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25不讨厌你,从来就不讨厌你

225不讨厌你,从来就不讨厌你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97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1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殷时修抬眼,不由多看了面前的郭彤两眼。  显然……  面前的女人说出的话,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意外的坦诚,意外的……果断利落。  殷时修的手指轻轻敲着咖啡杯的杯沿,郭彤比苏小萌大三岁。  至今,他犹记得他和苏小萌的第一次正式见面,也是在这样的一个咖啡馆,他也坐在靠窗的位置。  那小丫头见着他后满脸的局促紧张,记忆犹新。  她努力想让自己显得自信大胆,却不知那样的她,实诚的让人觉得可爱。  与她形成强烈对比……郭彤走到他面前时,仿佛带着一种天生的自信和骄傲。  “机会……”  殷时修咀嚼这两个字,而后颇意味深长道,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郭彤,我就冒昧问一句,对于进殷氏工作,你都准备了些什么?”  “……”  郭彤那挺直的脊背,有那么一瞬的僵硬,就连挂在面上的那份自信笑容,都凝滞住了。  殷时修没有一直静默的等她的回答。  他不会让她如此下不来台,所以很快便继续开口道,  “你以前在银行工作,应该对投资理财这块儿很熟悉了……”  “是,毕业前便在银行实习,转正后主要做的就是向客户推荐理财产品,帮助客户——”  她还没说完,殷时修便抬手示意她打住。  “你的业绩好么?”  说到这个,郭彤嘴角又扬起了自信的弧度。  “直到上月银行盘点,我的业绩一直位居第一。”  殷时修了然的点了点头,  “业绩位居第一的话,那么薪酬和奖金不少吧?”  “殷先生,我能问一句,这个问题重要么?”  “对我不重要,但对你应该比较重要。”  “殷先生这话怎么说?”  “你进殷氏工作没有问题。”  “……”  郭彤愣了一下,心口一阵狂喜。  “但我不能保证你在殷氏就会得到很好的发展。”  殷时修耸了下肩,实话实说道,  “殷氏的员工收入分层非常明显,高薪酬的员工集中在技术和管理部门,至于其他的员工,与其他企业处于同一位置的员工,报酬差不多。”  郭彤隐约听得出,进殷氏工作并非她想象中那么容易。  “如果你在网络技术层面或者针对公司发展有极大的贡献能力,那么我可以向你保证,留在殷氏,前途无量。”  “但如果你只是纯粹想进殷氏,做前台,做财务,做销售……只要是份工作就可以,我当然不会拒绝,你是小萌的表姑,就看小萌的面子,也一定会尽力给你安排。”  “……”  桌子下面,郭彤放在腿上的手攥紧了拳头。  殷时修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进殷氏可以,但他会随便给她一个职位打发她……?  “殷先生,我的学习能力很强。”  “多强?”  殷时修问着,眼里还带笑。  这笑……让郭彤暗暗咬牙。  “郭小姐先不用急,我说了,你进殷氏很容易,别说郭小姐是个毕业仅一年便在银行工作取得了这样好成绩的优秀员工,即便郭小姐没有一点工作经验……”  “只要你开这个口,我一定安排。”  “……”  “我只是怕,郭小姐来殷氏工作之后,反而没有以前得到的利益多,只身来北京,万一我和小萌照顾不周,让你生活的不自在。到时候,倒是有点没法和苏奶奶交代。”  郭彤唇抿的都没了血色。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双鹰般的眼,锐利而精明。  这一瞬间,郭彤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个极大的错误。  她把苏小萌在殷时修心里想的太过重要,又把殷时修想的太过谦和。  她以为苏家人会因为苏小萌,而在殷时修的心里有一些地位。  其实并不然,纵然这场门第悬殊的婚姻已经缔结,并不代表婚姻中的双方就是平等的。  “郭小姐,你觉得我考虑的对么?”  当然对,他说话逻辑性强,温文尔雅,绵里藏针,不让你下不来台,也不让你舒坦。  这就是殷氏集团的总裁,一个每天不知要和多少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并且有着很高声望和威严的男人。  郭彤扯了下嘴角,  “对不起,殷先生,是我太自以为是,以为能够沾着小萌这个远亲的光,殷先生说的话,我一个字也反驳不了。”  她说着,而后起身,  “但是殷先生,你并不买苏小萌娘家人的账,却又在表面上想给足他们面子,这我能理解,可你的时间宝贵,而我的时间同样宝贵,浪费这么多口水绕这么大的圈子,不过就是四个字,你不同意。”  “我郭彤虽然出身一般,但不是不要脸,死缠烂打的女人,你说上一句不同意,我立刻就走,一句抱怨都不会有。”  殷时修轻笑,身体往后靠了靠,小手臂搭在竹编的椅子上,微微抬头对上郭彤目光如炬,一脸高傲的女人。  郭彤的拳头攥紧……  男人通常会对自己感兴趣的女人产生征服欲,而女人呢?  对优秀的男人,也同样有一种征服欲。  她们希望这些优秀的,被称为男神的人最后都能拜倒在她们的石榴裙下。  而郭彤又是这其中的典型。  矫揉造作,故作傻气的去讨好男人,她不会。  她深知,越是像殷时修这样的男人,越是要展现出自己傲人的一面。  她在赌,并且几乎是认定,殷时修会留下自己。  “没想到……郭小姐心思如此通透。”  郭彤心里哼着,你没想到的多了去呢……  “既如此,那……”  殷时修手一抬,做了个“请”的姿势。  郭彤愣了一下,她心里压根没想过殷时修会就这样让她走,所以一瞬间真的是满脸疑惑。  殷时修见她没动,不由道,  “郭小姐,作为殷氏的老板,我可能觉得您并不适合进入殷氏工作,所以……抱歉。”  “……”  郭彤神情彻底僵住,一时间眼神晃动,尴尬的久久发不出声音。  “怎么了,郭小姐?还是说……我又太过直接了?”  殷时修笑道,他话音里的那份轻嘲让郭彤涨红了一张脸,她抿紧了唇。  拿起椅子上的包,  “殷先生今天说的每一个字,郭彤都会记在心里。”  殷时修耸了下肩,并不在意的端起面前的咖啡,轻抿了口。  郭彤转身离席,有些气急败坏的身影,踩着高跟鞋的脚还踉跄了一下。  当然,这些殷时修并没有看到,他的注意力已然放到了玻璃窗外的花藤架子,璀璨的灯光下,让花景意外的醉人。  可惜老婆跟着几个小家伙们出去玩儿了,不然拖过来看看这里的景色,她应该会很喜欢。  ……  郭彤从未受过这样的气,一时间心里委屈的都红了眼。  她想不明白,她这样的漂亮女人,竟然会有男人压根不买账!  看得上苏小萌那种乳臭未干的臭丫头,却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愿意!  这个叫殷时修的男人是瞎了么?!  就在她愤然离开咖啡馆,沿着酒店的小路回房间时,在一转角处,一头撞进了个男人怀里!  “小姐,小心!”  男人忙扶住郭彤,说了声。  郭彤推开男人,抬起头看过去时,眼睛红着,一脸的委屈样儿,但是神情却又特别的倔强。  原本漂亮女人就能多得男人注目,如今又是这样一副让人又惊又怜的神情……  殷博文当时心脏就“砰砰砰”的不安躁动了两下。  和殷博文走在一块儿的还有殷子杰。  他认识郭彤,忙道,  “啊,是郭小姐你啊!”  “堂叔,你认识这位小姐?”  殷博文忙惊讶道。  “郭小姐是苏小萌的表姑。”  殷子杰这会儿倒是有点儿不好意思了,摸摸头,看向郭彤,  “郭小姐啊,昨儿个多有冒犯,真是抱歉,是我误会了,后来我哥和我说了之后,我才知道……唔,我酒品是真差,希望郭小姐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郭彤抿了抿唇,真是淡淡的说了句,  “没关系,我已经忘了,没什么事的话,两位先生,我先回去了。”  郭彤说着低头就要走。  殷博文却突然伸手拉住了郭彤的手臂,  “……”  郭彤皱着眉,有些不悦的看向殷博文。  “那个……我叫殷博文,小萌也算是我的小婶子,我……”  郭彤泛红的眼睛定在殷博文身上定了两秒,这男人的心思藏得深,但郭彤还是一眼看出了些端倪……  “殷先生,我要回去了,还请您放手。”  “郭小姐,我不是有意冒犯您,我只是见您脸色不好,想问问……是发生了什么事么?”  “多谢关心,但和你无关。”  郭彤的语气依旧冷傲。  这倒是让殷博文更加松不开手了,不仅松不开,反而拽的更紧。  “你说说看,我……”  “殷先生,您不会是看上我这张脸了吧?”  “……”  郭彤哼了声,甩开了殷博文的手,  “欺负我的人叫殷时修,你要是愿意替我出这口气,我倒是不介意陪殷先生您喝两杯。”  “……”  郭彤清晰的看到殷博文的瞳在听到“殷时修”三个字,明显收缩了一下。  哼……  她一眼就看出,这男人畏缩的很,半点胆量都没有。  甩开殷博文的手,郭彤便径直往前走,从两个男人中间穿过。  殷博文站在原地,看着郭彤骄傲挺拔着的窈窕身影,久久不能回神……  殷子杰拍了拍殷博文,  “那可是有家室的人啊,博文兄。”  殷博文忙回神,而后忙道,  “叔,你想什么呢!这漂亮女人,哪个男人不愿意多看两眼?”  “这多看两眼,再多看两眼,不就惦记上了?”  殷子杰比殷博文的年龄要小几岁,但在辈分上确实足足高了一辈。  好在两人说起话来还是称兄道弟的样子,并没有因为辈分而产生隔阂。  殷博文干干的笑笑,而后话锋一转,  “听那郭小姐的意思……这昨儿晚上,叔,你是对她……”  说到这个,殷子杰是真不想提,但是见殷博文这一脸八卦的样子,就简单说了两句,  “你也看到了,这女人是挺漂亮的,昨儿下午的宴会上,和她多聊了两句,这女人挺有想法的……”  “然后然后呢?”  “然后……我还以为她想……是吧?哈哈!要命的是我又喝醉了,说话做事就没了分寸……”  殷子杰耸耸肩,  “不过这样的女人,还是少碰比较好,较真儿。”  “我看不是较真儿,是傻!”  殷博文笑,  “她恐怕是还搞不清楚叔你是什么人吧!要是能钓上叔你这条大鱼,她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好么?”  殷子杰忙瞥了殷博文一眼,  “也不是所有女人都能用钱买得到的。不能碰的还是不要碰为好。免得害了别人害了自己。”  殷博文笑笑,而后附和着应了声。  心下却不以为意。  不是所有女人都能买得到?  殷博文看不见得,尤其是方才从他身边走过去的郭彤……  他无意识的舔了舔唇,脑中不断闪现那抹窈窕姓感的婀娜身躯。  ————  苏小萌跟着明朗,殷梦等人一起,看了当地的歌舞表演后,便准备回去。  却又被单明朗硬拖着,去了一个格调相当不错的酒吧。  驻场歌手,唱着当地的民谣,尽管是他们听不懂的语言……  可那种热情自然的调调,以及黑人民族仿佛天生的宽阔音域,让这靠海的酒吧多了些辽阔感。  明朗一到外头,就玩疯了,和家里的几个兄弟在那儿拼酒玩筛子。  苏小萌也没太扫兴,倒是陪着一起玩了两轮,输了两小杯以后,立刻就躲远了。  明朗和殷梦都很护小萌,见小萌喝了两杯就躲,都是帮着躲。  苏小萌靠在一处稍显僻静的沙发上,喝了酒之后,难免会有些晕眩,于是便起身去了洗手间。  就这当口,有几个痞子样儿的当地人,黝黑的皮肤,厚厚的嘴唇儿,还有洁白的牙齿,嬉笑着走了进来。  穿着很是嘻哈。  苏小萌刚从洗手间出来,便撞上了这几个几乎把走道都给堵住的大个子男人。  撞上后,她立马便道,  “Sorry!”  她话一出,却没想到几个男人言语间尽显调笑,他们说的是当地的巴厘语,苏小萌压根听不懂。  但这几个印度人互相流窜的眼神让苏小萌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她低着头,只想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才刚迈出步子,为首的一个黑人便拉住了苏小萌,用带着浓重口音的通用语道,  “Alone? dy?”  (小姐,一个人么?)  “No,My……”  苏小萌正要开口时,只见黑人肩胛的缝隙间,一个高高帅帅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  “What are you doing?We are all waiting for you.”  (你干嘛呢?我们都在等你。)  白瞬远故作大声道。  苏小萌没想到走过来的人会是白瞬远……  毕竟……  没容她多想,白瞬远已经穿过这几个黑人,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抬步刚要走——  “Your boyfriend?dy?”  (是你的男朋友么?小姐?)  白瞬远的脚步顿了一下,眨了下眼,而后看向那个开口的黑人,一字一句道,  “I am her brother.”  (我是她的哥哥。)  “Oh……OK……”  这几个黑人也没想闹事,尽管一开始见着苏小萌,确实口无遮拦的调笑几句,但见苏小萌并非独自一人过来,也就罢了。  苏小萌被白瞬远拉着出了酒吧。  两人站在门外,海风迎面吹来。  苏小萌看了他一眼,说道,  “他们不会对我怎样,你不用过来……”  白瞬远心口缩了一下,他也不想过去,纵然他答应过殷时修,会放下那段感情,与她好好相处……  但下意识的,他还是不太想和苏小萌有过多的交流。  可方才……  他也是不懂,怎么苏小萌就总是容易被人给盯上。  果然……看起来实在是太好欺负了吧?  同样的事情,白瞬远怎么都不可能让它在自个儿眼皮子底下发生第二次。  光那一次的教训,于他而言,就已经够血淋淋了。  白瞬远浅吸口气,  “就算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我也该过去。”  “……”  苏小萌愣了一下。  “你是我妹妹,除了殷时修,别的男人就不该碰你。”  “……”  苏小萌瞪大了眼睛,看着白瞬远,怎么都回不过神……  这个人……真的是白瞬远。  白瞬远看到苏小萌那不可置信的表情,心里并不好受,他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两人沉默良久。  “苏小萌,我……不讨厌你。从来就不讨厌你。”  “……”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