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02呼之欲出的真相

202呼之欲出的真相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60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7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你怎么来了?”  殷时修问了句。  容靖微微扬眉,“时修哥,你这话问的真是奇怪,殷叔和周姨的哪一次大寿,我没来参加?”  话是没错,但……  “只是没想到容叔和容姨今天也来了。”  殷时修说着便带着苏小萌走过去,冲容司以及他身旁的贵妇钱岚打了个招呼并介绍道,  “小萌,这两位是容叔和容姨,容家和我们家百年交好。容叔容姨,这是我妻子苏小萌。”  容司今年也有六十岁了,但一头花白的头发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大上许多。  但同时也显得更具威望。  皮肤黝黑,和花白的头发形成鲜明对比,看起来像个小黑老头……  “容叔……容姨好。”  苏小萌喊了一声,视线对上两位老人时,心中生出怯意,尤其是两位老人旁边站着容乔。  她一双狠毒的眼神像毒蛇般紧盯着自己,仿佛随时都会伸长脖子将毒液嵌进她体肤。  “小萌,名字很简单嘛,但是能进殷家的大门,人应该不简单吧?”  容司说道。  大约是心虚,所以容司的话在苏小萌听来,就显得别有深意。  她没说话……  殷时修笑了笑,“她害羞,容叔就不要打趣她了。”  “是吗?”  容司笑道,浑厚的嗓音笑起来,空气都跟着震动。  殷时修没再和容家两个老人寒暄,而是转向坐在一边饮茶的父母。  “爸,妈。”  苏小萌跟着殷时修给殷妈妈祝了寿,这才坐下来。  二老从他们手里把孙子孙女接过来,好生亲热了一番。  “勾勾!”  双双眼尖的看到了进门的单明朗,欢腾的手直挥。  单明朗听到熟悉的喊声,从玄关处奔了过来,  “我双儿!”  “……”  “勾勾!咯咯咯咯!”  现在大家都可以确定了,这双双的“勾勾”还是有确定的对象的。  单明朗从外公怀里直接把双双抢走了,俩人黏糊的旁边人都看不下去了。  煌太子眨巴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双双和单明朗,好像终于反应过来,这单明朗一直在抢自己的妹妹!  “啊……啊!”  他粗胖的小手指指着单明朗,而后又看向殷时修,“PAPA!”  殷时修没懂他的意思,倒是跟着走进来的三姐殷时桦猜测着,  “不会是不让妹妹给明朗抱吧?”  “是么?”  殷时修不由为这个猜测感到好笑。  “毕竟是双胞胎,看来煌太子还是有点做哥哥的自觉嘛……奶奶说的对不对啊?煌煌……”  殷妈妈笑着蹭着煌太子的脸颊。  煌太子见爸爸没打算把妹妹抱回来,就回头看向奶奶,又指了指双双,“奈奈!”  “……”  这一声奶气的“奈奈”一出口,可把一众人都给吓了一跳!  最激动的当然是周梦琴。  殷时修和苏小萌也从没听煌太子喊过奈奈,这会儿也都惊讶了一下。  “快快,明朗,把双双还给你外公。”  单明朗一愣,赶忙把双双抱紧,  “煌煌才不是这个意思,你们不要乱说。”  “赶紧给我还回来!”  “我不!”  “奈奈!奈奈!”煌太子见单明朗抱着妹妹连退好几步,顿时急得在周梦琴身上蹦了起来!  “单明朗!”  殷绍辉一声呵斥,吓的单明朗不敢再后退了,不情愿的把双双抱了回来……  嘴里还嘀咕着,  “小混蛋……”  这声嘟囔给周梦琴听到,当即一个眼神瞪过去,  “你小时候可混蛋多了!”  “外婆……不带这样的啊……他这么小,懂什么呀?”  “我看你长这么大,也是不懂事!”  “……”  单明朗郁闷了……  再瞪向煌煌,发现煌煌不喊了,见双双从单明朗怀里转移到外公那儿,就淡定的不吱声了。  这可把单明朗给气着了,敢情这小子是真和自己对着干?  一大家子被这几个小孩儿逗的乐到不行。  殷时修轻轻笑着,注意到苏小萌虽然也跟着大家在笑,但神思却仿佛一直游离在外。  他伸手握住苏小萌的手,这小手手心全是汗,冰冰凉……  “怎么了?不舒服?”  他轻声问道,苏小萌像被吓到了似得,忙抬头,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慌没逃过殷时修的眼。  “啊?没有……”  殷时修有些担心的看着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没事儿。”  苏小萌忙道,拿下他的手紧紧握着,她冲他笑了笑,而后小声在他耳边道,  “我有点儿走神……在想着双双和煌煌长大后的样子。”  “……”  殷时修扬了下眉头,侧首勾起唇角,  “照照镜子,他们像你,长大了会更像。”  苏小萌微微摇头,大眼竟像是泛着水光似得,  “我希望他们像你,希望双双和煌煌都像你……”  不要有半点儿像她,这样,以后他看着孩子们……起码不会那么容易想到她。  殷时修搂过她的肩,低头碰了下她的额头,苏小萌靠在他怀里……  “渍渍,时修哥,你们这秀恩爱也分分场合,好不啦?”  容靖捧着杯茶,在旁边酸酸的说道。  默契的是,殷时修没有理睬他的话,苏小萌也没有。  她能贪得的温存已经少的可怜了。  中午吃了顿简餐,真正的寿宴放在了晚上,还有些重要的宾客会来。  午后,殷绍辉让佣人带容家二老去了客房,老人年纪到了,晚上少眠,过了午后,便需要小憩。  “时修,小萌,你们带着小靖小乔去园子里转转,小乔还是第一次来,你们年纪近,玩得到一起去。”  “好。”  殷时修应是这么应,但他和容靖是对头,两人见面从来没有好话的。  让他对容靖尽地主之谊,他没那个闲空。  他领着他们去了君苑,而后吩咐佣人整理了两间客房出来,  “闺女和儿子要午睡,恐怕没时间陪你们了,反正这里就这么大,你们要是想转就自己转,要是不想转……也休息休息。”  “时修哥,你刚才还答应殷叔要好好招待我们的呀!”  容靖立马就不依了,忙道。  殷时修上下扫了一眼他今天这一身……花里胡哨的穿着,眼里难掩鄙夷。  容靖眉头一皱,  “时修哥,你这是什么表情?又在怀疑我的审美?”  “可不是么?穿的和个青花瓷瓶似的,还想冒充水墨画啊?”  “……”  容靖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心里还挺受伤的……  “那,小萌妹妹带我和小乔逛逛呗?”  殷时修又扬了下眉,不知道这容靖在打什么算盘。  苏小萌听到自己被点名,惊了一下……  她抬头对上容靖蛇般的眼,再旁边便是容乔……  “睡觉去。”  殷时修比较担心苏小萌的精神状态,自然不会让她跟容靖容乔一块儿出去。  “时修哥,我们兄妹又不会把小萌妹妹给吃了,再说了,我也是很久没见着小萌妹妹了,特别怀念她喊我的那一声……大大大大叔!”  “……”  “阿靖,她最近身体不好,需要休息,别折腾了。”  殷时修叹了口气,老实道。  “身体不好?小萌妹妹,你身体不好啊?”  容靖忙殷切的关心道。  苏小萌看着容靖……  浅吸口气,该来的总是会来,旁人不知道,她还能不清楚么?  别说容乔不用这样狠毒的眼神盯着她,就是只要容乔出现,她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要远比自己想象中来的更绝……  挑殷妈妈的寿辰,不仅如此,还和容家的长辈以及容靖一起来。  “还好,我带你们逛逛,但我对这也不是特别熟,如果把你们带迷路了,不要怪我。”  苏小萌笑了笑。  殷时修看向她,没想到她会答应……  “你们等我一下,我先把孩子抱进去。”  苏小萌轻轻拍着怀里闹腾累了的双双,和殷时修一起进了主屋。  她把双双放在床上,小家伙闭着眼睛,安静的时候就像个小天使,睫毛又长又黑。  低头轻轻吻了下她的额头。  “你不用管容家那对兄妹。”  殷时修说着,把煌太子放到床上。  苏小萌看着殷时修……  “怎么了?”  “爸爸让我们好好招待人家,而且容家的长辈也来了,总是要尽到地主之谊吧?”  “我是怕你累。”  “没有什么事比照顾两个孩子更累……”  “既然你要去,那我也不拦你。稍微逛一会儿就回来,恩?”  “……恩。”  苏小萌应了声,而后起身,往门口走了两步,脚步顿住——  她折返回来,走回他跟前,双手绕过他的脖子,踮起脚,“叔……”  “恩?”  “……”  苏小萌嘴唇动了动,话就在嘴边,就这一瞬,她想坦白的……  她想把所有的难题丢给殷时修。  把所有的选择都丢给他……  所有的痛苦,所有的煎熬,所有的屈辱,都由他去承担。  如果她和别人发生了关系,他还会不会要她?  她想问,最终却还是闭上了嘴。  说不出口……太难了。  “怎么了?”  “我也会爱你到死。”  “……”  苏小萌笑了笑,“我一会儿就回来。”  转身,掩饰住掉出眼眶的泪。  她出了屋子,关上门。  容靖斜倚在长廊尽头的一根红色柱子上,容乔今天看上去有些不一样……  并不是那种手握把柄的得意,而是多了一分谨慎,眼里的怨恨要比之前更深更重。  “君苑就长这样,我带你们去花园看看吧,那里有个凉亭子,累了还能休息……”  苏小萌看了他们一眼,便径自往前走。  容靖扯了下嘴角,跟在后头,悠悠来了句,  “小萌妹妹,还真的是……不简单啊。”  “……”  ……  苏小萌出了屋子,殷时修坐在床边怔怔的,有些回不过神。  一颗心晃晃荡荡,怎么都觉得不安。  “papa……”  煌太子坐在那,见殷时修坐着发呆也不理他,便拍了一下床,喊了一声。  殷时修的神思被煌太子拉了回来。  他忙笑米米的凑过去亲了亲煌煌,而后给他脱了衣服,让他躺好,自己躺在床边,哄着他睡觉。  煌太子眼睛眨着眨着就闭上了……  殷时修一下一下轻轻拍着小家伙的背,神思又慢慢的飘远。  然而,又被猛地拉回来,这次不是煌太子的喊声,而是手机传来的震动声。  摸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后便轻声下床,走到门口才接起电话……  “时修……我有事想和你说。”  “唔……今晚不能加班等我带她过去了?”  打电话过来的人便是戒毒所的所长,这个点打过来,殷时修便猜道。  “不是。”  那边声音有些凝重,说话停停顿顿的,殷时修正色,  “怎么了?有事,你就直说。”  电话那头的人深吸口气,  “那天你来找我,其实我一直觉得有些地方对不上……”  “……我知道,我也觉得事有蹊跷,但我不介意先带她过来做个详细检查。”  “……今天戒毒所里进来一个女孩子,情况比较复杂……属于被动吸毒一类。”  “……开门见山的说。”  殷时修原本心就不安,这会儿听着对方扭扭捏捏,支支吾吾的,更是心烦意乱。  “那女孩儿最先沾上的也是摇头丸,三个月前,她和朋友去酒吧,被人将摇头丸混在了饮料里服下,而后被……强jian。”  “……”  殷时修的脑袋“嗡”的一下就炸了。  “她接受不了,自杀过两回,都被父母发现拦下,但后期精神崩溃……竟由被动转主动吸毒。”  “父母发现她吸毒后,今天早上强制送了过来……”  “现在很多人会把摇头丸当成致幻剂给女性服用,进而实施……”  “时修?”  “我在听。”  “我只是猜测……发生这种事情的可能很小,但……但,如果你妻子碰上的是类似这样的事,起码,都解释的通了。”  “……”  “她并没有对毒pin上瘾——嘟!”  殷时修挂掉了电话。  手机落在地上……  不用继续听下去,他也心知肚明……  如果是有了毒瘾,他不会找不到一点痕迹……  他的小萌,不会因为有了毒瘾而对他百般隐瞒,她会说的……  她爱他,她想要和他永远在一起,既然如此,她怎么会不说呢?  她会说,并且积极的戒掉……  她不会不让自己碰,不会那么抗拒他的碰触……  太奇怪了,不是么?  如果真的是被人——  殷时修心口揪成了一团,耳边茫茫然是她噩梦中绝望的呓语,眼前是她身上渗血的抓痕……  他甚至能想像的出……她心里有多少挣扎和恐惧。  之前的一切几乎都对上了,可……  他拧紧了眉,冲血的眸子晃动着,他还在思索。  他直觉容靖和容乔会过来一定和苏小萌有关。  可……有什么关系呢?  那张血检单的日期是她去参加校友会的后两天,如果真有事情发生,那最有可能发生在校友会的当天晚上和第二天。  她的师兄说她离开的时候没有问题……  任懿轩说他没有送苏小萌回家……  而苏小萌当天晚上是一整晚都没有回家……  出租车……  谁撒了谎?谁说了假话?  容靖和容乔找苏小萌干嘛?  容靖和苏小萌根本不存在交集,而容乔呢?  容乔和苏小萌……  真相就在殷时修的嘴边,几乎是呼之欲出……  他带着内心如惊涛骇浪似的震动疾步走了出去。  ……  殷家的花园有园丁打理,但并不像那些开放公园里需要被人观赏似的精心。  花园的外围有一条小河,特别浅,却是护城河的一条小支流。  苏小萌和容家兄妹走到了河边的亭子里。  她看着这缓缓流淌的小河,从上而下,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河底五彩的石头。  “殷家这宅子,应该是无价的吧?这殷家人的家产,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  容靖站在苏小萌身边,随口道。  “大大大大叔,别绕弯子了。”  苏小萌看向他,一脸的平静坦然,一双大眼毫不避讳的直视。  容靖双眉挑了一下,轻笑,  “你怎知我是在绕弯子?而不是已经切入了正题?”  “……”  苏小萌抿着唇,看着面前这个从来就没得到过她半点好感的人。  那双蛇般的眼……容乔也有,他的父亲,那个有着一头花白头发的老人也有。  “这殷家少奶奶的名分,你还想要么?萌萌。”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