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196是伪装,是虚假,是隐瞒(8000+求月票)

196是伪装,是虚假,是隐瞒(8000+求月票)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6373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5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苏小萌喊完,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激烈了,她咽了下口水,  “我……我有点饿了。”  殷时修愣了一下,而后低头亲了下她的额头,“好,先吃饭。我去洗个澡换个衣服。”  “恩。”  苏小萌低头,应了声,从厨台上下来便转身继续切菜,那长睫在她眼睛下映射的阴影很浓重。  殷时修扫了眼,转身走出了厨房,进了卧室,等他洗完澡换了衣服出来,饭菜已经做好了,在桌子上用罩子罩着。  小萌蹲在那收拾着殷时修的行李。  “不是饿了么?吃了饭再收拾。”  殷时修对她道。  “没事,你先吃,一会会儿。”  苏小萌利落的把他换下来的衣服收进浴室,收完衣服和一些资料文件,箱子最底下还有一个礼盒。  殷时修走到她身边,蹲下来把礼盒塞她手里,  “拆开看看。”  “是什么啊?”  小萌一边问着一边拆着,包装下面是一个精致的礼盒,里面躺着一颗不规则形状的红色晶体。  殷时修把红色晶体拿出来,而后戴到她脖子上,  “这是朱砂晶体,戴着对身体好。”  “……”  苏小萌摸着脖子上这枚并不规则的晶体,却出奇的细润。  “上哪儿来的?”  “从别人那儿抢的。”  “……”  苏小萌眨巴着眼睛看他,不是很明白。  “朱砂晶体在国际的晶石类目上都很有名,一个项目合作人是苗族的,在机场的时候,谈起了他身上戴着的这块晶石,说是对调养身体很好。”  “……”  殷时修把她拉起来,搂着腰走到饭桌前坐下,  “你这一病就是大半个月,需要好好调理一下。以后就戴在身上,晚上睡觉放枕头下面还有安神的功效。”  “……这么神奇啊?”  “恩,从科学的角度讲,朱砂晶体中含有的成分的确对人身体有好处。”  苏小萌没有问他是怎么从别人手里抢过来的,不用想也知道,为她,又欠了别人一个人情。  殷时修盛了饭,拿了筷子放她面前,  “中饭什么时候吃的?”  “啊?哦……十点多。”  苏小萌随口说道,中饭……其实上一顿饭是什么时候吃的,她已经不记得了。  胃里很空,但是没有食欲。  昨晚她连夜去了医院,做了个尿检和血检,回来后,吃了点稀粥,刚吃完没多久就全吐了。  今天一大早去拿了报告,血液和尿液中含有的成分,接近于“摇头wan”,一种主要起兴奋,致幻作用的毒pin。  哀莫大于心死。  她没想过自己会打心底里诅咒什么人,但她诅咒任懿轩。  诅咒他下十八层地狱,诅咒他这一生都得不到幸福。  温热的大手覆上她的额头……  苏小萌讶然。  “怎么这么没精神?”  殷时修问,掌心传来的温度也确实稍高,他起身去拿了电子体温计回来,给苏小萌测了一下。  “三十七点六,还有点烧。”  殷时修有些懊恼,他转身便打了个电话回家,让家庭医生晚上过来一趟。  “没事的……”  苏小萌淡淡说了声。  殷时修挂了电话,坐回来,“你没事,我有事,来看一下,我好放心。”  “……”  苏小萌点头,万千话语哽咽在心口。  家庭医生过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给苏小萌带了点药,还有一保温壶的参汤。  “老夫人接到电话后就亲自去厨房给你熬得人参,加了点姜和其他的中药。”  苏小萌捧着碗坐在一边喝……  “好苦哦……”  她喃喃了一声,比参汤更苦的,是她的内心。  “四少奶奶,良药苦口,这个季节,病毒性感冒是很要人命的。”  “恩。”  苏小萌应了声,几口就把一大碗参汤喝完,苦的眼泪汪汪的。  殷时修无语,  “这么苦?”  “呶,你喝一口?”  苏小萌把碗递到他面前,一副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表情。  殷时修笑了笑,又详细询问了一下苏小萌的病状,这才送家庭医生出去。  回来后,殷时修坐到苏小萌身边,双手搭着她的肩膀,  “这可怎么办?”  “啊?什么?”  “生病的时候,欺负你是不是不太好?”  “……”  苏小萌看着他,很艰难的说道,“你想要的话……我,我……”  “诶,算了,见你这样我都没兴致了。”  说着起身把家庭医生留下来的药按量的拿给苏小萌,又递过去一杯水,  “吃了药,我们早点上。床”  “恩。”  吃了药,殷时修躺到床上靠着,伸出手臂,让她靠过来。  “我先去洗个澡。”  苏小萌说着,放下杯子,拿了换洗的衣服就进了浴室。  水声很响,殷时修看着那扇关上的浴室门,隐隐觉得苏小萌有些不对劲。  苏小萌抹着沐浴露,洗了一遍又一遍,等到洗完,身上又是一片血红。  穿上睡衣睡裤,吹干了头发,这才出了浴室。  殷时修靠在床头,手里的书半开着落在床侧,她缓步走近,借着床头的灯光看着他英俊却疲惫的侧脸。  不只看了多久,直到一滴眼泪掉了下来,她才慌忙回神。  拿掉他手上的书放在床头柜上,关了床头柜的灯,她才shang床躺在床的一侧。  刚躺下,殷时修便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微微低头,鼻子蹭在她的鼻尖。  苏小萌全身都不自觉紧绷起来……  “睡觉,不做。”  殷时修淡淡说了句,拍了下她的背,让她放松些。  苏小萌低头,攥紧了拳,却久久没能入睡。  直到她听见殷时修有规律的呼吸,她才慢慢从他怀里钻出来,转了个身,背对着他……  早晨,殷时修醒来的时候,习惯性的想抱抱妻子,可床边已经没了人影。  他愣了一下,起床进了客厅,见苏小萌已经做好了早饭,这会儿在背英文单词。  她闻声抬头,朝他招手,  “快点过来吃早餐。”  殷时修大步迈了过来,手一伸便覆上苏小萌的额头,感觉了一下,这才放心松手。  坐在她对面,殷时修不禁叮嘱道,  “今天药还要继续吃,别落了。”  “恩。”  “今天学校有课?”  “十点有一节。上完课回来,我把家里消毒一遍,等你回来,我们去接双双和煌煌。”  “行。”  殷时修应了声,而后吃着早餐,“这荷包蛋煎的越来越不错了。”  “以后我都会早起给你做早餐。”  苏小萌说道。  殷时修扬了下眉,看了苏小萌一眼,轻笑着问道,  “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  “……”  苏小萌夹起来的花生米掉在了桌子上,神情瞬间僵住。  “雅思的成绩出来了?没考好?”  殷时修打趣道。  苏小萌忙道,“没有,我就是觉得应该给你做早餐……我对你好,不行么?”  殷时修喝了口果汁,鲜榨的……  看向对面漫不经心吃着早餐的苏小萌,笑道,  “当然好,我就是怕你坚持不了几天。”  “我会坚持的……”  苏小萌低声说着,殷时修看了会儿报纸,而后瞄了眼时间,这才拿了车钥匙出门。  他站门口看了眼那边在收拾餐桌的苏小萌,朝她招了招手  “过来。”  苏小萌走过去,殷时修微微侧首看着她……  “怎,怎么了?”  “如果感觉不舒服,就不要去学校,多休息两天。”  “没事,我都好了。”  苏小萌笑了笑,殷时修搂过她的腰,“是不是该亲一下?”  “……”  苏小萌踮起脚,在他唇上碰了一下,而后把他推出去,“好了好了,快走吧,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送走殷时修后,苏小萌回过神,继续去整理餐桌。  ……  下午,殷时修带苏小萌去殷宅去接两个孩子,晚上留在殷家吃了晚饭。  殷妈妈让阿素又装了几根人参让他们带回去。  晚上苏小萌在洗澡的时候,殷时修接到母亲的电话,开口便问,  “小萌在旁边么?”  “在洗澡。”  周梦琴这才开口道,“她今天看起来状态很差,你要多关心一下。”  “恩,好。”  “工作什么的能放就放几天,你这次出差一去就是大半个月,她生病也就佣人在旁边照顾,难免心里会有点不舒服。”  “我知道,我会照顾好她的。”  “下周我过寿,你和小萌高兴来就来,不高兴来的话,带她出去走走。”  “妈,小萌没事儿,她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可能是最近生病太久了,精神很差。”  “那行吧,你多留点心,恩?”  “好。”殷时修轻笑了一下。  “笑什么?”  “我以前就说过,你一定会很喜欢她的。”  “……”  “看现在,你对她比对我还好。”  周梦琴沉默了一下,而后道,  “老四,她是个惹人喜欢的女孩儿,我对她好一方面是因为她确实是个肯努力上进的好女孩儿,另一方面……你也该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快的接纳她。”  “……”  “你不屑殷家家主的位置,可有人却惦记的很。”  殷时修看向窗外的眸子,沉了沉,而后道,“父亲身体还健朗着呢。”  “再健朗,年纪也摆在这了。我不是说你大哥不好,但都是我养大的孩子,什么秉性我了解的很。”  “……”  “如果最后家主的位置传给你大哥……你和小萌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这一点,殷时修也是心知肚明。  不仅什么都得不到,有可能还会更糟。  殷时青将来打算怎么对他,他倒是并不怕,可现在一有小萌,二有双双煌煌。  煌煌当时刚出生没多久,殷时青就敢暗地里下黑手,可见他心里有多着急。  “……好了,妈,我都知道了,我会早作打算。”  结束了和母亲的电话,殷时修走到双双和煌煌的婴儿床边,很久没见着孩子们,心里都想死了。  手指刚伸出去,双双就一把抱住,而后自个儿坐了起来,再来就要站了。  殷时修撑着双双的腋下,让她站在自己腿上。  煌太子眨巴着眼睛,也要爸爸抱,嘴里念叨着,“papa,papa……”  殷时修一手捞一个,煌太子干什么都比双双快一步,也不扶着殷时修的手,就站在了床上,只是小身体摇摇晃晃,而后终于平衡不了,“啪”扑倒在床上。  惹得殷时修笑个不停。  “煌煌,站起来。”  “勾勾!”  双双现在也会叫人了,叫的是“勾勾”!而且是无论是谁,都叫“勾勾”。  功劳在单明朗身上。  就为这声“勾勾”,单明朗是天天教,夜夜教,等她喊了一声“勾勾”后,他兴奋的抱着双双到处蹿,结果双双也就跟着他到处喊“勾勾”。  煌太子胖乎乎的小手撑着床面,而后一边喊着一边用力爬,小短腿屈起,小脚掌着地,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而后不过两秒,又往后倒去。  双双在一旁笑的那叫个欢,压根没意识到“勾勾”起码能站了,她还只能爬。  苏小萌从浴室出来,殷时修都已经把双双和煌煌给哄睡着了。  “怎么洗这么久?”  “泡了一会儿澡。”  苏小萌随口说道。  殷时修也没多做怀疑,而后便进了浴室去洗澡。  苏小萌靠在床头,身上隐隐的有点疼,拿过一旁的单词本开始背单词,下个月有六级英语考试。  过六级没问题,但想要有一个比较高的分数,她还要多准备一段时间。  殷时修从浴室里出来,只围了条浴巾,见苏小萌在那一本正经的背单词,他走了过去,随手将她的单词本抽掉。  随即双腿跨在她大腿两侧,握着她的手腕,低头就去亲她。  他的动作太过迅速,又太过连贯,以至于苏小萌下意识的就别过了脑袋。  殷时修眉头动了一下,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苏小萌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大,看向他,“我,我被你吓到了……”  殷时修挑了挑眉,轻笑,“看来我是出差太久了,让你都不习惯了……”  “……”  他压低身体,贴在她耳边,热气从他唇间溢出,喷洒在她耳畔的肌肤上,  “没关系,我们慢慢习惯……”  他贴上她的唇,苏小萌闭紧了眼睛,身体再次紧绷起来……  她想去感受殷时修的吻,感受他对自己强烈的索取,那种爱她爱到骨子里的占有,可……  做不到。  “唔!”  苏小萌用力推开他,大口喘着气,对上殷时修晦暗的眸子,她的眼神几乎是立刻就躲闪开,  “双双和煌煌在……我……”  殷时修定定的看着她,而后道,“好,那我们换个地方,我们去客厅……”  “别……”  “……”  殷时修的眸子又冷了一分。  “我,我还想再背一会儿单词……明,明天有一门专业课要考察,我去复习。”  苏小萌说完便翻身下了床,仓皇而逃的出了房间,而后钻进了书房,锁上了门后……  她靠在门上,眼泪扑簌落下,慢慢滑倒,她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头埋在里面,将所有的哭声掩盖住。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一闭眼,就是不堪的自己,一闭眼,就是连自己都感到恶心的自己。  他是个有洁癖的人,他那么爱干净……  如果他知道了,会不会也觉得恶心到想吐?  呜呜……  苏小萌咬着自己的唇,谁来帮帮她?  她觉得自己的精神快崩溃了,她还能瞒多久?她要洗多少遍才能把自己洗干净?她还能洗干净么……  她该怎么办……  ……  殷时修坐在床边,深吸口气,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她……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这么抗拒他的碰触?  男人在这方面其实是很敏感的,况且他向来在乎苏小萌的感受,他知道她的各种反应代表着什么。  她是真的在抗拒他……她不想被自己碰。  殷时修靠在床上想了许久,时针走过十二点,而苏小萌没有回来睡的迹象。  想来想去,他只想到了一种可能……  眸子眯起,他下床,出了房间走到书房门口,伸手推却没能把门推开。  他以为苏小萌在里面睡着了,正准备回屋拿书房钥匙,房门又从里面打开了。  书房里的灯大开着。  苏小萌没事儿人一样的看着他,“怎么还没睡?”  殷时修沉着眼,定定的看着她,看了几秒后,大步走了进去,关上书房门。  他一把扯过苏小萌的手腕,让她贴近自己,  “为什么?”  “什,什么?”  苏小萌睁着大眼看着他,她以为自己这副茫然无辜的样子装的很好,其实表情僵硬,眼神躲闪,一看就知道在装傻。  殷时修看的牙痒痒,他深吸口气,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  “苏小萌,你是不是觉得我和罗菲亚之间有什么?你是不是觉得那天我在骗你?!”  苏小萌愣住了,她错愕的看着殷时修……  他,怎么会这么以为?  “我说对了。”  殷时修见她不说话,只静静看着自己,心都凉了。  “你觉得我脏……所以不愿意让我碰你。”  殷时修的话像刀子割着她的心肉,让她难受的发不出声音。  叔……不是你脏,是我脏……  呜呜呜……  “苏小萌,你可真是好样的!好,我不碰你!你给我回房间去睡!”  她想解释,可她要怎么解释?  “我,我看书——”  “看什么看!你感冒刚好还想再病一场是么?!”  “……”  “回房间去!”  说着殷时修把她丢了出去,书房门关上,他自己待在了里面。  苏小萌站在书房门口,站在那,无声的哭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往下掉……  即便是这样,他还怕她生病……  她捂着嘴回了房间,坐在床边,捂着自己的脸……一夜未睡。  直到第二天早晨,殷时修进来时,她才装模作样的躺在那背对着他。  殷时修心里的火不是一般的大,尽管让自己冷静了一晚上,但看到她,还是会来气。  除了回来之前那一晚,罗菲亚挑拨的几句话,他找不到其他能让苏小萌对他这么抗拒的原因。  可他明明解释了,她明明接受了他的解释。  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连苏小萌也变得善于伪装?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也有那么多的心思,有那么多的算盘……  相信就说相信,不信就说不信,她不是向来如此么?  还是说,女人都一个样儿,慢慢的,心思会变得比海深,再漂亮单纯的面孔,也会戴上虚伪,伪装的面具,苏小萌也不例外。  她还是起床给他做了早餐,只是早餐没吃,他就出门了。  空落落的客厅,苏小萌觉得真冷。  不是没想过坦白,不是没想过老老实实的告诉他,可说了呢?  他的反应,她能承受么?后果,她能承担么?  她怕,怕的每每想到,浑身都在发抖,怕的每每提及,她的脖子就像被人勒住似的。  没事的,她会没事的……  如念咒一般,她不断催眠着自己,不是说时间会淡化一切,时间会改变一切么?  慢慢的,时间长了就好了,她会走出来,她会忘记的……  她只求殷时修能给她一点时间。  可,时间却并没有改变这一切。  殷时修的靠近依旧让她忌惮,让她抗拒……而她的反应同样对殷时修产生着负面而消极的作用。  他越生气,苏小萌就越小心害怕,从而愈发沉默。  这样的沉默,这样的反常,让殷时修不得不多留了个心。  分床后的第四天,殷时修开始重新思考,从愤怒中走出来后,他才恍然的发现……苏小萌的变化有多大。  她瘦了。  就这么短短的几天,瘦的很吓人,这种消瘦让殷时修心脏都跟着抽痛了。  脸色很差,黑眼圈很重,走起路来有点飘,冲他尴尬的笑时,很丑。  他不动声色,另外一个让他十分在意的是……她洗澡的时间很长,而且是越来越长。  有的时候待在里面要待上近两个小时。  她表面上装的若无其事,即便面对他的冷言冷语,以及分床睡的现状,也没有任何不满和不好的情绪。  苏小萌……就像个牵线木偶一样。  那么假,那么假。  晚上,殷时修开了个远程会议,结束后是十点半。  照例回屋去看看两个孩子。  双双和煌煌还没睡,但也没闹,见殷时修进来,这才哼哼唧唧的发出声音。  而苏小萌靠在床上,却是睡熟了……  殷时修坐到床边,看着躺在那儿,睡得根本不安稳的苏小萌。  从相处以来,他们之间很少有这样的时候,不知名的冷战。  她年纪小,但善解人意,又暖心,而他向来疼宠她,不舍得她受委屈。  因此,即便相处中有摩擦,通常狠狠做个一次,也就解决了。  “丫头……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恩?”  他颇无奈的轻声问道,伸手抚上她的脸,食指顺着她的脸颊到她尖细的下巴……  视线也跟着这下巴往下,不经意的……他看到那睡衣下面的红痕,像是被人抓伤了似得。  眉头轻蹙,他解开她的上衣——  斑驳的血痕,新的旧的,连一块白嫩的皮肤也没有,像是被人抹掉一层皮似得可怕。  殷时修的心脏蓦然抽紧!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