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23 洞房花烛夜

223 洞房花烛夜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23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关于称呼的错误纠正:  殷俊超喊苏小萌应该是叔婆,而非姑奶奶。  苏小萌喊郭彤应该是表姑,而非姨。  还有之前殷时青与容乔谈话时,应该自称大哥,而非大伯。  君君在称呼的常识真的是差,不是我不知道怎么写就胡邹,而是我以为我理解的称呼就是对的!  所以在此特别感谢广大读者向君君指出,纠正。  之后君君会特别特别注意!文中若是有常识性错误,请读者们一定要用力用力用力的指出!  谢谢筒子们!  ——  郭彤身材修长,个头直冲一米七,笔直的双腿,微微露出的小腹,马甲线隐约可见。  肩胛瘦窄,锁骨凸出,可以说是模特身材了。  不仅如此,她还有一张漂亮脸蛋,小脸以及细长桃花眼很容易就让人记住。  至少苏小萌是打心里认为这个表姑漂亮的很。  长相漂亮的年轻女孩儿,多多少少会有些自负得意,而郭彤又是骨子里都带着一分傲气的人。  面对殷时修温言致歉,她只是淡淡的应了声,  “没关系,也怪我不该以为在酒宴上聊得来,就和他多喝两杯,让他误会我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  “唔……不三不四……唔,你——”  殷子杰都醉的晕乎了,但涣散的注意力却还是要往郭彤身上瞄。  殷时修二话没说,抬脚就踹了一下殷子杰,让这只会丢人的家伙闭嘴。  殷子杰嘟了嘟嘴巴,颇委屈……  “哥,你真凶!”  “……”  殷时修睨了他一眼,而后便重新看向郭彤。  “让郭小姐见笑了,这会儿太晚了,郭小姐住哪个房间,我让酒店保安送你回去。”  说着殷时修已经向不远处正在巡守的保安招手。  保安见势便匆匆跑了过来……  殷时修没用通用语,而是甩出一口流利的巴厘语,只见保安连连点头,而后便走到郭彤身边,微微伏下腰,礼貌的请她走在前边。  郭彤临走时没有多说话,只是多看了殷时修两眼,而后对苏小萌道,  “小萌,那我先回去了,今晚的事情就不要和家里人说了……”  “好。”  苏小萌点头,应下。  郭彤离开时,脊背挺的依旧很直,给人感觉气质很好。  苏小萌收回视线,用手肘碰了碰殷时修,  “我表姑美吧?”  殷时修眼睛往下瞥了她一眼,  “挖坑让我跳?”  “……”  被识破的苏小萌明显尴尬了一下。  “你们女人就是这样,我要是摇头,你会说不诚实,我要是点头……”  “哦哟,你想那么多干嘛咯?就随便问问,随便问问啦……”  苏小萌笑笑,掩饰自个儿的心虚,所以丈夫太聪明真的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视线落在睡着了的殷子杰身上,赶忙跳开话题问,  “他怎么办啊?”  “扔这,二叔二婶一会儿就会来了。”  “唔……不大好吧?”  “自作自受,我们得回去了,双双和煌煌应该还在爸妈那儿。”  苏小萌看了眼殷子杰,想了想还是拉住了殷时修,  “还是等二叔二婶来了,我们再走吧。”  说着苏小萌已经坐在一边的石头上了,殷时修叹了口气,不过低头看了眼手表,只见方才睡着了的殷子杰突然醒了,把坐在边上的苏小萌往怀里一抱,  “美人……好冷哦,让本少爷抱抱……”  殷时修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正要伸手去把醉鬼给扯起来扔出去。  只见苏小萌已经条件反射的拳头一抬,右手给了一拳,左手给了一巴掌。  殷子豪被打的懵了。  脸上火辣辣的疼,睁着眼睛看向气喘吁吁被吓的站了起来的苏小萌。  苏小萌咽了下口水,怎么说人家也是喝醉了,不能算是有意冒犯,又是亲戚……  “那,那个……条件反射,条件反射……”  她解释着,只见殷子杰愣了好一会儿,而后嘴慢慢撇了下来,二十好几的大男人,突然就委屈的哭了!  “哥……四堂哥……她打我,她打我啊……呜呜……”  “咳咳,你,你别哭啊……”  苏小萌摸了摸头,这大男人怎么就和小孩子似的,亏得长得还挺硬汉形象的。  “该。”  “哥……”  殷子杰正要再说什么,殷绍槐和妻子已经匆匆赶了过来。  原本殷时修没打算给二叔打电话,毕竟时间太晚了,二叔又上了年纪。  可这殷子杰喝醉了酒,就喜欢耍酒疯。  偏偏奇了怪,只要二叔到场,他这酒疯耍的再厉害,也会立马消停下来。  “子杰!”  “嗝……唔!”  可不是?酒嗝打了一半,听到父亲的声音,手把嘴一捂,连忙把另外半个酒嗝给吞了回去。  苏小萌都看傻了眼,这可真特么神奇。  殷时修看向二叔,言简意赅的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但着意在子杰喝醉了,而不是*小萌表姑上。  毕竟……  这殷家和他同辈分的兄弟姊妹里,殷子杰他算是了解的比较透的一个。  当然,这也和殷子杰本身就单纯无脑得可怕有关。  至于郭彤……  殷时修牵着苏小萌的手,和二叔二婶道了晚安,便一同进了大楼。  他们先去了趟殷绍辉和周梦琴的房间,两个老人果然没睡,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佯装着没好脸色。  苏小萌连连咽口水,就知道她和殷时修玩大了。  “玩的高兴么?”  殷绍辉问了句,苏小萌可不敢吱声啊……  握着殷时修的手紧了紧。  殷时修清了清嗓子,说道,  “爸,这个……你应该知道的,肯定比在宴会厅继续陪笑来的高兴……”  “你个臭小子!你好的不学,竟学一些没谱的!”  “……”  一旁的苏小萌这就有点听不懂了,爷俩这是在说啥?  周梦琴叹了口气,  “今晚要不是你外公还有亲家坐镇,场面真的不好收拾,来的都是些什么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下次……”  苏小萌就低着头在那听训,殷时修也没多吭声,等二老念叨的差不多了,就把他们给“轰”出去了。  出了房间,苏小萌还有些不可置信,  “就这样?”  “……你还想怎样?”  “唔……我还以为……”  苏小萌巴拉巴拉说了一大串爸妈会怎么苛责他们,谁知道就这么几句很表面的批评。  殷时修笑而不语。  而后两人又去苏爸爸和苏妈妈的房间,想抱双双和煌煌回屋,但苏妈妈还是把孩子留下了。  “洞房花烛夜,有两个孩子在,多扫兴啊是吧?”  苏成济说着,冲殷时修挤眉弄眼。  殷时修轻笑,道了谢便带苏小萌回了房间。  苏爸爸和苏妈妈的好意,殷时修怎么都不会浪费的……  苏小萌想的单纯,两人在外头浪了一晚上,说实话也是真的累着了。  就是前半夜她吃的那些烤串,这会儿也都消化完了。  洗了澡往被窝里一钻,都没等殷时修从浴室里出来就睡迷糊了。  没多久,她就做了个梦,梦里,殷时修像一头凶兽一样用力的站有她,竭力的索娶。  她发出的声音,连她自己听了都觉得害羞……  双褪环住他的要,块感像夜晚入眼的海浪般,一波接着一波往她身上击打。  那是种几乎要将她淹没的强势。  隔天早晨,浑身的酸痛感提醒着昨晚半梦半醒间发生的一切……  “殷时修!你个色老头!!”  ……  郭彤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一颗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从昨天晚上抵达巴厘岛,入驻这家顶级豪华酒店,再到白天出席殷时修与苏小萌的婚礼……  她今年二十四岁,同学朋友当中也有结了婚的,她成长于上海,那是个繁华到能让人迷乱眼睛的城市。  更别说,她还是生活在市中心。  参加过的婚礼,相对而言都是比价奢华贵气的。  而最奢华贵气,让心高气傲的她也打心底里感到羡慕的便是大学室友的在和平饭店举办的婚礼。  由于男方家境优渥,出身豪门,婚礼时进进出出的也都是些谈吐举止间能流出贵气的上流社会人士。  郭彤向来心性高,她人长得漂亮,身材也好,学习成绩不说拔尖,也算是中上流,毕业后更是很顺利的考进银行。  凭着出色的外表,在银行工作也是如鱼得水。  只是……  她心有不甘,不甘自己的家庭,竟如此平凡而普通。  母亲是银行职员,父亲就是个出租车司机,而亲生父母,又都只是工人。  她十几岁的时候,一家三代人还挤在那种老房子里,几十平米,厕所都没有隔间。  后来市中心拆迁,这才分得了房子。  可她不满足于这种生活环境的提升,她想要的是更高更广阔的天地。  她一点儿也不想在银行里和那些鼠目寸光的同事为那点业绩明争暗斗个不停。  她觉得自己有能力,她只是缺人脉,缺关系,缺机会。  就在今天,她参加的这个婚礼,比她以往参加的任何一个婚礼,都更她震惊,那种眼界一下子打开的感觉,让她心潮澎湃。  有钱人,有权人,一个个就在她身边走过,她只要一伸手,就能捞一个。  她就是这么想的,不会捞不到,一定能一捞一个准儿。  毕竟……  就连苏小萌那样的,都能钓到大鱼,更何况是她了。  她和苏小萌过去并未见过,来之前,从母亲嘴里,也就知道是个挺可爱的小姑娘。  今日仔细一看,真是平凡的丢进人群再拎不出来。  可偏偏,这样平凡的苏小萌,却嫁给了一个无论外形,还是内在,都让人移不开眼的男人。  郭彤接触过的男人不在少数,光是追过她的,把她奉为女神的,可以排一整条街。  殷时修……是顶级的。  ……  隔天早晨,郭彤便敲开了父母的房门。  没有转弯抹角,而是直接提出了请求……  “我不想继续留在银行工作,我想去北京发展。”  “去北京发展?”  苏季芳愣了一下,“彤彤,你怎么突然想换工作?还要去北京?”  “我不想一辈子都只当个银行职员。我有能力,我只是没有机会。”  苏季芳与丈夫郭建平互相看看,有些哑言,良久,苏季芳才试探着问,  “彤彤啊……那你去北京,打算换什么工作?工作是找好了,还是……”  “我想去苏小萌丈夫的公司工作。”  “……”  苏季芳嘴巴微张,有些不能理解的看着女儿。  “胡闹!”  当时郭建平便重重呵斥了一声,他拍了下桌子。  “我没有胡闹。我想了一整晚,我为什么不能去北京寻求更好的发展?毕业以后,很多比我能力,比我成绩差的同学,凭着家里的关系,找到了比我好不知多少倍的工作。”  “别人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我却要付出好几倍的努力,爸妈,你们就没有想过是什么原因?”  “彤彤啊,我知道,我和你爸没能在你的工作上帮你什么,但在银行工作不是也蛮好的嘛……就算你去北京也……”  “蛮好蛮好?哪里好了?!我才二十四岁!我为什么不能有点追求?我想要更好的工作,赚更多的钱,不用看人脸色,不用和别人为了那点儿业绩争来争去!”  “可——”  “现在机会就摆在我面前,妈,从小到大我也没求过你什么,你让我做你的女儿,可关键的时候不帮我,又算哪门子女儿?”  “郭彤!你是怎么和你妈说话的!”  郭建平瞪着郭彤。  郭彤红着眼看着郭建平。  苏季芳动了动唇,良久,轻声道,  “小萌的丈夫开的什么公司?你适合么?况且……我们家和小萌一家的交情实在也不深,小萌也刚嫁进人家家里没多久,就这样——”  “妈!说到底你就是不想帮我!”  “我……丫头,你说这话,有没有良心呀?”  苏季芳眉头都皱了起来,眼里划过一抹伤感。  “妈……”  郭彤坐到苏季芳身边,握住她的手,忙道,  “苏小萌那丈夫是殷氏集团的总裁,殷氏集团可是世界百强企业,只要进那里工作,将来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很吃得开!”  “……”  “妈妈,您就和大舅说一说,大舅不会不放在心上的。”  苏季芳是个寻常老百姓,但就算是普通小老百姓也能看得出来,苏小萌嫁的这家人家,来头不仅不小,恐怕还大到他们不敢想象。  就算她真为女儿的要求去向大哥开口,再让大哥去向孙女婿开口……  恐怕也只是为难大哥而已。  郭彤见苏季芳还在犹豫,当时就没了耐心,暴躁的跳了起来,  “从小到大,你们帮过我什么?!现在我不过是提了一个小小的请求,你们都不愿意!做父母做成你们这样,你们不感到惭愧么?”  “啪!”  郭建平当时便一个巴掌甩了上去,打在郭彤脸上,声音响的都让人心颤。  苏季芳心疼女儿,立马站起来把女儿护在身后,  “建平,别动手啊!”  “这种女儿,养她这么大不知恩,反倒说出这样狼心狗肺的话!”  “你打死我,你打死我好了!”  “你——”  “好了!不就是请大哥帮个忙嘛,我去开这个口行了么!”  苏季芳叹了口气。  郭彤吸了吸鼻子……  “可彤彤,妈必须要和你说清楚,这小萌嫁的不是简单人家,就算人家再有钱,也和咱们没关系。”  “……”  “妈嫁进郭家以后便鲜少回成都,要不是大哥惦记,这次也不会来参加婚礼。原本两家也不算多熟稔……”  “妈,我明白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起码不能给苏小萌造成困扰,对吗?”  苏季芳点头,  “我会和你大舅提,但如果你大舅真觉得为难,这件事就算了,你也别惦记了,行么?”  “妈,只要你好好和大舅说,他一定会帮的。”  “……”  没人知道郭彤是哪来的这种自信,而事实也确实如郭彤所说,苏季芳向苏季康说了这事后……  苏季康虽然有些为难,却也答应为他们开这个口。  当然苏爷爷不是傻瓜,不可能自己去向孙女婿开口,而是叫来了苏成济,让儿子去提。  苏成济和白思弦商量后,白思弦倒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  说没问题,要不要郭彤,由殷时修做决定。  于是也没多想,就叫来了殷时修和苏小萌,提了郭彤想要进殷时修的企业工作这事……  殷时修倒更随意,完全不放心上,只是看向苏小萌,道,  “既然是萌萌的表姑,那就听萌萌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