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12找不到退缩的理由

212找不到退缩的理由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53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8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容家人走后,殷家的氛围依旧凝重的让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此时的白思东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他转身,妻子微微抿着唇,眼里是对他的鼓舞和赞赏。  他的唇角也浮出一丝浅浅的笑容……  永远都是这样,身心俱疲后,一转身,是她如花笑靥。  ……  “殷叔,周姨,我想单独问小萌几个问题。”  白思东说着看向苏小萌。  苏小萌看着小舅舅,应了声,便跟着小舅舅往外走去。  白丰茂撑着身后的沙发,看向殷时修,这才厉声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大哥,您先坐,这件事,晚点让时修和您细细解释。”  殷绍辉说了句,而后搭着白丰茂的肩,让他跟着自己一起上楼。  上楼之前,他看了眼周梦琴,说了句,  “夫人,接下来的事——”  多年的老夫妻,心有灵犀。  不等殷绍辉说完,周梦琴便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该怎么做。  “妈,苏小萌她到底——”  “阿素,把那根象牙杖拿过来给我。”  周梦琴打断殷时兰开口说的话,径自道。  阿素应了一声,从一直拿着这象牙杖的殷博文手里接过,递给周梦琴。  周梦琴双手接过这象牙杖,蓦地,抬起,落下!  重重打在一旁的沙发背上,刷响空气的声音让人心颤。  殷时兰眉头轻蹙,不解的看着周梦琴……  周梦琴和殷绍辉膝下这四个孩子都到场,带着他们各自的子孙,错落的站在这客厅里,让这客厅显得有些拥挤。  她的视线扫过殷家这一大家子……每一张面孔,带着什么表情,她都看的清清楚楚。  “今天,我把话落在这,如果有人出了这个家门后,为了某些私欲,陷自己家人于不利之地,就别怪我这个老太婆心狠。”  “苏小萌的事情,谁若是敢在外头多说半句,散布谣言,败坏她的名声,就做好与殷家断绝关系的准备!”  周梦琴这话一出,当时就让殷时兰和庾宏光愣了一下,抬起头,眼里竟显错愕!  “妈,苏小萌做了这样败坏家风的事,您——”  “败坏家风?殷时兰!你是不是也和容家一样,盼着我们自家人掐自家人?!”  “……”  “先别说这件事来龙去脉都不清楚,就算真有什么事发生,你看不出你的弟媳是受害者?!”  “……”  “如果你们这些做哥哥姐姐的,就是要看自家人的笑话,好,从今以后,别再踏进我殷家的大门!”  殷时兰被母亲此刻凌人的气势给吓住,嘴唇动了动,终是没有吭声。  “还有谁想要落井下石,还有谁想要自家人被别人诟病?!还有谁在自家人出了事之后胳膊肘往外拐,唯恐天下不乱的?!”  “……妈,您先消消气,您放心,大哥二姐都不是这种人,孩子们也都有分寸,不会出去乱说的。”  殷时桦忙上前安抚道。  “我看谁敢出去乱说,只要我从任何一个人嘴里听到有关小萌的谣言,我就会顺着那个人找出源头!绝不姑息!”  众人看着周梦琴握紧在手心的那根象牙杖,都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容家人想看我们家的笑话,想让老四丢脸,你们是不是也跟他们一样?”  “……”  “……”  “妈……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是就算苏小萌真的做了错事,我们也要——”  “做了错事……你眼睛是瞎了?”  “……”  周梦琴的生意很温,却又极其的冷。  施海燕闭上了嘴,但是低下的头,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是冷冽和不甘。  殷时青回来的时候,便听到母亲严厉斥责着自己的妻子。  但他没说什么,只是淡淡道,  “我已经送走了容叔一家人。”  周梦琴看向殷时青,“今天这寿辰不办了,你们的心意我都收到,带着孩子们回去吧。”  “妈……七十大寿,怎么说不办就不办?”  “只因为几句话就受人挑拨,怀疑自家人,瞧不起自家人,有这样的子孙,我觉得羞耻。这七十大寿,过的让我膈应。”  周梦琴的话意有所指。  施海燕抿了抿唇,心下却是怎么都不能服气。  到底让人膈应的是他们这些“怀疑”自家人的人,还是那个所谓的“自家人”?  肇事的人是苏小萌,而老母亲会不会太偏心了些?  殷家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殷宅,殷时桦也没在正苑多待,和丈夫儿子回了他们的桦南苑。  此刻正苑便只剩下白思东的妻子和白瞬远,还有殷时修。  周梦琴看了眼他们,对他们道,  “你们跟我一起去书房吧,阿素,等小萌舅舅回来,让他也到书房来。”  “哦,那少夫人呢?”  “双双和煌煌不是还在哭闹么,让小萌去带孩子吧。”  “好的,老夫人。”  ……  白思东和苏小萌站在正苑的院子里,面对面。  “小舅舅,你想问我什么?”  “我不是想问你什么,我只是有几句话想和你说。”  “……”  “小萌,无论发生什么,舅舅都无条件站在你身边,你说什么,舅舅都信你。”  “……”  苏小萌心口一紧,有一种难言的感动窝在胸腔。  “所以你也要相信舅舅,听舅舅的话,一定要咬死自己没有和任懿轩发生关系。”  “舅舅……”  苏小萌神情震愕。  “你要做的就这么简单,只要你把这点咬死,舅舅就能保你安然。”  这一刻,她有些恍惚,面前的舅舅和十几分钟之前信誓旦旦,左一句,右一句打着“警察”旗号的舅舅是同一个人么?  “舅舅……就算我咬死,能有什么用?酒店的监控……还有任懿轩……”  “我说了,你只要相信舅舅就行,剩下的事情,你不用管。”  “……”  白思东揉了揉苏小萌的头发,心疼的抱了抱她,  “小丫头,你真不该瞒着……这么多人喜欢你,这么多人保护你,鼓起勇气来,恩?”  苏小萌抿着唇,而后重重点头。  她再也找不到退缩的理由。  ……  白思东进了书房之后,房门就一直关到了晚上五点多。  殷家二老和白家人在讨论着苏小萌的事情。  就今天的情况来看,容家人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一定会去酒店调出监控。  如果苏小萌真的是被任懿轩下药强jian,那么他们定然会一脚踹开任懿轩,把他们自己给摘干净。  紧接着,哪怕苏小萌只是一个受害者,他们也会让这件事曝露于众。  “荡妇”的名声不好听,可“被强jian的受害者”,同样是个永远洗脱不掉的难听名声。  殷家二老也好,白家人也好,甚至是殷时修,其实都已经认定苏小萌和任懿轩发生了关系。  白思东同样是这么认为的,他之所以会费那样的唇舌和容家人狡辩,找漏洞……  不过是在拖延时间。  有足够的时间之后,他才能想办法去解决,去扭转。  “任懿轩那边我会处理,但是关于酒店监控,小舅,恐怕要麻烦你出面了。”  殷时修如是对白思东道。  “酒店的监控,应该有两份,像这种高档酒店,肯定会和公安局联网,所以小舅……”  “这个我明白,今天我就会去酒店,赶在容家人之前将监控全部处理掉。”  只要容家人拿不到监控,他们就没有办法证明苏小萌和任懿轩在酒店的房间里待过一整晚。  至于任懿轩……  如果他一定要说自己和苏小萌发生了关系,那就是在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殷时修有办法让他在牢里度过一辈子。  当然,如果他愿意听从他们的,否认和苏小萌发生关系……  殷时修下手也许会轻一些。  当然,他们都没有乐观到,如此这般处理完之后,就一定不会有谣言传出。  毕竟容家人的手腕同样不可小觑,而殷家这一大家子中……多少有那么几个是管不住嘴的。  但起码……  他们已经尽可能的在保护苏小萌。  这谣言最终也就只能成为一个谣言而已。  ……  晚饭后,苏小萌便带着双双和煌煌回了君苑。  双双和煌煌今天都累着了,大概是被下午的场景给吓到。  直到后来苏小萌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时,才咿咿呀呀的收起眼泪,都朝她伸手要抱。  这会儿回君苑也是,两个小家伙直直的盯着苏小萌。  殷时修让她先回去,于是她便让阿素去抱双双,谁知双双就不乐意了,深怕她让自己和妈妈分离似得急叫。  苏小萌不动,她是一步也不肯离。  向来不怎么粘人的煌太子,也估计吓的不轻,一双眼就直勾勾的盯着苏小萌。  下午的时候最揪心,小萌哄他睡觉,小家伙两只小手把苏小萌的瘦胳膊圈的紧紧的。  困得不行,那眼皮都撑不住了,还要坚廷的睁着眼睛。  小萌一再安抚着说妈妈在,妈妈不走……  小家伙最后却还是因为实在撑不住眼皮的重力而闭上眼睛。  一醒来,神情惊慌,见苏小萌在身边,才安心下来。  小萌和孩子们回君苑,除去早先离开的白思东,白丰茂和儿媳以及孙子也要回去了。  殷时修浅吸了口气,拉住了白瞬远,  “等一下……”  “……”  白瞬远愣了一下,而后对上殷时修那仿佛能洞悉一切的视线,  “外公,您再稍等一下,我还有几句话想和瞬远说。”  “……”  白丰茂看了眼白瞬远,对于这个孙子,第一次露出了难掩的失望。  这种失望要比当初白瞬远带那个女孩去宜静山庄时更甚。  “去吧。”  白瞬远跟着殷时修走到不远的一处僻静位置,站在门口的白丰茂和儿媳还能看得到。  只是对话的声音传不过来。  两人背对着他们,身高差不多,体格也都算健壮,只是殷时修的背影明显比白瞬远的更稳重,更挺直。  “刚才他们问你原因,你说你当时并没太在意,江珊珊说任懿轩和小萌是青梅竹马,所以你才没有跟上……”  殷时修淡淡说着,目光不自觉的就有些飘远。  白瞬远抿着唇,点了点头,  “……恩。”  “骗的了别人,骗的了我么?瞬远表哥……”  殷时修凌厉的鹰眸扫向他,不轻不重的喊了一声,十分让人别扭的……瞬远表哥。  “……”  “为什么呢?不救她……”  殷时修的话里多了些责怪。  他仔仔细细的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了十岁的大男孩。  “你不是喜欢她么?为什么看着她不对劲,却没有站出来,为什么看着她被别的男人带走?”  “……”  白瞬远漂亮的瞳孔瞬间放大,他颇有些惊恐的看向殷时修……  他,他刚才说了什么?  殷时修微微扯了一下嘴角,  “你觉得我不知道你喜欢她?”  白瞬远咽了下口水,只听自己的心脏狂跳个不止。  殷时修……怎么会知道?江珊珊……告诉他的?  “和江珊珊没有关系。”  殷时修像是听到了他心里的声音,突地开口。  这更是让白瞬远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  他想要隐瞒的,想要掩藏的秘密,就像个纸糊的窗户,殷时修一句话就把它捅破了。  “你……”  “男人通常会对觊觎自己女人的男人特别敏感。江珊珊曾经找过我,给我看过一些照片,那些照片说实话,并没什么看头……”  “那女孩子以为我会凭着那几张没什么说服力的照片开口让苏小萌远离你。”  “照片证明不了什么,但是你看她的眼神,我却记得很清楚。”  殷时修耸了下肩,  “你喜欢她,我知道。”  “……”  “我想知道你最终没有出手救她,是不是和江珊珊威胁你有关?”  白瞬远更是震愕,眼前的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  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他是从哪儿知道的?  “不说话,看来是了……”  白瞬远拳头攥紧,面色发白,“你……打算怎么样?你要告诉他们么……”  “如果要说,我就不会单独拎你出来,下午在书房的时候,就会说了。”  “……”  “之前我和你没接触过几次,但仅有的几次接触让我确信,你是个不羁而潇洒的大男孩儿,很自我,也很强势。”  “江珊珊那样的女孩子,不像是能入你眼的,我所能想到的……大概就是这女孩儿手里握着某些不得了的把柄。”  殷时修说着,深吸口气,而后缓缓吐出,  “前后联系一下,再结合一下你对苏小萌的态度变化以及你今天愿意站出来维护小萌,可在酒吧却没出手帮她这些矛盾的地方……”  “不难猜出那江珊珊在拿什么威胁你……”  殷时修的眸子微微眯着,仔仔细细的看着白瞬远。  “呵……”  白瞬远轻笑出声,只觉得自己像个大笑话似得,自以为掩藏的不错,却不料有个男人早已将他看的无比透彻……  “喜欢近亲,还是已婚的近亲……你一定觉得我很可笑。”  “那时候你并不知道苏小萌和你是表兄妹,不是吗?”  “……”  白瞬远愣住了。  “喜欢一个人,从来就不是可笑的事情。但是瞬远,眼看着自己的亲表妹受到伤害而坐视不理,却实在够可笑,也够可悲。”  “我不是不理!我只是怕!”  “……”  “我怕自己太在意她!我怕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和她有接触!我怕她终有一天会知道……我怕她觉得我恶心,我怕她因为这件事而受人诟病!”  “可你看到了,害怕并没能解决方法……只是以另外一种方式让她受伤。”  “……”白瞬远闭了闭眼,心里疼的很。  “我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我知道……我的心不比你好受半点儿!”  殷时修看着面前这个苦恼的大男孩儿。  这个连校园都没有迈出去的大男孩儿,懂得什么是爱,什么是不爱么?  殷时修知道他喜欢苏小萌,甚至曾经吃过白瞬远的醋……  但他终究不会太把这当一回事,哪怕在这个大男孩的心里,他喜欢上了一个不能喜欢的人。  “别逃避,越是逃避就越是在意。她是你的表妹,你喜欢她,没什么不对的。”  “呵……殷时修,你就不介意?”  “介意你?一个被女生耍的团团转的懦弱男孩儿?”  “你说谁——”  “江珊珊是怎么威胁你的,手上握着的具体把柄又是什么,现在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  殷时修眸子危险的眯起,  “这年头,自以为是的人太多了,不扼杀掉几个,怕是以后是个人都敢拿着鸡毛当令箭。”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