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18婚礼前期准备

218婚礼前期准备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48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9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218  逃婚这种事,苏小萌真就是随口说说。  毕竟,公公婆婆都是要面子的人,就殷时修手上拿的这一长串名单,上面的名字,苏小萌没几个是认识的。  有少数似曾听过,可能在电视上,可能在报纸杂志上,也可能在某段时间内占据过新闻头条。  更多的名字很陌生,苏小萌听也没听过,但她知道,这些她没听过名字的人,来头可能比那些她听过的更大。  不用想也知道,这场婚礼必然声势浩大。  而殷家二老,似是有意为之,她的外公,更是在一旁煽风点火。  这要是到了婚礼当天,那些个百忙之中给足殷家二老和外公面子的大人物连新郎新娘的面都没见上。  她和殷时修可能爽到了,毕竟逃婚这种事,想想都很带劲儿。  但回来之后,恐怕不是说声对不起就能息事宁人了。  也许婚礼前一天举行,后一天,她就和殷时修一起被扔出了家门。  可苏小萌没料到,她没这个胆子,但她老公有啊!  ————  婚礼的前期准备还在继续。  宴请的宾客名单也在调整,举办地在巴厘岛,这就造成部分人抽不出那么多的空余时间。  殷家和白家人大多没什么问题,除了特别不想参加,或者公事忙碌的,其余基本都会到场。  但苏家人就是个问题了。  为这个事,殷时修和小萌已经和苏爸爸苏妈妈沟通了好几次。  老一辈的人,很看重仪式。  嫡亲孙女儿,又是最喜爱的孙女儿的婚礼,苏爷爷和苏奶奶是一定要参加的。  这苏爷爷和苏奶奶,知道小萌要去国外举行婚礼,还特地让儿子上网搜了一下巴厘岛的图片。  两个老人看着那一张张美轮美奂的风景照,都惊的直喊,“美,真是美呀!”  可两个老人一大把岁数,别说国门,就是成都都没出过几回。  护照和签证,殷时修怎么都有办法给两个老人加急办下来,但怕就怕两个老人第一次坐飞机,又长途跋涉的,身体会感到不适。  殷时修和苏小萌的意思是,爷爷奶奶去没问题,他们会找专人细心照顾。  外加两个老人,一辈子也没见识过什么,趁着这个机会,去国外看看好的风景,也是好事。  但苏爸爸和苏妈妈心里还是隐隐担心,偏偏两个老人倒是无所畏惧,这几天都已经在收拾行李了。  苏小妹的一双儿女,机灵的很,见外公外婆动作颇大的整理行李,一看就是要出远门,后来可能又听父母私底下偷偷的说了点儿。  两个小家伙立马就嚷着,要一起去!  苏小妹要不是想着父母一定要去,而大哥又忙着国家征田这一块儿的手续操作,没时间去,她也不想去。  大哥的大儿子一家也不是很想凑这个热闹,虽然不了解殷家到底什么来头,但明白他们和殷家的背景差距有点大。  他们心想,老人家的辈分摆在那儿,不管在哪儿,应该都会受到些照顾。  但年轻人,一不小心踏进和自己格格不入的圈子,立马就浑身不自在起来。  而大哥的小女儿,高考应届生,更不可能在临考的关口去国外。  二哥和嫂子是新娘父母,只怕到时候会很忙,没有闲暇照顾到二老。  但苏小妹纵然打算去,也是她去,没想着拖家带口。  尤其是她这两个不怎么听话的孩子。  所以杜晴和杜谦,两张嘴一开口,就被苏小妹以“不能耽误课程”为由给拍了回去。  谁知道!  这两个小家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找殷时修要了电话号码,一直保存着,直接给殷时修打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杜晴就开始哭……  那边殷时修愣了好半晌,听着杜晴夹着哭音的碎语,听了个大概。  “就是这样……姐夫,我好想参加你的婚礼,好想当着你和萌萌姐姐的面祝福你们……我和哥哥还想给你们当花童……呜呜……”  “……”  小姑娘这么一说,殷时修到了嘴边的哪句,  “你妈妈不允许,我也做不了主”给硬生生吞了回去。  倒不是他有多心软,只是,如今自己也有一双儿女,再和这些小孩子接触时,难免会有代入感。  这要是双双,他百分之百拒绝不了。  所以……  “别哭了,晚点儿我和你妈妈说一声让你们也去,学校那边给你们请假。”  “啊!姐夫,我真的好爱你哦!”  “……”  殷时修心里觉得好笑,正要挂电话,只听那边,小丫头特别得意的和杜谦道,  “看到没有!我就说姐夫很喜欢我,舍不得我哭,姐夫说他会和妈妈说的!我们可以去巴黎玩咯!哥,你知道嘛,听说法国人都长得好帅好帅!又高又帅,都像姐夫一样!”  “杜晴,你能不发花痴了么?刚才还哭的稀里哗啦。”  “哥,你这就不懂了,书上说,男人最受不了女人的眼泪了……只要哭着说,绝对是有求必应。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  殷时修眉头微微挑着……  苏小萌搂着他的脖子,趴在他背上,也跟着听了好一会儿,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殷时修挂了电话,转头看她,  “你看这该怎么办?”  苏小萌侧首,戳戳他的脸,  “人家是卖报的小行家,你这前脚答应了,后脚要是不兑诺,小心这小行家把你的名声都给败坏光了。”  “唔……”  殷时修想了想,确实觉得这八岁女孩儿还挺让人忌惮的。  “不过,是谁和她说,去的是巴黎?”  苏小萌轻笑出声,  “她哪里懂,可能听错了。不过,得让小姑多盯着点晴晴了,这个年纪,不会看些不该看的书吧?”  苏小萌想着,什么男人最受不了女人的眼泪……反正八岁孩子该看的书里,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词句。  晚上,小萌就给苏小妹打了个电话,没说杜晴哭着找他们的事情,只是央求小姑带他们一块儿。  美名其曰:需要两个花童。  此外,殷时修还接过电话,和苏小妹说了两句,让她打消了心里的担忧。  杜谦和杜晴这就算是得逞了。  其实花童,两人一开始还真没考虑到杜晴和杜谦,比较适合的可能是殷家老大的孙子殷俊超和外孙女佟响。  现在杜晴和杜谦跳出来,苏小萌和殷时修没的犹豫,便把那不怎么讨喜的殷俊超以及压根不熟悉的佟响换掉了。  出于礼貌,苏成济给苏建义也发了张请帖,可惜苏建义并不清楚殷时修的父亲是殷绍辉,不然,纵然是厚着脸皮,那夫妻俩也会跟着去。  毕竟,这两年于苏建义而言,实在是太过不顺利。  职位一再往下降,却怎么也找不到原因。  现在工作都谨慎的不行,做好了没人夸,但出了问题,一定会被批。  就连向来很是帮他的副市长,也刻意的和他保持了距离。  在他一再的追问之下,副市长只说了一句,  “你得罪人了。”  得罪人了……  苏建义就懵了,他能得罪什么人?苏家村的人,他也不怎么往来,硬要说得罪,那大概就是苏成功。  可……得罪苏成功,算哪门子得罪?  偏偏,苏建义还没能转过弯,他向来瞧不起苏成济,尤其白思弦嫁进苏家的时候,只影单身的,也不会想到弟媳妇会有那样的背景。  而且他下意识的认定,苏小萌就是嫁了个暴发户。  怎么也不可能想到那暴发户抬抬眉毛,就断送掉了他一生的前途。  所以面对苏成济的客气邀请,他是毫不客气的回绝了。  苏爷爷兄弟姐妹四个,小妹苏季芳嫁去了上海,一直在上海居住,已经好几年没有回过成都了。  苏季芳和丈夫结婚很多年都没有孩子,从丈夫的妹妹那过继了一个女儿,如今大学毕业一年了。  巧的是,苏季芳一家三口正好订了五月底去巴厘岛旅游的机票。  而苏爷爷又很久没和小妹见面,所以便邀请了小妹一家去参加婚礼,小妹一家也高兴的同意了。  最终,加上苏成济夫妇,去巴厘岛参加婚礼的苏家人也有十来个。  ————  婚礼前,殷时修和苏小萌都很忙。  一边忙着婚礼的准备工作,一边忙着各自的工作和学业,此外,还不能疏于照顾一双儿女。  某天晚上,苏小萌坐在梳妆台前,脸上敷着片面膜,呆呆的看着镜子。  殷时修回来后,便见她像个傻瓜一样,无限忧伤。  “怎么了?”  他问了句,而后脱了衣服,准备进浴室。  苏小萌“蹭”的转身,指着自己的脸,  “我觉得我老了!”  “……”  殷时修愣了一下。  苏小萌忙掀掉脸上的面膜,指着眼角的细细纹路,  “快过来看。”  殷时修见她这样子,实在是可爱的不得,他走过去,搂着她的脖子,伏下身就重重口勿了下她的小嘴,  “我看看……”  苏小萌眨巴着眼睛,死命的把眼角凑到他眼前,一脸认真的样子。  殷时修乐的不行,看了之后,摸摸头,  “蛮好,免得以后带你出门,人家都以一副诱拐未成年少女的表情看我。”  “……”  苏小萌表情僵了僵,而后愤愤道,  “好你个大头鬼啊!你见哪个二十一岁少女,眼角会有皱纹的啊!都是被你操劳的!”  “……”  殷时修被她最后的话给叫停住了脚步,稞(形近字,以后都用这个字了哈~)着上身又回到苏小萌跟前,伸手一捞,把她拽起来。  “你干嘛啊!”  “洗澡。”  “我洗过了!”  “那就操劳操劳……”  同样的话,从不同人的嘴里,以不同的语气说出来,真就是完完全全的两个意思!  两个人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  苏小萌饿的肚子都瘪了,但下床的力气都没了,两个小家伙还是殷时修去喂的,饭菜也是殷时修去热的。  两张高脚的婴儿椅子被搬到了卧室,双双和煌煌坐着,一人手里抱着一个奶瓶。  两双黑球球似的大眼,直勾勾的盯着靠在床上吃饭的夫妻俩。  这得多鲜见?  苏小萌也不是真的连下床吃饭都做不到,但殷时修说了句,  “吃完饭再好好操劳操劳……”  一句话让苏小萌下定了决心,躺床上,等着被伺候。  苏小萌霸着个懒人桌吃饭,这感觉就像是他们家又多了个小孩……  六只相似的眼睛互相看着……  “妈妈……”  双双盯着苏小萌盯了好长时间,似乎有了一番自己的理解,而后胖手一伸,把奶瓶子伸向苏小萌。  苏小萌用手肘戳了戳一旁用平板看邮件的殷时修,嘀咕了句,  “双双饱了,给她把奶瓶子收了。”  殷时修应了声,而后下床,走到双双跟前如常去收,谁知——  “妈妈!”  双双见殷时修要把奶瓶子收走,立马收回来,然后身体前倾,极力的伸长小胳膊,就是想把奶瓶子给苏小萌。  “妈妈!喝奈奈!”  “……”  “……”  很显然,苏小萌当着孩子们的面在床上霸着个小懒桌吃饭就是个错误。  双双已经把她划到她和煌煌那一类了。  煌太子被双双这么一弄,难得犯了傻,赶紧大口吸了好几口,差点都喝呛到了,喝完摇了摇瓶子,见瓶子里还有几口,这才伸向苏小萌……  “妈妈,喝奈奈……”  “煌煌,你就不要凑热闹了行不?”  殷时修在旁边笑的不行,还问着双双,  “给妈妈喝?”  “……恩恩!”  双双眨巴着眼睛,重重点头。  殷时修看她,“怎么样?你要不要喝两口,意思意思?”  “滚滚!”  “渍渍……”  “妈妈不喝诶,怎么办?爸爸喝行么?”  双双看看苏小萌,又看看殷时修,来回看了好几个来回,见殷时修要把奶瓶子塞自个儿嘴里——  胖手又是一伸,一把将奶瓶子从殷时修嘴边给抢了回来。  小嘴一张,把奶嘴咬的死死的。  殷时修愣了好半晌,心里……一阵挫败感。  苏小萌差点儿把饭都给笑喷了!  煌太子伸长手臂,轻轻拍了拍殷时修的背……  殷时修侧首看向煌太子,  “PAPA,喝……”  殷时修心里一阵感动,低头凑过去亲了下煌太子,  “儿子乖,自己喝,爸爸不喝。”  “喝……”  谁知煌太子难得热情,卯足了劲儿,就往殷时修跟前凑,还笑的特别开朗。  殷时修经不住儿子的热情,他接过奶瓶子,象征性的吸了一口,谁知——  吸空瓶子时发出的那声空饷,连距离较远的苏小萌都听到了,真真是……尴尬的……  殷时修晃了下瓶子,根本就是一滴也没有!  他看向煌煌,煌煌也看着他……  两双眼睛就这么互相对着,而后,煌煌突然笑了!  “咯咯……”  “咯咯咯……”  向来煌太子一笑,双双肯定跟上!今天自然也没有例外。  于是这两个小家伙就开始肆无忌惮的笑,笑的没心没肺,偌大的卧室,回荡着两个小家伙的笑声。  苏小萌摸摸鼻子,隐隐意识到,这世上好像也有人能把殷时修给耍的团团转了。  殷时修恼的把两个小家伙扔床上,不停的哈着痒痒肉,以表惩罚。  双双笑的嗓子都尖了,煌太子就在床上到处爬,试着逃开殷时修的“惩罚”。  大概闹到了十点多,两个小家伙才终于困得搭着眼皮,没多久,便被殷时修放回婴儿床里。  苏小萌洗漱后爬回床上,和殷时修并肩靠着,见他还在忙公事,不由好奇,  “今天不是加班了么?还有这么多没忙完?”  “快了。你先睡。”  “唔……”  苏小萌本想说,我等你一起睡。  谁知殷时修没给她这个机会,头也没抬道,  “抓紧睡几分钟,待会儿我会弄醒你的。”  “……”  苏小萌真是恨不得……  红了脸,翻身背对着他,紧紧闭上眼睛,不想理他。  殷时修看了她的身影一眼,唇角勾起淡淡的弧度,继续翻看着邮件。  他没有告诉苏小萌,今天他其实没有在公司加班,而是去处理了一件……  她应该会永远也不知道的事情。  白瞬远对苏小萌曾经产生过的感情,苏小萌不会知道。  她只会知道,她的表哥,不会再讨厌她,慢慢的,他们也会像普通的表兄妹那样,关系不远不近,但会往比较好的方向发展。  那个叫江珊珊的女孩儿。  她这一生恐怕都会活在提心吊胆的恐惧里。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应该也不会太有怨言才对。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