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92高中校友聚会(上)

192高中校友聚会(上)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45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5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单明旭坚定着那双眸子,仿佛能生出熠熠的光辉。  殷时修看了他一眼,而后轻笑,“回部队前抽个空和小舅喝一杯?”  “唔……”  “别装了,十四岁就开始偷着把可乐换成红酒,怎样?”  “嘿嘿,好。”  单明旭点头。  殷时修摸了摸他的头,“好,那我走了。”  “恩,小舅慢走。”  单明旭看着殷时修和苏小萌坐上车子,车影慢慢消失在视线里。  松了一口气,那熠熠生辉般的眸子蒙上了一层黯然的光……  其实,在小舅面前装什么呢?即便喊破了喉咙,他也不会信你半句。  无论他在部队里多么努力的去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军人,无论那特种部队的选拔训练在他身上烙印下多少痕迹,无论他多么顽强的挺过来……  在小舅的眼里,他就只是一个小孩子。  是个一眼就能被看穿的小孩子。  可哪怕那双鹰眼如X光线般将他全身上下剖析了个遍,他却看不透殷时修分毫。  所以他知道他通过了特种兵选拔,可他却不能确定在他坦白后,殷时修会作何反应。  会不会立刻转身进屋,告诉父母,告诉外公外婆……  会不会自此把他禁锢在家?让他远离部队?  那天队长找他谈话,问了他一句,  你爷爷是殷绍辉,你含着金钥匙出生,你会不会觉得你的命比别人贵?  那时候,他就知道,外公知道他去参加特种兵选拔了。  他没去想外公是什么反应,但他能肯定的是……他和外婆,爸爸和妈妈,还有那个二缺胞弟都会很担心他。  可,他用生命捍卫住的荣誉,最后难道要成为压在家人心头的沉重负担……  那一身军装就像一滩沼泽地,他越陷越深……  他不是没有挣扎过,可挣扎没为他带来丝毫成就。  于是……他不仅没再挣扎,还甘愿的把生命托付其中。  他没有多高尚的情操,没有崇高的理想。  他就想知道……真枪实弹从他脑边擦过的时候,他是会举枪反击,还是尿裤子。  选拔训练对外说是三个月,实际上一个月零十天就结束了。一百零七个人,最后只剩下十五个。  最后这十五个人被各自带进一个封闭的黑屋子,只有有限的干粮和水……  门关上后,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人告诉他们要干什么,没有人告诉他们,这种状态要保持多久……  没有日夜,没有时间,慢慢地,有人求饶,有人发疯,有人精神崩溃……  最好的,出来后也在医院躺了三天,心理医生全程陪着。  那三天,他只开口说了一句,只问了队长一个问题,今天几月几号……  而后,他知道自己在那黑屋子里不分昼夜的待了十二天。  十二天……仿佛是他漫长的一生,仿佛是从创世纪走到世纪末。  队长问他,“你通过选拔了,现在轮到你选了,留下还是回家?”  “我特么差点被你们折磨死!你要我回家?!”  然后队长就开始笑,笑的单明旭很想掐死他。  之后,有战友问他,这十二天,你都在想些什么?  十二天,他主要在想两件事:  第一,如果他在这认输,是不是就再也不可能成为像小舅那样的人了?  第二,如果他没能熬过去……那个傻缺弟弟怎么办?!  大概是因为他还年轻,能想的事情实在太少,多少人熬过了所有严苛的体能训练甚至是残酷危险的野外求生,却没能熬过自己那复杂的内心世界。  好不容易走到这了,他不想放弃。  如果是他自己没有扛下来,他认,他是个孬种。  可如果是因为其他外界因素而放弃,那他这一生都不会甘心。  “哥!小舅和你说什么了?”  明朗拍了下他的肩,问道。  明旭侧首看向单明朗,而后道,“我交女朋友的事情,是你捅出去的?”  “……”  单明朗咽了下口水,默默转身,拔腿就溜。  “傻缺。”  单明旭不由白了那蹿的和兔子似的身影,吐了这么两个字。  ……  年后,苏小萌回学校报到,有了老林管家和阿素还有王妈的帮忙,她确实省了不少事。  殷时修从年后开始便一直忙的天昏地暗。  苏小萌听殷时修说,有一个国际大项目的合作标,一定要争取下来。  由他亲自带队,包括审查核算,写计划书,招标案,每一个步骤他都需要亲自跟进……  而她则在准备雅思托福的考试。  北京的春天总是珊珊来迟,到了四月头上才算真的暖和些。  季节一变化,流行性感冒便成了很多人的难题。  小萌不幸中招,好在这是在她考完雅思托福之后。  请假休息了两天,吃了药没见好转,便又去医院打了两天吊针……  而殷时修正好去英国进行项目的招标会。  她怕孩子被传染,便让林管家和阿素带着双双和煌煌回了殷宅,麻烦殷家二老照看两天。  小萌被这感冒折腾的脑子晕乎了好些天。  殷时修打电话回来,她都说好的差不多了,就怕让他担心耽误了工作。  感冒时好时坏,药一日三餐的吃,点滴也按规定去打,但一个多礼拜下来,人还是瘦了点。  好在,殷时修所带的团队终于把标拿下。  就这件事,还上了电视新闻,苏小萌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主持人把殷时修夸得有多了不起时,心里得意的很。  可见这真的是个相当受瞩目的大项目。  给殷时修发了两条短信,又给殷妈妈打了个电话,问了下双双和煌煌,这才准备休息。  洗了个澡出来,手机又响了,苏小萌看着来电显示,是个已经很久没联系过的号码。  “喂?”  “小萌吗?”  “……恩。黄师哥。”  “哈哈,我还以为你不记得黄师哥了呢!”  “……怎么会?”  黄新觉比苏小萌大一届,刚考上市重点后,她脑子反应慢,一开始根本就跟不上大家的学习节奏。  即便任懿轩跟在她后面给她开小灶,她还是有点吃力。  当时学校里有一个一对一的结对子社团,她就无意和任懿轩提了一下,就被任懿轩掐着脖子去报了名。  那时候和她结对子的便是黄新觉。  一个可爱善良又正直的胖子师哥。  “你可是大忙人啊,最近还忙么?”  “唔……我哪有?”  苏小萌抓了抓头发,隐约猜到师哥打电话来是干什么了……  高中毕业后,基本上每次打电话来都是相同的内容,这也不难猜。  “明天晚上六点,在北京的高中校友聚会,你要是再拒绝,咱们就断绝兄妹情谊。”  “……”  果然。  苏小萌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道,“师哥,我生病了……”  “什么病?绝症么?”  “……师哥!”  苏小萌无语至极。  “哈哈,要不要师哥明天开车去接你?”  “……我真生病了,感冒了……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喝的,我去干嘛啊?竟给你们扫兴了。”  苏小萌本能的不想参加这类聚会。  “小萌,你放心,要是有人让你喝酒什么的,师哥替你挡,你就给师哥个面子,人来就行,怎么样?”  “……”  苏小萌支支吾吾,不想回。  “当初你把我拖到大半夜帮你做物理题的时候,你都忘了?”  “……没。”  小萌的食指在被单上绕着圈圈,抿了抿唇……又来了。  “我想你也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就这么说定了,我把时间地点发给你。”  苏小萌想了想,黄新觉向来是个喜欢热闹的,聚会活动啊,向来都是他发起他组织。  一直驳他的面子也不好,况且孩子都送到了殷家,时修也不在家……  “那师哥,我明天要是早退,你不能拦我。”  “好好。一句话。”  挂了电话,苏小萌也没多想,闭上眼睛就睡了。  隔天傍晚,苏小萌给殷家打了电话,说了晚上要出去见几个老同学。  殷妈妈让她尽量早回来,好不容易病快好了,晚上这外面的天反反复复,别又加重了病情。  苏小萌应下后,算了下殷时修那边的时间,应该正是中午。  给殷时修打了个电话……  电话久久没人接,苏小萌便又给殷时修带去英国的秘书打了电话。  结果秘书的电话也没人接……  苏小萌有点焦躁,坐沙发上,继续给殷时修拨电话。  这次电话通了,但接电话的人却不是殷时修,而是——  “喂?”  似曾相识的声音……  “唔,这不是殷时修的手机么?我找他……”  “哦,是……苏小萌吧?”  “……恩。”  “不记得我了?”  那边的声音依旧妖娆,妖娆的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而殷时修的手机此刻在这样一个女人手里,更是让苏小萌心在以秒速五厘米下跌。  “你是……”  “罗菲亚。”  “……”  苏小萌眉头拧了一下,“时修呢?”  “睡着呢。”  “……”  苏小萌面色僵住,而后下意识道,  “把他叫醒。”  “他太累了,刚睡着没多久,你舍得让他起来?”  “我让你把他叫醒。”  苏小萌知道这罗菲亚不是什么好人,她自然不可能因为罗菲亚说的这两句话就去怀疑殷时修。  可……她又是一个女人啊。  要说她能在听到罗菲亚的“挑唆”后,依旧心如止水般平静,不可能。  毕竟……殷时修的手机在罗菲亚手里。  “行,我去叫他……”  苏小萌把耳朵竖的高高的,那边一丝一毫的动静,她都想听仔细,然后……  当她听到罗菲亚哑着嗓子轻轻吹着气,喃喃道,“你老婆电话……接不接?”  “啊呀,你别急啊……”  再然后是手机啪嗒落在地上的声音。  苏小萌有点懵了……  这是啥情况?  这边还没来得及理清思路,那边黄新觉的电话过来了,  “师妹,你准备好了没,我已经到你家楼下了。”  “……哦,哦。”  苏小萌从方才的怔楞中回神,拿起包先出了门。  她不知道罗菲亚在搞什么鬼,但她知道,殷时修做不出这种事。  只是……手机为什么在罗菲亚那?  黄新觉看到苏小萌从单元楼里出来,便下了车朝她招手。  苏小萌小跑过来,“师哥。”  黄新觉给她拉开车门,“真是女大十八变,我差点儿都认不出来你了。”  苏小萌笑了笑,心想能不变么?俩娃都生好了……  “这次来的人都是你认识的,光是当时那个一对一结对子活动,就来了三对呢!”  “哇!张玲学姐来了没?”  “来了,还有她那师妹。”  “啊,我最喜欢张玲学姐了,其实我当时最想找她的呢!”  “咦,你这话,我怎么听着不对味啊?”  “哈哈!”苏小萌笑了笑。  “诶,当时没想到啊,明明拖后腿拖的最厉害的人是你,结果你竟然上了A大。”  “佩服我么?”  苏小萌扬眉,特别得意。  黄新觉瞥了她一眼,“真不谦虚。”  “跟你学的啊。”  “还是一样的伶牙俐齿。”  苏小萌笑笑,这边和黄新觉唠嗑,那边心里却还在惦记着殷时修。  车子停在一个酒吧的地下停车场里。  苏小萌跟着黄新觉下车,没想到刚下车,便见停在对面的车子里走下来了一个人。  “任学长,你来了啊!老K是厉害,把你这样的大人物都请了过来。”  “任懿轩……”  苏小萌抬手冲他打了个招呼。  一旁的黄新觉不由皱了皱眉,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你们两个人在搞什么鬼?任学长既然要过来,怎么不和小萌一起来?还要我过去接小萌?”  今天聚会的都是高中校友,大家只知道以前小萌和任懿轩关系很好,知道他们是一个镇上考进市重点的。  虽然几年过去了,但黄新觉是知道苏小萌又和任懿轩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结果……这是啥情况?  “我从外地赶过来,来不及去接她。”  任懿轩淡淡解释了下,而后走到苏小萌身边,“走吧。”  苏小萌眨了眨眼,而后愣愣的跟着任懿轩一起上楼。  黄新觉说道,“这才对嘛!话说……你们两个……”  电梯里,黄新觉一脸暧mei的看着他们两个人,笑的贼兮兮的,“肯定有发展吧?”  “师哥,我已经结——”  “黄学弟,你有点八卦了哦!”  任懿轩出声强制打断了小萌的话。  黄新觉也没在意小萌说了什么,圆圆的胖脸,眼睛笑眯成一条线,  “看来学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任懿轩笑笑。  一出电梯,酒吧喧闹的电子乐以及尖叫欢呼声便窜入人耳。  黄新觉走在前面引路,任懿轩走到苏小萌身边,冷淡的说了句,  “未婚先孕,奉子成婚,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没必要到处宣扬。”  “……”  苏小萌的身体怔了一下,有一瞬的僵硬。  走在她前面的高大身影,陌生的让她心里……很凉。  未婚先孕,奉子成婚……  她浅浅吸了口气,确实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光彩事,可她也没打算说这些。  她只是想说,她已经结婚了……  不过,恐怕她的婚姻,在他眼里也是不光彩的吧。  至今,她还清晰的记得,生日那晚,他的那句“可我不幸福”。  语气比云更淡,比风更轻,落在她心头,却比千金沉。  那时候,到底谁对谁错……那时候,到底是谁先对不起谁……  已经没了定断。  酒吧嬉闹,五颜六色的灯光来回扫着。  台上有一个萨克斯手在吹奏着美国乡村民谣,一个长相俊朗的驻唱歌手,哼着英文歌词……  前一刻还狂野奔放的舞场随着音乐又瞬间温柔曼妙了起来。  苏小萌跟在他们后面,可视线却没能离开舞池子,结果便一头撞进不知何时转过身沉着眼盯着她看的任懿轩怀里。  “有多久没有跳舞了?”  任懿轩问道,但声音不够大,被这熙攘的音乐声遮盖。  苏小萌没听清他说的话,大概也不是很在意,只是揉了揉自己的头,说了声抱歉,而后快步跟上前面的黄新觉。  任懿轩吐了一口气,跟上。  黄新觉带着他们进了个包厢,包厢里坐着十几个校友。  小萌倒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颔了颔首,逐个打了招呼。  任懿轩的待遇就不同了,在座的基本上都是他的学妹学弟们……见着任懿轩,一个个主动站起来打招呼。  “果然最后学长和小萌在一块儿了呀!”  不知是谁先开的这个口,紧接着,记忆随着他们说的话铺天盖地袭来。  苏小萌抿紧了唇,处境尴尬。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