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22殷时修的野心

222殷时修的野心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798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怎么说?”  “你会继承殷家家主,对么?”  苏小萌的声音贴着他的耳廓传进去,一时间,殷时修竟也分辨不出苏小萌这话带着怎样的情绪。  是高兴是沮丧?是希望是失望?  “……人活一世,或多或少都得有点使命感。”  苏小萌轻轻地牵着嘴角,“担起整个大家族,就是你的使命……爸妈也一直是这么希望的……”  “担起整个大家族不是我的使命。我的使命……”  殷时修顿了顿,而后扬起唇角,大声道,  “我的使命是把老婆孩子养的白白胖胖!”  “……”  “让你,双儿,煌儿能因为我在身边,而感到安心,幸福,萌萌,这就是我的使命……”  苏小萌愣了愣,手臂微微收紧。  “可我不是神,我能给你们的安心和幸福,只能是相对的,而非绝对。古往今来,别说是一些名门豪门,就是皇家王朝,大多走不出一个定律,盛极必衰……”  苏小萌的心脏因着殷时修的这句话而收缩。  “咱家之所以能走到今天这盛景,全在爸妈。可你也看到了,随着他们年龄的增大,家里小辈们都是心猿意马,谁没有自己的打算?”  “寻常百姓,祖孙三代同室,都会因鸡毛蒜皮的事情斗的不可开交,更别说像咱家这种光一个分支下面就二十来号人的大家族……”  “关系到家族荣辱,利益的事,事无巨细,稍微处理不当,就会牵连不断……”  “那……如果你不继承的话,会怎样?”  “唔,你猜猜,如果我不去继承,会怎样?”  苏小萌抿了抿唇,想了想,而后慢慢道,  “如果你不继承,那就是殷时青大哥去继承……时青大哥不是殷家血脉,但是他应该也很有本事吧,外公说能在政坛上混到风生水起的人,都很了不起,就像他自己一样!哈哈,外公好自恋,有没有?”  殷时修轻笑,“恩。大哥很有本事。”  “那如果让他——”  殷时修深吸口气,轻轻打断苏小萌,一派轻松道,  “如果让他成为家主,二姐和容家应该会很乐见,三姐和三姐夫一家会被立刻遣出桦楠苑,君苑也不再是我们的。”  “殷博文和祝岚会骑到你头上,想着法的把之前在你这边受的气还回来。大哥再有本事,可他的儿子心性太差,女婿也不强势。”  “本身他身上流淌的不是殷家的血,纵然爸妈将其视如己出,并未亏待,可人的*就像黑洞一样,根本填不满……”  “他性子强悍,贪权爱利,他沉醉于政治斗争,沉醉于无止境的权欲,只要他能往上爬,他就不会停下脚步。他的野心太大。”  “没人知道他在这政治场上能爬多高,如果,如果……他爬到了比你外公过去更高的位置呢?”  “作为让他忌惮了这些年的四弟,他大概第一个不会让我好过……”  “……”  苏小萌的心慢慢往下沉,搂着他脖子的手攥的手心都出汗了。  “并不是大哥特别恶毒,但人心比海深,尤其是咱家这样的大家族,坐上家主之位,能得到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有几个人能甘心忍让而不觊觎?”  “你呢……你也觊觎么?”  苏小萌轻声问,她知道殷时修最后一定会继承家主的,纵然他曾为她,信誓旦旦的说过放弃。  尽管他表现出来一副毫无兴趣的样子。  可光是爸妈那两道希冀殷切盼望的眼神,就足以让他动摇。  “要我说实话?”  “不是废话么?你敢和我说假话,我就真的逃婚!”  “哈哈,现在还来得及么?”  说着,殷时修还抬手在她屁屁上重重拍了一下。  苏小萌张嘴就咬了下他的耳朵。  殷时修抿着唇,良久道,  “恩,我也觊觎。”  “……”  苏小萌愣了一下,  “为什么呢?就算离开殷家,你一样是个非常非常了不得的人啊!况且,殷氏集团又不是家族企业,那是你的……”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会在二十岁的年纪就和朋友一起搞公司?因为对网络科技的热爱?喜欢搞编码写程序?”  “……”  “萌萌,男人都是有野心的。对事业,对金钱,对权力,还有对女人。”  苏小萌眸子一眯,用食指戳着他的脸颊,危险道,  “哦……还有对女人的野心哪!怎样?是想撒下几吨野草野花种子,种出一个西伯利亚大草原?野草野花任你摘采?”  殷时修侧首就把她手指咬住,还瞥了她一眼,  声音含糊,却很不屑,“这算哪门子野心?”  “真正的野心,不是看得到的大……像你说的那什么西伯利亚大草原,在你眼里,我就这么肤浅?”  苏小萌扬眉,嘟着嘴,  “你不肤浅么?不然还能有什么样儿的野心。”  “我不告诉你。”  “……你说不说?”  苏小萌捏着他的脸颊。  “不说。”  “好,那我回头就和爸妈说,你要圈养一整个西伯利亚草原的野草野花!”  “哦,行,你去说吧。”  “殷时修!你混蛋!”  “……”  殷时修继续往前走,沙子细软。  并非他自负,只是如今这社会,有钱有权的男人确实更得女人青睐,如果他想,信手拈些野花野草,不是难事。  可这算哪门子野心?  纵然成百上千的女人爱慕你,愿意承欢在你身下,说着让你虚荣心得到满足的赞美……  可有一朝一日,你落魄了呢?  这一生,只要有一个人,只要有那么一个,全身心爱你,与你心意相通,和你并肩携手,你想的,她都知道,你说的,她都懂,你做的,她都理解……  不平坦的路途,她会心甘情愿陪你走。  ……就像父亲母亲那样。  这才是野心,因为太难得。  “你说嘛……我这胃口快被你给吊死了啊!!”  苏小萌软磨硬泡,男人就是不说,惹得她在他背上都有点儿炸毛了。  “以后告诉你。”  “等你包下一整个西伯利亚草原再告诉我?!”  “萌萌……你要是想去西伯利亚草原看看,我可以带你去。”  “殷时修,你别挑开话题!”  “啊!对,刚才说哪儿了?哦,家主……恩……”  苏小萌蔫儿了气,知道殷时修这嘴是撬不开了,不过……她没有不安。  没有因为他说的那句,对“女人”有野心而感到不安。  “唔……反正我懂你的意思了,你会继承家主,对嘛?不管是出自爸妈的愿望,还是因为大哥和咱们关系不好,亦或是你自己也贪这玩意儿。”  “……恩。”  殷时修点头。  苏小萌深吸口气。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鼓一口气!”  苏小萌神情认真,很是有气势,字字顿挫,  “鼓足一大口勇气!然后……陪你。”  “……”  殷时修一时间心下动容,嘴巴动了动,却不知说什么,不料苏小萌却又开口了,  “叔……其实我知道,妈妈都和我说了。”  “说什么了?”  “她说你一点儿也不想成为殷家家主。”  “……”  “什么野心啊,什么贪权啊,你就糊弄我呢。妈妈都说了,就算时青大哥成了家主,你也不会怕他半点儿。你比他可阴多了!”  苏小萌嘟囔着,心口紧紧的……一如当时听周梦琴和她说这些话的时候。  “……这是夸我?”  殷时修淡淡问,他没想到周梦琴会和她说这些,不过……大概也能理解周梦琴和她说这些的用意。  “就之前那事儿,因为爸妈都护着我,和容家彻底弄僵,对咱家来说,和容家弄到决裂的地步,并不是什么好事,多了容家这个敌人,只怕之后会招来一系列的麻烦。”  “虽然我是挺委屈的,但事情的源头确实是我……你只是……在替我承担。”  “你知道爸妈担心什么,也怕爸妈会觉得为了我,做到这份上不值得,所以才……才……”  “小萌。”  “……唔?”  “有你刚才那句话就够了。”  “……”  “陪我。”  苏小萌眼眶有点发烫,而后轻笑出声,亲亲他的耳朵,  “累不累?”  “呼……好像有一点儿啊。”  “唔,放我下来。”  “你不累了?”  “唔……累,我们坐一会儿,你再背我走。就算使唤牲口,也得让它喘口气啊,是不?”  苏小萌摸摸他的头发,一副很善解人意的样子。  殷时修瞥了她一眼,某种黠光划过,手臂往后一箍,搂过她的腰,直接把她给扔沙上。  苏小萌都摔懵了,只觉得屁股一阵顿痛,  “殷时修,你!你你你——!”  殷时修拍了拍手,动了动肩膀,一派轻松自在,  “重死我了。”  “你才背我走多远啊,你就说重!你,你以前从来不说我重的!”  殷时修蹲下,看着她。  “干,干嘛啊?”  苏小萌被他这样盯,声音一下子就虚了,真是见了鬼,她为什么要虚啊?!  “你自己看看,咱们都从东海岸走到西海岸了,你再看看,那烧烤摊子的烟,你还看得到么?”  苏小萌探出脑袋,伸长脖子张望了一下,而后清了清嗓子,嘀咕道,  “那,那你也不能摔啊……摔坏了咋办啊……”  殷时修翻身坐下,把她往自己身上一拽,让他趴自个儿腿上,大手就揉上她的屁股!  “诶!你干嘛啊!这光天化日的!”  “这里没人。”  “那儿,那儿不是人啊!”  “天这么黑,看不到。”  “殷时修,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啊!”  苏小萌连连叫唤着要翻过身,结果还没翻成,殷时修又是一巴掌拍了下来,  “还乱动不?”  “你!”  “你不是说疼么,我给你揉揉。”  苏小萌愤愤道,  “有你这样给个巴掌再揉三揉的么?”  “……哪这么疼呀?瞎叫唤。”  “就是疼嘛!”  苏小萌嘟囔了句,但之后没再乱动弹,趴在殷时修腿上,也挺舒服。  “唔……”  苏小萌眉头动了一下,“叔,你揉哪儿呢……那边没摔,没摔!”  “都揉揉……”  苏小萌脸都涨红了,双手捂着脸,就吐了三个字,  “色老头。”  殷时修的手占足了便宜才松开她,撑着身后的细沙,吹着晚风。  苏小萌爬起来,换了个姿势,跪坐在他腿上,正面对着他。  “哦哟?刚才不是还很害羞么?”  “你想什么呢!我是有话和你说,这样听,你听的仔细。”  “……”  殷时修看着她,长发被风吹得直往他脸上飘。  “我……我……”  殷时修搂着她的脖子,凑到自己唇边,“我知道,你很爱我。”  “我不是——唔……”  再多的话也被殷时修一口吞下。  绵绵情意,比海深。  苏小萌睁着眼睛,唔……她想说什么来着?  这一口勿,给口勿忘了。  ……  沙滩上的人越来越少了,时间慢慢走向十二点,夜深,凉意重。  但苏小萌窝在殷时修怀里,舒服的都快睡着了。  “好了,回去吧。”  “……唔,哦。”  某人已经睁不开眼了,殷时修蹲下身,把她拉到自己身上背着。  苏小萌依旧晃荡着双腿,眯着眼睛,迷迷糊糊间,唇缝里还溢出丝丝笑意,  “嘿嘿……真的背我回去啊?”  “好了,睡吧。”  苏小萌心满意足的蹭着他的后颈,唇角勾起的弧度,一直没褪。  嫁给他,真好。  ……  殷时修背着基本已经睡熟的苏小萌回到酒店时,时针刚过十二点。  他怕走正门会遇上还没退席的宾客,便和小萌绕到后门,穿过一个小木桥,直接进他们房间所在的大楼。  殷时修倒是没有料到,这才刚过小木桥,不远处便传来男人的调戏声。  偏偏这男人的声音还有点耳熟……  殷时修本不想多管闲事,偏偏小萌睡得也不死,听到不大和谐的争执声也迷迷糊糊的睁了眼,  “叔,啥情况?”  “不是什么好情况。”  “放开我!你放开我!”  苏小萌眨了眨眼,被这道女声喊的清醒了不少。  她忙从殷时修身上下来,“去看看。”  “……”  转瞬,苏小萌便拽着殷时修走到“争执中心”。  喝醉酒,红着一张脸的男人此刻正拉扯着一个年轻女人,样子像是在……非礼?  “殷……”  苏小萌认识这男人,但,一时间还真叫不出名字。  “子杰,放开人家。”  殷时修声音冷下,呵了一声。  殷子杰摇晃着身体,眯起醉醺醺的眼睛,瞅了瞅殷时修,而后哈哈笑了几声,  “四堂哥啊!你,你怎么在这啊?喲……堂嫂!堂嫂这一身……怎么都是泥啊?哦!我知道了……”  殷子杰指着殷时修和苏小萌,打了个酒嗝,继续道,  “你们……去外面玩儿了!堂哥堂嫂……你们,你们这胆子也忒……嗝——!也太大了!”  一旁的年轻女人见殷子杰转移了注意力,便要挣脱他拽着自己的手。  谁知她一动,殷子杰又灵敏的回过神,将女人往自个儿怀里一抱,嘴凑上就亲,  “小美人,刚才晚宴上对我那么殷勤……现在矜持什么呀?”  “放,放开!”  女人话音刚落,殷时修已经一把扯开了殷子杰,当即一巴掌甩了上去。  殷子杰脸颊一痛,  “打,打我?”  “清醒点没?”  “堂哥,你竟然打我!是这个小践人勾,勾引我……嗝!”  “我没有勾引他!”  年轻女人忙道!她眼睛有些红,看起来很委屈,但神情倔强。  她的视线从殷子杰的身上移到了殷时修身上……  她知道他……  白天的婚礼仪式上,她坐的位置偏,看的并不太真切,这会儿离得近,这才惊觉新郎官,原来如此俊帅。  “你是……”  苏小萌打量了女人好久,这才试探问道,“小姑奶奶的女儿?”  郭彤这才忙看向出声的苏小萌,这个比她要年轻几岁的女孩儿……是今天的新娘,是她名义上的表亲外甥女。  近距离打量,也不是多美的人,可如今却是枝头上的凤凰。  “小萌,我是郭彤。”  “果然是!我就看着像!”  “嗝……什么?你们在干嘛?”  殷子杰醉的和滩烂泥似得,捂着脸,指着他们问道。  殷时修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二叔。  随后便把殷子杰扔一边儿,对郭彤道,  “不好意思,这是我堂弟,酒品不好,不是真的要冒犯你,我代他道歉。”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