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01遇事,为什么总瞒着我(一万字,求月票啊)

201遇事,为什么总瞒着我(一万字,求月票啊)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8135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7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现在跪在我面前,给我磕十个响头。每一声,我都要听得到!”  “……”  苏小萌静静看着她,耳边风在吹,轻摇四周的枝头,水在流,淌过岸边的细石。  容乔见她没有动作,加大了分贝,  “怎么?不愿意?”  “我为什么要跪?”  眼前是容乔的脸,可又不只是容乔的脸,这一瞬,她的思绪飘得很远很远……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那么多好人,没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情。  原来她一直生活在一个象牙塔里,父母和朋友为她筑造的象牙塔里,而现在,这个象牙塔慢慢被人拆卸掉。  原来……没了象牙塔的自己,是这么无力,谁都能欺负。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谁也不能永远依靠别人,总有些事情,只能自己去面对。  苏小萌心里明白,这件事瞒不了殷时修太久,和他度过的每一天,于她而言都是最后一天。  她不贪心,她只是希望这最后的期限能够往后延一点,再往后延一点……  让她这个从来就配不上他的女人,能够多看他几眼,能够多陪伴在他的孩子身边几日。  她所求的,仅仅如此。  可容乔却还要逼她……  “因为我想把你踩在脚底下!我要让你每次见到我,都抬不起头,每次见到我,都会记起你是个多yin荡的践人!”  “让你把我踩在脚底下?你有什么本事?一个只会自欺欺人的可怜虫!”  “你说谁可怜虫?!”  容乔上前抬起手便又想打苏小萌,苏小萌伸手就猛推了她一下,  “我说你。不仅是一条可怜虫,还是一条让人作呕的鼻涕虫!”  “苏小萌,你再说一遍!”  “容乔,你很骄傲是不是?你的男人和我睡了一晚,你很得意是不是?因为借此握住了我一个把柄……我和你到底有什么仇?恩?”  苏小萌又往前走了一步,一双大眼冷漠的看着容乔,  “还是说,你只是想要挑事?只是纯粹来拿我找乐子?”  “你勾引我男人!我要你在我面前下跪道歉,这过分?!”  苏小萌当即一巴掌扇到容乔脸上,力气不大,却打的容乔有点发蒙,  “该跪下道歉的人不是我,而是你正在维护的任懿轩!”  容乔还想抬手打苏小萌,只见苏小萌下巴抬起,狠声道,  “你这巴掌若敢落下,我保证你还有你们容家都会死的很难看!”  容乔眉头动了一下,而后突地笑出声,  “是,是会死的很难看,时修哥那么爱你,他一定会替你讨这个公道的嘛!但这个前提恐怕是……他永远不知道你是个烂破鞋吧?”  “……”  “我记得时修哥有严重的洁癖,知道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外面和其他人睡过,不晓得会不会恶心的把连夜饭都给吐出来?!”  苏小萌红着眼,容乔的话字字句句戳着她的心肉,血仿佛在汩汩的往外冒。  容乔见苏小萌眼泪往外涌,知道自己说在了点子上,继续道,  “怎样?跪下了,给我磕十个响头,我就不再追究这事,时修哥永远不会知道你背着他和别人睡过。”  她话语里带着些诱哄,对上苏小萌眼里难忍的痛苦,她的心里升起一股块感。  苏小萌心里怎会没有动摇?  下跪只是一个动作,被她丢掉的不过是早已成了虚无的那一点点尊严。  可不跪,她会失去的……是她的挚爱,是她从未想过会如此深爱的人。  她不舍得……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脚尖前的草地,许是靠近河流的原因,湿漉漉的。  周围有些碎沙碎石,如果能多留殷时修和孩子们一些时日,磕破额头,流些血,她真的无所谓。  可为什么?  明明那一点点尊严和她深爱的丈夫和孩子间,轻重如此明显,她去弯不下膝盖。  早已碎成渣,捧在手心里的破碎尊严,她却更舍不得丢弃……  “苏小萌,要跪就快点,免得我待会儿就改变主——”  “你会游泳么?”  苏小萌突地开口问道,连头都没有抬。  容乔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苏小萌抬眼,对上她,又问了一遍,“你会游泳么?”  “会,怎么——啊!”  容乔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苏小萌猛的一推,直接推进了月河中。  “噗通”一声!  苏小萌就站在岸边,看着她挣扎了好几下,脑袋在水里沉沉浮浮,脑中竟闪过一个念头:  如果她沉下去,再也浮不起来,该多好?  不只是容乔,还有任懿轩,所有那些欺负她,伤害她,破坏她的幸福的人!能不能都去死?!  念头闪过的刹那,眼泪泉涌而出……  容乔喝了好几口河水,一边大喊着一边游到岸边,苏小萌也不走,她就站在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不是殷家,是白家,我妈妈姓白,我外公叫白丰茂,我小舅是刑警。我爸爸叫苏成济,我爷爷奶奶扛起锄头,能把你砍成稀巴烂。”  容乔眉头蹙着,听着苏小萌的胡话……牛头不对马嘴!  白丰茂是谁?刑警又怎样?扛起锄头把她砍成稀巴烂?  明明威胁性这么低,可容乔就是被吓住了。  “容乔,其实有一点你搞错了。我是很害怕没错,很怕事情败露,很怕他恶心我,很怕我的孩子们也瞧不起我,很怕我最爱的家人因我而受到诟病……可我不怕你威胁我。”  “任懿轩在我眼里就是个畜生,而你,如果硬要说……”  “大概就是那个什么都没穿,却自认为穿着世上最美的华服去街上油走的国王,没了那顶国王的王冠,就只是个小丑。不过你比那个国王更可笑,因为就连王冠都不是你的。”  “你讨厌我,因为你的男人为了得到我,不惜用这世上最恶心的手段,当然,这恰好证明他有多爱我。你讨厌我,因为你哥哥为你向时修开口联姻惨遭拒绝,最后娶了我,你讨厌我,是因为嫉妒,而嫉妒是因为什么,知道么?”  眼前的苏小萌,仿佛在几分钟之内变了个人似得,容乔像个落汤鸡似得,大半个身体还泡在水里。  “因为我比你优秀。”  “你这个乡下来的乡巴佬,你说你比我优秀?”  “容乔,就你这句话,你就直接与整个四川为敌了,以后讲话小心了,我们四川女人都是辣妹子,你要是想尝尝和辣椒一起被塞到大缸里腌制的滋味儿,就直说……别把我们逼急了,不然谁也不是好惹的。”  “呵,我倒是没发现你也是巧舌如簧,挺能说的呀!”  容乔哼道,并不把苏小萌这近似玩笑的话放在心里。  “你讨厌我因为我比你优秀,而我讨厌你,因为你招人讨厌,你这种人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信。”  苏小萌蹲下身,定定的看着她,  “那晚过后,我就知道我完蛋了,不过早晚而已。我怕失去他,也怕失去我的孩子,如果让我用命去换时光倒流,我愿意。起码落个干净。但你算个什么东西?”  “让我给你下跪?让你给你磕头?容乔,这大小姐的命不见得比别人硬。”  “刚才我问你,你会不会游泳,你说会,我把你推了下去,可如果当时你说了不会……”  苏小萌起身,话语森然,  “我就不会推了么?”  容乔的后背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反正我已经被任懿轩和你折磨的不成样儿,将来也不会有好下场,我有什么可怕的,恩?容家大小姐。”  “……”  苏小萌瞥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口袋里的手机已经响了好几次……  苏小萌仰着头,眼泪根本倒不回去,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掉在手机屏幕上,氤氲着正在编辑的短信。  让殷时修多等一会儿,她去了一趟洗手间,化了妆,遮掉了泛红发肿的眼睛。  ……  小萌走后,容乔还怔怔的回不过神。  大约像容乔这样总是气焰高涨,不把旁人放在眼里的千金大小姐,也不过是欺软怕硬罢了。  偏偏,苏小萌怎么看又都只是个一只软捏的柿子。  她有些狼狈的从河里爬上来,衣服湿透,成了一只落汤鸡。  就在这时,一双穿着白色运动鞋的脚停在她面前。  容乔忍不住咒骂,  “刚才叫那么声嘶力竭都没人来,现在肇事者都跑了才来!”  说话间,她站了起来,抬起眼刚对上来人,便吓得心口一缩。  白瞬远沉静而凶煞的目光着实把容乔吓了个实在。  “你,你谁啊?”  白瞬远没说话,只是淡漠的扫了眼月河的周围,大致没其他人,而后一把扯过容乔的手腕,几乎是要拧断她手的力道!  “啊——唔!”  话音被堵结实了,容乔整个人被白瞬远拖进了树林。  他胸口急遽起伏着,怒气与急躁,恐慌与不安积聚在那儿。  容乔惊恐的瞪大眼,吓得胡乱挣扎着,可禁锢自己的男人力气那么大!  她的鞋子早就掉在了水里,此刻光着脚在地上磨着,碎石在她脚上肆虐!  走到树林深处,平时压根不会有人来的地方。  白瞬远将她往地上一扔!  “啊!痛!”  容乔惊叫一声,还没坐起,白瞬远已经单膝跪在她身侧,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视线如鬼魅罗刹般瞪着她,  “我问,你答,点头或摇头,如果有半句假话,我就把你摁死在河里!”  容乔恐惧的眼里,不断涌出泪水。  她不认识白瞬远,更不知道白瞬远是什么来历,此刻在她眼里,就是一个暴tu。  她连忙点头,只求白瞬远不要伤害自己。  “任懿轩和苏小萌发生关系了?”  容乔愣了一下,而后攥紧拳,她忙点头。  “什么时候?是不是四月十七号?”  容乔忙算了一下,而后继续点头。  “咯噔”……  白瞬远身上的力气慢慢被抽走……手,慢慢松开。  容乔忙惊恐的爬到一边,呛得连连咳嗽。  她想趁着白瞬远发呆的机会赶紧溜,谁知白瞬远一双狼眼在她有所动作的瞬间盯住了她,他站起来。  容乔手撑着草地,她咽了下口水,看着这个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  “你,你是谁?你要干嘛?你……”  “你刚才在用这事威胁苏小萌?”  容乔抿着唇,下意识的摇头,但她的头才刚摆一个弧度,脖子就再次被人掐住!  白瞬远没有再问容乔任何问题,她和苏小萌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  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是他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带走,他看到她挣扎了,他甚至怀疑她被人下药了……  可他没插手,就因为他心里那一点点把控不好的感情。  就因为他害怕,越和苏小萌接触,他会陷的越深!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不和她接触,根本不会对消减这段感情有任何帮助。  越是逃避,却越是刻意,越是刻意,便越深切。  对她所有的决绝都建立在他根本放不下她的基础上。  江珊珊手上的那段录音是被断掉的章。  没有人会去听他的解释,没有人会在意他爱上她的时候,知不知道他们是血亲。  他们只知道,爱上血亲,就是大逆不道。  他不怕,不怕自己被扣上大逆不道的帽子……  可他怕,苏小萌会觉得自己恶心。  可他怕,江珊珊那个践人,不拿自己开刀,而是拿苏小萌开刀。  一如眼前这个女人所做的事情。  是任懿轩强bao苏小萌,还是苏小萌勾yin任懿轩?  世人断章取义的本领太强,舆lun的可怕之处远超人想象。  他甘心被江珊珊当个提线木偶似的拎着,都不愿意去冒这个风险,把苏小萌送到风暴舆lun之下。  他怕这个比他还小一点儿的女孩儿,会承受不起。  可现在,眼前这个女人是个什么东西?!  白瞬远真的很喜欢苏小萌,他没这么喜欢过一个人,喜欢到即便她结了婚有了孩子,也还是在盼着将来有一天她可能会和那个比她大太多的男人因为生活习惯不合,因为年龄代沟而离婚。  婚姻束缚不了一个人的爱情。  可伦理能。  白瞬远不是什么思想封建的人,相反的,他不羁,不愿被世俗所束缚,想要什么就大胆去追。  但他有底线。  基于苏小萌已婚这个身份,他能做到什么地步,他知道。  他可以喜欢她,但不可以伤害她,可以挑拨,但不可以陷害,可以等待,但不可以强迫。  当然,盯上一个有夫之妇,原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可谁让他天性不羁?  但那个任懿轩对苏小萌做了什么……  他痛苦的成为别人的提线木偶,怕的不过是她被伤害的那一个可能,可那姓任的和这个女人却想直接毁了她!  到底是谁给他们这么大的胆子……  他看着容乔,脑中却出现苏小萌被任懿轩带走后发生的那些不堪画面。  他足以想象得出,那女孩儿有多可怜,有多痛苦……  “呃……呃……”  随着白瞬远的眼睛被血充满,他手下的力道愈发收不住,容乔细嫩的脖子几乎就要被掐断。  容乔几乎是用尽全力捶打着地面,双腿急蹬着!  白瞬远的理智被拉回了一点点,他松了一分力道,却依旧把她禁锢的死死的。  容乔一张脸已经因血液不通而狰的通红。  眼里连眼泪都挤不出。  “如果我在这里把你给强jian了,不知道任懿轩能不能接受……”  “不,不不不!不要!”  容乔惊恐的瞪大眼,急忙摇头。  白瞬远低头,另一只手掐住她的下巴,  “如果事情从你这张嘴里出去,我一定会让你被人活活cao死!”  “……”  “听到没有!”  容乔忙点头如捣蒜,吓得魂不附体。  “你是哪家的大小姐,我不在乎,你就是天王老子的女儿,我也能让你生不如死,不信,我们试试。”  “我信!我信……”  白瞬远这才松开她,他站起来,而后一脚踹在容乔肚子上,容乔整个人身体蜷缩成一团,痛的后背直冒冷汗。  他抬腿要走,倒是没想到容乔竟然还拉住了他的裤脚,  “你,你和苏小萌是什么关系?”  白瞬远冷眼看着她,蹲下来,又是一把扯住容乔的头发,  “我叫白瞬远,是苏小萌的表哥。有什么冲我来。”  “……”  白,瞬,远。  容乔瞪着白瞬远的背影,眼睛都能滴出血来。  手机早就落在河里,她没法通知家人来接她,就只能坐在这,等到身体上的疼痛缓和了才狼狈的离开。  ……  苏小萌坐上车,便问了句,  “你今天去哪儿了?”  殷时修道,“六环外有一个木匠,过去叫木匠,现在应该算是艺术家了,给妈凿了个书架,她书房里的几个书架子,书都装满了。”  他这么一说,苏小萌便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那,我该给妈妈送什么啊?”  周末是周梦琴的七十大寿,但苏小萌还没想好要送殷妈妈什么……  “夫妻还出双分礼?”  殷时修扬了下眉,不是特别高兴。  “不是,你别误会,主要……你这书架,全都是你一个人出力出钱……”  “你心意到就好,把双双和煌煌打扮的漂亮点儿,就够老太太欢喜了,讲不定老太太还会送你点什么。”  殷时修轻笑。  苏小萌眨了眨眼,“不会吧?”  “妈不在意这些,只要你好好的,哪怕到时候给她跳段舞,唱首歌,她都高兴。”  “唔……那我跳舞好不好?”  苏小萌冲他笑笑,殷时修把她的手握进手心紧了紧,  “好。”  一直到周末,苏小萌都是认认真真在家练舞。  殷时修说殷妈妈比较喜欢民族舞蹈,所以她挑了一段傣族的民族舞。  在家练习了几天,到了周六晚上,殷时修又捧回来一套衣服,竟是一套傣族服装。  “唔……不用吧?”  “既然都跳了,当然要穿好衣服,这样才算真的用心嘛。”  殷时修说着便让她去换衣服。  苏小萌有些为难,但还是捧着衣服进了卧室。  殷时修靠在沙发背上,面色很是难看。  方才出去拿这套衣服不假,但同时也是去见一个人——戒毒所的所长。  那一张血检单和一张尿检单表明苏小萌有嗑药的迹象。  这让殷时修震惊不已。  他找过苏小萌的学长,那个叫黄新觉的男人。  他以为苏小萌是校友聚会时候出的事,可黄新觉却说那天晚上苏小萌其实早退了。  她离开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奇怪的现象。  唯一让殷时修比较在意的恐怕就是送苏小萌的人是任懿轩这点。  因此,他特地还打了电话给任懿轩,询问他那天聚会结束后带苏小萌去了哪。  任懿轩告诉他,苏小萌不愿意乘他的车,所以出了酒吧后自己打出租车回的家。  他说的话,殷时修是信的。  因为就连殷时修也没能想到任懿轩会去侵犯苏小萌。  殷时修自身是个工于心计的人,所以很能洞悉人心。  他知道任懿轩心有不甘,也知道他心存恨意,但任懿轩受过良好的家教,并且……他很爱苏小萌。  看他在商场上的作为就知道了,他卯足了劲儿带着团队和殷氏抢案子。  约莫就是想借着商场这个战场发泄掉他的怒气。  任懿轩心里是有气,但他并不是个喜欢钻牛角尖的人,在商场人能混的如鱼得水的人不会去钻牛角尖。  殷时修介意任懿轩,是因为他和苏小萌有一段他插不了足的漫长的过去,而不是怕他有一天会把苏小萌抢走。  任懿轩是个聪明人,同时,也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  苏小萌和他结了婚,有了孩子这一点,就已经确定了他不可能再和她在一起。  这一点可以从当初小萌怀孕,他毫不犹豫的让她把孩子打掉这点推断出来。  况且,任家与苏家多少年的交情摆在这,那任家父母嘴上不说,但殷时修也感觉的出来,他们一心盼着小萌能成他们儿媳。  但即便小萌没有和任懿轩在一起。  任家也没有断掉两家的交情,可见任家父母也是重情谊的人。  所以任懿轩真的会去伤害苏小萌,那也恐怕基于言语上,若说实质的伤害,殷时修觉得不可能。  因此,殷时修最后就只剩下了一个猜测……  苏小萌染上了毒品。  他拿着血检单和尿检单去找了戒毒所的所长。  所长是个和殷时修年纪相仿的男人,两人在伦敦念书的时候便认识。  将苏小萌的近期状态描述给他听,  “精神状态极差,像是在压抑着些什么,黑眼圈很重,晚上很难入睡,即便睡了也常做噩梦,极速消瘦,还有些自虐倾向,身上都是自己抓的血痕。”  当时所长听完殷时修的描述,盯着手里的血检单,有些疑惑……  “成分应该是摇头wan没错,只是没人知道她什么时候吃的药,而这个检查又是吃完药多久后才检的,看不出剂量……所以不能定断是刚开始碰这玩意儿,还是碰了有一段时间了。”  “可我不能理解的是,染上毒品的人,为什么会自己去做这个检查。”  所长看向殷时修,问道。  这个问题也是殷时修所不能理解的。  “还有,我想问你妻子现在还会给孩子们喂母乳么?”  他这么一提,殷时修才意识到,这些天,她是真的没有给孩子再喂过母乳,于是摇头,  “不仅如此,她也不让我碰。”  “她应该是沾了毒pin。”  “……”  殷时修闭了闭眼。  “我推断你的妻子应该不可能主动去碰这东西,从她会去做检测这点,大概也是等她自己意识到不对之后,心存疑虑才去的。”  “……”  这点殷时修能明白。  小萌绝对不可能主动去沾染这东西。  “可是这几天我在家里仔仔细细的找过,她上下课也是我自己去接,没找到过那些东西,也想不出她哪有时间去吸du。”  “如果一个人存心要藏……就算你有心找,也不见得找得到。”  所长说着,紧锁的眉头一直没能舒展开……总觉得有一个点对不上,但又说不上是具体的哪个点。  “通过你所说的,我只能推断出她确实染上了毒pin,并且七八成是已经上瘾……”  “但她有意识,她是想拒绝这些东西的,不然不会消瘦,不会精神差,更不会有你说的自虐情况。”  “……”  “时修,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尽早送过来吧。送过来才能进行详细的诊断鉴定,也能尽早治疗。”  “……我就是不能明白,遇到事,她为什么总是瞒着我。”  “还能有什么原因?怕你瞧不起她,怕你们殷家人瞧不起她。”  “可瞒着就能解决了?!”  “时修,你冷静点。”  “这个白痴……这个白痴女人!”  他深吸一口气,而后道,“明天母亲那边的寿礼结束,我就带她来,大概晚上七八点的样子,辛苦你加个班了。”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应该的。”  殷时修走之前,男人叮嘱他,  “手段不要太强硬,你心里有气,但她现在应该比谁都脆弱无助,毒pin这东西,对人的影响真的很玄乎。”  ……  苏小萌穿着完整的一套傣族服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一件粉色的窄袖短衣和筒裙,腰间系着条细银丝带,将她比例良好却过于苗条的身姿凸显出来。  她看着殷时修,  “怎么样?会不会很奇怪?不然还是算了吧?”  她不断把领子往上拎,像是为了遮挡住那隐隐的抓痕。  殷时修站她面前,替她将领子整理好,只淡淡说了句,  “以后洗澡别洗那么用力,你这不像洗澡,倒像是蜕皮似得。”  苏小萌咽了下口水,而后应了声,“哦。”  “就这样穿,老太太会喜欢的,我保证。”  殷时修这样一说,苏小萌也就放心了,她想……  那个让她打心底里敬佩的殷妈妈能喜欢就好,这恐怕是她给她的第一份寿礼,也是最后一份了。  让苏小萌心里感到最内疚的,时修和孩子们固然,其次便是殷家爸爸妈妈。  自从殷妈妈承认她这个儿媳之后,便是把她当成女儿一样。  她给她足够深刻的教训,也给她足够温暖的疼爱。  可她能回报给她的……恐怕就只有耻辱。  不难想象,那个要强的老太太知道她和任懿轩的事情后,会是什么态度……  那个把家族名声,把家族荣誉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的老太太……会怎么对她。  ……  隔天一大早,苏小萌便给双双和煌煌换了两身漂亮的衣服。  一个穿着软牛仔的连衣裤,一个穿着连衣裙,戴着两个帽子,看起来洋气的不得了。  小萌抱着煌太子上了车,放在婴儿座椅上,殷时修抱着双双过来,手里还拎了个小箱子。  “这是什么?”  “里面装了双双和煌煌的换洗衣服。”  苏小萌不解……  “今晚双双和煌煌留在爸妈那儿,我带你去个地方。”  “啊?”  “怎么?怕我把你卖掉啊?”  殷时修轻笑。  苏小萌抿了抿唇,“哪有……就是你都没有跟我说过……很突然。”  “给你个惊喜嘛,你不是向来喜欢我给你的惊喜么?”  殷时修倾过身体,替她把安全带系好。  “好了,出发。”  殷时修发动车子,往殷宅开去。  一路上苏小萌还有点忐忑,一边忐忑一边也有点激动……  “好久都没有跳舞了……真怕出错。”  “跳的很好,今天家里人都要大饱眼福了。”  苏小萌轻笑,喃喃道,“我想让妈妈高兴……妈妈都已经七十岁了……希望她能长命百岁。”  “你多陪陪她,她会长命百岁的。”  殷时修说着,苏小萌没说话,只怕……她多陪陪殷妈妈,只会让她折寿。  车子开进殷宅时,刚过十点。  停在正宅门口,苏小萌抱着煌煌下了车,殷时修抱着双双。  两人进了屋子……  看到屋子里的人时,苏小萌身体骤冷。  殷时修扬眉,客厅里欢声笑语,很是闹腾。  自家人也就算了,没能让殷时修明白的是……这容家一大家子怎么来了?  老太太请了容家人来?  容靖眯着眼睛朝他们走过来,先是冲苏小萌打了个招呼,  “哟,苏妹妹,好久不见呀!”  “……”苏小萌身体僵硬。  容靖扯嘴轻笑,掠过她走到殷时修跟前……  “你怎么来了?”  殷时修问了句。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