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31隔着手机传到北京的一巴掌

231隔着手机传到北京的一巴掌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933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1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苏小萌神情黯然下来……  当初三爷爷被苏建辉送进敬老院的时候,他们就不同意。  可无奈当时成功大伯和父亲怎么吵,怎么闹,他们和三爷爷也就是叔侄关系,比不上苏建辉和三爷爷的父子关系,做不了这个主。  成功大伯是真把三爷爷当亲生父亲看,对三爷爷和自己的父亲,是一样的好,一样的孝顺。  三爷爷被送进敬老院后,他也去看望几次,每次都被拒之门外。  苏建辉对成功大伯的戒备很重,深怕成功大伯会在三爷爷耳边念叨些什么。  从苏家村到市里的敬老院,少说也要三个小时车程,去看望一次,大半天的时间就没了。  但成功大伯还是常常去探望老人家,看护受苏建辉的指示,不让其他人进屋探望,成功大伯就摸准了老人家饭后在小园子里的散步时间。  可那时间常常就是六点以后,每次成功大伯见着三爷爷,说不了两句话,便要走了,等回到苏家村,便已是半夜。  苏爸爸觉得大哥这样太辛苦,便两礼拜买一箱牛奶,一些老年人营养品和当季的水果,按时的送去敬老院。  见不着三爷爷的面,但一直叮嘱看护,营养品一定要给老人家吃。  可纵使这样,因为时间和空间的关系,怎么也不可能像老人家在家一样的悉心照顾。  三爷爷去世的消息传进家里,成功大伯当时就泪如雨下,直懊恼自己就算是和苏建辉打个你死我活,都该把三爷爷留下,而不是送去什么破敬老院……  他悔恨的整晚都睡不着觉。  “那三爷爷现在是在……建辉大伯那?”  “遗体现在在苏家村,明天送葬。你大妈说家里小,设灵堂不合适,还是在乡下办。”  “这会儿又是不合适了?当时把三爷爷接走的时候,不是说家里挺大的么!”  苏小萌愤懑难平。  苏妈妈起身把小萌面前的碗收掉,  “好了,苏建辉这一家子也不是第一天这个德行,时间不早了,赶紧洗洗睡,明天要早点去乡下。”  苏小萌点了点头,看了眼苏成济,伸手搂过苏成济的手臂,靠在他身上,  “老爸,你相信我,将来你和妈妈老了,我死都不会把你们送敬老院!”  苏成济长舒一口气,而后看向在厨房里洗碗的苏妈妈,  “反正只要让我和我老婆在一起,敬老院也不要紧。”  “……”  苏小萌挠挠头发,看看苏爸爸,又看看苏妈妈,想说,将来他们总有一个人会先离开人世,万一是妈妈先走,那爸爸——  “要是我先走也就罢了,要是你妈妈先走,我可告诉你,你别拦我,我得和你妈妈一起走。”  苏成济突然说道,仿佛是听到苏小萌心中所想。  他说的很轻松,仿佛这是一件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  可小萌听着,内心却受到了极大震动。  苏成济打了个哈欠,苏小萌起身,拍拍老爸的背,  “我才不拦你呢。”  “咦!你这小丫头不按常理出牌啊!怎么都应该拦一下老爸的么?”  “不是你不让我拦的么?”  “我不让你拦,你就不拦啊?你现在嫁人了,果然没有以前那么爱我了……”  说着,苏成济便伤感起来。  苏小萌扶额,你这是什么情况嘛,感觉老爸现在真的是很玻璃心……  “拦什么?”  苏妈妈从厨房出来,便听到丈夫在那哀嚎,便随口问道。  “我和萌萌说,将来你要是先死了,我就和你一块儿,让她别拦着我,结果她还真的就——诶哟!”  苏成济话没说完,苏妈妈当即就敲了下丈夫的头,  “你脑子有坑啊!说这些有的没的!”  “……”  苏爸爸被苏妈妈这么一呵,就呵的没声了。  小萌偷笑着上楼,进了卧室,洗漱完后便往床上一躺,行李也没收。  她看着天花板,一时间思绪繁复。  有时,她觉得这世界美好的不像话,人与人之间,彼此疼爱,彼此信任,彼此扶持。  可有时,她又觉得这世界晦暗的让人难以接受,友情,亲情,爱情,都薄如蝉翼,那么轻易就可以被碾成粉末,风一吹,便什么都不是了。  天花板上仿佛倒映出了三爷爷黝黑的面孔,皮肤老皱,笑起来,眼窝很深,眼角上有好几道皱纹都跟着上扬。  “小萌萌来了啊,快来三爷爷家里,三爷爷给你拿好吃的,快来……”  “啊!三爷爷,我想吃糖,就,就是有点儿酸,又有点甜的那个!”  “好好,诶,慢点儿!别摔了!”  “三爷爷,抱……”  这一晚,萌萌睡得很深,梦里全是那个和自己相处不多,却慈祥温和的老人。  有粗糙的手掌,磨上她的脸,会有点蹭人。  穿着老旧的布衣,有时候刚从农田里回来,一身脏泥,为了抱抱他们,还特意洗澡换衣服……  房间里家具陈旧,但柜子里有一个箱子,永远塞满了零食……  那时候,村头的小卖部里,小糖就一毛两毛钱一颗,那些膨化食品也就几毛钱一小包,村里的孩子常常用力攥着那几个硬币去买,买了就含在嘴里,一边玩一边吃。  三爷爷一开始买的就这些。  但后来不知怎么的,三爷爷给他们买零食再也不去村头小卖部,要么托人出了村子去镇上买,要么自个儿穿戴整齐,把钱拴在裤腰带里,去镇上的超市里买。  小萌到了十六七岁的时候,无意听爸爸和妈妈提起过这事儿。  说是当时苏妈妈见小萌手里拿着连商标和质检标致都没有的零食在吃,然后和小萌说,  “这些零食不正规,你三爷爷喜欢你,但是不懂这些,他给你东西,你不要拒绝,但也不要往嘴里塞。”  结果不料,这话被三爷爷给听见了。  三爷爷没生气,还特意私下里问了苏妈妈,想知道这小孩子的零食哪里买比较放心,还为之前给萌萌吃了不好的东西给苏妈妈道歉。  当时苏妈妈心里一阵内疚。  她不想让三爷爷破费,但三爷爷一再追问,又颇可怜的说……  浩浩一年也才回来一趟,回来了,也很少和他这个爷爷亲近……  他就只能和大哥抢抢孙子孙女了。  三爷爷当时是笑着调侃,可听在苏妈妈心里,是一阵心酸。  隔天,小萌早早的醒了,穿了早先准备好的黑色西装。  其实农村里的人对参加葬礼者的着装没那么讲究,粗略的也就是不要穿的太鲜艳就好。  但小萌一家穿的都算比较正式了。  到了苏家村。  苏家村年初的时候就有动迁计划,村子西面的人家都已经做好统计,前段时间已经到东面统计了。  苏家的祖宅都坐落在东面。  灵堂设在三爷爷的那栋两层楼老房子的厅里。  小萌一直没掉眼泪,但跟着爸妈后边,看着那黑白的遗像,三爷爷的憨厚笑容就在眼前,红了眼睛,在给三爷爷磕头的时候,没能忍住眼泪。  披麻戴孝的苏建辉和周文秀跪在一边,那周文秀在那哀嚎着,但一滴眼泪也没挤出来。  那苏黎浩更是像个木头一样坐在旁边,苏小萌都看到他眼里的不耐烦……  苏黎浩那个漂亮的女朋友也来了,小萌已经忘了她叫什么名字。  但她看到她坐在一边,低头玩手机。  一时间,苏小萌真替三爷爷感到不值。  下午,天灰了下来,飘起了绵绵细雨,伴随着送葬的乐声和哭嚎声,把苏爷爷送上了去火葬场的车。  苏小萌没跟着去火葬场,她觉得自己可能受不了那个场面。  所以陪着爷爷奶奶聊了会儿天。  小萌的奶奶超级可爱,就上次她和殷时修在巴厘岛举办婚礼,回来以后,就特别得意。  逢人就说那什么岛上的风景特别特别美!  说婚礼特别重大,说孙女,孙女婿特别照顾他们两个老人,带他们看海,还找人跟在后头伺候着,搞得自个儿像太后似的。  还说岛上的人,说的也不知道是什么鸟语,他们一个字也听不懂,但是那边人的牙齿都好白。  说孙女婿晚上还特地到他们房间里,问他们住的舒不舒服,床板会不会太软,需不需要换……  又说孙女和孙女婿穿的好!郎才女貌。  于是乎,就小萌和殷时修那结婚照,她逢人就拿出来给他们看。  其实,小萌和殷时修并没有特意的为两个老人做什么,那两天,他们是主角,在宾客间来回的转着,根本忙不过来。  所以照顾两个老人的事,只能让管家多费些心。  但在爷爷奶奶眼里,孙女和孙女婿仿佛已经是全天下最孝顺的孩子了。  就时修晚上多叮嘱的那一句话,就已经让两个老人心满意足了。  小萌知道,爷爷奶奶,要的真的很少,相对于打她出生,他们对她的付出和关爱相比。  哪怕一句话,一句问候,一句关怀,就能让他们感到满足,感到幸福……  可是对三爷爷而言,来自儿孙的这一句打心底里发出的关怀,却那么难。  “对了,萌萌啊,小殷怎么没来啊?”  奶奶握着苏小萌的手,问道。  苏小萌忙解释道,  “他要跟着来,我没让他来,这两天他忙的紧。他说等这段时间忙完,一定会过来看你们的。”  “哦哦!你和小殷说,这身体啊,比什么都重要,工作也别太拼。这里农村,来一趟也不容易,有这个心就好了,就好了!”  苏小萌坐在小凳子上,靠奶奶身上,  “奶奶才要保重身体,等双双煌煌稍微大一点,我还要带他们过来认太爷爷太奶奶咧!”  “奶奶健壮的很咧!”  说着,奶奶还拍了拍自个儿的臂膀。  小萌忍俊不禁笑了出声。  奶奶深吸口气,缓缓吐出,  “你三爷爷没有我和你爷爷福气好啊……”  ……  农村里头一下雨,这地就难走了。  即便去年修了一条水泥路,但苏建辉和周文秀一家从火葬场回来,也还是沾了一身泥。  巴紫紫连连抱怨苏黎浩,就不该要求她跟着。  苏黎浩忙安抚她。‘  苏小萌在一旁看着,忍不住丢了个白眼过去,好巧不巧,这白眼被巴紫紫看个正着。  “小萌妹妹,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  苏小萌耸了下肩,什么也没说,就走开了!  “黎浩,你看你这堂妹是什么态度啊!殷大哥这次都没陪她回来,两人之间肯定出了问题。”  “好了,你别管那么多,他们家和我们家本来就不和。”  巴紫紫瞥了他一眼,  “她刚才鄙视我了诶,你都没看到!”  “好了好了,我们回房,洗个澡换身衣服。”  巴紫紫就这么被苏黎浩哄着回了房间。  他们住在苏爷爷家的房子里,两人不肯住三爷爷那老房子,觉得心里瘆的慌。  苏小萌当时就不客气道,  “三爷爷活着的时候,做孙子的不孝顺他老人家,老人家死了以后,你们当然觉得瘆的慌。”  “苏小萌,我们没招你吧,你今天怎么回事?”  苏黎浩皱眉。  巴紫紫看了眼苏小萌,  “你孝顺,那你去住呀!”  “我去住就我去住。”  苏小萌说着,都不带含糊,立刻回房间拿了自己的洗漱用品便去了三爷爷的房子。  三爷爷的房子里也就三间卧室,一间在一楼,两间在二楼。  一楼的卧室就在楼梯口边,这会儿里面灯亮着,小萌正准备上二楼,听到一楼的房间里传来苏建义和周文秀的声音……  她没有听墙角的习惯,但……  “这段时间你要多往这边跑,这房子拆迁的事情,你可不能让大伯看着,搞不好,他会弄到他那儿子名下。”  就这么一句话,紧紧抓住了苏小萌的脚步。  气的苏小萌当时就攥紧了拳头。  成功大伯屑他们这些东西么?!  真是小人!  “这房子拆了迁,分的房子和其他补贴正好可以让黎浩做创业资金,你现在工作不顺利,又处于敏感时期,那些钱先不要动。”  “我知道,好了,洗洗睡吧。”  “啊,对了,还有苏成功那田亩,你到底有没有找到法子,这动迁组的动作快得很,你再不抓紧,那些田亩就真的——”  “你们到底要不要脸?!三爷爷前脚刚去世,你们就惦记着房子,田亩!建义大伯,是三爷爷靠着自己种的那些农作物,天天拉着三轮车在泥地里骑到集市上,卖了供你上学!”  “大妈,人不能这么没有良心吧!就是你们真的很惦记这些东西,能不能过些日子再说?!”  苏小萌推开门,指着他们气急着吼道。  苏建义眸子一眯,见苏小萌闯进来,心口慌了一下,不确定这小丫头到底听到了多少……  周文秀眉头皱起,  “苏小萌?你怎么在这?你……偷听我和你大伯说话?”  “偷听?就你们说的这些话,偷听都脏了我的耳朵!”  “你说什么!臭丫头!你有没有规矩!我们是你的长辈!”  “长辈?长辈又怎么样?三爷爷是你们亲爸,也没见你们把他当一回事!”  “你说什么?!”  …………  小萌去了三爷爷的房子,但是不巧把手机还落在了她原本的房间里面。  苏妈妈还不知道小萌和巴紫紫赌气的事情。  端了牛奶进来的时候,就见手机在床上响着。  她过去看了一眼,是殷时修打过来,问了苏季康才知道小萌去了三爷爷的房子里睡。  于是接了电话,和殷时修讲了。  苏妈妈一边通着电话,一边往三爷爷的房子走去。  殷时修和苏妈妈说了小萌送到巴斯大学的申请批了下来,但还要参加一月份的笔试,笔试过了还有三月份的面试。  苏妈妈感慨着,  “自从她嫁进你们殷家,我都快不认识这小丫头了,这么勤学……诶……”  两人谈笑间,苏妈妈到了三爷爷的房子,大门没关,站在门口便听到屋里传来的争吵声……  “小萌……在和谁吵架么?”  隔着手机,殷时修都能听到。  “……不清楚。”  苏妈妈说着走到声音传出的房间门口——  “不就是你嫁了个暴发户男人!你爸妈的尾巴都翘上了天,对你是越来越纵容,一点儿家教也没有!”  “要是有家教的人都像大伯大妈这样,还不如没家教!要不是你们对三爷爷不好,三爷爷才不会死!”  “啪”——!  周文秀当即就是一巴掌甩上苏小萌的脸!  “小丫头,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  苏小萌脸颊一阵火辣辣的疼。  她红着眼瞪着周文秀,  “你打我?”  “打的就是你!你爸妈没教好你,让你出来乱叫!不该打?!”  这一巴掌没让苏小萌多疼,但是隔着手机,听进殷时修耳朵里——  远在北京的某人,神情一下子就冷了。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