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09只凭一张嘴,拼了命的扭转(已修)

209只凭一张嘴,拼了命的扭转(已修)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5171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苏小萌抿着唇,“让任懿轩回——”  “我有证据。”  沉默在一旁,隐忍着胸腔熊熊怒火的白瞬远,突然沉声道。  众人的视线不约而同转向白瞬远。  惊讶的,疑惑的,错愕的……  总之,没人能想到白瞬远会突然蹦出来说这么一句,毕竟……这件事怎么都和白瞬远挂不上钩。  只有容乔,心下惊慌失措。  白瞬远从白丰茂身后走了出来,他站定到容家人面前,凌厉的目光不偏不倚的落在容乔身上。  他径直朝容乔迈出两步,容乔下意识就往后退了一步……  “在我拿出证据之前,我得表达一下我对容大小姐的敬仰,容大小姐可真是……勇气可嘉。”  “白少爷,你威胁小乔的事情,可别当我这做哥哥的不知道。”  “哥哥说话阴阳怪气,难怪有个心理如此阴暗险恶的妹妹……”  “瞬远,注意自己的言行。”  白丰茂沉声叮嘱道,“你刚才说你有证据,证据在哪?”  白瞬远拿出手机,从手机里打开了一个视频文件……  “不是只有容大小姐手里才有监控。”  “……”  容乔并没有看到白瞬远放给容司和钱岚的监控视频,以为他手里的也是酒店的监控,心惊了一下。  一瞬间,后背都冒出了冷汗。  直到白瞬远不紧不慢道,  “这是当晚酒吧的监控,容少爷说的没错,我确实警告过容乔,让她不要把事情闹开,小萌是我的表妹,我不想她清誉受损,尽管她是被任懿轩陷害强迫。”  “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任懿轩去酒吧要了几杯奶茶,服务生要帮他送过去时,他拒绝了,而是自己托着盘子,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将一小包粉末倒进了离他最近的那杯奶茶里。”  监控没有声音,但白瞬远对监控画面的解释也并没有任何夸张之处。  任懿轩的确是做了这样的事情。  苏小萌站的比较远,但监控画面却看得清晰……  任懿轩的一举一动,他邪恶而愤怒的神情让她心惊。  一时,心下万分悲凉。  深吸口气,她收起忧伤,视线转而停在了白瞬远身上。  容家人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监控画面上,可紧随着苏小萌,殷时修以及心思比较敏锐的白老爷子和周梦琴,都不由多看了几眼白瞬远。  心里慢慢升起同样的疑惑。  “白瞬远,你……当时在场?”  问出口的人是殷梦,她有些不敢相信……  而白瞬远心一紧。  此时,容家人的注意力也被转移到这个问题上来。  “白少爷,当时也在场?”  容靖眸中闪过一抹狐疑和戏虐,蛇眸意味深长的盯着白瞬远,仔细观察着他脸上的每一丝表情。  按道理说,白瞬远当时应该不在场,不然以他对容乔做的事情,不难看出他很护苏小萌,若他在场,定然不会让苏小萌被别的男人带走。  可如果说他不在场……  他又是怎么知道苏小萌和任懿轩去酒店前做了些什么,又待在了哪里?  如果说他不在场……  他更不可能想到要去查酒吧的监控,这一举动,仿佛他早先就知道苏小萌是被人下药强迫似得。  白瞬远抿了抿唇,他固然不想面对这个问题,但……  “我在场。”  “……”  苏小萌错愕,但错愕的神情只是几秒,很快……她就明白了。  白瞬远不经意对上她的视线,那一刹,心很痛。  她那是什么表情?  仿佛在说,他在场,并且看着别人把她带走,这一点也不奇怪,这是他会做出来的事情……  小萌刚听到的时候确实愣了一下,又震惊又难受,可转念一想……  她没有忘记白瞬远有多厌恶自己,有多瞧不起自己,白瞬远甚至因为自己身上和他流有相同的血而感到耻辱。  所以她又不觉得奇怪。  但是……  她也有不明白的地方,既然当时他没有出手帮她,而是眼睁睁的看着她以不正常的状态被人带走……  现在又为什么要站出来帮自己?  是……做给外公看?  不……如果他不站出来,没有人会知道当时他在场……  白瞬远,到底存的什么心?  苏小萌心里疑惑着,殷时修也同样没看明白这白瞬远的心思。  “你在场?”  白丰茂眉头皱了起来,疑惑的看她,“你在场怎么能——”  “爸,这个问题我们私底下再讨论,现在先要让容先生和容太太知道,小萌是个受害者,他们的准女婿是加害者。”  白思东英俊的面容此刻反常的没有一点笑意。  难得的板起面孔。  “而我作为一名刑警,有义务进一步判断,这件事背后是任懿轩一个人在犯罪,还是有一家子人在做帮凶。”  “白警察,说话要负责任!”  容司警告道。  “说话要负责任?可我见您和妻子儿女,至今说的话都挺不负责任的!”  白思东冷着眼,他不敢想要是妹妹和妹夫知道小萌丫头出了这样的事,会怎样伤心难过!  连他这个小舅,见外甥女受了此等欺负,都心疼不已,更别提他们了。  白丰茂听了儿子的话,并没有继续追问白瞬远,而是重新看向容司,  “看到没有?我孙子已经把证据拿出来了!比起你们那段什么都证明不了的监控画面,我们是不是有说服力的多?!”  容司的眉头动了一下,他淡淡扫了眼容乔……  容乔忙道,  “我相信懿轩!爸,哥,你们该知道懿轩的为人,他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容司此刻心下也有些不定了,但……  “苏小萌和任懿轩发生关系是事实,我女儿亲眼——”  “容老先生,容我冒昧再打断你一次。”  白思东板着的面孔突然露出了一抹笑意,不再那么严肃……  站在白思东旁边的妻子,心下明白,这人职业病犯了。  “白警察还有什么要说?”  “我是一名刑警。”  “这个大家都知道。”  “作为苏小萌的舅舅,在她遇到这种事情后,无论如何,我都要替她讨个公道,但我又是一名刑警。”  “作为一名刑警,我只知道定罪要有证据,而且是含金量高的证据。”  容司眸子微微眯起……  “您带来的监控,我只看到任懿轩和苏小萌一起进酒店,并没有看到他们出来。”  “……”  容乔拳头蓦地攥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们拿出来的监控视频说服力实在太差。”  白思东看向苏小萌,  “小萌,任懿轩对你下药,下的什么药,你知道么?”  苏小萌抿了下唇,而后摇头,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后来头晕难受,恶心想吐……再后来就没了意识。”  这是殷时修让她说的,涉及到毒品那一块儿的,让她先掖藏在肚子里。  现在这个时机不对。  白思东耸了下肩,重新看向容家人,  “你们也听到了,小萌并不知道任懿轩对她下的是什么药。所以说白了,任懿轩到底对苏小萌有什么企图,大家也不知道。”  “……”  不仅是容司,这会儿在场的人,都明白白思东意欲何为了。  他不仅是要推翻苏小萌勾引任懿轩这个罪名,甚至要推翻掉苏小萌和任懿轩发生过关系!  “她就是个践人!不管怎么样,她就是个荡fu!她这辈子都别想摆脱荡fu的罪名!”  容乔不是个听不懂人话的笨蛋,白思东话里的意思,她也听明白了。  当她意识到平衡慢慢从他们这倒向了苏小萌……  当她意识到,她想要的结果在离她越来越远,而一些她想要隐藏的真相,有可能正在无意间被这个“警察”揭露……  她彻底慌了!  她要苏小萌身败名裂,要时修哥厌恶她,要殷家人将她赶出门,要让她永远被世人诟病!  可现在呢……  眼前这一张张嘴,拼了命的,从各个角度,寻找着各种缝隙漏洞去维护她,为她辩解,替她担保。  为什么事情没有朝着自己所想的方向发展,而是在一步步偏离着轨道。  大家不是应该讨厌她么?不是应该恶心她么?  “她自己都承认她和懿轩发生了关系!她都承认了!时修哥,你头上的这顶绿帽子,恐怕要戴一辈子了!”  容乔想让殷时修自尊受伤。  男人的自尊心不都是很强的么?  男人不都是独占欲很强的么?  他们怎么能容忍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  “停停停,小妹妹……”  白思东忙伸手让容乔闭嘴,他看着面前女孩儿涨红的脸,那一副被气急的样子……  幽幽道,  “先别急,关乎一个女人的清誉,尤其是一个已婚,并且有了两个孩子的女人的清誉,实在不是一件小事,我们说话还是要小心谨慎些的好!”  “大叔!你就算想替你的外甥女开脱,也要有个尺度吧?!”  白思东轻笑,“放心,我当了近二十年的警察,替人开脱,向来很有分寸。”  “……”  “不冤枉一个无辜者,也不放过一个罪犯。”  白思东微微扬眉,“小妹妹,你注意到我外甥女的措辞了没有?”  “什么?”  “她说任懿轩给她下了药,而后她头晕恶心,想吐,后来就没了意识,第二天早晨,他是被你进房间时惊醒的。”  “所以呢?”  “她没了意识,也就是说,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和任懿轩有没有发生关系,只是以为自己和任懿轩发生了关系。”  “……”  此刻,容乔一张白希的面孔已经涨的通红。  白思东是在狡辩,可偏偏这种狡辩让容家人无可奈何……  “我进房间的时候,她连衣服都没穿!”  “我穿了!”  苏小萌忙道。  当时她确实没了意识,但身体不会骗她,她知道自己和任懿轩发生了关系。  但……小舅现在几乎是抠着字眼想办法挽回她的清誉。  她知道,这点有多重要,正是因为她想不出好的办法,正是因为她觉得对方证据确凿,之前才放弃了辩解。  正是因为她不擅说谎,因为她不愿意欺骗家人……  因为她知道无论她怎么做,都只会让这些疼爱她,护着她的人,感到耻辱,所以才放弃了挣扎。  可现在,爱她的人们已经知道了真相,他们并没有嫌弃她,相反的,只是真心的在心疼她。  所以……真相已经不再重要。  她现在心里唯一想的就是,怎样能让她的丈夫不受人诟病,怎样让殷家不会因为她而受非议……  小舅,正在帮她做这件事。  她比不上小舅的脑子,她能做的便是顺着小舅的话说。  更何况,那天她身上确实穿了衣服,吊带衫和内衣都穿着。  只是裸露出来的肌fu上,青青紫紫,还有些暗红色的痕迹……很灼人眼。  “苏小萌!你真不要脸!”  “小妹妹,小萌和你未婚夫发生关系,你觉得她不要脸,我看……没发生关系,恐怕你也会觉得她不要脸吧?”  白思东笑道。  容乔红着眼,瞪着苏小萌,  “有没有发生关系,你自己心里最清楚!”  “小萌不见得清楚,但起码有一个人心里是清楚的。”  白思东看向容乔,  “我想你的未婚夫应该会很乐意从国外回来,解决一下这件事。”  “事由他起,我还是第一次见,当事人不在,一众人拿着鸡毛当令箭过来讨公道。”  “思东说的没错,任懿轩是当事人,他不出面,事情怎么说的清楚?”  白丰茂哼了声,  “我看容家现如今是真的没落了,小辈胡闹不懂事,做长辈的也是稀里糊涂。”  “既然白叔叔这么说了,那就只能等他从国外回来,和小萌当面对质,问问看他,在酒吧给苏小萌的饮料里添的是什么料。”  “苏小萌到底有没有勾引他,而他们那晚,到底发生了关系没有?”  容靖自认为聪明,以为这样说,就会把事情拖到任懿轩回来再解决。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对容家不利。  而眼下这样不利的局面是由容乔一手造成。  容靖早先就没有打算把这件事情闹大,所以在容乔哭着让爸妈替她做主的时候,他却完全没想过真的要用这件事让苏小萌身败名裂。  一个巴掌打不响,任懿轩对苏小萌的感情,他是看在眼里的。  但是他借着这件事情,唯一抓到的一个契机,就是苏小萌。  他想让苏小萌替他做事,并且自负的认为苏小萌一定会同意。  如今,早就不是贞节牌坊比命还重要的年代,这世上没有几个女人能轻易放弃豪门少奶奶的地位。  所以,苏小萌秉着那股子玉石俱焚的决然拒绝他时,他很震惊。  震惊之余,想法就变了。  没有必要和殷家弄僵,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可容乔……  容靖闭了下眼,只觉得心累。  算了,她毕竟是自己的妹妹,既然走到这一步……  他也只能帮她。  只要今天事情解决不了,明天流言一旦传开,起码小乔也算是出了口气。  可白思东几乎是一眼便看穿了容靖的想法,正要开口时——  脑子一直跟着白思东飞速运转着的殷时修,先开了口,  “我看没有必要等任懿轩回来吧?”  “……”  “……”  “你的意思是给他打电话?”  容靖暂时能想到的就是这个,而他最不想做的也是这件事。  殷时修扫了面前的容家人一眼,缓缓道,  “打电话是最快的方式。”  “……”  容靖眯着眸子与殷时修对着。  于殷时修而言,他会不会因为小萌和别人发生关系后而被人耻笑,并没那么重要。  他不为别人的眼光而活。  但,让任懿轩死,他是很乐见其成的。  容靖心里明白,被容乔这么一闹,他们已经有些站不住脚了,此刻有种进退两难的无奈和窘迫。  四目相对……  各怀鬼胎。  慢慢的,稍微聪明些的人,都反应过来了……  白思东说了那么多,就是为了下这么一个套。  此时接通任懿轩的电话,无非两种可能。  一种是任懿轩咬死苏小萌勾引他,而他们确实发生了关系。  这种情况下,小萌的清誉毁了,但他们同时也已经有了足够的证据去证明任懿轩是个强jian犯。  不仅如此……殷时修完全不介意在任懿轩回来后,为其添一条涉毒罪名。  只要他敢回来,殷时修就有把握让他余生都生不如死。  第二种情况,任懿轩见势不对,否认了和苏小萌发生过关系,甚至找一些其他的借口,来证明他当晚并不是以迷jian她为目的。  这种情况,是相对而言比较乐观的。  无论苏小萌和任懿轩是不是真的发生了关系。  此时,如果任懿轩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他们并没有发生关系,那就是没有!  当然……  殷时修依旧不会放过他。  他不会把他往监狱送,但一定会用其他的方式,同样让他生不如死。  所以只要容靖这通电话拨出去,只要任懿轩没有变成哑巴,只要他能开口。  这都是殷时修乐见其成的。  他的妻子,身心都已经饱受摧残,如今已经是最坏的局面,还有什么好担心顾虑的?  容靖攥紧拳头,他深吸口气……  手里握着手机握的紧紧的。  “还不打,在等什么?!”  一旁的白丰茂早就气的不成样儿,此刻厉声催促道。  容靖抿了抿唇,拨了任懿轩的电话……  在容靖打电话的过程中,白思东的脑子还没停……  他没有殷时修那么豁然,他更希望任懿轩能否认……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