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06第一声妈妈

206第一声妈妈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04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7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按家规,为妻不守妇道者,受三杖,逐出户。”  殷时青低沉厚重的话音一落,便像一击重锤捶打在在场不少人的心里。  大概这受创的不少人中,并不包含苏小萌。  她的眼泪往下落,视线模糊到几乎看不清站在自己面前这老父亲的面孔。  这份悲伤和痛苦来源于老父亲的愤怒和失望,而不是自己即将承受的刑罚。  “老林,去书房把墙上挂着的手杖拿下来。”  “老爷……用那根手杖未免也太——”  “我让你去拿,你就去拿!”  殷绍辉一个眼神瞪过去,管家抿了抿唇,只得拖着沉重的步伐上楼。  “爸,这件事情——”  “她自己都承认了!你还替她开脱什么?!”  殷绍辉冲殷时修厉声呵斥!  “你还嫌自己的脸丢的不够干净?!”  “……”  殷时修几乎就被噎住了,可眼前这瘦的不成人形的人儿,她的肩膀不自觉的颤抖着……  抽泣声不断鞭挞着他的左胸口。  是,他想,大约这世上所有的男人都无法忍受自己的妻子出轨……  尤其是当这丑闻被放大到众所周知的地步,男人的脸面怕是荡然无存。  他早该想到的……  她早该告诉他的……  他们两个……到底算什么夫妻?  他猜不透她的心思,而她……根本不信任他。  这一刻,令殷时修心痛的恐怕不是苏小萌承认自己有罪,而是两人间的关系,如此浅薄。  “受三杖,被逐出户,你也没有意见……是么?”  他轻启薄唇,话语浸着凉意。  苏小萌低头,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这世上恐怕最没有意义的三个字,就是对不起。  它没法让时光倒流,它没法让覆水收回……  老林管家拿着那根男人手臂般粗壮的灰白色的象牙手杖走到殷绍辉跟前,  “司令……三思啊……”  “苏小萌,你受这三杖不为过,即便你外公在,我也是如此,你服气么?”  殷绍辉并没有理睬老林管家的话,而是径自问苏小萌。  苏小萌吸了吸鼻子,她抬手擦了一下眼泪,点头……  殷时修此刻真想把苏小萌这颗轻易折下的脑袋给拧下来。  “外公!不——唔!”  单明朗看不下去,开口便要喊道,但话没说完便被温润的单慕南给捂住了嘴。  明朗红着的眼对上父亲,眼泪更是往下流个不停,只恳求父亲能够帮小舅妈说些好话……  单慕南深吸口气,和殷时桦对看了一眼,在时桦点头后,单慕南才出声,  “爸,小萌固然有错,但这三杖打下去,怕是会出人命。”  “她做出这种事的时候,就该知道没命可以活!没打死是命大,打死也是她活该!”  殷绍辉冷声道,这话里的决心,听得一众人心脏都跟着颤。  “爸,事情没有严重到这地——”  “谁要是再多说一个字,我连他一起罚!”  “……”  “……”  “外婆……”  单明朗看向坐在位置上,至此还未有任何动作的周梦琴……  殷梦咬紧了唇,扯了下单明朗。  外公心狠,可外婆……只怕是比外公的心更狠。  只怕此时最生气的人不是外公,不是小叔,而是……外婆。  这样一颗重磅炸弹,容家说丢就丢了下来……他们今天过来就是不安好心。  “姐……我们不能看着小舅妈挨打啊……”  “……闭嘴。”  殷梦瞪了他一眼。  她心里清楚,如果苏小萌自己都承认了,那就没人救得了她。  殷家上上下下多少双眼睛盯着,今天她不受罚,以后殷家子孙,谁还会把家规放在眼里。  撇开殷家,还有容家……这容家人有备而来,为的就是讨一个公道。  外公身为殷家家主,无论从哪方面讲,这个公道,他得给容家。  这个威严,他得立给这殷家上上下下看。  单明朗从小到大算是闯祸无数了,但再严重,也就是上次欺负苏小萌时,受了外公手上那龙头杖几下。  老林管家从外公书房里拿出来的这根手杖,全象牙打造,从一代又一代家主手中传过。  鲜少有人受家法时,用上这根象牙手杖。  尤其是在殷老爷子接任家主以来,只拿出来过一次,杖责的是殷梦的亲生父亲。  “绍辉大哥,我看不必了吧……你这手杖拿出来也怪吓人的,以您儿媳妇这身板,只怕……”  “容司,既然容乔受了委屈,而我这儿媳又承认了,那这公道我会还给你们。”  一旁的容乔站在那,看着苏小萌……神情那么得意。  “还有人要替苏小萌讲话么?有要讲的,就过来,一起跪下!”  “……”  “老林,动手。”  可老林管家怎么下的了这个手?  “博文,你来!”  当殷绍辉让殷博文来的时候,大家都瞪大了眼睛。  这殷博文夫妇对苏小萌是怀恨已久,这时,让他来动这个手……  “老爷!四少爷……小少爷和小小姐……”  阿素听殷时修的话把孩子抱了过来,刚进正苑便见到这场面,顿时吓的不轻。  但阿素向来机灵,瞬间明白为什么四少爷要让她把睡梦中的两个孩子抱过来……  殷绍辉眉头拧了一下,  “谁让你把他们抱过来的?”  “不是,老爷……小少爷和小小姐醒了就在找四少爷和四少奶奶……我看哭的太可怜了,就和小娇把孩子抱过来了……”  说着,她忙抱着双双走到苏小萌边上,  “少奶奶,你快看看,双双小姐是不是……饿了?”  “……”  双双眨巴着眼睛,一双闪亮的大眼睛此刻笑嘻嘻的看着她……  她伸手去抓苏小萌的头发……  “阿素,把孩子抱下去!”  殷绍辉并没有看到双双的脸上有任何哭过的痕迹,相反的,她心情看起来还不错。  阿素有点急了……  “老爷,小小姐要妈妈……”  苏小萌伸手轻轻握住女儿的小胖手,对上女儿咯咯笑个不停的红润脸庞,她也笑了一下……  “双儿……双儿乖,和素素阿姨去睡觉觉……”  苏小萌看向阿素,  “谢谢……但带她下去吧,这会儿是他们午睡的点,稍微哄一下就能睡着的。”  “少奶奶,你们不哄他们,他们睡不着的……”  阿素还在那挣扎,只求老爷子能看在孩子的份上,放过少奶奶……  象牙杖,光看着,都让人心颤,若是借着一双带着积怨的手落在苏小萌单薄的背脊上……  还能有命么?  “阿素,让开!”  殷绍辉声音一沉,怒气一震。  阿素并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去公然违抗老爷子……  她看了眼殷时修,殷时修点了点头,示意她,已经够了……  阿素难过的站起来,可就在双双的小胖手从苏小萌怀里抽离开来时……  “妈妈……”  “……”  “妈妈……”  当双双奶气的喊出这声“妈妈”时……  苏小萌震惊狂喜……而后心脏便是抽搐般的疼,满心满肺的愧疚,满心满肺的不舍……  “老爷,小小姐会叫妈妈了!!”  “妈妈……”  “我让你把她带下去,你听到没有!从今以后,他们没有妈妈!”  “……”  也不知道是听懂了爷爷说的话,还是意识到了妈妈不断流出来的眼泪,双双明朗的表情一下子就苦了下来……  紧接着便嚎啕大哭起来!  一边哭一边喊着,  “妈妈……妈妈……!啊……啊啊……!”  孩子的哭泣,尖锐的像一根根针,直戳人心窝,凄厉的让人心疼。  双双的小胖手死命的伸向跪在地上的母亲……  阿素难受的也掉下了眼泪。  她红着眼看向一旁的殷绍辉……然而最终只换来殷绍辉的一句,  “带下去!”  “……”  双双哭的凄厉,那边似乎刚转醒的煌太子,向来淡定从容的煌太子……小脸瞬间就苦了下来。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孩子有孩子的理解方式。  当双双嘶喊着“麻麻”时……煌煌也不安起来,紧接着一双眼就开始四下里张望,而后小手伸向苏小萌……  “妈,妈妈……”  苏小萌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孩子的哭声狠狠撕扯着她的心。  殷时桦看不得这样的场面,转过身,默默擦着眼泪。  而此刻的殷时修,高大的身躯就站在苏小萌的身后,他定定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女人……  他们的孩子,会叫papa,会叫勾勾……也会叫妈妈了……  她听到了没有?  “呜呜……”  她忍不住自己的哭声,嘴唇都咬出血来,悲伤却没法藏住。  多痛,多不舍,多苦多涩,多歉疚多委屈……  “我承认……我承认那晚我和任懿轩发生了关系……可我没有不守妇道,我没有勾引他……呜呜……”  “是他强迫我,是他对我下药……”  “我对不起时修,是我没有保护好自己……但我没有背叛他,我怎么会背叛他……呜呜……”  “我还有两个孩子……我怎么会,怎么会……呜呜……你们相信我,我求你们相信我……”  殷时修闭了闭眼,缓缓吐出一口气……  心如刀绞般的疼痛并没有缓解,只是换了一个角度去心疼。  “小——”  “砰”“啪”!  殷时修话才刚到嘴边,容司一掌拍向旁边的桌子,紧接着茶杯震碎在地上。  “殷家四少夫人,说话可要有证据!任懿轩虽还没和小乔结婚,但也是我容家的准女婿!给你下药这种话……哼!小丫头,饭能乱吃,话不能乱讲!”  苏小萌深吸口气,她抬起头,红肿的眼死死的看着那震怒的容老爷子,  “任懿轩人呢?”  “……他人在国外出差。”  “我可以当面和他对峙。”  “对峙什么?”容乔冷哼出声,“当时我去酒店,懿轩亲口对我说,是你勾引他!”  “那我现在也是亲口对你说,是他强bao我!”  “你强词夺理!我凭什么信你!”  “你又凭什么相信任懿轩?!”  “你——”  “够了。”  容司起身,他双手背于身后,一步步走向苏小萌,就在他要站定到她跟前时。  殷时修向前迈出一步,挡在了苏小萌跟前。  鹰般的眼,此刻泛着些许红丝……  直直的对上容司不怀好意的蛇眸。  “殷四少看来是要护短了。”  “我自己的妻子,先别说事情真相如何,谁都不知道,就算她真的犯了天大的事,也轮不到别人插手。”  “这么说,就算她杀了人,放了火,四少也是打算护到底了?”  “容老先生不必说的这么严重,她没杀人,也没放火,您是长辈,您说的话分量本来就重,所以更要掂量清楚了再说。”  容司看着殷时修,却沉声对殷绍辉道,  “绍辉老哥,您可真是养了个了不起的儿子啊!”  “时修,怎么和你容叔说话的?”  “不是我怎么和容叔说话,而是容叔今天本就来者不善……”  容司轻哼,  “是你没有管好的你的老婆,让你自己戴了绿帽子,又勾引我女儿的未婚——”  “容叔,你说的,说话要讲证据。”  殷时修眸子冷下。  容司依旧沉着眼,“如果没有证据,我会当着你父母的面说么?我会跑过来为我可怜的女儿讨公道么?”  “……”  殷时修心下“咯噔”一下……  “你的父亲,母亲,你的哥哥姐姐……这一群人都是看过了我带来的监控画面,才确认是苏小萌勾引的任懿轩!”  “……”  殷绍辉深吸口气,他对一旁的佣人道,  “把电脑拿过来,放给他看。”  殷绍辉不是老糊涂,并不是容司说上一句话,他就要把自己的儿媳妇给打死。  但……  当他看到,苏小萌勾着任懿轩的脖子,轻笑着,又是亲又是搂又是抱……  那样的画面,太具有说服力。  苏小萌的唇早已抿的没了颜色……  佣人拿着电脑过来,她忙扯住殷时修的手,一双泪眼恳求的望着他……  她摇头……  恳求他,“不要看……你信我……我没有骗你……但求你……求你不要看……呜呜……不要看……时修……”  她不知道那是怎样的监控画面,但她就是知道……不要让他看。  殷时修看着她……而后别开视线,接过佣人递过来的电脑……  苏小萌读懂了殷时修的眼神,他仿佛在说:  你让我信你……可你又何曾全心全意的信我?  ……他气她。  苏小萌心里明白,他可以气她的点实在太多太多……  他怪她不信任他,他怪她没有早些告诉他实话,他怪她把事情拖延到这般无法收拾的境地……  可叔……  我就是怕他们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我就是怕他们用这样的眼神看你……  我有太多太多的恐惧,这种恐惧早已经把我击溃。  不是不信任你,是我没有勇气……  你说东,我不会往西,你说爱我,我不会怀疑分毫……  可我不信自己,我不信这样的自己还能留得住你……  这种恐惧,担忧,你这样从来都是最优秀,最骄傲的人,能体会么?  当殷时修看完那段监控视频,他抿着唇,沉默了许久,许久……  容司看到殷时修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信了。  他重新看向苏小萌,  “少夫人,我把证据拿出来了,现在轮到你了,你说任懿轩对你下药,把证据拿出来!”  容司一声吼!  苏小萌耳膜都痛……  她吸了吸鼻子,抬眼,“我有证据,我去医院做过血检,当时他——”  “够了!”  “……”  苏小萌一下子所有的话都收住了,她怔怔的看着出声的殷时修……  “苏小萌,够了。这段监控已经展现的很明白了。”  “……”  苏小萌感觉得到自己的心,一点一点的冷下来……而后破碎不堪,连心血都滴不出来。  她的唇动了动,话语一样的破碎,  “明,明白……哪,哪里明白……?”  “……哪里都很明白。”  殷时修看着她。  苏小萌抿紧了唇,而后重新低下头……  “三杖,我认。”  看到没有?苏小萌……何必呢?这是你早就知道的结果。  挣不挣扎都是一样的。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