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07就算死,你都是我的(5000+谢月票和打赏)

207就算死,你都是我的(5000+谢月票和打赏)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3976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7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当双双和煌煌撕心裂肺的喊“麻妈妈”时,她浑身涌起一股力量,那是仿佛能对抗一切的力量。  这种力量将她的理智淹没。  让她觉得不据理力争的自己并不是因为知道这是无用功而不争,只是因为自己是个懦夫。  所以她挣扎了。  可……  这世间再美的梦,都有醒的一天,越美,醒来时越痛。  而殷时修在这一刻,给她上了最生动的一课。  不过三杖……  这是她应得的。  接过象牙杖的殷博文,站在旁边,早已跃跃欲试。  殷绍辉看了她一眼,而后和容司一同走开。  “小婶,真没想到这种事情,你也敢做,既然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你都敢做,那就别怪我下手狠了。”  苏小萌没说话,她听到殷博文把象牙杖举起来,闭上眼,当时脑中一闪而过的词,只有……妈妈。  如果爸爸妈妈在的话,会不会很心疼她?  如果他们在,会不会也只想着怪自己隐瞒……  如果是他们……  会不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抱进怀里……?  事情的真相不重要,谁对谁错不重要……这世上没有什么可以重要到,让她挨打,让她下跪……  她知道爸妈会宝贝她,他们比任何人都更爱她——  “咚”!  棍杖落了下来,但苏小萌却并没感到疼……  “住手。”  紧接着,殷妈妈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声。  苏小萌重新抬头,对上站起来正朝她走来的周梦琴……  下意识的回头,只见殷时修抬手,一把挡住了殷博文抡下来的棍棒!  原来……那重重的一声,是象牙杖打在了殷时修的手心。  她怔楞着看向殷时修……她不懂。  “站起来。”  周梦琴看着苏小萌,淡淡道。  “……”  “站起来。你现在姓殷,我殷家的儿媳,岂能说跪就跪。”  周梦琴不温不火,语气恬淡,但不知道为什么,气场就是很慑人。  苏小萌动了动唇,想说……是,是殷爸爸让她跪的呀……  “下跪是因为犯错,你犯错了么?”  “……”  苏小萌睁大眼,眼泪又涌了出来,她摇头,“没有……”  “那还等什么?等我请你站起来?”  苏小萌撑着地板,爬了起来,身形晃了一下,殷时修搂住她的肩膀。  她更是怔楞……  “奶奶……她……”  “她是你小婶,对你小婶,你也下得去手?!”  “……”殷博文眉头皱紧,闭上了嘴,忙看向自己的父亲。  “妈……你这不是为难博文嘛?是爸让他……”  “他爷爷让他打小婶,他就打,他爷爷让他做个正直的人,他也照做么?”  “……”  殷时青又被噎了一下。  “周姐,做弟弟的,冒昧一句,您这是——”  “容先生不用着急。”  周梦琴忙打断容司的问话,转身看向他,  “容先生可能不知道,我丈夫是家主没错,但他这一生都是个武将,性子直耿。”  “他又极重义气,所以当容先生告诉他,他的儿媳妇“勾引”了您的准女婿,又看到您给的那段监控视频……”  “他心里是又伤心又愤怒。”  “您叫他一声老哥,他不可能不为您的女儿讨这个公道。”  “爱之深,责之切……萌丫头,你懂么?”  周梦琴依旧是看着容司,却问道站在自己身后的苏小萌。  苏小萌心口一紧,她点头,“……懂。”  “周姐,看你这样子,你也是打算护短到底了?”  “我周梦琴从不护短,枉容先生和我认识这么久。”  “那您这是……”  “刚才容先生没有听到?我的儿媳妇,说她没有勾引任懿轩。”  “……”  “我今天七十,容先生今年也六十多了吧?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说什么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尚能听见,因为他们遇到的,经历的太少。”  “容先生要是也坚信什么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不应该啊……”  周梦琴今天穿着件旗袍,白希的面孔化着淡妆,不长的白发盘在脑后,一根素雅的发钗固定着。  优雅而矜贵。  “照周姐这么说,证据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当然重要,可全凭你容家一家子跑到我这来说上几句话,拿出一段视频,就给我儿媳妇定了死罪……”  周梦琴下巴微微扬起,  “试问容司,你们这一家子,到底是来给我这老婆子过寿,还是纯粹来找我的晦气?”  “……”  “先别说我儿媳是不是真犯了事,就算她真犯了事,容先生是不是也该挑一下日子来讨公道?”  “周姐,我女儿实在是伤心,不然……”  “你女儿伤心?你女儿伤心,你就连最起码的礼貌和尊重都没有了?小辈不懂事,做长辈的只能教,这要是不断纵容……”  “培养出来的恐怕就只是一个个横行霸道的坏种吧?”  “……”  “殷老夫人,你儿媳妇先做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你不责备她,倒是在意一些无关紧要的事……顾左右而言他,也不是这么来的吧?”  一直没有吭声的钱岚,这时候屏不住了。  容家和殷家不一样,在容家,妇人的地位会低很多,在一些比较重要的场合,是很忌妇人开口的。  “容太太别急,事情要一件件来,这要是急了……就容易出错。”  “……”  “时兰,时桦,你们容叔和容姨要在这坐一会儿,你们陪着聊聊天,让厨房先端些点心过来。”  周梦琴叮嘱了一下自己的两个女儿,而后看向苏小萌,  “还能走么?”  苏小萌点头……  “老四,放开她,小萌,跟我去书房,我要单独和你谈谈。”  “……”  周梦琴说完走到殷绍辉跟前,小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只见殷绍辉点了点头。  而后,苏小萌便跟着周梦琴上了楼。  容靖走到殷时修身边,  “时修哥,别太伤心……反正不管怎样,你都爱她……是不是?”  殷时修的视线跟随着苏小萌摇摇晃晃的身影,直到她消失在楼梯口才收回视线。  一双眼悠悠的转到容靖身上,他看了容靖一眼……  一句话都没说,迈开了步子……  容靖站在原地,那玩世不恭,偏女性的漂亮面孔有一瞬的僵硬。  心里升起一阵异常强烈的不安和……  那两个字没有蹦出来就被容靖给压了下去。  他又不是第一次和殷时修作对,有什么可怕的……  可殷时修的视线扫过自己的那一瞬,他是真的后背发凉,尽管也只有那么一瞬。  容司看了眼楼上,而后对殷绍辉道,  “你这妻子似乎比你在这个家更具威严啊……”  殷绍辉扬了下眉,而后倒是颇坦诚道,  “我不过是个大老粗,退下来前在部队里还像个样子,但家里的事,孩子们的事,要是没有梦琴,我是真不行。”  “……呵呵,像绍辉老哥这样放心让女人当家的是少了。”  “可老哥前一秒都摆了家法,后一秒又被妻子推翻……看来四少爷随你,并不太把男人的尊严和面子当一回事啊……”  “男人除了力气天生比女人大一点,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优势,相反的……论处理感情,家务,女人要比男人细腻的多。”  “男人的尊严和面子该用在打天下的时候,而不是在妻子面前显摆,你说是不是?”  “呵……”  “如果容司老弟今天是专门来挑拨的……”  殷绍辉眸子眯起,危险的看向容司。  “不敢不敢,我只是希望您和周姐能给我女儿讨个公道。”  “夫人比我公正沉稳的多。”  “……”  殷绍辉和容司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他何尝不知道这容家是不怀好意……  只是在没有充分的证据的情况下,他宁愿让自家人受点委屈。  一时的得意,并不能代表什么。  现在他只希望,夫人和苏小萌聊一下之后,那小丫头能放机灵点,别再秉着那股子拗劲儿!  什么不会说谎,什么不想骗人……这么耿直,以后要怎么办?  ……  书房。  苏小萌跟着周梦琴走了进去。  “把门关上。过来。”  周梦琴坐在沙发上,双手放在膝盖上,即便此时,她依旧优雅的让苏小萌仰慕。  “你知道你刚才干了些什么么?”  她问她,语气竟是异常严厉和肃穆,她的脸上没有半点温柔。  这种转变,让苏小萌一下子就失了重心。  “我问你话!有嘴巴就给我张!你刚才都干了些什么!”  苏小萌闭上眼……她慢慢跪了下来,跪着匍匐到周梦琴跟前,  “妈妈……呜呜……”  “哭?哭能有什么用!?”  “呜呜……”  “你告诉我,接下来你要怎么办?殷家上下所有人的脸面,你丈夫的脸面,包括你外公,你父母的脸面全给你丢光了!”  “……”  苏小萌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个婚内出轨的儿媳妇,你觉得殷家能留的起么?你知道我最在意的是什么……”  周梦琴的声音几乎是冷到了零下。  苏小萌脑袋懵了一下,而后闭上眼——  “对不起……”  “对不起不管用,我问你,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我……我……我会和时修离婚,我会走的远远的,我——”  门被推开,紧接着殷时修便大步走了进来,他一把拽起苏小萌,当即就甩过去一巴掌!  这一巴掌甩的苏小萌脑袋嗡嗡的……  她傻了眼,脸颊麻麻的……错愕的看着殷时修。  他……打她。  “清醒点没?!”  殷时修扯着她瘦竹似的手,低声厉呵!  他的眼睛怎么红了……?他的眼里……怎么好像有水光……?  苏小萌怔怔的看着殷时修。  心脏慢慢,慢慢的被揪紧。  而后……  她重重的点头。  “从今而后,你要是再敢半个离婚字眼,我就直接掐死你!你压根就没这个权利!就算是死,你都是我的!”  “……”  眼泪从苏小萌的眼角滑落……  那张早已没了血色的唇,微微的颤抖着。  殷时修猛地把她拽进怀里,紧紧的,紧紧的抱着……  真怕一不小心,她就消失不见了。  “傻瓜……傻瓜……傻瓜……”  殷时修喃喃着,把她的头压在自己心口,恨不得能把她装进自己心窝子里。  天啊……  他快心疼的都不能呼吸了。  滚烫的热泪掉进苏小萌的脖颈,让苏小萌震惊的瞪大了眼,全身每个细胞都在颤抖……  “傻瓜……”  苏小萌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委屈,酸楚,她回抱住殷时修,脸闷在他的怀里嚎啕大哭!  “叔……呜呜……呜呜……”  殷时修根本无法想象她这段日子到底有多煎熬,多折磨……  根本想象不到她的恐惧和绝望……  “你该告诉我,你怎么能不告诉我?你怎么能……恩?”  “我觉得,我觉得……自己脏……啊……我觉得我自己恶心……叔,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呜呜……”  殷时修弯下腰,只能把她抱得更紧……  “我怕你也恶心我……我怕你也嫌我脏……我会崩溃的……我真的会崩溃的……我,我……已经崩溃了……呜呜……”  “我以为我能瞒得住的……”  殷时修侧首吻着她的头发,吻着她的耳朵,  “我爱你,萌萌……我不觉得你脏,我不会恶心你,若我心里有一丝一毫嫌弃你,我必遭天打雷劈,我必不得好死!信我,信我……”  苏小萌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淌……  只能埋在他怀里,大声的哭着,宣泄着……  她有多痛苦,哭的就有多大声,有多委屈,就有多少眼泪……  他这样紧紧的抱着她……不断的安抚。  他没有责怪她,没有生她的气,没有嫌弃她,没有恶心她,他在心疼她……  到了此时此刻,他只是在心疼她。  “叔……呜呜……”  她把心脏掏给他,好不好?  不然,她要怎么报答他的爱……  周梦琴别过脸,抹了一下不经意掉下来的眼泪。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