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24第一外交翻译员

224第一外交翻译员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53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0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苏小萌倒是没想到表姑会有这种想法。  殷时修一句话就把问题扔到她身上……  这,这……叔会不会太不负责任了点儿啊?  苏小萌没能忍住翻向殷时修的白眼。  殷时修没看她,只是径自伸手拿茶壶给爸妈的茶杯里添了点水。  苏成济看向苏小萌,忙道,  “闺女,你怎么看?如果你要是觉得不合适,爸回头就自个儿去和你姑奶奶说。”  “那姑奶奶和爷爷的关系打小就好,这么多年不见,难得见了一次,姑奶妈开了这个口,如果不帮,我怕爷爷和姑奶奶会因为这事儿心里有疙瘩……”  苏小萌摸了摸头,喃喃说着。  而这话,也透露出苏小萌并不想答应下来的意思。  这倒是有点出乎苏妈妈的意料。  “你爷爷和你姑奶奶都是明事理的人,这种事,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没什么好疙瘩的。”  苏妈妈这么说着,但其实换了她,她也会下意识选择不帮,向女婿开口是一回事,但若处在时修和小萌的位置,应与不应又是另一回事。  她和郭彤没打过交道,昨天见着,也就匆匆几面,打了两个招呼而已。  那女孩,长相气质没的挑,与人打交道也礼貌有分寸。  但这都是表象,一个压根没怎么接触过的人,提出了这种请求……  “唔……我的意思不是不帮,就是看在姑奶奶和爷爷的情分上,也都应该答应,但表姑的本行是银行职员,她擅长什么,欠缺什么,我们都不清楚……”  “况且,表姑想从上海到北京发展,肯定是要奔着更好的前程走。这万一叔给她的职位和薪酬,她其实并不满意……那不是更尴尬么?”  苏成济眨了眨眼,拍了下腿,  “也是哦!还是闺女想的周全。”  苏小萌可不觉得这事儿想的周全是件好事,这世上最难处理的大概就是人情关系。  “如果你想帮她,我不介意给她薪水高一点。”  殷时修看出苏小萌心里的考量,这小丫头……  “我觉得这样不好。”  苏小萌立马驳回了殷时修的提议。  “……”  殷时修倒没想到自己这一张口就给驳了回来,清了清嗓子,闭嘴不说话了。  “那爸就去回掉,没什么难做的。”  苏成济说道,他可不想为一个才刚见面的表妹,让自己闺女为难。  “爸,你先别急,表姑要来北京发展,想要进叔的企业,不是不行,只是必须互相了解后,她想要的,我们能够给,我们给的,她也能要的起,达成一致才行。”  “如果贸然应下,好,表姑回去把银行的工作辞了,跑到北京来……结果,更不如意,这不是坑表姑么?”  “唔……所以,你的意思是让你表姑过来和你们聊一下?”  “不用和我聊,和叔聊聊就成了。”  “……”  殷时修眉头扬高,斜眼瞥了她一下,而后便收回视线,  “我无所谓。”  苏小萌听这话就来气,  “这是你的公司好嘛,你让我决定招不招人,我狗屁都不懂,你也太不把人事当一回事儿了!”  殷时修见她一本正经的教育他,不禁笑出声。  他不是没把公司人事当一回事,只是没把她表姑当一回事。  “你还笑!”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和她聊聊呗,当面个试。你看,怎么样?”  “唔……成。”  苏小萌点头。  有了这话,苏爸爸和苏妈妈便回去“复命”。  郭彤听了这样的答复后,倒也坦然接受,只道,  “这是应该的,小萌和殷先生能给我这样的机会,我就已经很感激了,谢谢表哥表嫂。”  第二天的晚宴结束后,小萌的殷时修的婚礼便算举行完了。  小萌换了身稍舒适些的礼服,和殷时修站在门口,送宾客们离开。  这时,周梦琴走了过来,把小萌拉到一边,和她说了几句。  苏小萌诧异了一下,而后眼里划过一丝小激动。  “快去吧。”  “那这里……”  “我们在这。”  苏小萌点了点头,而后便顺着周梦琴说的话上了楼,到达祁院长的房间时,房门正好开了,祁院长和他的助理正好推着行李出来。  “祁,祁院长……您好。”  “啊,你来了啊。”  “婆婆说您是九点半的飞机回北京,我来送送您。”  苏小萌说着便伸手要帮他提东西。  祁军笑了笑,伸手轻轻挡了一下,示意她不用这么客气。  “那走吧,正好趁这个空,我们多聊聊,昨天宴会上宾客太多,都没来得及和你说几句话。”  苏小萌忙点头,她也是觉得好可惜,没能和这个了不起的翻译译员多聊一会儿。  出了酒店,苏小萌跟着祁军上了车,这里去机场并不算远。  路上,苏小萌有点儿紧张,小手交握在一块儿,不知道怎么开场。  祁军瞥见她慌张的小动作,不由笑了笑,先开了口,  “听周前辈说,你想成为一个翻译?”  “……恩!”  苏小萌忙点头!  “想成为一个翻译不难,但成为一个好的翻译,却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唔,我知道,那时下定决心想成为一个翻译的时候,我就详详细细的了解过这个行业,也下意识的找了些顶级翻译译员编写的书籍来看……有些书里写的还蛮吓人的……”  “比如?”  “唔……”  苏小萌的眼睛瞄了眼祁军的毛发稀疏的头顶,而后又立刻收了回来。  “咳咳……就是有点吓人……”  她没细说,但这斜睨过来的小眼神,祁军却没忽视,  “哈哈,是怕变成我这样,秃头?”  苏小萌脸一红,点了点头,“据说这个行业,很容易秃……”  “哈哈哈哈!”  祁军笑的停不下来。  苏小萌被笑的很羞愧,脸都红到了耳根后头。  “比起IT行业,要好很多了啦!放心放心!”  祁军打趣道。  苏小萌听了这话,更是放心不下来了……  “不过,要是真秃了也没关系,我戴假发!”  “哈哈哈!哈哈哈!”  “……”  “哈哈哈……”  “祁院长,您能不笑了么……我没在说笑话啊……”  苏小萌心里真的是觉得很尴尬。  祁军忙揉了揉自己都笑疼了的脸部肌肉,清了清嗓子,  “好好,我不笑了。”  苏小萌这才轻轻吐出一口气,结果这口气还没吐完,只听身边“嗤——”一声。  转头,只见祁军这个四十好几的中年男人,忙捂住嘴,但裸露出来的眼里,全是笑意。  “……”  ……  两人到了机场,苏小萌送祁军到安检口。  祁军看了眼时间,觉得还早,便让助理先进去,自己则和小萌坐在一旁的凳子上。  “祁院长,您还有什么事儿么?”  “就别叫祁院长了,叫我祁叔叔吧。”  “……哦,祁叔叔。”  苏小萌喊了声,心里有点儿窃窃的乐。  眼前这人可是北外高翻学院的院长,国家翻译研究所的教授……  旁人不知道要在翻译这条路上走多远才有机会见这人一面。  而她已经可以叫他叔叔了!  这关系……一下子就近了!  “其实这次我过来参加婚礼,是你丈夫的请求。”  “……”  “当然,也是看在殷先生和周前辈的面子上。”  祁军从自己的包里拿了一本很厚很厚的笔记本,递给她,  “这本书,来之前,我就想着一定要和接触完后再决定给不给你。”  苏小萌看着这页脚有些泛黄的笔记本,莫名就觉得分量重。  她双手接过。  “这是我刚进翻译学院时用的,这里面的笔记对初入这行的学者比较有用,给你,应该正好。”  “祁叔叔……这个……这个……”  苏小萌一时间觉得手上的笔记本更重了!  “时修把你的学业情况发给我看过,你学的是对外汉语专业,他说你想先转到翻译专业,是么?”  “唔……打算这个学期结束,九月份就转到翻译专业。”  “A大的翻译专业……就没有必要了。”  “……”  “对外汉语专业挺好的,翻译就是在两种语言之间自然切换,你现在比起专业性和技巧性,更应该注重基础。”  “翻译不仅仅是单词,语句在不同国家语言之间的转换,它需要你具有强大的广识性,你主攻英语,那么西方国家的历史文化,宗教民俗,经济政治……你都要了解,不仅如此……”  苏小萌认真听着……  熙熙攘攘的机场,广播里的声音不曾断过,来往的行人匆匆自他们身边走过。  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苏小萌将祁军的每一句话都听进耳朵,记进心里。  短短的半个小时,他给了她很多建议,让她恍然,原来……  对的方法比埋头苦学更重要,一步一步来,要比急功近利的求成更扎实。  此外,祁军说到一半时,突然就转换成了英文,苏小萌愣了一秒后,立马就跟上了。  这点让祁军很赞赏,觉得小丫头的反应能力还不错。  “时修说你语言天赋不错,但基础不算扎实,如果真的要立志成为一名翻译,从现在开始,可真的是不能再马虎了哦?”  苏小萌重重点头。  祁军抬眼看了眼墙面上挂着的大钟,笑了笑,站了起来。  “祁叔叔,您赶紧进去吧,别耽误了。等我回北京,我请您吃饭!”  “请我吃饭?”  “唔……主要向您讨教,哈哈……”  祁军打心眼里觉得苏小萌这丫头挺招人喜欢的,她的学习能力,专业知识等等,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看不全。  但……小丫头性格好,有耐心,谦虚而坦诚。  “其实何必向我讨教呢?”  祁军笑道,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正值改革开放的重要关头,要说起我们国家的第一外交翻译译员,国内外,可没人不竖大拇指。”  苏小萌眨了眨眼,觉得祁叔叔这思维跳跃的太快,她有点儿跟不上。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第一外交翻译译员?  “唔……祁叔叔,您是要我向那人讨教?”  “难道不应该么?”  “可我,我不认识啊……”  这种什么第一外交翻译译员,名号一出来,苏小萌就觉得远的像挂在天边似得,只能抬高了脖子,踮脚仰望。  “哈哈哈!”  祁军又笑了起来,丝毫不给苏小萌面子。  苏小萌心里暗暗觉得自己和这祁叔叔的笑点压根就不在同一条线上。  “你不认识?”  “不认识啊。我就认识您!嘿嘿!”  “……周梦琴。”  “……”  ……  苏小萌坐在出租车上回酒店。  殷妈妈……原来是这么厉害的人。  殷妈妈原来……是第一外交翻译官……  不知为何,光是这一个认知,就让她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  一颗小心脏,激烈的跳动着,一时间说不清楚这种情绪。  总之……就是很激动!  激动的同时,又打心底里实在敬佩……  回到酒店正好九点,她刚下出租车,便见单明朗,殷梦,白瞬远等七八个年轻人从酒店出来。  单明朗一见苏小萌,忙上去,二话不说就把她拖住,  “小舅妈!和我们一块儿玩去吧!岛上十点有个舞会,好多当地人在那儿跳舞。”  “唔……我有点儿累了,你们去吧。”  “小萌,一块儿去嘛,明天就都回家了,难得大家聚到一块儿。”  殷梦也劝道。  “我……那也叫上你小叔吧?”  “可千万别!”  单明朗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苏小萌愣了一下……  “我们年轻人凑一块儿玩,带小舅干嘛呀,他都三十好几了,玩起来有代沟的。”  单明朗忙小声对苏小萌嘀咕道。  苏小萌眨眨眼,不由笑了出来,  “明朗,你现在胆子是真的大了呀!这话你都敢说?”  “小舅又不在,难道小舅妈你要打小报告嘛?”  苏小萌瞥了他一眼,  “这就要看你表现了。”  “小舅妈,一块儿去玩嘛!”  苏小萌架不住单明朗和殷梦左右怂恿,又加上她自个儿也挺想看看当地的歌舞节目。  于是乎打了个电话给殷时修报备了一下,便和他们一块儿去玩了。  ……  而这边,殷时修也不在房间里,而是在酒店的咖啡馆里。  他坐在靠窗的位置,郭彤朝他走过来的时候,漂亮的眼睛闪过一瞬的诧异,而后便大大方方的打了招呼,  “殷先生,您好。”  而后拉开椅子,只坐三分之一,腰背挺的很直。  “你好。要喝点什么?”  殷时修把menu移到她面前。  郭彤看也没看,便向服务员要了一杯柠檬水。  而后对殷时修解释道,  “这会儿不早了,喝了咖啡会睡不着。殷先生最好也少喝点儿。”  “无碍,我睡得晚。”  “哦,呵呵,也是,殷先生工作繁忙。即便是婚礼期间,似乎也不疏于工作。”  殷时修端起咖啡,抿了口,只笑不语。  自然没有这个必要告诉眼前这个特地喷了Chanel季度最新款香水来的女人,他睡的晚,是要沉醉于闺房之乐。  这款香水味道香甜,适合小萌,这两天,小萌用的就是这个。  前调中调尾调的味道还是有些差别,尤其是郭彤还喷了不少,味道更是鲜明。  一闻便知是香水前调,顶多半个多小时。  “小萌叫你表姑,我想……我比你大这么多,还是不叫你表姑了,就叫郭小姐,行么?”  “殷先生不用这么客气,叫我郭彤就行了。”  这是个很聪明,并且沉得住性子的女人。  “好,郭彤,你想到北京发展是么?”  “……是的。”  “为什么呢?你之前在银行工作,不是也很好么?”  “殷先生,您是大老板,其实应该能明白像我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想要在事业上寻求更好发展的欲望吧?”  殷时修点了点头,“唔,是。”  郭彤微笑,  “我知道殷先生可能会觉得我别有居心,毕竟……这个请求太过贸然,应该让小萌为难了吧?”  殷时修扬了下眉,  “还好,不算为难,你们是亲戚,能帮到的,还是尽量要帮。”  “其实……”  郭彤顿了顿,深吸口气,直言道,  “我确实是别有居心。”  “哦?”  “我厌烦于银行的工作,觉得很无聊,很没干劲。我想过跳槽,但说实话,我的家庭那么普通,没有好的渠道和关系打理,想找一份好的工作,非常难。”  殷时修微微点头,“唔,也是。”  “这次来参加您和小萌的婚礼,我知道您是殷氏的总裁,只有一个想法……”  殷时修抬眼,对上郭彤。  “我的机会来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