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目录>

232遗嘱

232遗嘱

小说: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作者:寻君字数:4878更新时间:2017-12-30 07:57:52
    ..,最快更新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殷时修握紧手机,深吸一口气, “妈,把电——嘟!嘟……” 他正要开口,想让苏妈妈把电话直接给苏建义,却不料电话被挂断,只有一片忙音。 …… 这边周文秀一巴掌打完,正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长辈姿态,准备好好教育一下苏小萌时…… 苏妈妈推开门,冷静的走了进来,直直的走向苏建义和周文秀。 这边苏建义和周文秀视线里刚出现苏妈妈时,苏妈妈已经扬手一巴掌打回到周文秀脸上。 这一巴掌可比刚才的响多了。 “白思弦!你——” 周文秀还没吼完,苏妈妈反手便又是一巴掌甩了上去。 “我的女儿,还用不着你来教,家教这玩意儿,从你们夫妻两嘴里说出来,真是天大的笑话!” “白思弦!” 苏建义见妻子被连打两巴掌,一时间也有些气不过,忙站出来吼了白思弦一声。 他不出声还好,这一出声,苏妈妈毫不留情的指着他的鼻子, “你是眼睛瞎了,娶这泼妇一样的女人?动不动就打人!怎么?是觉得我女儿好欺负,还是觉得我白思弦好欺负?” “你才是泼妇!你竟然敢打我,你自己教不好女儿,我替你管,你竟然——” “啪!” 周文秀傻了眼,白思弦甩手竟又是一个巴掌扔了过去。 一旁的苏小萌也被这样彪悍的妈妈给吓住了。 周文秀恐怕是怎么都没想到,白思弦会连打她三个巴掌,所以回过头来的时候,双眸赤红,完全一副想把苏妈妈给撕碎了的表情。 “白、思、弦!我和你拼——” 周文秀还没吼完,手臂被苏建义拉住。 “你放开我!这践人打我!她打我,你在旁边是死人啊!” 周文秀怎么都不相信,到这时候,丈夫竟然拉着她,而不是帮她一起弄死白思弦。 苏建义心里头自然也气不过白思弦落在妻子脸上的这三个巴掌。 可说到底,他是哥,他总不可能在这里替老婆还这三个巴掌上去? 今天白天才刚把父亲送葬,灵堂的蜡烛还亮着,若他纵容妻子和白思弦闹起来…… 这种场面,绝不会好看。 “你少说两句!谁让你刚才冲动,先打了小萌?” “苏建义!” “思弦,你也不对,纵然文秀打了小萌,你也差不多得了,你怎么能对你堂嫂下这样的手?” “苏建义,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一年来事事不顺是为什么?” “……” “有这么个不知轻重,没有分寸,信口雌黄的女人搁身边,你还盼着自个儿能升官发财?” 白思弦冷哼一声, “我打你三巴掌,一是为我女儿,二是为刚走的三叔,三……是替你丈夫教教你,有的时候,气焰别涨的太高,小心把自己给烧成灰。” 说完,白思弦瞥了苏建义一眼,而后拉过苏小萌的手, “小萌,和你建议大伯还有打你的大妈说声晚安。” “……” 苏小萌可没有听苏妈妈的话,场面话也没有,就丢了个白眼过去,让他们自个儿体会。 随后,便和妈妈一起上了楼。 小萌进了房间,才把自己的衣物,洗漱用品放好。 白思弦坐在床上,看着苏小萌泛红的半边脸颊,叹了口气, “你没事干,你和他们较什么真?” 苏小萌嘟囔了句, “我就是替三爷爷觉得很不值得,三爷爷把苏建义培养成人,现在苏建义在外面有本事了,就嫌弃老父亲,这都算了!可三爷爷这才刚走啊,他们就在三爷爷的灵堂前讨论着怎么使用三爷爷的遗产!” 苏小萌说着,火气不禁又蹭蹭的往上蹿! 心里头就觉得这苏建义夫妇根本不是人! 白思弦拉过苏小萌坐在床边, “这世上狼心狗肺的人多了去了,是不是每个人,你都要这么冲动的上去吼两句?” 苏小萌忙道, “别让我知道,让我知道,我一准儿上去都给吼两句!” 白思弦又觉着她这样儿挺好笑的。 摸摸女儿的脸蛋,笑了一下, “好了,赶紧洗洗睡吧,时间都不早了。” 白思弦催促道,看了眼这屋子,又不禁问道, “萌萌,你晚上一个人睡在这,你真不怕啊?” 苏小萌扬了下眉, “三爷爷的房子,我怕什么?三爷爷在世的时候就喜欢我,现在就算不在了,也一定会守护我!” “……” “该感到害怕的应该是楼下住的那对夫妻,还有连自己亲爷爷都不放心里的苏黎浩!” 苏小萌换了一下衣服,而后看向妈妈, “话说妈,你就专门过来看看我的?” 她这么一问,苏妈妈便想起来,之前在和殷时修打电话的时候,她忙把手里的手机递给苏小萌, “呶,你的手机,都这么大了,还这么丢三落四的。刚才时修打了个电话过来,我接了。” “有事儿么?” 苏小萌问着。 “说是巴斯大学的申请下来了,明年一月份可以参加笔试。” “真的假的?” 苏小萌眨眨眼,虽然这只是第一步,后面还有笔试和面试…… 但就这就已经让苏小萌觉得自己棒棒哒了! “好了,我不留在这了,我也要回屋睡觉。记住,苏建义和周文秀怎么说怎么做是他们的事,别掺和。” “唔,知道啦!” 苏小萌忙笑道。 白思弦出了房间,把门带上。 苏小萌往床上一靠,便给殷时修回拨了过去…… “叔啊,你在干嘛呢?工作忙完了没啊?妈说我巴斯大学的申请过了?真的假的,你不要骗人啊!” “……” “叔?” “她打你哪儿了?是脸么?” “啊……哦,你,你……怎么知道的啊?” 苏小萌愣了一下,心口都有点发慌,只觉得殷时修是不是待在哪儿盯着她…… “妈没挂断电话前听到的。” 殷时修随口解释了一下。 “哦……” 苏小萌应了声,而后摸了摸自己的脸…… 脸上已经不疼了,在妈妈替自己出气甩回去那几巴掌的时候,就一点儿也不疼了。 更别说现在……听着殷时修好听的声音,带着心疼的温度,心里更是觉得暖。 但…… “恩!打了脸c重好重的一下!半边脸都给打的通红通红!” “……” “嘶……” 远在北京的殷时修心口被她这倒吸气声给惊的一紧。 那一巴掌他是实实在在听到的,所以压根没想到小萌这会儿是夸大其词的演戏。 只满脑子想着那被打的通红的半张脸,表情冷的像座冰山似的。 关心的话说不出口,他不在她身边,说什么都是徒劳。 “唔……叔……” “恩?” “你心疼我嘛?” 小萌舔了舔唇,小声问道。 殷时修觉得她问的就是废话,本不想回答,但还是……应了声, “恩。” ”……嘿嘿。“ “小萌,我不在的时候,你该保护好自己……我怎么觉着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让你受伤?” “你心疼就好。” 小萌没管殷时修后面的这句揶揄,径自道, “那你要替我报仇!” “……” 殷时修愣了一下,报仇……这是肯定的,虽然谈不上是仇,但就为这一巴掌,殷时修铁定会让苏建义这一家子尝尝苦头。 但苏小萌这么乍然提出,倒是不由得让他产生好奇,问道, “你想我怎么报仇?” 苏小萌这会儿并不是在开玩笑,拒听起来像是玩笑似的。 大概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小萌觉得嫁进豪门,能够接触到那些普通老百姓根本碰不到的人物,是件多值得庆幸,多让人觉得痛快的事情。 “苏建义大伯……摔的还不够惨,他这样的人,真的配不上人民公仆这四个字。” 所谓的人民公仆,大多数情况下指的就是公务员。 小萌话说到这里,殷时修显然是听明白了…… “你是想让我去断了苏建义的仕途?” “……不行么?” 苏小萌淡淡问道,她的拳头微微攥紧。 “唔……乐意为您效劳,老婆大人。” 苏小萌轻呼一口气…… 她是得多无聊,才会拜托百忙之中,根本抽不得闲的殷时修,去彻底断掉苏建义的仕途? 可她就是咽不下这一口气…… 也许三爷爷更希望苏建义一家子能够幸福,能够安稳。 可那也是因为他是苏建义的父亲。那也是因为三爷爷特别的善良敦厚。 只是当苏小萌一闭上,看到苏建义和周文秀的那副嘴脸,她浑身热血就沸腾了,一时间还真想化为正义使者,替天行道。 其实她什么资格都没有…… 别人孝不孝顺,和她无关。 但,话就出了口。 她……恐怕应该开始依赖所谓的身份背景,所谓的权势了。 ————筒子们,单明旭的番外1,已经在微博更新,有兴趣的亲可以去关注———— 楼下的夫妻二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周文秀那一巴掌彻底压垮了苏建义的仕途。 让他这不断往上爬,想要脱胎换骨,想要逃避乡土气息的一辈子,在五十岁出头这个年纪,得到前所未有的重击! “你刚才拦着我是什么意思?老人家都已经死了,怎么?你还真相信有鬼啊?” 周文秀拧着眉,质问着苏建义。 苏建义靠在床头,听着妻子的抱怨,听着妻子的愤懑不满,只觉得耳朵嗡嗡嗡的…… 像是要炸开似得。 “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今天已经够累的了。” 苏建义的心思也是很沉重的,他并非对父亲完全没有感情…… 只是对他来说,一个父亲远比不上他在仕途上的打拼。 “累?挨打的人是我?花力气的人也是我,你说躺就躺下了!你给我起来,你就说说看——” “周文秀!我说了我累了!” 一直都很宝贝妻子的苏建义,就这么炸了! 他声音低沉浑厚,这么一吼,确实把周文秀给吼住了…… 她略震惊的看着苏建义…… “瞪我干嘛?那就是白思弦的女儿,她还是个孩子,你和个孩子计较什么?还动手打她,你怎么想的?” “孩子……呵呵,你见过这么大的孩子?苏建义,你别忘了,就这一家人,是什么都和我们对着干!你怎么还能当没事儿人一样?” 苏建义已经不想再和周文秀多作沟通。 听着妻子喋喋不休的念叨声,苏建义开始犹疑自己的婚姻,自己的妻子…… 其实并不是什么天塌了的事情,可妻子就是揪住苏小萌说的那两句话不放。 要不是他们……三爷爷不会这么早死。 苏建义闭上眼睛,真的,只要一闭上眼就能看到…… 看到父亲慈祥温和的面容,自从他考上了公务员,娶了老婆孩子后,基本上就没有再把老父亲太当一回事。 从乡下把他接到城里,只有两个目的。 一个是怕他会一直和苏成功待在一块儿,怕将来父亲留给自己的东西,最后全落入苏成功的口袋里。 那些田亩,便是前车之鉴,这样的事,苏建义是绝对不能让其出现第二次。 二个,便是真的觉得敬老院的照顾一定比住在乡下要好得多。 即便有这样的说辞,为自己开脱,但苏小萌的话还是在苏建义脑中回荡…… 就在这时,手机震动了起来,周文秀没好气的把手机扔给苏建义。 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 苏建义狐疑的接起, “喂……” “您好,是苏季刚老先生的儿子么?” “我是。” “哦,您好,苏先生,我姓安,是苏老先生生前委托过的律师。” “……律师?” “是的,苏老先生立了遗嘱,麻烦苏先生发我一个地址,明天抽个时间碰个头,您看行么?” 苏建义听到遗嘱两个字,并未多想。 他知道,纵然他不孝,但老父亲却向来疼爱他。 这百年以后,他名下的所有东西,除了被苏成功抢走的那大半田亩,其他一定还是他的。 周文秀问起这通电话时,也是站在旁边隐约能听得到电话对面,律师的声音。 “话说老爷子还真是想的周到,竟然还找了律师拟了遗嘱。” 苏建义摸摸头,和着衣服便躺到了床上,他看着天花板,喃喃道, “爸,去了那边以后……就别再这么敦厚老实了……下辈子,千万别生我这样的儿子……” “你在这嘀嘀咕咕些什么呀?” 周文秀走过来,靠在他身边,她浅吸一口气,说道, “其实我知道,今天是我冲动了点……但我这不也是一时气糊涂了么,她说那种话,将来要真传出去,咱两成啥了?” “好了,睡觉吧。明天律师过来,等办好了继承手续,这里拆不拆迁都是我们的……” 周文秀笑了笑,靠在苏建义肩膀上。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遗嘱的内容,会让他们感到如此的震惊而慌乱! …… “骗人!你是不是苏成功派来的托儿?!祖宅留给苏成功?!而不是我们?!” 周文秀的眼白部分,这会儿真的是布满了血丝。 安律师点了点头, “这遗嘱上的每一个字都是苏老先生亲笔落下,苏先生,苏太太,还是请你们冷静一下。”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 周文秀的心都跌进了谷底,她真的万万没想到,苏老爷子最后竟然给她来这一手! 安律师宣布了遗嘱,看了一圈此刻都坐着的苏家人,抿了抿唇,给几个长辈递了名片…… “如果你们对于苏老先生的遗嘱还有什么问题,回头可以给我打电话。” “安律师,苏老先生并不会写太多的字,你这遗嘱……” 开口的便是遗嘱的最大受益人,苏成功。 “苏老先生虽然不会写字,但自他进敬老院以后,便一直央求着看护教他写字。” “……” “苏老先生的神志刚开始不大清楚的时候,就托人找我去敬老院,聊了俩次以后,他就把遗嘱给我了,让我来保管。” “那我三叔,他立遗嘱的时候,你确定是清醒的么?” 安律师看着苏成功,而后笑了出来, “苏先生,您现在是不是觉得天下掉馅饼了?” 安律师私下里稍微和苏成功小声打趣了句,苏成功回过神以后,忙抓了抓头发…… 除了祖宅留给苏成功之外,三爷爷还将自己银行卡里的几万块钱留给了苏爸爸…… 这让苏爸爸都觉得匪夷所思起来。 而苏建义一家,遗嘱里甚至连提都没有提…… “假的,假的……这就是你们这一家子弄出来的骗局!你,苏成功,还有你,苏成济,你们就是一伙的!” “……” “当我是白痴啊!老爷子疯了,东西不给自己儿子,却给别人的儿子?!” “你们是小偷!是强盗!” -本章完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