还有她丈夫,哦,还有一个男孩儿。”  小舅的介绍实在是太不走心。  殷时修微微颔首,说了声“您好”便抱着煌煌进屋了。  白丰茂这会儿正从楼上下楼,手里拿着两个玩具鸭子,走过来一个怀里塞一个,  “去玩具店,老板说小孩子喜欢玩这个。”  白丰茂说着,而后见双双抱着那黄鸭子开心的不得了,稍稍欣慰了一点儿。  但目光转到煌太子那儿,就不成了……  煌太子看了眼那个鸭子,立马别过头,喊了声“papa”,就抱着殷时修的脖子。  看样子竟是有点怕这个黄鸭子似的。  “来,让太姥爷抱抱!”  煌太子也算是给白丰茂面子,从殷时修身上转移到太姥爷身上,也没表现出不乐意。  小萌这边刚把带来的礼品递给佣人,便看到从后院里进来的俩人……  她都看愣住了,白瞬远会在这,无可厚非,可……这江珊珊怎么也在这啊?  而且,看他们俩的样子……  小萌知道他们是情侣关系,但……这就带回家了?而且还是带到这里?  “小萌。”  先冲她打招呼的人是江珊珊,白瞬远只是瞥了她一眼,而后什么都没有说。  小萌只好也冲江珊珊打了个招呼就回身。  她也不是自讨没趣的人,既然白瞬远讨厌她,她也没必要装作很喜欢他的样子。  吃饭的时候,这白瞬远倒是意外的沉默,一旁的江珊珊殷勤的为他夹这个菜,夹那个菜,看的苏小萌都觉得腻歪……  但人白瞬远去二话不说,闷头吃着。  江珊珊确实是以白瞬远女朋友的身份来的,而且还是小舅舅和小舅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来的。  当着人家女孩子的面,小舅和小舅妈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私底下问小萌,  “阿远说这女孩儿也是A大的,不知道你熟不熟?”  小萌摇头,“不熟。”  只打过几个照面,而且都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小舅妈轻叹口气,没多说,但小萌看的出来,小舅妈并不怎么满意江珊珊。  吃完饭,白丰茂和小萌坐在那儿聊天,问来问去也就是些家长里短的事情。  苏妈妈已经回去上班了,再来北京恐怕要到四月份。  老人家一心惦记着女儿,白思东便安慰说下个月抽空带老爷子一块儿去成都。  结果白丰茂当即就摆手,  “你是个大忙人,你讲的话,我不信。”  苏小萌当场笑喷。  像小舅这种警察,一个电话过来,立马就要出任务。  老爷子肯定是被这种情况给弄怕了。  白思东也是被噎的死死的,小舅妈温文尔雅的,轻笑着开口。  “爸,我带您去。”  “沐雨说话,我信!”  江珊珊是第一次来这宜静山庄,她简直都惊呆了。  坐落在山头的这座宅子,像个古老的城堡似的……  前前后后的花园都种满了花花草草,这得要几个园丁管理啊?  她拉着白瞬远在这山庄里来来回回的走着,让白瞬远给她介绍这个又介绍那个。  可能江珊珊身上喷的香水味道太浓,呛的阿布很不舒服,以至于阿布对江珊珊的好感度很低……  一直匍匐的跟在白瞬远和江珊珊后头……完全盯住了这个外来人员。  “你爷爷家到底占地多少面积啊?”  江珊珊问道,白瞬远耸了下肩,“不清楚,你可以自己量一下,我去洗手间。”  大约也是被江珊珊问的烦了,转身回屋,只见殷时修环胸靠在门边……  微微点了点头,便要从他身边走过。  “眼光不行啊。”  殷时修悠悠说了一句。  白瞬远的脚步顿了一下。  “这种女孩子,进不了你们白家的门。”  殷时修看向白瞬远,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白瞬远深吸口气,没有说话,径自回屋。  殷时修扬了下眉,而后眯起眸子看向在院子里正怒目瞪着一只狗的江珊珊。  察觉到殷时修的视线,江珊珊又立马卸下凶狠的神情,换上甜美的笑容,打了个招呼,  “殷先生。”  殷时修直起身体,竟迈步朝她走了过去,走到她跟前蹲下,摸了摸阿布的头。  阿布享受似的把脑袋往前伸,还舔了舔殷时修的手掌。  “自己去玩吧。”  殷时修淡淡说了句,起身后,便见阿布回屋了。  江珊珊看着殷时修,“殷先生喜欢狗?”  “还行,狗是良善的动物,很难遭人反感……”殷时修说着轻笑了一下,“好比良善的人,也很难遭狗反感。”  “……”  江珊珊惊了一下。  “看来你得对阿布好一点儿,免得它把你当成恶人。”  “我……我也喜欢狗狗,只是……小时候被狗狗咬过,所以难免有点儿……”  江珊珊说道,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只是随口一句,你不用费力去讨好一只狗,毕竟……能让白瞬远这么听你的话,已经够本事了。”  殷时修说着,一双鹰般的眼和她相对。  就这么一瞬,江珊珊后背都凉了,只觉得心底所有的算盘全被透析了似得,紧张的双手不自觉攥成了拳。  “哦,对了,现在知道小萌和白瞬远是表兄妹了?”  “……知道。”  “那你应该会管好自己的嘴,不该说的,不会乱说吧?”  江珊珊勉强的笑了笑,“殷先生放心,不该说的话,我一定不会乱说。”  殷时修又看了她一眼,这个女生他记得,拿着几张照片跑到他跟前让他管好自己的老婆……  横冲直撞,有头无脑,蠢得让人印象深刻。  也没什么需要再叮嘱的,便转身想走,然……步子又顿了顿,  “哦,我多事问一句,你和白瞬远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江珊珊微微红了脸,“唔……殷先生觉得见家长,算是什么地步?”  殷时修眉头挑了一下,一副了然的表情,而后淡淡说了一句,  “小姑娘,玩火必*,知道是什么意思么?”  “……”  江珊珊表情僵了一下,不明白殷时修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个,难道……白瞬远告诉他了?  不可能……  殷时修,是白瞬远最不可能吐露事情真相的人。  江珊珊有这个自信。  那……他是基于什么来警告她?  殷时修回屋,如果说这江珊珊不是抓住了白瞬远什么重要把柄,他可不信,白家孙少爷会看上这种货色。  至于到底是什么把柄,他也没兴趣去了解,那是白瞬远自己的事。  况且,殷时修原本对白瞬远就没什么好感,一如白瞬远对他。  从山上下来后,他们直接去了一家口碑还算不错的中餐厅吃晚饭。  让殷时修微讶的是,苏小萌从头到尾都没开口问过白瞬远和江珊珊的事。  他不由提了句。  “那白瞬远原本脑子就有问题,我觉得他和江珊珊还挺配的。”  苏小萌这么说着,殷时修有点儿啼笑皆非。  “他是个成年人,带什么人回家,是他的自由,难不成江珊珊还能拿枪抵着他的脑袋瓜子,让他带她见家长?就算江珊珊真拿枪这么干了,那白瞬远是这么容易妥协的么?”  殷时修剥了个虾放她盘子里。  一旁的双双张着嘴,咿咿呀呀的叫着,也要吃。  苏小萌只是拿虾沾了点甜酱放她嘴边让她尝了尝味道。  煌太子不像双双,见人吃东西就嘴馋,扔了奶瓶就想尝尝这个再尝尝那个,他就一心一意的抱着奶瓶喝奶。  这大概就是后来煌太子能比双双高那么一大截的原因。  ……  到了元宵那天,殷时修便又带着小萌和孩子去了殷宅。  被殷妈妈接受了的小萌,对这座大宅子再没有惧怕之心了。  尽管这一大家子里还有不少人对她有敌意,也有一部分人依旧瞧不起她。  但这已经不会影响到小萌的心情。  今年的元宵比去年的元宵,要过的自在多了。  尤其让苏小萌感到放心的是,单明旭回来了。  当了大半年的兵,其实是没有假可休的,也不知道是老爷子安排的,还是通过其他的路子。  单明旭得了个小假。  他见着苏小萌还有些尴尬,一声“小舅妈”喊得很别扭。  然苏小萌比他自在多了,还拍了拍他的肩膀,“感觉比明朗高了好多。”  要命的是,一旁的明朗也这么觉得……  “部队很辛苦吧?”  小萌问道。  “还行,习惯了也就那样。”  “明朗在家可担心你了,生怕你吃不了苦。”  单明旭瞥了单明朗一眼,“他会怕我不在,他自己会受苦吧?”  苏小萌笑出了声。  “还好我哥没通过选拔,不然我可真要疯了。”单明朗长呼一口气。  而这也是苏小萌和殷时修来之前松一口气的原因。  “听说特种兵选拔的过程特别残酷,没坚持下来,也是正常的。”  苏小萌说着,单明旭只是淡淡应了声。  她和单明朗都没能看到单明旭明亮眸子下藏着的得意。  吃完晚饭,殷时修和爸妈提了和小萌办婚礼的事情,殷家二老也觉得有这个必要。  婚礼定在了五月底。  临走的时候,殷时修的步子在单明旭跟前停了停,轻声问了句,  “明旭,你……是不是通过了?”  “……”  单明旭抬眼,对上殷时修近乎笃定的视线,心“咯噔”了一下,而后……  “小舅,你想多了,选拔全部结束要三个月。”  “是么?”  殷时修意味深长的反问了句。  “当然!”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