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19婚礼(上)

219婚礼(上)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5289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49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五月二十六日,晴,殷时修和妻儿抵达巴厘岛。  五月二十七日,晴,婚礼如期举行。  一大早,苏小萌便被带进化妆间,拾掇着服饰妆容。  殷时修是个大男人,况且还是个在容貌上得天独厚的大男人,化妆什么的,便显得有些多余了。  化妆师,造型师围绕着新娘和伴娘伴郎们转着,身影忙碌着。  殷家,白家乃至苏家的长辈们,也都一大早就忙碌起来。  一会儿要叮嘱着场地的布置,一会儿又要接待远道而来的宾客。  与这熙攘忙碌氛围有些不合调的是殷时修。  他随便套了件休闲衣服,便开始倒腾两个孩子,给孩子们喂奶,换尿布,穿衣服,还逗着他们玩。  一点儿也不像是今天结婚的准新郎。  直到一个造型师路过客厅时,见殷时修还在那悠哉的带孩子,愣了半晌,而后不由提醒了句,  “殷先生,您是不是也该换衣服了?”  这时,殷时修才看了眼手表,而后依旧笃悠悠的,不急不缓的问道,  “新娘打扮好了?”  “……恩,差不多了,殷先生要一起进去看看么?”  殷时修应了声,孩子丢给两个佣人照看,跟着造型师进了化妆间。  门推开,站在全身镜前的苏小萌,穿着他为她定制的婚纱,长发大卷散于身后,披着的头纱上点缀着小花……  苏小萌抬眉,透过镜子,见殷时修走了进来,不由弯起唇角,当真是笑靥如花,娇羞可人。  “是不是有点不像我了?”  殷时修双手还插在裤袋里,走到她身后,才抽出手,轻轻环着她的腰,下巴蹭着她的肩头。  动作举止间尽显亲昵,一旁的造型师和化妆师很快就识相的退了出去。  “这不就是你么?美的令人发指……”  苏小萌眉头皱了皱。  “令人发指这个词是这么用的?”  殷时修侧首口勿了下她的头纱,  “或者说……你美的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苏小萌被他这一来一回的夸,略施粉黛的脸颊,又无意晕出两抹嫣红,看起来煞是醉人。  “我真走运。”  殷时修发自肺腑的感叹道。  苏小萌抿唇轻笑,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他的穿着上,不由用手肘碰了碰他,  “你怎么还不换衣服啊?都几点了?”  苏小萌这边刚问完,化妆间的门又被敲响了。  几个老人竟同时站在了门外,手里无一例外都带着东西。  门开后,白丰茂率先迈开步子走了过来,把怀里抱着的饰品盒递给苏小萌,  “打开看看。”  苏小萌看着白丰茂,不由摸了摸头,  “外公,可千万别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啊……”  “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两串珠子。这是你外婆生前最珍爱的首饰,举行婚礼的时候,戴在手腕上。”  “白大哥,这么有意义的手串,就让小萌好好收藏着,婚礼,毕竟有这么多人在场,还是穿戴的贵气些好。”  说着,周梦琴便把自己手里捧着的饰品盒子打开。  一套钻石三件套,项链,耳钉和手链……  钻石菱角闪着的光芒,都仿佛在叫嚣着自己有多贵似的。  苏小萌自知自己不是什么识货的人,但即便不识货,单看着这钻石的色泽和切面,也知道价值非比寻常。  “小萌,戴这个。”  周梦琴道。  “今天到场的,谁没钱,谁没见过钻石?戴这么一套东西,能吓唬住谁?”  白丰茂立马就不乐意了,有些阴阳怪气,绵里藏针。  其实双方从楼梯口打了照面,知道对方的来意后,便一路争到化妆间门口。  “婚礼,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当然是有意义更重要。”  言下之意,小萌外婆的手串有意义,而周梦琴送的钻石首饰只显得俗气。  向来很能掌握分寸的周梦琴,也难得的有些孩子气起来。  她其实没说详细,只说这套钻石首饰更配漂亮的新娘子,却没说……  这套首饰是她亲自出面,和意大利最富盛名的珠宝设计师LING沟通,为苏小萌定制设计的。  一个是外孙女儿,一个是准媳妇儿,都是塞心窝子里疼爱。  “别争了,让孩子自个儿决定。”  殷绍辉表面上做了个中间人,实则多看了殷时修两眼,表情里暗含的威胁,赤。裸裸。  这个解决方案,白丰茂也是同意的,于是如炬的目光便落在了外孙女儿身上。  “萌萌,这可是你外婆生前……”  “这套钻石首饰更配这婚纱,老四,你说是不是?”  白丰茂和周梦琴仿佛是真的杠上了。  要是让苏小萌从白丰茂和周梦琴之间选一个,其实还真是有点为难。  她心里必然偏向外公的那手串,毕竟,一想到那是她从未见过面的外婆,一想到那是她妈妈的妈妈生前喜爱的首饰。  她就很有冲动去抚摸。  可另一边却是未来婆婆……不,是婆婆!  一个也把她当女儿疼的婆婆,她也是不好得罪。  于是……  苏小萌笑着把手串套在了手上,又接过周梦琴手上的那套首饰,给了殷时修一个眼神,  “帮我戴上。”  全都收下,心意都领,一个也不得罪。  尽管……新娘子这样看起来,身上的首饰未免有些累赘。  可用苏小萌后来说的一句话来说,长辈们的疼爱,多厚重,也不能称之为累赘。  小萌照搬全收后,白丰茂和周梦琴也没的争了,两老人相互看看,心里其实也觉得好笑。  “好了,时间不早了,小萌既然弄好了,那——”  殷绍辉正要说,那就开始准备婚礼,结果视线不经意定在了殷时修这身休闲装上,眉头一皱,  “你怎么回事?打算穿这样子结婚?!”  殷时修其实只是换一套衣服,快得很,所以他并不着急。  但这个婚礼,长辈们似乎比他们两个当事人更看重,所以便有些皇帝不急太监急。  殷绍辉话一出,白丰茂立马跟上,  “穿这样就想娶我外孙女儿?!你搞什么名堂?是不是不重视这婚礼啊!”  殷时修有点扛不住了,摸了摸头,也没反驳什么,便默默回去换礼服。  ……  婚礼的举办场地设在了著名的情人崖。  这场地是周梦琴定的,一来是这里原本就很有名,向来是婚礼举办的圣地。  二来,殷家老夫人虽说这么一大把年纪,但终究也是个女人,对于浪漫而美丽的爱情传说,有时候就是没有抵抗力。  苏小萌一开始听到情人崖,又上网搜了搜,知道这确实是一个极富盛名的风景宝地,心里很是向往。  但在她知道情人崖的爱情传说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时就叫嚣着问殷时修,  “这什么鬼传说啊?不就是印度尼西亚巴厘岛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嘛!要是在这举行了婚礼……会不会不吉利啊?”  她当真是一脸担忧,一个人碎碎念个不停。  一会儿试探的问问能不能换个景点,一会儿把那些在情人崖举行过婚礼的情侣们狠狠数落了一遍。  这要是有个什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样的好寓意,也就算了。  一对情人得不到父母的同意,双双跳下情人崖,为情殉葬……  这算哪门子好的寓意啊!  殷时修倒是自在,他对神话以及那些传说不感兴趣,对情人崖流传的这个传说,自然也是一样。  于他而言,这里不过是一个举办婚礼的场地,只要风景够好,长辈们喜欢,他倒是没有太多的要求。  但看着苏小萌一个人在那跳脚,其实心里反而舒坦不少。  比起苏小萌因为这个悲伤的传说而在那瞎担忧,他却是笃定而满足。  这丫头得喜欢到自己到什么地步,才能去忌惮一个可能只是世人杜撰出来的传说?  他心里越想越乐,也没多费唇舌,就是说了两句让苏小萌别太在意。  苏小萌见自己的担忧没能引起殷时修的共鸣,其实心里有些愤懑,不过……  “蛮好的,能在情人崖上和你一起宣誓,这要是将来谁违背誓言,就直接把对方推下去好了。”  当时殷时修为了安抚她,虽然是随口说的话,却也难掩这是他的肺腑之言。  寓意差强人意,但……  这种生未同衾死同穴的旷世绝恋,总是让世人感伤的同时,也难以忽视心中的羡慕。  ……  仪式在十点正式开始,为殷时修和苏小萌主持的是当地一个相当有经验的老牧师。  今年已经七十岁高龄了,黝黑的肤色以及脸上深深浅浅的沟壑,让他显的比实际年龄还要老。  但这位牧师却带着些传奇色彩,据说他从二十岁便开始为人主持婚礼。  凡是他主持过婚礼的新人,没有分手离婚的。  苏小萌不知道这当中有几分真几分假。  毕竟这人一生中为那么多新人主持过婚礼,也不见得每一对都能及时的了解到现状吧?  但……  苏小萌看着殷时修缓缓将戒指套进自己的无名指上。  听着殷时修那声不轻不重,却直击入她心脏的,“Yes,Ido”后。  她还是希望,这位传奇的牧师,能够让她和自己心爱的男人执手到老。  不求一生安稳,但求,无论发生什么,有他在身边。  苏小萌是稀里糊涂和殷时修走到一块儿的,两人已经在一起这么久,其实对仪式什么的,也就没有那么看重了。  只是坐在宾客席上的那些年轻未嫁的女孩儿,满眼的钦羡。  苏成济坐在底下第一排的位置,看着海风吹拂起女儿的头纱,阳光洒在她的身上,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将苏小萌交到殷时修手上时,他还不曾有多少触动,只是这会儿静静坐着……  他看着女儿脸上漾起的幸福笑容,突然红了眼眶。  白思弦也不是个多看重仪式的人,所以这会儿坐在下面,也就是看风景一样的看着小夫妻俩。  唔……当然,她也会不自觉的想起二十年前,和丈夫结婚的场面。  和女儿相比,当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这里是印尼的巴厘岛,而那时候,她和苏成济不过是在苏家村的一个礼堂里举行了婚礼,饭菜也都是大锅烧的。  她侧首,正想和丈夫分享一下自己此刻的所思所想,却不料……  “你干嘛呢?”  白思弦皱眉,并不是很能理解此刻默默擦着眼泪的苏成济。  苏成济带着浓浓的鼻音,低声道,  “以后女儿就不是我的了……”  “你说的什么屁话,怎么就不是你的了?”  “你看她看时修那眼神,一副全天下就只有时修的样子……以后萌萌心里肯定装不下老爸了……”  “……”  白思弦晕倒,但是她接下来便没有安慰苏成济,而是毫不犹豫的继续打击他道,  “她不是今天才露出这表情的吧?心里早装不下你这父亲了,说的好像她现在还惦记着你似得。”  “……”  白思弦这话是真的打击到苏成济了。  苏成济在婚礼的仪式结束后,午宴也没有吃多少,便默默的找了一处僻静角落思考人生去了。  白思弦自然不会真的冷落丈夫。  纵然小萌和殷时修已经在一起许久,纵然这场婚礼也就是一个形式,可她和苏成济是小萌的父母。  嫁女儿的场面……总是不会太好受。  苏成济就坐在一处断崖边,盘着腿,叹气声是一声接着一声。  白思弦走过去,往他肩膀上一靠,  “小萌福气好……”  “诶,是福气好……”  有时修这样让人放心,疼爱她的丈夫,确实是好福气。  “有你这样的父亲。”  白思弦轻笑着,说道。  苏成济愣了一下,侧首看向白思弦……  白思弦勾住他的脖子,“老公,我的福气也很好……”  苏成济眼睛泛红,把白思弦搂紧。  ……  午宴结束后,接连着就是一个酒宴。  疲累的宾客可以回房或者去别的地方休息,但还有不少年轻人,精力旺盛,喜欢凑热闹。  午后的酒宴,便继续闹腾。  苏小萌和殷时修回房间换了两套中式礼服,大红色,绣着金凤的喜服让苏小萌一下子就穿越到了古代。  浑身散发着古色古香的中国文化气息。  殷时修一身暗红色的喜服,他身形挺拔,五官俊俏,无论穿什么,都会显的别有一番味道。  两人携手回到酒宴上。  宾客们可以选择休息,但两个新人要是也溜的没影儿,可就是对宾客们的不尊重了。  所以虽然苏小萌感到了些许困意,也强撑着打起了精神。  在殷时修的引领下,她认识了很多原先不太认识的人。  而其中有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男人的到来,让苏小萌又惊喜又错愕。  对于已然将目标定在了“翻译官”上的苏小萌而言,国家高翻院便是她的向往之地。  她知道,踏进那个门槛,她可能需要至少五年的时间。  那中年男人便是现高翻院的院长,曾稳坐外交部的同传第一交椅。  苏小萌并不是很清楚这男人和殷家二老的关系,但从字里行间里,她也不难听出,其实对方并不是太有心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应该还是看在殷家二老的面子上。  至于殷家二老为什么要请他来,苏小萌想她也是明白的。  两人短暂的打了个招呼后,高翻院院长便走了。  殷时修看出苏小萌的局促,轻笑了一下。  苏小萌闻笑,也没心思去嗔怪殷时修,而是颇懊恼的嘀咕了句,  “刚才如果多说几句话就好了……”  殷时修听了后,眼里柔光波动,牵着她的手,继续在这宾客场里走动。  向她介绍着更多她以前从未打过交道的人。  这些人来自不同的领域,大概唯一的共同点便是……一样的优秀而得天独厚。  他本不想让这个婚礼变成一个社交场。  可当他看到苏小萌没有排斥,反而是迎合并试着习惯的积极反应时,他便也不再顾虑。  放开了手的,让她试着去认识更多的人,了解更多的人。  婚礼总体来说,还是很让人愉悦的,除去一些爱玩爱热闹的年轻人以外,大概最兴奋的便是孩子们了……  孩子们对新鲜的事物永远都保持着一颗未泯的好奇童心。  也许在成人眼里并没有太多惊奇的小物件,在他们眼里,却充满了神秘,充满了不可思议。  孩子们是这个婚礼的一道风景线,却也难免会闯些小祸……  这不,临近四点,酒宴上的宾客也都慢慢散去,殷时修和苏小萌正准备回屋稍作休息。  结果不远的角落传来了男孩儿的哭声。  苏小萌似乎更加敏锐,闻声便回头,殷时修随着她的视线,看到殷俊超和杜晴杜凡在一个角落里……  似是发生了些不愉快的争执。  苏小萌抬脚便往那边走,比她脚步更快的便是殷俊超的父母。  等她走过去的时候,祝岚已经把殷俊超抱进怀里,伸手指着杜晴,  “你这小丫头怎么回事?怎么能欺负小地弟呢?”  杜晴不是个能受委屈的主。  被大人这么一说,当时眼睛就红了,立马尖声反驳道,  “我没有欺负他!是他先抢了我的东西!”  “呜呜……呜呜呜……”  杜晴受不了委屈,殊不知那殷俊超从小娇生惯养,被父母宠爱着,更受不了委屈,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祝岚一见自己儿子哭成这样,顿时气焰就蹿了起来,自是认为儿子肯定是受了天大的欺负!  “哭什么哭!男子汉哭成这样,像个小娘们似得!”  殷俊超有妈妈罩着,这杜谦二话不说就把妹妹护在身后。  祝岚一听杜谦这话,眉头都快打成了结,“你这小孩子是怎么说话的?!你爸妈呢!从小没人教你?!”  “能先别急着发火么?祝岚。”  苏小萌眉头轻轻蹙着,她站这也站了一会儿了,可祝岚的叫嚣是愈发厉害。  要说祝岚不知道杜晴杜谦和她的关系,苏小萌不信。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